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65 最后的阵地
    拘留所的大门缓缓打开,王召钢背着棉被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辆面包车停在路边,车上的人招呼道:“老王,上车。”

    王召钢狐疑的走过去,看到司机是厂里的同事,还有一个工会干事坐在车里,心里顿时紧张起来:“你们这是?”

    工会干事说:“厂里派车来接你的,上来吧。”

    王召钢潸然泪下,有组织的感觉真是温暖。

    上车以后,两个同事告诉他,李燕自杀未遂,还在住院治疗,他家里的情况,厂里都知道了,为了这事,卫总亲自找到公安局的领导说情,还组织工人们给李燕捐了款。

    王召钢坐在后座上,两手紧抓着头发,宽厚的双肩不停地耸动着,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来说:“有烟么?”

    工会干事递给他一支烟,帮着点着,王召钢深深吸了一口说:“我有事情向卫总交代。”

    ……

    红旗厂家属区,卫淑敏家里,这里已经成了临时工厂指挥部,王召钢一五一十的向卫总交代了路勇收买自己,策划打人事件的来龙去脉。

    原来玄武集团早有预谋,通过关系在红旗厂工人中收买了一些内奸,王召钢就是其中之一,他的任务是挑起矛盾,激化矛盾,最好能制造一两起暴力冲突,这样才能使公安机关介入,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卫淑敏听完王召钢的交代,沉思一会道:“敌人很狡猾,没有留下任何证据,这件事以后不要再提了。”

    王召钢双眼通红:“卫总,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害了大家。”

    “别过分自责了,就算你不挑头,冲突一样会有,现在玄武集团正在步步紧逼,咱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和他们作斗争,组织需要你。”

    王召钢猛地抬起头:“上刀山下油锅,卫总一句话!”

    ……

    刘子光的新家坐落在原来的高土坡,现在的临江CBD高档住宅区,李纨帮他留了两套位于顶层的豪宅,现在已经装修的差不多了。

    开车带着老爸老妈来到豪宅楼下,走进大厅,两名身材高挑,身穿红色羊绒大衣的物业服务人员就迎了上来,很客气的招呼道:“刘先生好,老人家好。”

    老爸老妈有些局促,心说这新楼房怎么装潢的象酒店一样,还有这服务人员,比商场里的迎宾还漂亮,这新房子该有多豪华啊。

    服务人员迈着轻盈的步子领着他们来到一处电梯旁,介绍道:“不好意思,专用贵宾入户电梯正在检修,请使用这一部电梯。”

    刘子光说声谢谢,带着父母进了电梯,刷了卡,按了楼层,来到顶层住宅的后门,父母望着厚重的双开橡木大门和纯铜的门把手就已经很惊诧了,刘子光掏出钥匙打开门,老两口迟疑片刻才走了进去,门旁就是一个房间,装潢的很漂亮,实木地板进口家具,配备液晶电视和电脑一体机,还有独立的洗手间。

    老妈感慨道:“这房间真不错,就是朝向不太好,窗户朝北了。”

    刘子光说:“妈,这个房间是阿姨住的,所以设计上降低了要求。”

    “阿姨,什么阿姨,你说的是家庭服务员吧。”老妈震惊万分,连打扫卫生的阿姨都专门有个房间,还配备全套电器独立卫生间,这房子也忒豪华了吧。

    震惊的还在后面,豪宅的厨房简直可以媲美饭店的大厨房,亮闪闪的厨具,全套中式西式餐具,微波炉、电烤箱、煤气灶、洗碗机、消毒柜,双开门冰箱一应俱全,全都是昂贵的进口品牌,擦拭的一尘不染;厨房旁边是洗衣房,有全套的滚筒式洗衣机和烘干机,熨衣台。

    “太高级了,这得花多少钱啊。”两位老人都傻眼了,摸摸这个,看看那个,好奇的不得了。

    继续向前参观,是饭厅和客厅,客厅尤其宽敞,挑高七米,上面悬着水晶吊灯,弧形飘窗,俯瞰江景,客厅足有上百平方,小孩子撒欢跑都绊不着。

    客厅中的家具还没送到,所以显得格外空旷,红木质地的旋转楼梯通往二楼,房子采光极好,暖气供应充足,老两口站在客厅里感慨万千。

    “简直象皇宫!”

    “有钱人就是住这样的房子啊,今天可算开了眼了。”

    刘子光说:“以后这就是咱的家,二老还满意么?”

