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59 斗争才刚刚开始
    红旗钢铁常务副总办公室,暖气已经停了,空调还没装上,屋里冷的象冰窖一般,行政部送来一台电取暖器,但穆连恒根本连包装盒都没打开,依然穿着单衬衣坐在办公桌后面处理着文件。

    屋里很冷,但令人的头脑更加清楚,穆连恒在一份文件上龙飞凤舞签下自己的名字,漫步到窗前欣赏着自己带来的那盆水仙,前几天屋里暖气充足的时候水仙没有开花,今天暖气停了,一朵洁白无暇的花朵却悄然绽放了。

    忽然房门被急促的敲响,行政助理走进来说道:“穆总,不好了,待岗的工人不知道在谁到底组织下,全都回去上班了。”

    穆连恒一怔:“什么时候的事?”

    “大概是昨天晚上就开始了。”

    “那你怎么现在才报告。”

    “这些工人干什么都瞒着我们,掌握一线情况很困难,今天上午一大堆工人堵着行政部的门,让我帮他们解决供暖问题,吃饭问题,说什么吃不上饭就上我家吃去,还有很多鸡毛蒜皮的邻里纠纷什么的,我都快忙死了。”

    穆连恒用手指关节磕击着桌面,陷入思索。

    紧接着财务助理也进来报告道:“晨光厂的货款前几天一直拖延不给,今天去催款的时候他们却说已经支付了,还向我出示了盖章的收据和支票存根,可是我却从来没有收到过这笔货款。”

    “你查过银行账户没有?”穆连恒沉声问道。

    财务助理一摊手:“查过了,信用社那边也说没有支票进账,我怀疑红旗厂除了原先的工商银行基本账户外,还有秘密户头。”

    穆连恒急速思考起来,财务助理说的不是没有道理,象红旗钢铁厂这样几十年的老企业,秘密账户小金库这种门道绝对少不了,就凭几个初出茅庐的大学毕业生怎么可能斗得过这些老江湖。

    玄武入主红旗厂之后,在第一时间封存了财务账簿,更换了财务负责人,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留给他们的只有基本账户里的区区五万块钱,作为一家大型钢铁企业,这点钱简直连办公费用都不够,为了迅速开展工作,玄武集团不得不自掏腰包,拿了五十万出来支付各种开支。

    上个月的工资,本来应该厂里负担的,可是由于账户里没钱,应收账款又收不回来,又是玄武集团出资,支付了五千工人的工资,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啊,穆连恒签字的时候手都在抖,这帮国企的老狐狸,太狡猾了!

    “一定要查到底,晨光厂和红旗厂是多年对口单位,他们之间肯定有猫腻!”穆连恒拍着桌子说道,面孔有些扭曲。

    “还有……”财务助理嗫嚅着。

    “还有什么?一次性说完!”穆连恒涵养再好,也有些不耐烦了。

    “账户上已经没钱了,卖废铁的个体户还等着拿钱,上游客户也等着结算,还有一帮退休工人拿着住院单堵着财务科的门要求报销,我实在应付不过来。”财务助理拿出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三九严寒的天气,他竟然在出汗。

    “财务科只有你一个人么?其余的人怎么不帮忙。”

    财务助理苦笑道:“他们都是一伙儿的,看笑话还来不及,怎么会帮我。”

    行政助理也附和道:“办公室的那帮老人,现在经常背着我说悄悄话,我们已经被孤立了,穆总你要赶紧拿个方案出来啊。”

    穆连恒心烦意乱,出任红钢副总之前,自己踌躇满志,以为定会马到成功,没想到开局是挺顺利的,没几天工夫就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泥潭。

    “这帮老国企,干事业的本事不大,捣乱的本事绝对一流。”穆连恒仰天长叹,承认自己小看了对手,几十年的老牌国企,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水平绝对比玄武集团这种新兴民企高出好几个档次去,斗心眼,自己真的还嫩啊。

    看看时间差不多十二点了,穆连恒站起来说:“走,先吃饭去。”

    带着几个亲信助理来到小食堂门口,看到玄武集团派驻红旗厂的年轻助理们全都呆呆的站在门口,穆连恒呵斥道:“都站这儿干什么!”

    一人指了指里面,并不说话,穆连恒上前一看,顿时傻眼。

    小食堂里熙熙攘攘全是人,基本上以中青年女职工为主,外带一部分小孩和老人,有人用食堂里提供的不锈钢餐盘,更多的人用自己带的饭盒和搪瓷缸子,大家狼吞虎咽,旁若无人,一片呱唧嘴的声音如同千百个小爪子挠着穆连恒的心。

    这招太狠了,你让我待岗,我就上你家吃去,还真是说到做到啊。

    几个女工拿着装满菜饭的不锈钢饭盒说说笑笑从穆连恒面前走过,看也不看他一眼,仿佛这位常务副总是空气一样,穆连恒顿时感到脸上发烧,这帮工人明显是在示威啊。

    “从明天起,小食堂停止供应。”穆连恒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小食堂旁边就是冶炼车间的布告栏,上面贴着一份用毛笔写在报纸上的大字报,黑色狰狞的字体触目惊心:玄武滚出红旗厂!!!

