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35 机场争夺战
    此时米勒上校正坐在他那辆庞大的通用巨无霸多功能车里惬意的抽着雪茄烟,参议员先生介绍的这个活儿很好,轻而易举就能赚上几百万美元,严格来说,米勒上校并不是中情局的人,他隶属于某个有军方背景的防卫公司,专门为达官贵人们解决一些大麻烦,当然收费也比较贵。

    手机响了,是索普打来的,米勒上校呵呵笑着接了电话,问道:“还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么?”

    “上校,看到新闻了么?”索普的声音听起来似乎不是很高兴。

    “怎么,这么快就有新闻了么,我以为起码要过上几个小时呢。”米勒上校示意手下打开电脑搜索相关新闻,很快进入了美联社的官网,看到一段配照片的简短新闻:

    曾经发生种族屠杀的西非国家西萨达摩亚今日发生恐怖袭击,王储和内阁均在此次袭击中丧生,至今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发表声明对袭击负责,袭击发生后两小时,王储的儿子小阿瑟王子在新议会的拥戴下登上了王位,据说新国王是前王储的私生子,今年只有十岁……

    照片上的小国王局促不安,王冠对他来说显然有点大,所以不得不用手扶着,看起来不像是正规仪式,倒像是小孩子在做游戏,但是周围人员脸上肃穆的表情和新国王军服上的血迹都表明,这是一次真正的加冕典礼。

    “***!他们居然还有备份。”米勒上校不屑的哼了一声,对着话筒说:“索普先生,请您放心,给我两个小时,马上解决这件事。”

    “最好这样。”索普放下电话,想了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于是又拨通了另外一个号码:“我想和戈登将军通话……”

    ……

    车队载着轻重伤员们向机场疾驰而去,忽然刘子光的车载对讲机里传来琼斯少校的呼叫:“布鲁斯.刘先生,这里是雇佣军琼斯少校,我要和你通话……”

    战旗越野车装载的是江北市出租车系统常用的车载电台,功率比一般对讲机要大得多,刘子光拿起手麦说道:“是我,请讲。”

    “袭击王宫花园的应该是一枚海尔法空对地导弹,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从捕食者无人机上发射的,我想这回我们遇到大麻烦了,over。”

    话筒里传出一阵沙沙的无线电噪音,刘子光想了想按下手麦问道:“你可以确定么?over。”

    “确定,我曾经在驻阿富汗美军服役,专门为无人机提供战术引导,熟悉这种导弹和战术。”

    “怎么对付捕食者?”

    “用战斗机,你们不是有两架米格么,捕食者无人机的时速很低,可以用机炮把它打下来……”

    “好的,少校,我想它还会再来捕食的,我们一起将它揍下来?”

    “ok,rogerthat。”

    刘子光丢下手麦,对身后的亚历山大说:“让米格机起飞,天上可能有些讨厌的小鸟。”

    亚历山大立刻拿起卫星电话,联系机场上留守的米格机飞行员。

    圣胡安机场,两架银色的米格21战斗机静静地停在跑道上,机翼下悬挂着副油箱和空对空导弹,两位南斯拉夫籍的前空军校官正懒洋洋的躺在遮阳伞下喝着冰镇啤酒,看着画报,圣胡安城内的爆炸他们根本不知道。

    忽然小圆桌上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其中一个飞行员正要去接电话,从机库阴影下走出几个身穿数码迷彩服,头戴奔尼帽的家伙,为首一人二话不说就举起了手枪,枪管上还拧着长长的消音器……

    “噗”的一声,躺在躺椅上的飞行员眉心中弹,头一歪就死了,手中的玻璃杯掉在地上裂成了碎片,拿着电话的飞行员刚一转头,额头和心脏部位就连中了三枪,当即倒地身亡。

    卫星电话摔在地上,话筒里传来焦躁的呼喊声:“米卢,你怎么了,说话。”

    一只军靴踩在了卫星电话上,手持mp5sd6微声冲锋枪的突击队员们呈战斗队形向机场塔台走去,他们的臂章上都有三个灰色刺绣字母“.r”。

    塔台上驻守着一个班的黑人士兵,以及西萨达摩亚国内仅有的几个雷达操作员和导航员,骄狂的雇佣兵们丝毫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但他们没有预料到的是,这一个班的黑人士兵都是李建国训练出来的精兵。

    一挺rpd轻机枪悄悄架上了窗台,猛烈的火力打得雇佣军们猝不及防,当即有两个人被弹雨扫中倒在地上,有人想去救援,却又被子弹击中,短短几秒钟内他们竟然损失了三个人!

    雇佣兵们既震惊又愤怒,这还是野蛮愚蠢的非洲士兵么?在他们的固有思维中,黑人士兵打枪从不瞄准,而且总是一梭子搂到底,哪怕距离几十米都打不中目标,可是此刻他们面对的敌人竟然能用轻机枪打出精准的点射,情报肯定出了错,塔台上一定驻守着和他们一样的白人雇佣军!