    老爸说:“这房子太大了,住着心里不踏实。”

    老妈说:“这打扫起来也太费事了吧,没有三四个小时下不来。”

    最后二老一致认为,还是住原来的房子舒坦,这么豪华的房子留给儿子娶媳妇吧。

    “对了,小方的病怎么样了,你俩的事情要抓紧了,可不能再拖了。”

    正说着呢,忽然大门外传来敲门声,刘子光过去开门一看,是李纨和卫子芊还有几个至诚集团的工作人员。

    “过来看看,听工作人员说你们来了,就过来看看。”李纨微笑着走了进来,寒暄道:“伯父伯母,房子还满意么?”

    “满意,满意,就是太大了,这一冬天得花多少暖气费啊。”老爸老妈和李纨攀谈起来,卫子芊也凑上来问道:“需要什么款式的家具,告诉我就行了。”

    刘子光看着卫子芊憔悴的的容颜,答非所问:“子芊,最近要注意休息啊,别太忙于工作。”

    卫子芊勉强一笑:“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

    “家里的事情?”

    “是啊,钢铁厂要拆除了,我妈整天在外面跑,怎么劝也不听,我真替她担心。”

    刘子光说:“我们做过努力,想把红旗钢铁厂买过来,甚至开出了天文数字,可是国资委那边很难沟通,这也说明其中牵扯的层面很广,绝不是某一个人的力量能扭转过来的。”

    卫子芊也叹了口气:“厂里的工人吃不上饭,看不起病,现在连唯一的栖身之所都要被拆了,去市政府上访没用,去玄武集团堵门也没用,想到他们的遭遇,我就吃不下饭,我想帮他们,可是又没有能力,妈妈是个伟大的人,你说的这些她都明白,可是依然义无反顾的去付出,去牺牲,她对厂子的感情太深了。”

    正说着,卫子芊和刘子光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两人各自拿出手机查看短信,原来是一条群发信息,红旗钢铁厂最后的炼钢车间正在遭遇暴力强拆,五千工人发出最后的吼声,号召全市人民转发短信,支持红钢。

    卫子芊立刻想到了母亲,她冲李纨喊了一声:“李总,我有事先走。”说完就急匆匆推门而去。

    “怎么回事?”李纨纳闷的看着刘子光。

    “红旗厂要出大事,我得过去一下,你帮我把爸妈送回去。”刘子光也紧跟着下楼,来到楼下已经不见了卫子芊的踪影,刘子光驱车开出大门,正看到卫子芊在马路上拦出租车,立刻停在她面前道:“上车!”

    卫子芊二话没说上了车,刘子光一踩油门,汽车风驰电掣的向城东驶去,一路上卫子芊都在不停地拨打母亲的手机,可是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她急躁万分,毫不犹豫的拨通了陆天明的手机。

    “红旗厂出事了,我妈的电话打不通!”卫子芊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我马上带人过去!芊芊,别怕,有我在。”陆天明的声音沉稳有力,卫子芊稍微镇定了一些,放下电话对刘子光说:“快点,再快点!”

    奥迪A6的速度表已经到了二百公里。

    ……

    刘子光驾驶着奥迪车一直驶到钢铁厂大门前,两人下了汽车,直奔厂区,钢铁厂的大门已经不复存在,围墙也拆了大半,昔日雄伟壮观的办公楼,现在只剩下一睹花岗岩石墙,道路两旁的万年青被铲车压的一片狼藉,地上丢满了白色的一次性饭盒和矿泉水瓶子,看来这场战役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

    短短一个月时间,红旗钢铁厂已经面目全非,办公区变成瓦砾堆,生产区也满目疮痍,三座五十年代的高炉已经被拆除,烧结车间和制氧车间也拆了一半,看起来就像是经历过战争摧残的城市。

    到处都张贴着标语,文字触目惊心,“要吃饭,要活路!”,“玄武滚出红钢!”,“还我工厂!”

    远处停满了汽车,有市委市政府的黑色奥迪,有蓝白涂装的警车,也有武警牌照的依维柯,还有救护车和消防车,围观人群更是人山人海,现场极其混乱,上百名身材高大,身穿黑色防暴盔甲,手拿盾牌和应急棍的防暴警察席地而坐,更多的是绿色军大衣的武警,排成大队围在炼钢车间门口。

    领导们则汇聚在汽车旁,摊开地图分析研究着什么,刘子光瞄了一眼,低声对卫子芊说:“秦书记胡市长都来了,玄武集团的陈汝宁也来了,看来今天真的要闹大。”

    卫子芊不由得更加担心起来,仰望炼钢车间,一面鲜艳的红旗红旗正在迎风猎猎飘扬。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