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14 正处级单位
    会议过后,已经是中午时分,培训中心供应了丰盛的自助餐,队员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前去打饭,此时谭主任带着王茜也出现了,不过这次王茜没穿军装,而是一袭时装。百度搜索)

    谭主任把刘子光、钟大队、邱鹏飞叫到一张大桌子前坐下,介绍道:“你们可能已经打过交道了,不过我觉得还是再介绍一下比较好,钟汉东,特种部队退下来的,现在担任红星公司的战术总教官,邱鹏飞,以前在外交部工作,现在担任红星公司的党组书记兼纪检组长,刘子光,你们都知道的,红星公司的总经理。”

    大家互相点头致意,彼此心里都有了底,刘子光更是暗暗吃惊,上面居然把直属总参二部的特种部队大队长安排到红星公司做一个区区的战术教官,至于这位外交部来的邱鹏飞,大概担当的就是监军的角色吧。

    谭主任接着说:“红星公司的任务相当重要,要承担起我海外基建工程的安保任务,你们三个身为公司领导班子成员,肩上的责任很重啊,老钟主管业务,小邱负责后勤,顺便抓组织建设和思想工作,小刘你负责行政和对外协调工作。”

    邱鹏飞举手问道:“如果意见发生分歧,怎么处理?”

    谭主任说:“原则上来说,出现问题要群策群力,协商解决。”

    邱鹏飞不依不饶:“如果协商解决不了怎么办,总要有个当家人才行。”

    谭主任隐隐有些不悦了:“协商也不能解决的,可以向领导反映,现在又不是古代,卫星电话宽带网络,咫尺天涯嘛,哪有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道理。“明白了。”邱鹏飞对这个回答还算满意,显然他要的答案并不是上级赋予自己独断专行的权力,只要班子里另外两人的身份不高于自己就行。

    刘子光何尝不明白邱鹏飞的意图,任何单位都少不了这种争权夺势小人,刘子光在权力斗争方面虽然说不上精于此道,可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新手,他深知话语权不在于领导的赋予,而在于自己掌握的资源和在手下人心中的威信,玩这个,姓邱的还嫩点,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望了“监军”一眼,邱鹏飞也很矜持的回望了他一眼,然后目光便转到别处去了。

    “另外,组织上抽调了三十名业务精干的退伍军人加强红星公司的力量,呵呵,以后可不要向我哭穷,说什么人手不足哦。”谭主任笑道。

    刘子光暗自冷笑,三十名退伍军人,恐怕都是强制退伍的吧,看他们那副铁打的身板,还有对钟大队的态度,应该是t部队的人,忽然从军中骄子降格成保安,怪不得这些人脸板的那么难看,不过有了这批人的加入,自己对公司的掌控怕是要弱了一些,搞不好还会失去控制。

    “项目这么多,就凭九十名保安,怕是难以完成任务啊。”刘子光说道。

    谭主任早就胸有成竹:“现在只是起步阶段,等业务量跟上了,会进行大规模招聘,到时候将会有大批优秀退伍军人供你们挑选,而且你们也可以在当地招募人员,政策上这样做是可以的。“明白。”

    谭主任笑了笑,望了望一脸淡然的刘子光和若有所思的邱鹏飞,还有沉默不语的钟汉东,说道:“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今后你们都是民营企业的管理者,这一点一定要记牢,尤其是汉东和鹏飞,要适应现在的身份。”

    “是。”钟汉东挺直腰杆答道。

    邱鹏飞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还是咽了下去,倒是刘子光不慌不忙开口问道:“谭主任的意思我懂,在业务开展中我们会时刻牢记自己的身份,不给别有用心的人任何口实,不过我想知道,红星公司现在是什么级别?”

    “级别?”谭主任狐疑的和王茜对视了一眼,女心理学硕士很快明白了刘子光的意思,答道:“钟总教官转业前是上校军衔,正团级,邱书记在部里的行政级别是正处,红星公司应该是正处级单位。”

    刘子光哦了一声,似乎很满意的样子。

    饭后,邱鹏飞拉着谭主任汇报思想工作去了,钟汉东则来到餐厅外面,从兜里拿出香烟叼在嘴上,可是摸了半天却没打火机,正想回去找火呢,一只打火机伸了过来,帮他点燃了香烟。

    刘子光收回打火机,问道:“钟大队烟龄不长啊。”

