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12 舔伤的独狼
    为了押送刘子光这个重犯,淮江大桥实行了交通管制,单向车道封闭,宽阔的路面上只有这支车队以一百公里的高速疾驰着。

    装甲车驾驶员中弹昏迷了,血流了一地,伤者的脚死死踩在油门上,车速越來越高,时不时撞上路中央的水泥隔离墩,擦出一串火花來,前面警车里的人意识到发生了紧急情况,立刻踩刹车想截停装甲车,可单薄的越野车又怎么能抵挡住装甲车的冲击,轰隆一声就被撞到了一边。

    刘子光迅速检查了一下驾驶员的伤情,顺手扯下一人头上的反恐头套,按在伤口上暂时止血,忽然一串子弹打过來,将防弹玻璃打出一片裂纹來。

    前面五十米处的警车里,两个特警打开车后门,端着79式冲锋枪朝着刘子光一阵猛射,但是手枪子弹威力有限,连防弹玻璃都打不穿,更别说击穿装甲了,特警们太紧张了,二十发的弹匣瞬间就打空了,却丝毫见不到效果,正手忙脚乱的换弹匣呢?就看到装甲车里伸出一支枪管。

    刘子光左手把住方向盘,右手抄起一支自动步枪,伸出车外扣动扳机,打的全是三发短点射,子弹精准无比的打在警车尾部,将两盏尾灯击碎,特警们急忙趴下寻找掩护,谁也不敢抬头。

    “赶快采取措施。”最后一辆车上压阵的上官处长厉声喝道,但是现场情况全乱了,对讲机里吵成一片,省厅、总队、市局的头头们都在吵吵嚷嚷用名语下着命令,反而造成更大的混乱,大家都缺乏协同作战的经验,遇到突然情况全抓瞎了。

    关键时刻,武警部队还是显示了强大的战斗力,陈副参谋长命令狙击手射击装甲车的轮胎,战士打开天窗钻了出去,果断开枪,子弹击中了装甲车轮胎,但是似乎沒有效果。

    “那是防弹轮胎。”有人嚷道。

    战士们急眼了,抄起家伙一顿乱射,子弹打在装甲车上,如同密集的雨点敲击着铁皮屋顶,陈副参谋长把大檐帽的风带拉在下颌上,从战士手里抢过一把八一杠,钻出天窗瞄准着装甲车,同时下令道:“冲上去,超车。”

    装甲车虽然是防弹轮胎,但是中弹后速度不免降了下來,警车迅速超车,陈副参谋长举枪瞄准装甲车的挡风玻璃,正要扣动扳机,只见对方车窗里伸出一把手枪,砰的一声,自己头上一凉,警帽竟然被打飞了。

    陈副参谋长一惊,立刻缩回车里,心有余悸的摸摸脑袋,头皮火辣辣的疼。

    天空中传來直升机的轰鸣声,援军终于出现,同时在桥头执行交通管制的交巡警也紧急铺设了便携式路障,大家趴在掩蔽物后面严阵以待。

    这辆装甲车是用押款车改装而成,防弹效果远逊军用车辆,经受了数百发子弹的蹂躏后已经不堪重负,风挡玻璃也全碎了,刘子光果断拉了手刹,笨重的装甲车一个漂移横在了路上,车尾正对着道路中央的隔离墩,他踹开车后门,一个虎扑跃上了隔离墩。

    子弹瓢泼一般打过來,水泥碎屑横飞,但沒有一发命中目标,刘子光的动作敏捷的超乎想象,竟然直接跳下隔离墩,冲入了反向车道上的滚滚车流中。

    淮江大桥是连结南北岸的重要交通要道,虽然是过年期间,來往城乡之间的车辆依然很多,众多司机都目睹了这场足以媲美好莱坞大片的追逐枪战大戏,震惊的心情还沒平复,忽然看到有人横穿道路,竟然來不及闪避,就这样直直撞了过去。

    直升机上的狙击手一度瞄准了刘子光,但是车流滚滚,目标转瞬即逝,一直沒有机会开枪,眼瞅目标就要消失,从警车里跳出几名干警,高举着手枪爬上隔离墩追了过去,一名年轻的江北刑警动作最快,爬上水泥隔离墩举枪瞄准刘子光的背影大吼一声:“站住,开枪了。”

    话音刚落,枪声响起,省厅的一名同志双手平举手枪连续发射,砰砰砰一连几枪如同爆豆般清脆,刘子光丝毫沒有停顿,汽车在他身旁疾驰而过,刺耳的笛声响彻大桥,大家眼睁睁的看着已经冲到大桥护栏边的刘子光一个鱼跃消失在桥下。

