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63 易董秘出马
    宾利车在闹市区的街道上徜徉着,高档豪华轿车的密闭性很好,外面的噪音一点也传不进来,尹志坚手里把玩着雪茄,却并不点燃,眼神有些黯然:“没想到居然会走到这一步。”

    “小尹,想开点,女人当家,墙倒屋塌,至诚集团被李纨和她的姘头这样乱搞,迟早完蛋,想想你吧,这些年来呕心沥血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到头来还不是一无所得,男人嘛,就要拿得起放得下,这女人心里没有你,你再怎么奉献,怎么牺牲都是没用的。”中年人眯着眼睛,像个老大哥一样劝解着尹志坚。

    “陈总,你不用说那么多,二级市场上收购至诚股票的事情进展如何了。”尹志坚冷冰冰的问道。

    被称作陈总的中年人打了个响指,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男子回头说道:“本周至诚的利空颇多,股价受此影响跌落至十日均线附近,不少短线客已经离场,估计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消息传出去后,还会有一轮跌幅,那时候我们会进场扫货,但是同时也要注意他们的护盘行为,听说至诚集团很有几个精通金融业务的人士。”

    陈总哈哈大笑起来,拍着尹志坚的肩膀说:“至诚的金融专家在这儿坐着呢,离了尹总,至诚集团就是条案板上的鱼。”

    尹志坚嘴角抽*动了一下,做一名背叛者的滋味可不好受,但他也很赞同陈总的话,离了自己,至诚集团真的什么也不是。

    “尹总,这位是我们玄武集团的高级助理穆连恒,人称小诸葛,那些利空消息就是他制造的,包括请工商局和税务局进行查账,也是他安排的。”陈总笑着说。

    穆连恒赶忙掏出名片递过去:“尹总,久仰了,请多关照。”

    尹志坚接过名片,对穆连恒点点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融资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穆连恒信心满满的说了一句。

    “准备了多少?”尹志坚还有些不放心。

    穆连恒伸出五个手指:“五个亿。”

    尹志坚松了一口气,至诚集团在二级市场上只能算是小盘股,想操控股价的话,几千万块钱就能搞得天翻地覆,而最近集团的资金情况并不乐观,财务费用极高,短期内想进行大规模融资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正是由于自己掌握了这些内部情况,才做出弹劾李纨的举动来。

    五个亿……完全可以收购足够多的流通股了,在股东大会召开之际,自己手上就会拥有过李纨的股份了,到时候至诚集团就会成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这本来是一件很值得兴奋的事情,但尹志坚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浮现出李纨的面孔来,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接受我呢,为什么非要闹到这种地步呢。

    李纨,这一切都是你逼得。

    ……

    会议室里,李纨在抽最后一根烟。

    “你每次都只抽一口就掐灭,不浪费么?”刘子光问。

    李纨笑笑,并不回答刘子光的问题,而是说:“事情走到这一步,我很痛心,”

    “这不是你的错,尹志坚不会得逞的。”刘子光说。

    李纨摇摇头:“这回和上次不一样,当年大开想收购至诚的时候,我们还没上市,现在二级市场上流通的股票占总股本的比例已经达到了四成,而且在利空的打压下股价已经出现了五连阴,投资者争相抛售,尹志坚主管上市流通这一块,公司的财务状态他再清楚不过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一定在进行融资。”

    刘子光说:“家贼难防,我们必须进行反收购才行。”

    李纨苦笑了一下:“谈何容易,没有资金,没有操盘手,想融资也没有渠道了,尹志坚早就封死了这条路,工商税务都在调查我们,哪个银行敢放款啊。”

    “公司还有多少资金可以动用?”刘子光问。

    李纨伸出一只手指。

    “十亿?”

    “只有一百万。”李纨的笑容有些无奈。

    ……

    市立医院,脑神经内科单人病房,老爸刚打完吊水,正和老妈商议着儿子结婚的事情,忽然房门轻轻敲响,老妈说:“肯定是方霏来了。”这就过去开门,站在门口的却是许久不见的温雪,她身后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人,看面孔有些陌生。

    “来,老爸看到老温的女儿也来了,也很高兴,问长问短了一番,小雪是有问必答,还向爷爷奶奶介绍了自己两位同学,韩冰和6谨。

    “都是北清大学的高材生呢,平时见一个都难,现在一下就来了三个。”老妈感叹道。

    小雪笑了笑,犹豫了一下问道:“叔叔呢?”

    “你叔叔有事去忙了,再过几个月就能喝他的喜酒了。”老妈笑呵呵的说。

    小雪的眼神没来由的黯淡了一下,虽然只有一瞬间,还是被韩冰捕捉到了,他心里也跟着不舒服起来,6谨看在眼里,心中明白,但什么也没说。

    “呵呵,太好了,婶婶是?”小雪问道。

    “你见过的,市立医院的小方护士,和你叔谈了好几年了。”

