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59 情关
    病房里,胡蓉正在削第二个苹果,那么大个的红富士经她的手一削,还能剩下三分之二就算不错,不过比起上一个来说已经进步不小了,胡蓉得意的瞟了卫子芊一眼,大有示威之意。

    卫子芊冰雪聪明,哪会不明白胡蓉的意思,她是单亲家庭长大,生性孤傲,哪会把胡蓉放在眼里,正巧刘老爸的一个吊瓶打完了,卫子芊上前按了通讯器说道:“护士,十五床换吊瓶。”

    可是等了一会不见护士来,卫子芊便出门去喊护士,只见护士站隔壁的抢救室里正乱作一团,四个护士一个医生围着病人急救呢,卫子芊提了一句,护士长随口答应说马上就来,但是看那副样子一时半会也抽不出时间,卫子芊想了想,转头回到病房,拿起了新吊瓶。

    “你干什么?”胡蓉问道。

    “护士太忙了,我来换吊瓶。”卫子芊说着,拿起酒精棉签擦了一下盐水瓶的瓶口,熟练的动作让胡蓉把质疑的话咽回了肚里。

    其实卫子芊也只是早年在大学进行过医疗急救培训,根本就没实践过,眼瞅着瓶子里的药液已经到了尽头,她索性自己动手了,先把空瓶子上的针拔了出来,再往新盐水瓶上戳,这本是一个连贯的动作,整个不过一秒钟都用不到,可不知道是手劲太小,还是没戳对地方,一连几下竟然没戳进去,输液管里的药水已经快流完了,要是空气进入了血管那可是要出大危险的,眼瞅着就要出事,所有人的呆住了,还是胡蓉反应快,跳起来就往外冲,去叫护士进来。

    胡蓉还没出门,房门就开了,二老许久未见的方霏步履轻盈的走了进来,看到手足无措的卫子芊,立刻将她手中的吊瓶和输液器接了过来,一下就将针头扎进了瓶口,然后将调节器开到最大,药液瞬间便充满了输液管,她又弹了弹软管,一连串气泡升了上去,回到了瓶子中,不过两秒钟时间,一场医疗事故的萌芽便被掐灭了。

    “有事叫护士。”方霏冲脸色煞白的卫子芊微笑了一下,坐到了刘老爸身旁,顺手拿起了胡蓉没削好的苹果和小刀,看也不看,刷刷几下,一条完整的苹果皮就出来了,薄如蝉翼连贯不断,那水平和胡蓉的刀法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刘子光的老爸老妈看到方霏突然出现,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老妈又是拿水果又是拿饮料,就连老爸都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来,吓得方霏赶忙按住他:“大爷,千万别乱动,您这个病要静养的。”

    “小方啊,大爷差点就见不到你了。”老爸差点就要老泪纵横,病人的情绪容易激动,方霏赶紧笑呵呵的劝道:“我这不是来了么,以后都不走了,陪着大爷您。”

    “真的?”老妈立刻眉飞色舞起来,心说这回说啥也得把儿子的婚事给促成了,就算方霏的母亲反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先把事儿定下来再说,老年人几十年的生活经验可不是白来的,儿子和李纨之间有些数不清楚的关系,二老心里还能没个数?只不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不过现在看来必须抓紧了,因为就算没有李纨,还有胡蓉和卫子芊这俩丫头呢,按说这几个小姑娘都不错,但比来比去,二老还是觉得方霏最适合。

    “当然是真的,大爷大妈这么疼我,干脆我给你们当女儿算了。”说话间,方霏又削好了一个苹果,递给了老妈。

    “女儿?”老爸老妈对视一眼,心中都觉得有些蹊跷,但是看方霏面色如常,也就放下心来,兴许人家闺女不好意思说当儿媳妇呢。

    房门再次被推开,这回走进来的是刘子光和卫子芊,两人看到坐在床边的方霏均是一愣,刘子光目光中明显是惊喜,而李纨流露出的则是黯然和失落。

    方霏莞尔一笑,站起来说大大方方的说:“李总你好。”

    李纨竟然有些慌乱,眼神下意识的躲闪着:“哦,方护士你好。”

    “好了,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们了。”方霏走了过来,轻声对刘子光说:“走,咱们出去说话。”

    来到阳台上,方霏开门见山的说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不管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接受。”

    刘子光说:“我已经想好了,咱们结婚。”

    “真的?”方霏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真的!”刘子光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你答应我,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

    “我只爱你一个。”

    “还有,以后不许和这个总那个总的来往,当然男的例外,你懂的。”

