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40 暑假回家
    如今的圣胡安还处在混乱之中,政府军只能控制住市区的几个要点,对隐藏在各处的前文度族军人无可奈何,库巴流亡的时候将军火库中上千件武器分发到了民间,就是为了制造今天这种乱局。

    电话程控交换机坏了,移动通讯机房也被炸毁,通讯要靠无线电和卫星电话,发电厂被炸毁,核心部件需要从欧洲进口才行,修好起码是几个月后,就算修好也不能投入使用,因为全国的汽油柴油储备所剩无几,别说发电了,就连汽车都加不到油了。

    西萨达摩亚本来就是一个农业小国,以出口橡胶赚取有限的外汇,每年的国民总产值甚至不如发达国家的一个镇,早在老国王执政时期,国家就已经贫瘠不堪,要靠借贷为生,后来库巴窃取了政权,为了打内战,他对内横征暴敛,对外疯狂贷款,现在留给马丁内阁的不但是个空空的国库,还有一屁股的外债……

    整个国家的金融已经崩溃,银行关门,商店停止营业,西萨达摩亚比索成了一钱不值的废纸,黑市上流通的是美金、欧元、西非法郎以及各种食物,而且最坚挺的硬通货不是美金,而是子弹。

    更为可怕的是,圣胡安已经游离在饥荒的边缘,由于战争影响,外国轮船不敢在圣胡安港口靠岸,国家既没有钱进口粮食,买了也运不进来,圣胡安数十万人口面临饥饿的威胁,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几十万饥民加上遍地武器弹药和蠢蠢欲动的叛军,圣胡安就是一座火山口上的城市……

    当务之急就是进口粮食安抚百姓,马丁内阁立即行动起来,但国库空空如也,连打发雇佣军的钱都是刘子光帮着垫付的,年轻的内阁首相一筹莫展,还是刘子光提醒了他,西萨达摩亚可是个盛产香蕉的热带国家,如果能饿死人才叫奇怪。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摘香蕉运动开始了,政府军发动了几千民众前往郊区的香蕉园收割果实,由政府买单。

    圣胡安附近就是大片的种植园,虽然已经撂荒,但是香蕉树依然涨势喜人,每株树上都结着大串大串的香蕉,由于没人收割,很多香蕉落在地上烂掉了。

    几千饥饿的民众涌入了香蕉园,开始狂欢一般的收割行动,几千英亩的香蕉园足以缓解饥荒的威胁,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要靠进口粮食……

    从伍德庄园开来的车队抵达了圣胡安大饭店了,卡车上装满了意大利面和番茄酱,这还是上次张佰强他们打劫货轮的副产品,几个月来部落天天就吃这玩意,已经吃的看到意大利面的包装袋就想呕吐的地步,不过对于广大圣胡安市民来说,这却是来自欧洲的无上美味。

    陈马丁命令军队在控制区域内架设了高音喇叭,向市民发布公告宣传用武器换食品,一支步枪可以换一箱子食品,一匣子弹也能换一袋面条,几天下来效果良好,作为临时指挥部的圣胡安大饭店院子里,各种残破的枪支弹药堆积的如同小山……

    虽然内战还在继续,圣胡安城市不时爆发零星枪战,但是总体来说大局已定,陈马丁的表现也让众人对这位年轻的有些过分的首相刮目相看,胡清淞慨慷解囊,借给西萨达摩亚临时政府一百万美元,从加拿大买了一万吨粮食以解燃眉之急,又从海外紧急进口燃油和副食品,至于港口扩建、发电厂、通信系统的升级换代也都提到了日程表上。

    总的来说,马丁首相干得不赖,周围邻国也不愿旁边住着一个总是打仗的邻居,加蓬、喀麦隆、赤道几内亚、安哥拉等国纷纷向圣胡安重新派出了使节和救援物资车队,送了一些粮食药品过来,虽然象征意义大于现实意义,但这已经很令人满意了……

    机场废墟已经清理的差不多了,胡清淞的湾流g550损伤不是很大,简单修理之后已经可以重返蓝天了,西萨达摩亚的局势正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刘子光等外国投资商已经可以放心离开了。

    马丁首相亲自到机场送别,湾流客机在圣胡安国际机场上空盘旋三周之后,向遥远的东方飞去,飞机上,众人闲聊起来,胡清淞问刘子光:“我就纳闷了,你怎么就知道马丁这个小伙子能当首相呢,那么多人非要钦点他。”

    刘子光说:“首先我不是钦点他,是向国王建议,任命他为临时首相。”

    “拉倒吧,还建议呢,我看小阿瑟看你那眼神,和儿子也差不多了……”赵辉在旁边揶揄了一句。

    刘子光笑笑,继续说道:“你们大概想不到我和陈马丁是怎么认识的,那时候他还是一个贼,对,就是一个偷东西的窃贼,护照过期,滞留在广州混迹在社会底层,贩卖廉价小商品,酒吧驻场,坑蒙拐骗,除了没杀人放火之外,他什么没干过,你们试想一下,一个在广州那种地方混了好几年的黑人,一个小小的圣胡安能难得倒他?”