    .r的雇佣军们当机立断,放弃救护伤员,集中火力射击塔台窗户,掩护士兵向前突击,猛烈的弹雨打在塔台上,水泥碎片横飞,机枪手阵亡了,很快有人接过了轻机枪继续射击,交火在继续,虽然这些黑人士兵的战斗意志很强,但毕竟战术素质差距太大,射手接连阵亡,敌人突入了塔台……

    当然雇佣兵们也没讨到好果子吃,冲进大门的时候,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料到门上居然挂了一枚手榴弹改装的诡雷,当场就被炸死了一个人,两个人受了轻伤,愤怒的他们终于意识到,碰上游击战高手了……

    ……

    “机场遭到袭击。”亚历山大铁青着脸色说道,刘子光略一思考,交代道:“加快速度,萨沙,带着你的人增援塔台,其余人增援机场宾馆,决不能让我们的人落在敌人手里。”

    车队加速行进,在土路上掀起一阵烟尘,士兵站在皮卡车厢里,手扶着大口径机枪警惕的注视着道路两侧,幸运的是市区通往机场的道路上没有什么遮蔽物,要不然被人打了伏击就糟了。

    很快开到了机场附近,塔台的枪声还在继续,亚历山大率领部下迅速投入战斗,刘子光则带人直扑机场宾馆,那里有湾流专机的机组人员,如果落在敌人手里,飞机就开不起来了……

    战斗比想象的要简单的多,亚历山大他们充分发扬了俄国人凶悍粗野的打法,驱车冲到塔台楼下,用12.7毫米机关枪狂扫一通,rpg火箭筒不要钱似的往里面打,.r雇佣军突击队员根本无力还击,只得举起白旗投降。

    俄国人们再次显示了粗野的本质,当场毙了几个俘虏,只留下一个军衔最高的家伙饱以老拳,先揍个半死再说。

    刘子光带人来到机场宾馆后长吁了一口气,敌人首先选择了塔台作为目标,宾馆里的人安然无恙,他当即下令准备起飞,运送伤员前往邻国救治。

    一行人乘坐汽车赶往机场,先将伤员们抬上飞机,机场上有两架专机,一架是胡清淞的湾流g550,另一架是李斯特罗夫斯基的雅克40,虽然湾流更加高级一些,但是雅克飞机的载客量更大,于是刘子光指挥士兵们将伤员抬上了雅克40……

    几分钟后,雅克40展翅飞上了天空,向邻国飞去。

    .r俘虏,这家伙倒也硬气,除了姓名军衔和雇员号码之外什么都不肯说,刘子光也不含糊,连第二遍都不问,直接打了个响指:“萨沙,把他处理掉。”

    亚历山大把这家伙踹倒在地,大皮靴踩在他脑袋上,从腰带上拿出一把锋利的猎刀在袖子上擦了擦,那副狰狞的神情让雇佣军产生了一些不好的联想,这帮天杀的俄国佬喜欢用匕首割人的脑袋,这还是跟车臣那帮匪徒学的,虽然都是一死,但是斩首的心理震撼却远比枪毙要强大的他,他立刻喊道:“别杀我,我什么都告诉你!”

    .r派来的突击小组,一小时前乘坐小型螺旋桨运输机在机场以东降落,任务就是摧毁机场的雷达以及防空设备,引导援兵顺利降落……

    “后续部队有多少人?”刘子光问道。

    “一架运输机,大约七十五个人,装备轻武器和火箭筒。”

    “准备招呼客人。”刘子光一摆手,.r军官的心脏中。

    ……

    阿森松岛,怀德威克空军基地,无人机分队的主管接到了来自米勒上校的命令,正在南大西洋上空飞行的捕食者无人机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飞回圣胡安继续执行任务。

    索普的眼线每隔半个小时就会用卫星电话通报一次情况,然后索普再把情报转给米勒上校,米勒上校再下指令给无人机操作小组,小阿瑟出人意料的举行了加冕仪式之后,所有人都感到一种压力和紧迫感,他们的行动也变得急躁起来

    捕食者无人机再度飞临圣胡安上空,在四千米高空中用摄影机拍摄着王宫及其周边环境,数据链系统以每秒钟50mb的速度传给指挥控制系统,操作小组把图像发给远在华盛顿的米勒上校,上校又打电话给索普,确认目标是否仍在王宫中……

    “上校,先别挂电话。”索普拿起了另一部电话,拨通了远在圣胡安的眼线,急促的问道:“我现在需要知道新国王的具体方位。”

    “我不清楚,可能还在王宫中吧。”眼线此时正在距离王宫五百米外的一处房子里,爆炸发生后王宫加强了警戒,任何闲杂人等不许靠近,他胆子小,只能藏在远处观察王宫的动静。

    索普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我需要确认,我再问一遍,你确定新国王没离开王宫么?”

    “是的先生,新国王还在王宫里。”眼线被索普逼急了,便扯了一个谎。

    索普挂了电话,继续拿起另一部电话说:“上校,目标还在那里。”

    “好的。”米勒上校弹了弹雪茄烟灰,给无人机操作小组发出了一组密码指令。

    无人机翼下再次射出一枚海尔法导弹,瞬间击中了王宫,一片火海升起,无人机继续盘旋,等待烟尘散尽以便拍摄评估轰炸效果。

    “老板,你的电话。”胡光站在越野车旁,手里拿着车载对讲机的手麦喊道,刘子光上前接过手麦:“是我。”

    “这里是琼斯少校,一分钟前无人机再次发射空地导弹,摧毁了王宫的主建筑,我想它还在圣胡安上空,该你的米格出动了。”

    “copy。”刘子光刚放下手麦,塔台上就传来喊声:“雷达上发现三个目标,一大两小,可能是一架运输机和两架护航战斗机。”

    这下麻烦大了,俘虏居然隐瞒了重要的信息,两架护航战斗机的加入使得战局迅速倒向了敌人一方。

    参加活动,免费领取k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