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9 秘密调查
    最终尹志坚没有明确表态,只说要考虑考虑,陈氏父子也没有强求,酒宴散了之后,大家各自离去,尹志坚上了小姑妈的奥迪,两人在后座上开始一番对话。

    “志坚,心里有什么想法,可以和姑妈说,这里没有外人。”尹卫红说道。

    “姑妈,我不想帮别人打工了,现在手上有资金,有人脉,为什么一定要给玄武集团当总经理呢。”在姑妈面前,尹志坚敞开了心扉。

    “傻孩子,自己开公司当然好了,俗话说的好,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但是你要知道,如今房地产业已经进入一个弱肉强食的阶段,没有强大的实力和雄厚的后盾,迟早要被别人兼并,大开发不就是个例子么,至诚集团虽然强点,但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回要不是有贵人相助,不是就被你们兼并了么,而玄武集团就不一样了,陈氏父子的实力是你不能想象的,在省里他们有强大无比的关系网,就算在中央都能说上话,用不了多久,玄武集团就会成为国内闻名的综合性企业集团,你在玄武旗下,可谓前途无量。”

    “呵呵,小姑妈,听你的口气,好像在帮他们做说客。”

    尹卫红笑了:“姑妈的话,你要记在心上,机会稍纵即逝啊。”

    尹志坚陷入了沉思当中,尹家虽然也是干部家庭,但是级别不高,小姑妈原本在省直机关不过是个普通的公务员,这几年忽然青云直上,成为江北市的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如果猜的不错的,小姑妈背后的那个人,和玄武集团的靠山是同一个。

    “小姑妈,我记下了,我会仔细考虑的。”尹志坚很认真的说道。

    小时候父母工作忙,尹志坚是小姑妈带大的,而且小姑妈的年龄也不大,仅仅比这个侄子大了不到十岁而已,四十来岁的年纪,保养的又极好,看起来就像是三十余岁风姿绰约的少*妇一般。

    奥迪车驶入了市级机关第一招待所,小姑妈在江北市没有房产,又不愿意住在亲戚家,所在市委办公室在这里开了个套间供尹部长居住。

    车向尹部长下榻的独栋小楼驶去的时候,尹卫红忽然看到了胡市长的座驾停在宴会厅门口,嘴角不禁浮起一丝玩味的笑,对司机说:“回头你过来看看,胡市长今天请的什么客人。”

    司机是尹部长从省城带来的人,忠实可靠,他略一点头:“知道了,尹部长。”

    车到门口,尹卫红下了车说道:“志坚啊,我让小李送你回去吧。”

    尹志坚赶忙说:“不用了,这里离家挺近的,我走着回去就好,顺便醒醒酒。”

    “那好,你回去吧,记得姑妈的话啊。”

    侄子走了之后,尹卫红上楼休息,十分钟后司机来报告说,胡市长在为南泰县的周县长践行。

    尹卫红“哦”了一声,打发司机下去了,周文是胡跃进的人,她是知道的,作为省里某人钦点的宣传部长,她对江北市的政局自然是了如指掌,而且她的作用就是制衡越来越膨胀的胡跃进。

    前两天已经有过一次交手,尹卫红授意工商局查抄红星公司,结果胡跃进从中插了一杠,还借题发挥做了些文章,但是最终还是没能斗得过尹卫红,工商局是省里垂直管理的单位,说句不好听的,完全可以不鸟他这个市长,胡跃进虽然插手,但工商局还是依法做出了严肃处理,吊销了红星公司的营业执照,并且开出了三十万元的巨额罚款。

    要查办刘子光的时候,就有人给尹部长提过,姓刘的是胡市长的关系户,稍微处理一下也就算了,好歹给胡市长留点面子,打狗还要看主人嘛,但尹卫红根本不当回事,她初来乍到如果不借着这个事情立威,以后还怎么开展工作,再说她本来和胡跃进就不是一条线上的人,用不着给他面子,照着尹部长的意思,让工商查抄红星公司只是第一步,下面还有更厉害的招数呢,不把刘子光整的死去活来,她决不罢休。

    ……

    首都机场,刘子光的专机缓缓停在停机坪上,舷梯放下,一辆京V牌照的黑色轿车驶了过来,车上下来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军官,裁剪合体的军装长裤勾勒出苗条的身形,看起来英姿飒爽。

    女军官走向刘子光:“您好,我叫王茜,负责您的接待任务。”

    刘子光摸不着头脑:“接待我?赵辉呢?”

