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8 尹志坚的迷惘
    就在徐书记父子敞开心扉之际,周文在办公室里陷入深深的纠结之中,南泰县和玄武集团合作建立工业园的项目,饱含了自己无数的心血,眼瞅着就要大功告成之际,却把胜利果实拱手相送,实在有些不甘心,但是想到省委党校的培训班,心里又一阵蠢蠢欲动。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者,二者不可兼得,作为一县之长,政绩是很重要的,但是要想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党校镀金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而且据说这次培训班的档次很高,省委组织部长亲自挂帅,省委书记也很重视,这批青年县处级干部将来肯定都是要重用的,说实话,周文还是比较倾向于前者的,因为政绩才是官员的根本,人脉只是锦上添花而已,而且这种级别的培训班,每隔几年都会举办一届,即便这次错过了,下次还有机会。

    但是回南泰前在市里和胡市长的一番谈话却让他不得不慎重考虑这个问题,周文现在已经是胡跃进阵营中的一分子了,所以胡市长说话并没有绕太多弯子,他告诫周文,做事不可锋芒毕露,要有舍有得,来日方长。

    既然是要有舍,那肯定指的就是工业园这一块了,周文是真的舍不得在征地即将完成之际离开了,但是胡市长的教诲肯定有更深层次的意义,思考良久,他终于做出了选择,去省城,参加青年干部培训班。

    第二天,县委召开常委会,徐书记宣布了本县选派干部去党校进修的人选,不出所料,正是年轻有为的周文周县长,宣布之后,朱副县长和几个铁杆交换了一下目光,露出得意的神情来。

    “周县长去省委党校青训班进修深造,我们要全力支持,县政府的常务工作,就由坚强同志暂时担起来,工业园项目,我觉得周文同志还不能撂挑子。”徐书记说。

    朱副县长紧跟着说道:“我同意徐书记的意见,政府这边周县长尽可以放心,工业园项目周县长是一路跟到底的,这时候撂挑子,不但我们不答应,群众也不答应,我的建议是,周县长继续担任项目领导小组总指挥的职务,另外再常设两个副总指挥协助开展工作,周县长可以在省城遥控指挥调度,正所谓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嘛,呵呵。”

    周文脸色不是很好看,把自己架空了不说,还送两顶高帽子恶心人,但是既然已经做出了取舍,他也不在乎朱副县长怎么做了,只是淡淡地说:“我服从组织安排。”

    经过常委会提名和举手表决,任命了朱副县长为工业园项目的副总指挥,又增补了几名领导小组的成员,基本上都是朱系人马,这一回合朱副县长可谓大获全胜,人也跟着精神起来,会后握着周文的手说:“周县长,工作上有什么问题还要经常向你请教啊。”

    周文也笑着说:“老朱啊,项目交给你,我一百个放心,有什么事尽管打电话给我,我和徐书记做你的后盾。”

    两人握手言欢,好的好像一个娘的兄弟。

    ……

    江北市,富豪广场十九层大型会议室内,正在召开至诚集团股东大会,讨论的议题是董事会高层人员变更,按照相关规定,至诚的股票在股东大会期间临时停牌,在此之前,股价一直保持着涨停板的态势,股东们兴奋的都快发疯了,本来是弹劾李纨的大会,结果却变成兴高采烈的庆祝会。

    尹志坚很落寞的坐在角落里,动议已经被毫无悬念的否决掉,整个过程仅仅用了几分钟而已,然后大家纷纷向李总发问,问何时增发新股,合资公司何时正式成立等等,李总容光焕发,从容不迫的回答着问题,当有人问道合资公司总经理人选的时候,李纨微笑着说:“我已经有合适的人选了。”

    望着闪光灯照耀下的李纨,尹志坚心中隐隐作痛,本来这个时候,自己应该站在李纨的身旁,两人珠联璧合,配合无间的回答着股东和记者的提问,但如今两人的关系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从并肩作战的同伴变成了你死我活的对手,商场如战场,在这场倾尽全力的股份争夺战中,自己不但失败了,而且还败的那么惨。

    当日传出华夏矿业和至诚集团合作的消息后,至诚股票就进入了疯狂的涨停板阶段,起初尹志坚和陈汝宁还抛出大量筹码试图打压股价,但是一两个回合之后就惊讶的发现对方实力太过雄厚,而且与此同时,玄武集团后院起火,股票遭到神秘庄家的操控,出现剧烈的异动,陈汝宁急忙抽回资金护盘,哪还顾得上和李纨斗法,这下可苦了尹志坚,手上的至诚股票全抛了出去,虽然也有几百万现金到手,但是看到节节高升的至诚股价,他心里那个苦涩就别提了。

