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1-66 红旗事件
    最近市委书记秦松很忙,省里前段时间开了一个产业结构调整的会,有关领导批评了几个后进的县市,其中就有江北市,秦书记从省城回来之后,连续开了好几个会议,决定加快产业调整步伐,并且将红旗钢铁厂作为试点之一。

    红旗钢铁厂是江北市的老大难企业,负担重、效益差,虽然最近有起死回生的迹象,但据有关专家分析,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这种落后产能,污染企业,正是产业调整的最佳对象,整体打包卖给玄武集团,既能完成省委省政府下达的任务,又能发展江北经济,实现跨越发展,还能还有关领导一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秦松的前任李治安因招商引资骗局下台之后,省里有一部分意见是想让胡跃进接市委书记的位子的,经过一番博弈,最终还是秦松上位,胡跃进只当了市长,这里面的玄机,秦松自然是明白的,现在终于到了报恩的时候,他自然要倾尽全力。

    玄武集团的吃相有些难看,接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把红旗钢铁厂给关了,几千口子工人没饭吃,集体上访,把市委市政府的大门都给堵了好几天,省信访办也转来许多举报信,检举玄武集团在收购红钢过程中存在舞弊行为,对于这种捕风捉影的行为,大家都是嗤之以鼻,但是也不得已加以重视。

    前段时间,红旗厂职工寻衅滋事,打伤十余名玄武保安,其中五人重伤,公安机关及时介入,逮捕了三十余名相关责任人,但事态并未好转,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随着全省产业调整步伐的加快,红旗钢铁厂整体拆除搬迁也进入了倒计时阶段,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部分红钢领导层鼓动工人以种种非正常手段抵制重组,已经干扰到了全省产业结构调整的进程。

    在市委常委会上,秦书记发了话,一定要遏制这种不正常的苗头,坚决打击红钢非法生产的活动,市委副书记王大庆,宣传部长尹卫红、组织部长杨义和以及新任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韩寺清都表示坚决支持秦书记的提议,以法律手段支持玄武集团的重组搬迁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市长胡跃进保留了意见。

    早在前天,玄武集团的拆迁工作就开始了,动员了十余台挖掘机、铲车、数十辆泥头车,数百名工人以及工作人员,对红旗钢铁厂生产区进行突击拆除,但是行动受到了数千名红钢工人的阻挠,场面一度激化,市委市政府接到报告以后,迅速启动紧急预案,调派相关部门人员前往现场协调疏导,但是效果并不明显。

    红旗厂有五千工人,再加上一大帮退休工人和看热闹的,厂区里聚集了近万人,把玄武集团的拆迁队团团包围,带队的穆连恒打电话向陈汝宁求援,陈汝宁又找到省国资委的李主任,李主任正好也在江北市调研工作,接到报告后立刻会同市委主要领导召开协调会,最后秦书记拍板,调动市公安局防暴大队和江北市武警支队机动中队以及城东分局上百名公安干警赶往红旗钢铁厂,争取把这场**掐灭在萌芽状态。

    防暴大队和机动中队迅速赶到现场,却无计可施,车间里面生产还在继续,外面围着一圈退休工人,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束手无策之下只能请示上级,区里领导来了解决不了问题,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来了,也解决不了,国资委的领导来了,还是无济于事,最后终于把秦书记、胡市长几个主要领导给惊动了。

    秦书记抵达的时候,胡跃进已经先到了,现场拆迁总指挥穆连恒拿了几顶崭新的安全帽给领导们戴上,然后众人在一辆汽车前展开了地图,听取玄武集团总裁陈汝宁的报告。

    “这是红旗钢铁厂的炼钢车间,有三座八十年代中期建造的氧气顶吹转炉,属于省委省政府指明必须要淘汰的落后产能,可是工人们还在里面继续生产,而且蛊惑了一帮年老体弱的退休工人守在门外,我们的拆迁队伍不能进入,公安干警也无法进去,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还请市领导拿个方针出来。”陈汝宁简单扼要的把现场情况介绍了一遍。

    秦书记拧起了眉头:“谁在里面组织工人抵制拆迁的?”

    “是卫淑敏,红旗厂的副总,也是市级人大代表。”胡跃进插言道。

    秦书记点点头:“我听过这个名字,她的人大代表资格已经被取消了,这样吧,我们先开展对话,争取和平稳妥的解决问题,实在不行的话再动用必要的手段。”

    几个领导碰了一下,决定让孙副市长代表组织去和工人谈谈,孙副市长临危受命,戴上安全帽就要往里走,秦书记又把他叫住,嘱咐道:“原则问题坚决不能退让。”

    孙副市长坚定的点点头,大义凛然的去了,十五分钟后悻悻回来,说:“分歧很大,无法达成共识。”

    秦书记问:“他们有什么要求?”

