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44 出京
    天边闪过一道闪电,然后是轰隆隆的滚雷声,暴雨接踵而至,高档轿车陆续离开,赵辉带着刘子光上了叶清那辆雪佛兰巨无霸,叶组长一言不发的启动汽车,尾随着前面的汽车鱼贯出了**。暴雨来得很急,豆大的雨点敲击在车顶上,发出砰砰的声音,雨刮器快速刮动着,前面的路依然模糊不清,霓虹在雨雾中似乎变成了一道道五颜九色的光影,车里很闷,依然没有人说话。

    忽然,叶清开口了:“五哥,你说我爸和二伯父,三伯父他们会同意么?”

    “不会的,老爷子虽然病入膏肓,但依然是我们叶家的顶梁柱,他在一天,叶家就稳一天,你明白的。”赵辉幽幽的答道。

    急刹车的声音传来,叶清硬生生将车停在快车道上,回头怒道:“难道他们就不考虑爷爷的感受!”

    赵辉叹口气:“小清,大人的事情你不懂,叔伯们也是为了叶家……”

    “我当然懂,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总以为爷爷还在就没人敢动他们,可他们也不看看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事!爷爷整天躺在病床上像个木乃伊一样任由他们摆布,靠着昂贵的进口药物维持生命,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爷爷是战将啊,就算老了也是,战将最好的归宿是马革裹尸,而不是躺在301的特护病房里衰竭而死!”

    “够了!小清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呢。”赵辉忽然声色俱厉的斥责道,但是他的威信显然没那么高,叶清根本不当回事,心烦意乱的从包里摸出一个金质烟盒,拿出香烟来点上……

    此时暴雨已经变小了,深夜的街头汽车并不算很多,要不然早就堵车了,赵辉也拿出烟来自己叼上一支,给刘子光递上一支,三个人在汽车里吞云吐雾起来。叶清只抽了一口便将香烟掐灭,说道:“我不管,爷爷最疼我,我要报答他,说什么都要满足他最后的愿望。”

    “别傻了,你什么身份,说话能顶事?别说你了,就连三哥这种肩膀上抗星星的说话都不算数,再说长辈的考虑也是为了叶家,不能完全说是自私。”赵辉劝道。

    “顶不顶事那是我的事情,五哥你别插手就行。”叶清道……

    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停到了巨无霸的侧后方,从车上下来四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领头一人来到驾驶座窗前,轻轻敲了敲玻璃,示意里面的人下车。

    叶清降下车窗,面无表情的递出了自己的证件,警察接过来用手电照着看了一眼,当即立正敬礼,双手奉还:“姐们,辛苦了。”

    叶清略一点头,收回证件,又把车窗升了上去,警车悄然离开,赵辉笑道:“你看看,叶家大小姐不也享受着特权么,要是没有爷爷,你能在单位里这么嚣张?想办什么事儿,叔叔伯伯的喊两声人家就答应了,你以为真是看你的面子啊?”

    “我知道,就是因为我欠爷爷那么多,现在该到了报答的时候了……”叶清说完,一踩油门,巨无霸咆哮着向前冲去。

    赵辉苦笑一声,向刘子光解释道:“这样的事儿,今年已经是第三回了,每一次医生都说不行了,可每回老爷子都能挺过来,这一次最严重,新华社那边通稿都准备好了,老爷子在弥留之际说要见见老家的人,也就是原来的淮西游击区,现在的江东省南泰县那边老乡,自从上次出了个老英雄刀劈日本鬼子的事情之后,老爷子就一直关注着那边的事情,时间太紧找不到人,我就想到你了,你不是江北人么,呵呵,结果还真有效果,没谈几句话呢,老爷子就又还阳了。刘子光说:“叶清说的对,你们家老爷子是战将出身,生命力顽强的很,没那么容易走的,做小辈的也别太刻意强求什么,毕竟自然规律是不能违背的,咱们**人是唯物主义者嘛……”

    赵辉说:“大家心里都有数,该走的总是要走的,爷爷戎马一生,奉献的太多了,你别看今天晚上来了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是他亲生的,爷爷唯一的儿子,也就是我们的大伯,抗美援越时期死在了越南,连尸骨都没找到,剩下的几个儿女,包括我父亲在内,全都是他收养的烈士遗孤,老爷子刚正不阿,从不任人唯亲,这些年来没提拔过几个身边的人,所以我们叶家别看表面上风光,其实还是老爷子在撑着,他一走,叶家怕是要走下坡路了……”

    又是一阵沉默,刘子光忽然想起来关野,便问道:“关野的案子怎么样了?”