    这次股东大会,尹志坚本来是不打算来的,但是他的内心深处还是舍不下这个自己暗恋了许多年的女人,就算被奚落,被嘲讽,他也要坚持参加股东大会,身为男人,就要勇敢的接受失败。

    最后看了一眼李纨,尹志坚迈着艰难的步伐向外走去,刚到门口却被卫子芊拦住:“尹总,请留步。”

    “有事?”

    “大会还没结束呢。”卫子芊意味深长的说道。

    尹志坚苦笑一下,刚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主席台上传来李纨的声音:“和华夏矿业合资成立海外工程公司的重担,我准备交给尹志坚先生。”

    一阵哗然,股东们全都惊呆了,李总还真是以德报怨啊,这份胸怀怕是男人们都无法企及的,站在门口的尹志坚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看到李纨向自己投来的善意的微笑时,他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李纨是真心接纳他重新加入至诚。

    心头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说不出是愧疚、是感动,还是懊悔,尹志坚踌躇片刻,还是很配合的向大家点了点头,尽力做出镇定的表情。

    会议终于结束,李纨和尹志坚又坐到了一起。

    “回来吧,至诚需要你,海外工程公司总经理的人选非你莫属。”李纨真诚的说道。

    尹志坚笑了笑,多少年的搭档,他自然明白李纨的意思,至诚集团虽然在江东省小有名气,但是走出国门还欠缺火候,尤其涉及到海外项目,更是毫无经验可言,这种情况下,懂外语和国际贸易的自己确实是最佳人选,而且这家公司的总部肯定不会设在江北市,那就避免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尴尬,看来李纨想的确实周到。

    “怎么,不愿意么?”见尹志坚不回答,李纨又追问了一句。

    “我……”一开口尹志坚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其实今天这个局面他也是设想过的,只不过角色要颠倒一下,提出挽留的人应该是当上至诚新当家人的自己,而李纨则是被挽留的对象。

    “真对不起,我没有脸面继续留在至诚了,但你可以放心,我从头至尾,对至诚,对你都没有恶意。”尹志坚说。

    李纨点点头,她知道尹志坚的性格,继续挽留是没有意义的。

    “那么,祝你一路顺风。”李纨向尹志坚伸出了手。

    尹志坚看了看这只手,又看了看不远处虎视眈眈的保安部长曹达华,苦笑一下,轻轻握了握柔荑就松开了:“谢谢,你也一样。”

    ……

    从富豪广场出来之后,已经是傍晚时分,卸下所有职务的尹志坚从此和他亲手参与创建的至诚集团再无半点瓜葛,回望暮色中的大厦,一股苍凉之感油然而生,前路漫漫啊。

    正漫无目标的走着,忽然手机响了,拿出来看看,是玄武集团总助穆连恒打的,他随手按了挂断键,过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尹志坚有些不耐烦,刚要再次挂断,却看到号码显示是他的小姑姑,江北市委宣传部长尹卫红打来的。

    只好接了电话:“姑妈您好。”

    “志坚啊,有时间么,过来一下,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改天可以么,今天有些累了。”

    “不行,必须得来,要不然小姑妈亲自起找你。”尹卫红的脾气,做侄子的是知道的,他只好投降:“好吧,时间地点告诉我。”

    来到小姑妈电话里说的某私房菜馆,包间里赫然坐着几张熟悉的面孔,玄武集团的总裁陈汝宁,总助穆连恒,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举手投足都带着一股明显的霸气,看相貌应该就是陈汝宁的独生子陈玄武。

    小姑妈坐在首位,指着客人们介绍道:“想必你们已经认识了,我就不重复介绍了,今天请大家来,主要是加深了解,扩大共识,先说好啊,喝酒的时候不许谈工作。”

    话虽这样说,酒过三巡之后,还是难免和话题转移到了工作上,尹志坚没有太多插言,只是安静的听他们说着,并且得出了一个结论,玄武集团在江北市将会有重大动作,但是陈氏父子又不信任身为玄武江北分公司总经理的聂万龙,所以想另起炉灶,而他们选中的总经理人选正是自己。

    是接受,还是拒绝,尹志坚陷入了迷惘之中。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