    “我答应你。”刘子光说这话的时候有些言不由衷,脑海里闪过李纨的身影,虽然他脸上挂着笑容,但心中却在无声的叹息。

    方霏喜笑颜开,拉着刘子光的手,两人双双回到病房,此时李纨和卫子芊已经离开,只有胡蓉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孩还继续呆在病房里,二老看到两人挽着手进来,心中顿时大喜,老妈说:“这就对了,有什么话说开了就好,你俩都老大不小的了,别再耽误了。”

    刘子光和方霏只是笑,并不说话。

    出人意料的是,胡蓉突然说道见:“刘子光,我也和你有话说。”

    刘子光就觉得头皮一阵麻,心说胡大小姐你怎么也跟着凑热闹啊,不过看胡蓉的表情似乎不像是要谈什么儿女情长的事情,便点头道:“好吧。”

    两人再度来到阳台上,胡蓉直接说道:“你招惹了不敢招惹的人,虽然现在你的生意做的很大,社会关系也比较广泛,但是和她比起来还不够,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给你提个醒,你多加小心。”

    刘子光郑重的点点头:“我明白,谢谢你。”

    “不谢,咱们是战友嘛,对了,我先走了,你代我向叔叔阿姨说声再见。”

    “好的,再见。”

    胡蓉笑笑,转身离去,走出几步远又停下说道:“刘子光,方霏是个好女孩,别辜负她。”

    刘子光一愣,再次郑重的点头:“我会的。”

    “走了。”胡蓉摆摆手走进了走廊大门,忽然再次扭头问道:“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方霏,你会不会选择我?”

    胡蓉问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语气也有一丝调侃的味道,但刘子光却明白,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女孩,在豪爽粗放的假面下,其实有一颗同样纯真无暇的心。

    此时此刻,他知道不能再给胡蓉任何幻想,但是他做不到这一点,他不能欺骗自己的心,更何况对方给的只是一个有条件的判断题而已。

    当初就是在这家医院里,刘子光同时遇到了他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女人,方霏和胡蓉,那时候方霏是急诊科的小护士,胡蓉是派出所的实习巡警,从那一刻起,两个女孩的命运都生了改变,和自己紧紧联系在一起。

    往事历历在目,女警察的声音犹在耳边

    “刘子光,我一定要亲手逮捕你!”

    “刘子光,你是团员,我是党员,你要听我指挥。”

    “刘子光,你洗洗睡吧。”

    ……

    “会的。”刘子光望着胡蓉说道,神情从没如此严肃过。

    “逗你玩呢,瞧你那样。”胡蓉嘻嘻笑了,回身大步走向电梯,当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坚强的女警察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

    从最初的鄙夷、蔑视,厌恶,到好奇、理解、敬佩,再到欣赏、喜欢、深爱,情窦初开的小女警早已不可自拔的陷入到爱情的深渊中去,她是警官,是市长千金,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人物,表面上雷厉风行、铁面如山,其实骨子里不过是个羞涩的小女孩,经历了如此复杂的感情历程,她对刘子光的思恋,其实不比任何人差。

    但她同样也很清楚,自己是最没有希望的一个,所以她根本就没给刘子光拒绝的机会,便选择了离开。

    刘子光回到病房,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说话也方便多了,老妈说:“小光啊,抓紧把日子定了吧,房子不用愁,等经适房申请下来,我和你爸就搬过去住,你俩住这边的房子,上班也方便。”

    “不用麻烦,我会安排的。”刘子光说。

    “是啊阿姨,刘子光有办法的,你们就等着享福吧。”方霏也跟着说。

    “这孩子,怎么还喊阿姨,喊妈。”老妈笑呵呵的说。

    “妈”方霏的脸像个红透的苹果,声音比蚊子还轻。

    老爸老妈开心的笑了,似乎病情也减轻了许多。

    正要商讨婚礼日期事宜,忽然刘子光的手机响了,公司文员小黄焦急的声音传来:“刘总不好了,税务局的来查账,把账目都封了,还要法人代表来亲自和他们解释情况。”

    “我马上过去。”刘子光放下手机说:“公司有些事情我去处理一下。”

    “你去吧,这边有我照应着。”方霏说。

    ……

    刘子光驱车回到公司,一进门就感觉气氛不对,四五个身穿便装的男子正坐在财务室里查账,账本摊的满桌子都是,电脑税控机也被收缴了,财务人员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

    “哪位是负责人?”刘子光问道。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瞄了刘子光一眼:“你就是红星公司的法人?”

    “法人是红星公司,我是法人代表,刘子光。”

    男子冷笑两声,拿出一个证件晃了一下:“税务稽查局的,抱着你的账本和电脑,跟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