    众人连连点头,大赞有理。

    与此同时,一份关于西非局势的简报放到了华盛顿国务院副国务卿的案头,在长达数十页的报告里,只用了很小的篇幅提及了圣胡安的临时政府,并且注明新首相有浓厚的中国背景……

    日理万机的副国务卿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革命浪潮如火如荼的北非、阿拉伯世界,哪有精力去顾及西非一个袖珍小国的事情,再说那些中国人经营非洲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于是他草草瞄了一眼就将这一页翻了过去。

    ……

    刘子光等人血战圣胡安之际,正是国内暑假开始之际,大中小学纷纷放假,束缚了一个学期的学生们如同快乐的小鸟一般飞出了校园,北清大学的的女生宿舍楼下,一辆出租车正静静地等待着,不大工夫,温雪和陆谨拎着行李从楼上下来,说说笑笑钻进了出租车,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韩冰回头笑道:“温雪,带这么多行李啊?”

    “是啊,给爸爸,还有那些叔叔大爷们买的礼物……”小雪答道。

    出租车开到了火车站前,三人下车,提着大包袱小行李排着长队走进了候车室,等待着开往江北市的列车,这次暑假韩冰打算去温雪家里做客,陆谨闲着没事也要跟着一块儿去,温雪本来想反对,但是架不住两人的轮番轰炸,只好答应,而且这事儿薛丹萍也知道了,不但不反对还很支持,本来要给他们买飞机票或者派车直接送到江北,但是韩冰说想体验一下生活,所以只是帮他们买了普通的火车坐票。

    三个年轻的大学生坐在南去的火车上,一路欢声笑语,引得邻座的人不时扭头观看,也难怪别人围观,温雪和韩冰坐在一起,简直就是金童玉女,陆谨虽然没有温雪那样夺目,但也是身材相貌一流的美女,他们三人往哪里一坐,整个车厢都增色不少……

    火车提速之后,从首都到江北的时间大大缩短了,原本十几个小时的路程现在五个小时就到了,抵达江北火车站的时候正好是下午四点钟,太阳依旧高高挂在空中,三人提着行李站在江北火车站广场前,认真打量着这个典型的内地二线城市。

    站前广场上停满了出租车,小旅馆和私人长途客车的拉客人员拿着纸牌子热情的招呼着客人,广场两侧全是卖盗版音像制品和打折商品的店铺,小巷子里,是旅社的招牌和洗头房的霓虹灯,一旁的铁路货运窗口下,蹲着十几个三轮车夫……

    “这就是江北,小雪的家乡啊。”韩冰在心里默念着。

    陆谨看看四周,奇道:“小雪,怎么没人接你。”

    “我爸爸身体不好,就没让他来接,我自己回去就行,对了,你们打算怎么住啊。”温雪说。

    陆谨说:“我和你一起住就行,至于冰少,大可以去住五星级宾馆。”说着指了指火车站旁一家名为“五星大宾馆”的小旅社。

    三人就都笑了,时间还早,住宿的问题还不忙考虑,他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向温雪家所在的滨河小区开去。

    半小时后,出租车开到了温雪家楼下,小区年久失修,道路已经破损不堪,绿化也很差,到处丢满垃圾,楼前还摆着一张台球案子,几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正赤膊玩着台球,看到出租车上下来两个大美女,他们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过去,认出是温雪后,居然丢下球杆跑了过来,顿时把韩冰和陆谨紧张的不轻。

    “雪姐,回来了,我来帮你提。”一个小子抢过了温雪手中的旅行包,蹬蹬蹬就往楼上奔,其余几人也不由分说拿过韩冰和陆谨手中的行李,热情的让人受不了,韩冰和陆谨狐疑的看看温雪,温雪咯咯笑道:“他们可好了,我搬家的时候就是他们帮忙的。”

    “黑道公主,果然名不虚传啊。”韩冰暗暗感慨道,他预感这次江北之行,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参加活动,免费领取k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