    “又有了新的变化,很难说……”叶清说完,一脚刹车,原来已经到了酒店门口,“下车吧,唯物主义者。”叶清说道。

    此时雨已经停了,刘子光跳下汽车,赵辉又交代了几句,说自己最近可能比较忙,有什么事情请大家多分担一些,刘子光自然是满口答应。

    ……

    第二天下午,正当刘子光准备乘机返回江北市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赵辉的电话,让他迅速赶到火车站来。“老赵,你这不是玩我么,我已经在机场了。“刘子光说。

    “那也得来,老爷子要乘火车去江北,点名你作陪。”

    刘子光愣了:“开玩笑吧,就老人家那身子骨还能坐火车?”

    “不能也得能了,你过来再说吧,这事儿弄得……”听得出赵辉也很郁闷……

    于是刘子光迅速赶到了火车站,在车站办公室见到了赵辉,赵辉告诉他,叶清那丫头把事情搞定了,现在一路绿灯,谁也不敢反对老人家出行了。

    “她怎么搞的?”刘子光诧异道。

    “她把事情捅到总理那里去了,拿了个电话让爷爷直接向总理告状。”

    “那总理就能答应?”

    “当然不会答应,总理把皮球踢过来,让家属会同院方研究决定,小清一个人的力量自然是不能对抗那些叔叔伯伯的,关键是现在老爷子也跟着她一起闹啊,说是不让他去就拒绝治疗,老人家的脾气大家都是知道的,那绝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所以,就这样了……”

    “为什么不乘飞机?”

    “医生说高空气压对病人不好,本来想调陆航的直升机,可是想到老爷子连公车私用都反对,更别说用飞机了,就想到用火车了,好在现在火车速度也提高了,比直升机慢不了多少,他们正在安排,咱们在这等着就行。”

    刘子光点点头,忽然又问道:“那叫我来做什么?”

    “这事儿你也有份啊,别不高兴,这是好事,别人巴不得作陪呢。”赵辉说。

    半小时后,几辆汽车直接开到了月台上,其中一辆是救护车,身穿铁灰色衬衫和黑色西裤的彪悍男青年清理出一条通道来,医护人员从车上抬下一张病床,送入了火车车厢,这是一节专列车厢,临时挂在列车后面,赵辉和刘子光也上了车,火车准点出发,向南驶去……

    专列里配备了抢救设备,四名医护人员随时陪伴左右,除了赵辉叶清等人,还有几个上了岁数的老人,以及一些工作人员,大家陪坐在老人身边,神情都很紧张,生怕出什么意外。

    但是老人半躺在病床上,鼻子里插着氧气管,侧头看着窗外的景色,精神反倒比昨夜还好了点,眼睛里也有了光彩,但是举手说话还很困难,依然需要小孙女的翻译。

    列车有节奏的摇晃着,老人慢慢进入了梦乡,监控仪器显示一切生命体征都很稳定,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叶清一边放下窗帘一边轻声说:“爷爷不比常人,越是安静的环境他越是难以入睡,以前睡不着的时候就坐上吉普车,让警卫员去野外兜一圈,颠啊颠啊的就睡着了……”

    “小清,你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沉着脸将叶清叫到一边谈话去了,估计一顿训斥是少不了的,赵辉和刘子光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从首都到江北市,动车不过五个小时,夜里九点钟的时候,火车终于抵达了江北市火车站,列车段的工人直接将这节车厢摘下,军分区的司令员和政委早已等在站台上了,但是由于老人还没醒来,谁也不敢惊动他,就这样又过了一个小时,当老将军醒来后才上了救护车,直接送到军分区医院的特级病房里。

    来的都是首都的重量级人物,虽然时间仓促了一些,军分区的首长还是接待的很到位,在招待所摆下酒宴款待贵客们。

    面子总是要给的,虽然老人还躺在病床上,大家还是出席了宴会,而刘子光却独自回家去了,第二天上午又准时来到医院,陪同老人回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此前老人有交代,不许惊动地方政府,所以只有军分区的车辆陪同,两辆互为备用的救护车,一辆丰田考斯特客车,以及负责开道和警卫任务的三辆越野车,组成一支车队向南泰县驶去,当车队开出军分区大院的时候,门口的卫兵都换上了礼宾服和高筒皮靴,手拿镀铬的56式半自动步枪,向老将军的车队敬礼。

    ……

    昨天淘宝拍卖激烈之际,临近结束的时候进入白热化状态,两位淘宝贵宾卡用户你来我往,频频出价,最后还是永高行以1080的天价竟得了拍拼。

    事后我和买家进行了交流,原来是一位资深读者,从铁器武林一直看过来的,他还说1080不算贵,他的心理价位还要再高一些,汗。

    承蒙这位读者厚爱,我帮他做个广告,永高行,淘宝上卖户外用品,野营工具之类的东西,应该是每个男人都会喜欢的,我看那把巴克的麋鹿小直刀就不错,老板是国内刀具资深专家,有这方面问题可以咨询他。

    这是店铺地址

    首发有最新章节更新及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