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0-64 董秘在行动
    易永恒只觉得一阵天昏地暗,作为业内人士,他当然知道三十亿吨富铁矿的概念,仅仅以目前三大铁矿巨头开出的矿石价格来说,这就是起码五千亿美元啊,这还不算由此带来的额外收入和社会地位,这么丰厚的好处,居然用十块钱就换来了,这已经不能用狗屎运来形容了,简直就是全世界的狗屎都被刘子光一个人踩到了。

    “小易,你在听么?”薛总问道。

    易永恒回过神来:“我在,薛总。”

    “我们的竞争对手很多,也很强大,董事会里的事情你也清楚,成败在此一举,你明白么?”薛总的声音依然很镇定,但跟在薛丹萍身边多年的易永恒却从这种镇定里面听出一种紧迫感来。

    “我明白,我会尽力的。”易永恒深吸一口气答道。

    “好吧,你继续工作吧,华夏矿业的一切资源都归你调遣,包括我在你。”薛总继续说道。

    “是。”易永恒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杆,想了想说:“薛总,我刚才见到韩冰了,他的同学和刘子光是老邻居。”

    “哦?这条线索你可以适当关注,至于小冰的事情,不要管他,年轻人早点独立也好,就这样吧,再见。”

    挂了电话,易永恒回到病房,正巧韩冰温雪他们起身告辞,易永恒也跟着说:“那我也不打扰伯父休息了,这是我的号码,有事尽管找我。”留下一张名片就和韩冰他们一起出去了。

    来到走廊里,易永恒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小雪是吧,你知道刘伯父家的住址么?”

    小雪迟疑了一下,看了看韩冰,韩冰也挺纳闷,易永恒笑着说:“放心,肯定不是坏事。”

    “好吧,我告诉你……”小雪便把刘子光家在至诚一期的具体地址告诉了易永恒,易董秘马不停蹄的立刻赶往至诚小区,来到刘子光家所在的楼层,敲响了对门的房门。

    开门的是个女人,一脸警惕的望着易永恒:“你找谁?”

    “呵呵,冒昧的问一下,你们家的房子打算出售么?”易永恒说。

    “神经病!”女人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易永恒耸耸肩,对此他早有心理准备,正要下楼再去问楼下的邻居,忽然一个男子走着楼梯上来,和易永恒擦肩而过的时候,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顺手掏出了钥匙准备开门。

    易永恒身为职场精英,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他忽然想到曾经见到过这个男人,但不是在最近,而是在某次会议上。

    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易永恒转身说道:“你是赵秘书,赵家勇。”

    赵家勇愣住了,拿着钥匙的手停在门边,上上下下打量着易永恒:“你是……”

    “我是华夏矿业的易永恒,这是我的名片。”易永恒迅掏出名片递了过去,赵家勇接过来一看,顿时眼睛一亮,热情无比:“真的是易先生,我说怎么那么面熟呢,太巧了,我就住在这儿,进屋坐坐吧。”

    赵家勇异常兴奋,他是江北矿务局的一个科级干部,曾经在省里的会议上见过华夏矿业的高层,但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毕竟身份差距在那里放着呢,想巴结人家都巴结不上呢。

    忽然在自家门口遇到易永恒,赵家勇忍不住遐想起来,难道说这栋楼里有易先生的亲戚,那以后可要好好联系一下了,江北矿务局正在争取华夏矿业的投资并购,局里高层三天两头往都跑,连人家的面都见不到,如果自己能搭上华夏矿业的董事会秘书,那在单位里可就牛了,怕是局长见到自己都要另眼相看的。

    想到这里,他心头就是一阵狂跳,人生际遇就在眼前啊,这种十年难遇的机会转瞬即逝,抓不住后悔一辈子啊,但是人家易秘书和自己非亲非故的,又怎么可能进家来坐呢,他打定主意,只要易秘书一推辞,自己就假装东西忘带了,下楼开车送送人家,顺便拉上关系。

    没想到的是,易秘书竟然欣然答应:“正想讨杯水喝,那就叨扰了。”

    “易先生说的哪里话,快请进。”赵家勇按捺住心头的狂喜,打开房门请易永恒进门,赵家勇的老婆早就听到丈夫在门口和人搭讪了,拿着拖鞋走过来,却看到刚才询问自家房子卖不卖的男子,顿时惊呆了:“是你?”