    助理们噤若寒蝉,穆连恒却驻足观看,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回到办公室,穆连恒一个电话打给配电室:“把已经宣布减产停工,但还在继续生产的几个车间的电都给停了。”

    “突然停电的话,会造成极大的损失啊。”配电室的负责人对这个命令感到极其震惊,厂里设了两条供电线路就是为了保障电力供应,停电的后果极其严重,会造成钢水运不出去,整座炉子都会报废。

    “出了问题我负责。”穆连恒撂下了电话。

    忽然电话铃又急促的响了起来,穆连恒抓起话筒:“说过了我负责!……陈总,没什么,刚才有个职工在无理取闹,您有什么指示?”

    电话那边陈汝宁的声音有些疲惫:“小穆,工作节奏要加快了,钢铁厂属于污染企业,我们要响应省委省政府关于节能减排,绿色工业的号召,把涉及污染的车间尽快关停并转。”

    “明白了,请陈总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我刚到江北分公司,下午会到晨光厂谈重组的事情,你也一起来吧。”

    “好的。”

    ……

    满腹心事的穆连恒连午饭都没吃,乘车来到分公司总部,陪着陈总前往晨光厂洽谈重组事宜,此前几次接触,晨光厂的陆总都对重组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和兴趣,再加上陈汝宁私下里做了不少工作,所以此行志在必得。

    在陈总的汽车里,穆连恒介绍了最近厂里发生的事情,陈汝宁听罢沉吟片刻,说道:“小穆,你听过螳臂当车这个成语么?”

    “可是……”

    “本来我们是打算采取温水煮青蛙的战略的,可是现在资金面吃紧,必须加快步伐了,在战术上你必须重视他们,因为他们会以小市民的狡黠想出各种办法来对付你,恶心你,但是在战略上必须藐视他们,因为他们永远摆脱不了小市民阶级的那一套东西,分化瓦解加高压政策,很容易就能解决他们。”

    “我懂了。”穆连恒说,随即又迟疑道:“晨光厂的重组,会不会受到影响。”

    “不会,陆厂长是个聪明人。”陈汝宁自信的一笑,晨光厂和红旗厂完全不同,盘子小,容易操作,陆天明在厂里又有绝对的权威,只要摆平他,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再说了,杰出人才特供的经济适用别墅送了一套给陆天明,他也收了,没有理由在这个问题上作梗。

    车到晨光厂,感觉果然和红旗厂不同,门岗是着迷彩服的民兵,严格查验了证件才将汽车放了进去,一行人来到会议室坐下,工作人员倒茶上烟,片刻后陆天明到了,和众人握手寒暄落座,陈汝宁开门见山道:“陆总,事情考虑的怎么样了。”

    陆天明说:“晨光厂的搬迁势在必行,作为一家重工业企业,继续留在闹市区显然是不合适的,同时我们也欢迎各方面的投资,现在除了你们玄武集团,还有另外几家企业也在考虑向我们晨光厂注资,但不管怎样,晨光厂的主导权,还是要掌握在职工大会手里。”

    陈汝宁半天没说出话来,竟然被陆天明这个老狐狸耍了,搞了半天,前面都是虚以为蛇啊,但他没有当面发作,而是镇定无比的问道:“不知道陆总所说的另外几家企业是哪几家?实力比我们玄武集团如何。”

    陆天明爽朗的笑了:“目前比较有实力的一家是北方工业,我想他们的实力应该不逊于玄武集团吧。”

    陈汝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说话了。

    穆连恒也倒吸一口凉气,北方工业可是军工业的巨无霸,随便拔一根汗毛出来都比玄武集团的大腿粗,两者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别说陈总了,就是陈总的后台出面,人家都不会卖你面子。

    “那么,国资委方面什么意见?”陈汝宁说出这句话就后悔了,国资委能有什么意见,难道还能反对么。

    陆天明笑道:“我们晨光厂早年就是军工企业,归总后勤部管理,现在也算是回娘家了,国资委自然也是大力支持的。”

    “真是可惜啊,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合作。”陈汝宁很有风度的起身告辞,陆天明也起身道:“相信很快就会有合作的机会。”

    两人握手告别,陈汝宁回到车里,脸色变得很难看:“陆天明,竟然敢耍我。”

    穆连恒说:“晨光厂把应付的七十多万钢材款私下里结算给了红旗厂的黑户头,他们两家分明就是勾结的。”

    陈汝宁英俊的面孔有些扭曲:“我倒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招数。”

    ……

    晨光厂会议室,刘子光和卫淑敏推门进来,陆天明说:“刚才的谈话你们都听到了吧,斗争才刚刚开始。”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