    “呵呵,年轻的时候抽过几年,后来戒了,三个月前才重新捡起来的。身为特种部队成员,烟酒以及任何有刺激性味道的食品都是不能碰的,这也说明钟汉东是真的转业退伍了。

    钟汉东从左手夹着烟,装着假肢的右臂低垂着,刘子光注意到,他走动的时候左腿也有些不自然,看来这位身经百战的老特种兵不止一处伤啊。

    “建国在那边还好吧,听说都当上校了。”钟汉东笑道,显然已经掌握了不少西萨达摩亚当地的情况。

    “还好,他是闲不住的人,手底下有百十号人训着,比天天鲍鱼燕窝都滋润。”刘子光说。

    “他是那样的人,对了,我记得建国还抚养了一个战友的孩子,今年也该上中学了吧。”

    “钟大队说的是程毛孩吧,他快初中毕业了,不过学习成绩不太好,就等着拿了毕业证参军入伍呢。”

    “现在参军的条件也高了,起码要高中毕业才行,不过我在部队上还有些关系,如果孩子真想当兵的话,应该可以做到。”

    “那就多谢钟大队了。”

    “客气了,都是自己人,我去那边转转,看看小伙子们,要不要一起过去?”

    “不了,你和老部下见面,我就不参与了。”

    “呵呵,也好。”钟大队拖着伤腿走了,王茜从后面走了出来:“你们谈得挺投机啊。”

    “是啊,以前有过一面之缘。”刘子光说。

    “怎么样,对你的正处级身份还算满意吧。”王茜说。

    刘子光说:“感谢组织对我的照顾,我一定不辜负组织对我的期望。”

    王茜盯着刘子光的眼睛看了半天:“你在说谎,一手创建的红星公司变成了别人的,你心里很不舒服,你也很看不惯邱鹏飞,觉得他是个阴险小人,你准备到西非之后再施展手段把公司大权拿回来,而钟汉东,在你的计划里,他是一介武夫,属于可以拉拢的对象,怎么样,我说的对么?”

    刘子光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改变,笑呵呵的说:“你职业病犯了,红星公司本来就没什么业务,而且执照被吊销,现在的红星,是在组织关怀下涅磐重生的新企业,不要说企业了,就连我这个人,也是组织的人,只要组织一句话,我刘子光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王茜轻笑:“看你紧张的,和你开玩笑呢,组织上如果不信任你,会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你,我是想给你提个醒,钟汉东和邱鹏飞这两个人,都有很深的背景,钟汉东以前是做什么的,不用我说了,他身上十七处伤,右手和左腿都安装了假肢,至今身上还有五处弹片没有取出,本来组织上安排他坐办公室的,可是他自己要求转业去西非工作,而邱鹏飞,外交世家出身,人大博士毕业,如果不是因为一件意外,现在至少是驻欧美使领馆的一秘呢。”

    “是么。”刘子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王茜的意思他懂,无非是告诉自己,不论是排挤或者拉拢,这两个人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王茜很满意自己这一番话的效果,拍拍手说道:“好了,剩下的工作交给他们就行,你该回去继续学习了。”

    “难道不需要我跟他们一起奔赴新的工作岗位么?”刘子光问道。

    “你看你,刚才还说赴汤蹈火在做不辞呢,这会儿又不放心了,难道你信不过钟汉东的带兵能力,或者你觉得邱鹏飞的人脉比你差?”

    “当然不是,我只是问问而已。”刘子光耸了耸肩。

    ……

    红星公司所有员工的护照在当天下午就办好了,但是出发的日期还要推迟几天,主要进行热带地区衣食住行的培训,打各种防疫疫苗,签订各种劳动合同、商业保险,以及队员之间的互相了解,当然少不了最重要的思想教育工作。

    而这一切和刘子光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他这个挂名总经理实际上被剥夺了所有权力,没有人事任免权,没有财权,公司章程的制定,财务人员的安排,都和他没有关系,他只需要每月领取自己那份工资,在重要文件上签字就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当天晚上,刘子光跟随谭主任和王茜飞往首都继续他的政治学习,在飞机上,刘子光向谭主任提到了关于方霏母亲的案子,问他是否能帮助了解一下情况,谭主任沉思一会儿答复他:“这件事很复杂,牵扯到地方政坛格局的问题,打听一下情况可以,但是直接插手影响处理结果基本不可能。

    b"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