    “怎么,你们见过?”赵家勇也呆了。

    他老婆赶紧解释:“老公,刚才这人敲门问我,咱家房子卖不卖。”

    赵家勇眼睛瞪得溜圆,易永恒笑笑说:“进去谈吧。”

    “是,是,进来坐。”赵家勇慌忙把客人让进屋,又对老婆介绍道:“这位是华夏矿业的易先生。”

    “嫂子您好。”易永恒依然是一副彬彬有礼的表情。

    见自己老婆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赵家勇赶紧把她拉到一边低声说:“人家是华夏矿业的高层,我们局长见到他都要赔笑脸的,你可千万别给我掉链子,人家一句话就关系到你老公的前程。”

    这下他老婆总算明白过来,慌忙拿冰镇可乐切西瓜,惟恐照顾不周。

    易永恒和赵家勇寒暄了一阵,顺便观察了这套房子,两室一厅,八十多个平房,装修风格虽然老气了一点,但是整洁干净,很有温馨小家的感觉。

    “是这样的,我想在江北市买一套房子,最好在至诚一期,最好是这座楼,呵呵。”易永恒直接切入了正题。

    赵家勇疑惑道:“至诚一期的二手房源本来就不多,这座楼,又必须是这个单元,恐怕不好找啊。”

    易永恒说:“所以啊,我就挨家挨户的问了,刚才还被嫂子当成神经病了呢。”

    赵家勇干笑了一会,脑子里迅盘算着,他才没笨到去问对方为什么非要买这个单元房子的原因呢,人家大集团的董秘,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自己现在要做的只是尽量卖个好价钱而已,这个价钱当然不是值货币价格,而是附加值。

    易永恒何等人物,赵家勇的着点心思他岂能不知道,他能看出对方是聪明人,现在要做的只是等赵家勇开价而已。

    “易先生,你都问过了么?”赵家勇试探着问了一句。

    “还没,只问了一家,因为事情比较急,所以我会开出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比如每平方一万元。”易永恒慢条斯理的说。

    赵家勇心中一动,虽然自己最近没有换大房子的准备,但是转手就能赚二十五万以上,这笔生意绝对划算。

    “卖,其实我正打算换房呢。”赵家勇脱口而出道。

    “最快什么时候能搬家?”

    “这个……最近局里工作比较紧张,易先生您是知道的,我们局正在和贵公司商谈注资的事情……”

    “这个好办,回头我给你们局长打招呼。”

    “那好,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几句话之后,就敲定了售房大事,易永恒好不容易才谢绝了赵家勇留他吃饭的邀请,告辞走了,刚关上门,赵家勇的老婆就不满的说道:“你咋不多提点要求?”

    赵家勇抱起老婆转了一圈说说:“傻瓜,人家又不是非在咱这棵树上吊死,再说了,倒手就能赚二十万,傻子才不卖呢,还有,这次单位选拔副处级干部,我肯定有戏。”

    ……

    从楼上下来,易永恒意气风,走路都带了风,他拿出电话调出自己在江东省委工作的同学的号码打了过去,开门见山的说道:“邵林,请你帮个忙,我听说省工商局在查一家叫做红星防卫科技的公司,正好这家公司的老板和我很熟,想知道到底招惹了何方神圣。”

    老同学很给面子:“行啊,正好晚上要和工商局那边的领导一起吃饭,我帮你问问,不过你可要报答我哦,你们华夏矿业不是说向我们省几个破产的矿山进行收购么,都一年多了也没下文,因为这事儿,郑书记没少敲打我啊。”

    “呵呵,没问题,看你老同学的面子,我一定促成这件事,这总行了吧。”

    “我记住你这句话了,等着我的消息吧。”

    回到宾馆,易永恒拿出笔记本电脑,收了一封邮件,这是他委托别人对刘子光进行的调查,看着看着,易永恒不禁对这个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失踪八年之久,三年前突然出现,从底层保安干起,现在已经拥有一家公司,同时又是房地产上市企业的董事,又曾经是江北市叱咤风云的黑道老大,公安局的特聘人员,而且他获得西萨达摩亚铁矿的故事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是在当地种族屠杀,生灵涂炭的情况下偶然所得。

    易永恒掩卷沉思,脑海中里幻化成无数刘子光的身影,良久,他才长叹一声:“真是一个迷一般的男人啊。”

    电话铃响了,是老同学小邵打来的,身为江东省省委书记的秘书,他的办事效率和人脉绝对不是盖的。

    “永恒,我是邵林,你要查的事情有眉目了,不过我得先给你提个醒,这事儿恐怕不简单,陷进去对你没好处。”

    易永恒笑了:“老同学,这个我懂,你说吧。”

    “要查红星公司的不止一家,玄武集团的人打过招呼,江北市委的一位领导也安排过,而且不光是查红星公司,更主要的是查一家上市公司,至诚集团,我只能说这么多,具体问题你自己分析吧。”

    “好的,谢谢你,有空请你吃吃饭。”

    “吃饭就算了,注资收购江北矿务局下属几个破产矿山的事情你上点心就行了,好了不说了,再见。”

    放下电话,易永恒长嘘了一口气,看来这件事真的很复杂啊,这个刘子光怕是卷入到高层的斗争中去了,他继续打开电脑进入了股票分析软件,开始查看最近以来至诚集团的股票走势,结果正如预料的那样,股价暴跌,利空不断。

    身为高级金融分析师的易永恒一眼就看出这里面的猫腻,有人在恶意打压至诚的股票,下一步就是扫货了,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只黑手一定来自于江东省的另一家上市企业,玄武集团。

    想到这里,易永恒拿起电话,直接打给了华夏矿业的席财务官:“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您,我想知道我们在证券二级市场上可以动用的资金有多少。”

    对方很快报过来一个数字:“二十亿人民币。”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