    “他们要求玄武集团彻底退出红旗钢铁厂,由红钢自主选择重组合作对象,并且玄武集团要赔偿盲目拆迁带来的损失。”

    “荒唐!”秦书记甩了袖子。

    胡市长不动声色。

    今天气温很低,室外温度零下十度,穿着防暴盔甲的警察们冷的直哆嗦,武警战士们也不停地跺着脚,大檐帽下,一张张青涩稚嫩的面孔冻得发红,而站在他们对面的那些退休工人们更惨,冷的直打哆嗦却没有人退后一步。

    胡市长回到自己的专车旁,对秘书说:“去准备几大锅姜汤,这么多老人家,搞不好要冻出人命来的。”

    一阵风吹过,体质单薄的秘书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胡跃进回头四顾,车间外一堵堵人墙如铜墙铁壁,视死如归的眼神和飘舞的白发让人看了心碎无比。

    “民不畏死啊。”胡跃进轻叹一声。

    指挥车旁边,秦书记和李主任、陈汝宁以及武警带队的参谋长磋商了一下,似乎做出了什么决策,胡跃进赶忙走了过去,秦松说:“老胡,为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我觉得还是采取强制措施比较妥善。”

    胡跃进说:“秦书记你真的考虑过后果么?”

    秦松拍了拍胡跃进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老胡啊,有些时候,是要做出选择的。”

    “好吧,我继续保留看法,只有一个要求。”

    “你说。”

    “不要动用警械。”胡跃进望了望寒风中伫立的人们。

    ……

    哨音响起,武警机动中队列队准备行动,防暴大队的干警们也拎起了盾牌,远处卫子芊紧紧抓住刘子光的胳膊:“不好了,他们要冲进去了,我妈妈还在里面,你快点想办法!”

    刘子光也是心急如焚,但是这种局面远远超出了自己的能力范围,他急中生智道:“你知道炼钢车间还有其他入口么?我们进去把卫总保护起来。”

    “知道,跟我来。”卫子芊带着刘子光匆匆向车间北面奔去。

    身穿黑色铠甲的防暴队员们组成楔形冲击队形,放下头盔面罩,举起有机玻璃质地的防暴盾牌向前走去,后面紧跟着的是徒手的武警机动中队的战士,再后面才是玄武集团的拆迁队。

    在寒风中站立许久的退休工人们半天水米未进,早已精疲力竭,但是看到警方展开进攻,依然拼尽全力手挽手组成*人墙组织对方突入,防暴队员们保持了极大的克制,用身体和盾牌挤开一条道路,转瞬又被堵上,再开辟,再被堵上,如此往复数次,炼钢车间大门口成了拉锯战场,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攒动,乱的不可开交。

    氧气顶吹转炉炼钢车间是红旗钢铁厂最重要的生产部门,主厂房由转炉跨、浇筑跨、加料跨,在这里完成加料、吹炼、出钢、出渣、精炼、浇铸、烟气回收净化等工序,副厂房有辅助跨和附属跨组成,厂房宏伟壮观,烟囱高耸入云,但是各个进口都被焊死,根本无法进入,卫子芊带着刘子光绕了一圈,急的满头大汗也找不到进口。

    此时大门口的喧闹声传来,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忽然刘子光指着五米高处的一个窗户说:“从那里进去。”

    “那么高,你疯了?”卫子芊瞪大了眼睛。

    刘子光没说话,后退几步骤然加速,脚在墙上蹬了几下,竟然抓住了窗棂,动作敏捷的如同丛林中的猿猴。

    卫子芊还没反应过来,刘子光已经倒挂金钩,头朝下向她伸出了双手:“跳!”

    那么高,卫子芊根本够不着,刘子光抽出皮带挽了个扣伸下来,卫子芊试了几次,终于抓到了皮带扣。

    “抓紧了!”刘子光一声低吼,卫子芊就觉得一阵眩晕,整个人如同飞起来一样,转瞬就坐到了窗台上。

    这里是浇筑跨间,庞大的龙门吊来回运作着,将盛着钢水的钢包从转炉跨运出,无数工人在车间内严阵以待,火热的钢水映红了他们的面孔。

    [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