    王茜说:“赵处长在总部开会,特地派来我的,上车吧。”

    于是刘子光跟着王茜上了车,开了半个小时,来到一处没有挂牌的大院子,看建筑分明是个宾馆,但门口却有全副武装的士兵站岗,刘子光被领到一个布置简单的客房内,床上放着三个白色纸盒,王茜说:“您休息一下,换上衣服,我在隔壁等您。”说完就出去了。

    刘子光打开纸盒,看到里面装的是陆军夏季制服、大檐帽、制式皮鞋,尺寸完全是按照自己的体形定做的,虽然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还是照办了,换上了军装走了出去。

    王茜正站在走廊里打电话呢,看见刘子光出来赶紧放下手机,立正向他敬了个军礼:“少校同志!”

    刘子光肩章上是两杠一星,王茜却只是上尉,见到长官自然要敬礼,刘子光也微笑着回礼:“请稍息。”

    “请您跟我来,我们去参观革命历史博物馆。”王茜说。

    刘子光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跟着王茜上了汽车,随口问道:“小王,你是南京国关毕业的?”

    王茜微笑道:“我不是军校毕业,我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后来才参军的。”

    刘子光瞄了一眼她胸前的服役年限章,轻轻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王茜带刘子光参观了革命历史博物馆,顺带着担任了导游和讲解员,不得不说,她的历史知识相当丰富,说起话来引经据典,深入浅出,一点也不枯燥,有这样一位美女陪伴着参观博物馆,倒也不觉得枯燥乏味。

    参观完博物馆后,王茜将刘子光送回了住处,告诉他明天早上八点来接他去参观军博,不要起晚了,刘子光问道:“故宫长城颐和园什么的还去不去?”王茜笑而不语。

    刘子光住的大楼里,空荡荡的基本没几个人,但是到处打扫的一尘不染,夏季天黑的晚,他没事到处闲逛,走到门口的时候正想出去买包烟,却被哨兵喝住:“首长,请出示您的出入证。”

    刘子光哑然,他哪有什么出入证啊,没办法只好往回走,王茜如同地里冒出来一般忽然出现了:“吃饭了,跟我去食堂打饭。”

    食堂在一楼,依然是冷冷清清没什么人,但是饭菜却惊人的丰富,采取的是自助餐形式,各种菜肴琳琅满目,不亚于五星级酒店的水平,王茜买了两张饭票,两人打了些饭菜坐下吃着,刘子光问道:“这饭票一定很贵吧?”

    王茜笑笑:“一块钱。”

    刘子光无语了。

    吃完了晚饭,回到房间里,百无聊赖打开电视机,闭路电视里正在播放《南昌起义》,建军节都过去大半个月啊,还放这片子有点不应景啊,刘子光心里咕哝着,忽然房门敲响,他还以为是王茜又来了,过去开门一看,竟然是赵辉。

    赵辉也穿了一身军装,肩膀上扛着中校军衔,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笑咪咪的说:“怎么,不欢迎?”

    “欢迎,请进。”刘子光赶紧把他让进来,笑道:“忽然升官了,认不出来了。”

    赵辉把塑料袋里的酱猪蹄、花生米、鱿鱼丝等下酒菜拿出来,又打开屋里的冰箱,拿出两瓶燕京啤酒来,说:“今天晚上有足球赛,西班牙对德国,我是特地来到你这儿看球的,嘿嘿,你这儿僻静,不怕吵。”

    球赛要到半夜才有,两人边喝酒边聊天,聊到上次在阿富汗执行任务的事情,赵辉感慨道:“可惜关野不在这里,要不然大家一起喝酒该多痛快啊。”

    刘子光问:“关野的案子到底怎么样了?”

    赵辉说:“又有变数,对方不知从哪里搭上了军方高层的关系,非要让关野抵命不可,我是使劲浑身解数了,没用。”

    一阵黯然,刘子光无语,可怜关野一条好汉,没有死在战场上,却要因为一桩简单的治安案件被枪毙,真是世事难料。

    “算了,不说不开心的事情了,对了,陈金林好像也在首都,来开一个海军的什么工作会议,我把他叫过来吧。”赵辉直接用床头柜上的军线电话打过去,说了几句后道:“老陈就在附近,马上过来。”

    十分钟后,一身海军制服的陈金林赶来了,三人欢聚一堂,一边吹牛一边喝酒,天南海北的聊着,几乎是无所不谈。

    这栋大楼地下室的某房间内,八块屏幕以全角度显示着刘子光房间里的情景,对话更是清晰无比的传过来,王茜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向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讲解着:“从他们的对话中可以分析出,刘子光这个人思想上不够进步,思维比较守旧、传统,但重义气,重感情,对国家和民族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