    “哦……”小雪说完,遍没有了话,病房里就只听见老妈一个人在那里唠叨,儿子多孝顺,儿媳妇多贤惠之类的话。

    病房的门再次被敲响,距离门最近的韩冰过去打开了门,看见门外的人时,两个人都呆了。

    “易秘书,你好。”韩冰下意识的探头出去张望,可是却没现母亲的身影,易永恒也没料到能在这里遇到薛总的儿子,不过他敏锐的察觉,这大概是一个机遇。

    “韩冰啊,薛总没来,我一个人来的。”易永恒手上提着鲜花和盒装的燕窝人参等滋补品,都是高档商店买来的正品货。

    “你是?”老妈走过来狐疑的看着易永恒,儿子的朋友她大多都认识,但眼前这个年轻人还是头次见。

    “大妈,我叫易永恒,您老叫我小易就行,我是您儿子的朋友,听说伯父生病,就赶紧过来了,有什么事您尽管招呼,最近这段时间我都在江北市,反正也没什么事,随时可以过来帮忙。”

    “哎呀,小易你太客气了,快坐,喝茶。”老爸老妈都是好客的人,赶紧招呼易永恒落座。

    易永恒进的屋来,先彬彬有礼的和众人打了个咋呼,再搬了把椅子坐到刘伯父身边,一番嘘寒问暖,又主动请缨要找一位擅长针灸的老中医来,据说治疗偏瘫中风相当有效。

    聊了一会,老爸做了个起身的动作,老妈会意,赶紧上前扶住他说:“不好意思,老头子要上个厕所。”这活儿本来都是护工做的,但是这会儿正好护工不在,老妈只好自己上了。

    “我来。”易永恒忙不迭的搀住了刘伯父。

    “这怎么好意思,你是客人。”老妈说什么也不让易永恒插手。

    “没事,我年轻,力气大。”易永恒热情的让人没法拒绝,硬是把老爸抢了过来,搀着他进了卫生间。

    过了一会儿,两人终于出来了,老爸连声说谢谢小易,这孩子真好,易永恒笑呵呵的说:“应该的,现在都是独生子女了,小两口要照顾两对父母,难啊,朋友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才是。”

    老爸随口问道:“小伙子啊,你在哪里上班,以前没见过你啊。”

    易永恒说:“伯父,我在都一家公司上班,从事矿业方面的工作,和您儿子是同行。”

    老爸老妈同时愣住了:“矿业?我们家小光啥时候开矿去了?”

    易永恒笑了:“刘总不是在国内开矿,是在非洲,生意好的不得了呢。”

    老爸老妈对望一眼,心中那些悬疑全都得到了解释,怪不得儿子隔三差就出差呢,还是去非洲出差,这得多辛苦啊。

    “这个小光,工作方面的事情从来不给家里说,小易你告诉大妈,他到底开的什么矿,每月能赚多少钱?”老妈好不容易抓住一个知道儿子工作内情的人,还不打破沙锅问到底。

    易永恒转念一想,既然刘子光不愿意告诉家里人在非洲采矿的事情,那么肯定有他的原因,如果自己随意把这事儿说出去,指不定招惹了他呢,于是便含糊其辞的说道:“是铁矿,在西非的一个小国家,赚钱挺多的,具体数字我也不清楚,呵呵,这是商业机密啊。”

    “一个月上万总有吧?”老妈试探着问道。

    易永恒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心中有个声音在呐喊:“大妈,你儿子每月赚上亿美元都不是难事!”但是嘴上却只能淡淡地说:“加上出差补助什么的,应该有这个数,只多不少。”

    老爸老妈再次对视一眼,脸上尽是欣喜之色,老妈欣慰的说道:“这就好,总算是个正经营生,开什么保安公司光赔钱不说,还三天两头被人查,我看还是赶紧关了算了。”

    “说什么呢。”老爸不满的呵斥了一声。

    中午红星公司的几个女职员一起到医院看望刘总的父亲,聊天的时候不小心说走了嘴,老爸老妈知道儿子的公司正在被税务局工商局查,心里正担忧呢,这事儿哪能再告诉外人。

    好在易永恒是个很有眼色的人,知道人家不愿意提这个事儿,便也不去追问,四下望了望,看到放在桌子上的草稿纸,拿起来瞅了两眼说:“哟,这是谁要办喜事啊?”

    老妈自豪的说:“是我儿子,找的对象就是这里的护士,人可好了,长得漂亮不说,还贤惠孝顺。”

    易永恒说:“那可得恭喜二老了。”

    老妈说:“喜什么啊,到现在连房子都没落实呢,小光天天说买啊买的,到现在没动静,唉,现在的房价实在是太贵了,我们那个小区都卖到七千一平方了,一般工人三个月的工资都买不到一平方,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是啊,房价居高不下,这样下去对国家经济也会有不利影响的。”易永恒随口附和着,心思却飞到了九霄云外……

    “我们老两口已经想好了,要是经适房申请不下来的话,就在小区里租一个小套先住着,贵点就贵点吧,把房子腾出来给儿子结婚先。”老妈唠叨着,却没觉面前的年轻人已经走神了。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易永恒笑了笑,摸出手机示意一下,转身出了病房,在走廊里压低声音说道:“是,薛总,我还在江北市,事情有进展了,不过我又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刘子光的家庭情况似乎很窘迫,我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拥有西萨达摩亚铁矿的所有权。”

    电话那边,薛丹萍很不客气的说道:“这件事已经通过外交部和西萨达摩亚大使馆证实过了,绝对属实,他家窘迫也是实情,这并不矛盾,实际上他获得矿床所在土地所有权只花了一万单位的当地货币。”

    “那相当于多少钱?”易永恒干巴巴的问道。

    “十元人民币。”薛总的声音无比镇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