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60 山雨欲来
    卫淑敏狐疑道:“老陆,你们真的搭上了北方工业的线?”

    陆天明苦笑道:“我这是拉大旗作虎皮,要不这么说,晨光厂迟早沦为他们案板上的肉,有你们红旗厂的前车之鉴,我不得不防啊。”

    “是啊,玄武集团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分明就是瞄上我们的地皮了,可笑国资委那帮尸位素餐之辈竟然看不出来,这几天我一直在省里申诉,一直也没有下文。”卫淑敏感慨道。

    刘子光插言道:“玄武集团的背景很深,陈汝宁手眼通天,又会做人,红旗厂想和他们斗,要做出牺牲的准备才行。”

    卫淑敏说:“他们的下一步棋我已经料到了,无非是借淘汰落后产能的名义关闭工厂,然后开发房地产,至于我们红旗厂上下五千工人的死活,他们根本不会考虑,我们组织了护厂队,一方面坚持生产,一方面努力上访,省城不行我就去首都,我就不信朗朗乾坤,就没有讲理的地方了,至于牺牲,有斗争就会有牺牲,我早就做好思想准备了,大不了把这条命填进去,只要能换来厂子的重生,也值了”

    陆天明忙道:“淑敏,你本来就体弱多病,可不能再累着了,有什么事情交给我办就是,他有张梁计,咱有过墙梯,搞资本运作,谁也不怕谁,我们两家厂子并不有资金有技术有市场,再不济也有地皮,凭什么非要便宜卖给玄武集团,实在不行咱们两家联合算了,把玄武集团从江北彻底赶出去。”

    刘子光也说:“卫总您一定要注意身体,缺资金的话我这里可以大力支持,维持几个月的经营生产不成问题。”

    卫淑敏脸上浮起微笑,连说几个好字,忽然额头上沁出冷汗来,腰也慢慢弯下来,脸上的表情痛苦不堪,陆天明急忙扶住她,冲刘子光说道:“快找厂医来。”

    刘子光刚要出门,卫淑敏却叫住了他:“不用了,老胃病又犯了,休息一会就好。”

    “淑敏,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应该去医院好好检查身体,这个节骨眼上,你要是病倒了,谁领着红旗厂和他们拼啊。”陆天明关切的倒了一杯热水递到了卫淑敏手里。

    喝了点热水,卫淑敏脸色好看了一些,此时厂医也带着药箱赶了过来,帮卫淑敏量了血压,开了点止疼片,说了些注意休息之类的话就走了。

    “好了,我也该走了,厂里不能断人啊,要不然那些家伙又该出坏主意了。”卫淑敏起身告辞,陆天明说:“我送你。”

    正要动身,桌上的电话响了,刘子光上前听了一下说:“陆厂长,市政府的电话。”

    陆天明接过话筒说了几句,放下道:“陈汝宁果然不甘心失败,市里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约谈我了,让马上过去,小刘,你帮我送送卫总。”

    刘子光答应一声,陪着卫淑敏下楼上车,直奔红旗钢铁厂而去,昨天的积雪还没有融化,整个城市被大雪覆盖,到处一片洁白,汽车在马路上行驶着,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卫淑敏深情的看着江滩上打雪仗的孩子,感叹道:“咱们江北越来越美丽了,真希望每天都看到这样的景色啊”

    刘子光说:“卫总说笑话呢,想看江景还不简单,每天让子芊陪您去看呗。”

    卫淑敏笑了:“子芊工作太忙,一星期才回家一次,唉,她也老大不小的了,眼瞅着就是老姑娘了,小刘你手上有什么优秀未婚男青年,也给我们家子芊介绍一个。”

    刘子光说:“您怎么也搞相亲这种老套啊,子芊您还不了解,眼光高着呢,一般人她看不上的。”

    卫淑敏扭头看着刘子光:“呵呵,你可不是一般人哦。”

    刘子光赶紧打岔:“卫总,厂里资金缺口还有多大?”

    “小刘,子芊心里一直有你,你知道么?”卫淑敏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沉。

    一阵沉默,刘子光终于说道:“阿姨,我知道,可是……”

    “别说什么可是,男子汉大丈夫敢作敢为,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你也真是,老大不小也不结婚,知不知道这样会伤了很多女孩子的心,你既然心有所属就该给别人一个明确的答复,让她们彻底死了这条心。”

    刘子光百口莫辩,只得承认错误:“阿姨,是我不对。”

    卫淑敏忽然又笑了:“阿姨不是批评你,你没结婚肯定有自己的苦衷,子芊是个优秀的女孩子,就是脾气怪了点,你知道,她从小缺少父爱,才造成这种性格。”

    “阿姨,为什么您不和陆叔叔结婚呢,这样也有一个完整的家,子芊也有父亲了。”

    “我要照顾子芊的情绪啊,她至今不愿意认这个父亲,再说现在是非常时期,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说吧……你啊,又打岔,刚才说到哪儿了?”