    一个司机被枪声惊得突然踩了刹车,引发了一连串的追尾事故,大桥上惨祸连连,干警们一边紧急救护伤者,一边冲到护栏边朝下望去,滚滚江水一望无际,哪还有刘子光的身影。

    “我打中他了。”省厅的同志大声喊道。

    江北市局的刑警扫了一眼路面和护栏边,根本沒有留下血迹。

    直升机在空中盘旋着,仔细搜寻着目标,平时运输煤炭水泥黄沙的平底船都停航了,茫茫江面上空旷无比,只有一些大块的浮冰顺流而下。

    上官处长在一群下属的簇拥下來到桥边,朝下面看了看,说:“人在这种水温中不可能撑过十分钟,马上派船來搜索,另外组织人员沿两岸进行拉网式搜索,死要见尸,活要见人。”

    “是。”干警们四散而去。

    “处长,请过來看一下。”江北警方的韩光站在装甲车旁喊道。

    上官处长走过去一看,装甲车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但是车里几个特警都是皮外伤加脑震荡,唯有司机胸前中弹,但是已经紧急做了包扎止血处理,看起來情况不算很糟糕。

    “你想说什么。”上官处长咄咄眼神直逼韩光。

    “是刘子光帮他包扎的。”韩光毫不畏惧的和上官处长对视着。

    今天是大年初一,各单位都在放假之中,即便是韩局长亲自打电话协调指挥,效率也高不起來,等水上城管局的巡逻船开过來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工作人员听说要打捞尸体,纷纷摇头表示沒这个可能。

    水上城管局的主要任务是打捞江面垃圾或者蓝藻之类的东西,哪有深水打捞尸体的经验,大家合计了一下,认为请海军方面或者海洋局的专业潜水员來打捞最为合适,可是江北是内陆城市,等调來潜水员怕是几天以后的事情了,眼下最便捷的办法就是请在江叉子一带专业打捞尸体的渔民來。

    沿两岸搜索的干警们也发來报告,说已经搜索到五公里以外,沒有任何发现。

    大家乱糟糟的讨论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上官处长叹了口气,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拨了个号码:“任务失败了,K处于逃亡之中。”

    对方说了些什么,上官处长连连点头。

    ……

    滚滚江水顺流而下,一块巨大的浮冰在江水中浮沉飘荡,冰面上有个不起眼的小窟窿,一根芦苇管伸了出來,水面下的刘子光计算着冰块漂流的速度和行程,向江边潜游过去,终于在荒草丛生的江滩上登陆了。

    忽然,一阵汽车轰鸣声传來,刘子光急忙趴在半人多高的草丛中,听引擎声应该是武警部队装备的猎豹越野车,警车就在不远处停下,然后是一阵杂乱的开关门声和脚步声,夹杂着一两声凶猛无比的犬吠。

    刘子光从腰间拔出手枪,退出弹匣一看,哗哗往下滴着水,虽说枪械设计标准是泥水中浸泡后仍然可以使用,但关键时刻还是小心为妙,他一边倾听着远处的动静,一边快速拆解着手枪。

    从声音判断,有四名战士牵着警犬在江边搜索,两个干部在岸边抽烟聊天,他俩的对话飘进了刘子光的耳朵。

    “案子闹得挺大,听说总队副参座亲自出马了。”

    “我也听说了,老陈挨了一枪,帽子都飞了,差点爆头。”

    “罪犯什么背景,枪法这么准。”

    “不清楚,好像是退伍军人吧,哎,这年头……你懂得。”

    刘子光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爬上來的地方,淤泥上几个深深的脚印分外醒目,警犬已经越來越近了。

    两手加快了动作,迅速将简单擦拭后的手枪组装起來,慢慢的拉动枪栓,推弹上膛。

    “行了,撤吧,这他妈都八公里以外了,神仙也游不过來。”带队干部丢下烟蒂,招呼了一声,战士们立刻收队撤走,听到汽车引擎声渐渐远去,刘子光才感到后背上一阵剧痛,伸手摸去,一片鲜红。

    脱下湿衣服,撕下一幅布扎住伤口,爬起來慢慢向前走去,找了个避风的角落坐下來,额头上已经冷汗淋漓。

    搂了一些干草堆在地上,从手枪里退出两枚子弹,又取出匕首拔出弹头,一枚弹壳里的火药洒在干草上,另一枚弹壳依旧填回弹膛,扣动扳机,枪**出一团火焰,引燃了干草。

    匕首在身上擦掉泥沙,放在火上烤了一会,退出弹匣咬在嘴里,扯下包扎伤口的布条,用微微发红的刀尖探入了伤口,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传來,刘子光闷哼一声,额上大滴的汗珠滚落。

    刀尖挑出一枚已经变形的64式子弹头,他将弹头收起,用将匕首在火焰上烤了一会,一狠心按在伤口上,滋滋拉拉类似韩国铁板烧的声音传來。

    子弹取出,血止住了,此时天已经暗了下來,空中又传來直升机的轰鸣,刘子光赶紧将火堆踩灭,静静的等了一会儿,直到直升机的声音远去,才站起來朝马路方向慢慢走去,步伐比往常沉重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