    “说到子芊的脾气了。”

    “对,子芊脾气差了点,人还是很贤惠的,会包饺子会织毛衣,相貌呢也不差,真不知道哪个幸运儿能娶到我们家子芊呢。”

    刘子光笑了,卫总这不明摆着向自己推销女儿嘛。

    车到红旗厂宿舍区门口,卫淑敏下了车,刘子光刚要倒车离开,卫淑敏转身回来,很认真的说道:“小刘,如果我有什么意外,帮我照顾子芊,好么?”

    “阿姨,您别吓我。”

    “回答我。”

    “好吧,我答应。”

    卫淑敏脸上浮起两朵病态的红晕:“你亲口答应了哦,要是敢欺负子芊,我找你算账。”

    刘子光倒车离开,眼睛却望着卫淑敏单薄的背影,心里一阵苦涩。

    ……

    从钢铁厂回来后,刘子光直接去了市立医院的骨科特护病房,方副院长平时是个极为律己的人,从来都收红包开后门,但这次为了女儿却破例了,不但亲自指示安排特护病房,还找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护士来负责女儿的饮食修养。

    刘子光走进病房的时候,护工刚把晚饭送来,方霏看到刘子光的身影,立刻兴奋的叫起来:“大叔你来了,上次的故事还没讲完呢。”

    “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大叔。”刘子光脸上漾着怜爱。

    “知道了大叔,快讲故事,我等着听呢。”方霏伸了伸舌头,托着腮帮子说道。

    “先吃饭,不然不讲。”

    “好啦好啦,我一边吃一边听还不行么。”方霏乖乖端起了饭碗。

    刘子光干咳一声开始讲故事:“医疗队驻地附近有一个湖泊叫做卡洛斯湖,湖边有个部落……”

    当讲到政府军用火焰喷射器和机关枪屠杀村民的时候,刘子光注意到方霏眼中多了些亮晶晶的东西,小手也紧紧抓住床单,一副害怕却又想继续听下去的表情。

    “一边是遭受屠杀的部落民众,一边是中国医疗队,我们的主人公究竟该怎么办?”刘子光继续说道。

    “应该留下来保护医疗队。”方霏插言道,“他毕竟是一个人,不能对抗整支军队,有时候必须做出取舍。”

    刘子光点点头:“你说的很对,他虽然心中充满了愤怒,但还是留在了医疗队……”

    “又在讲故事呢。”门口传来方副院长的声音,两人回头看去,老头儿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爸,你快来听,可精彩了,大叔讲故事的水平一流。”方霏招手道。

    “呵呵,爸爸不爱听故事,借你的大叔谈几分钟可以么?”

    “好吧,不能超过五分钟哦。”

    刘子光来到走廊里,方副院长说道:“小霏的骨折愈合的很好,但是失忆的情况似乎没有好转,不过看她对你的态度还不错,照这个发展趋势下去,就算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你们也是能在一起的。”

    刘子光苦笑道:“她现在完全把我当朋友看待,上次还和我说,内科实行的几个小医生多帅多帅呢。”

    方副院长说:“这也难怪,她的记忆停留在十九岁,比现实年龄小了五岁,和你有代沟是正常的,不过勤于沟通,代沟也是可以填平的,我和她妈妈不也相差很大么。”

    谈到袁副厅长,方副院长的眼神暗淡了一下,看得出来虽然协议离婚多年,方副院长对前妻还是很眷恋的。

    ……

    与此同时,陆天明正在主管工业的孙副市长办公室里接受约谈。

    “天明同志,有意见可以提,采取这种欺骗手段抵制重组是毫无意义的,晨光机械厂一直是咱们市里重点扶持对象,不能有了成绩就忘本嘛,能重归军工行业自然是好事,可是也不能无中生有嘛,北方工业什么时候要入股晨光厂了,这件事我怎么不知道?”

    孙副市长讲了一大堆,陆天明只是静静地听着,等对方不说了,他才说道:“我们厂出产的乙型防雷车在非洲受到用户的强烈好评,新的订单如同雪片般飞来,其中仅国防部维和办就预订了五十辆用于东南亚雷区,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全厂职工一致认为,不需要玄武集团的注资,并且红旗钢铁厂的例子也证明了,玄武集团根本没有诚意帮助我们发展,他们只是看中厂区所在这块地皮而已。”

    “荒谬!”孙副市长怒不可遏,一拍桌子道:“天明同志,注意你的态度,我现在是代表组织对你进行约谈,如果你继续保持这种不合作的态度,我会提请有关部门免掉你的厂长职务。”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