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14 掳走上官
    此时已经是零点时分,公安局指挥中心的走廊里空荡荡的,为了节能减排,天花板上的射灯关闭了一半,光线有些灰暗。

    大部队已经被调虎离山了,现在整个公安局带枪的人不会超过五个,局机关又不是军营,大多数人只是文职和技术而已,从警以來就沒进行过射击训练,就算给他们枪,也不过是徒增刘子光枪下的冤魂而已。

    所以上官处长很理智的选择了配合,她从容问道:“你怎么进來的。”

    “从大门进來的。”刘子光指了指前面的电梯口:“咱们下楼吧。”

    上官处长回头看了一眼,一个男子身着笔挺的警服,肩膀上两杠一花,还挂了市局的胸牌,帽檐的阴影下,一张大众脸让人看了之后既觉得熟悉,又觉得沒有任何特色可言。

    “化妆技术很高哦,哪里学的。”上官处长揶揄道。

    “处座,这不叫化妆,叫易容,你不懂的。”

    上官处长看了看指挥中心大厅,希望有人能看到这里的情况,但是所有人都在紧张的忙碌着,谁也注意不到灯光昏暗的走廊里发生的事情。

    “走吧,别看來,沒用。”刘子光又轻轻戳了一下上官处长的腰眼。

    上官处长只好无奈的走向电梯口,刘子光按了向下键,两人静静等待着电梯,叮咚一声,电梯到了,里面走出几个值班警员來,说说笑笑和他们擦肩而过,上官处长轻轻叹了口气,无奈的走进了电梯。

    “你刚才很明智,沒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不然那几个小伙子的命就被你害了,因为我不是每次都能掌握好分寸。”刘子光说。

    “我想我们应该坐下來谈谈,这里面有些误会。”上官处长仰起头,对着电梯上方的摄像头。

    “又做小动作,不乖哦。”刘子光说着,从烟盒里取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却并不点燃。

    忽然电梯门开了,省厅万处长出现在门口,狐疑的看着上官处长和她身旁的陌生警官,老公安的警觉性自然要比小年轻们高出无数倍,再加上刚才已经听说目标摆了空城计的事情,万处长的手往腰间按去,同时问道:“你哪个单位的。”

    “噗”的一声,万处长的脖颈上扎了一枚细细的木刺,挣扎了两下瘫倒了,刘子光上前扶住他,对上官处长说:“帮我抬一下。”

    “好吧,我抬腿。”上官很配合的抬起万处长的腿,打开旁边储藏室的门,把人塞了进去。

    重回电梯里,一直下到地下车库,刘子光走到一辆警车旁,拉开车门做了个有请的手势,上官处长正要往副驾驶的位子上坐,忽然刘子光将她按在车上,反剪双手,一把扯掉了外套,在身上摸索起來,虽然正值冬季,上官处长穿的却很单薄,外套里面只有一件T恤,刘子光的手在她身上粗暴的划过,却又无力反抗,上官处长的眼中含满了屈辱的泪水。

    一枚纽扣状电子元器件从T恤上扯了下來,刘子光拿出一卷强力胶带,三下五除二将上官处长绑了起來,嘴上也贴了条胶带,打开后备箱把人丢进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说:“不要出声哦。”

    “呜~~”上官处长无力的扭动着,喉咙里发出一阵低鸣。

    刘子光盖上尾箱盖子,上车发动,开出地下停车场,匀速來到市局大门前,与此同时,闪着警灯的特警车队正从外面开來。

    刘子光从容不迫的停车刷卡,门卫室里的保安客气的打招呼道:“这就走了。”

    “回见。”刘子光挥手致意,不慌不忙轻踩油门离开,谢支队长所乘的警车距离他只有咫尺之遥,两辆车擦肩而过。

    ……

    警车鱼贯而入,在指挥中心大院里停下,谢支队长跳下汽车,扯开了衣领大骂道:“居然敢耍我们,就算追到天边我也要抓到他。”

    其余干警也都怒不可遏,这么多刑侦一线人员竟然被人耍了,大家怒气冲冲的上了楼,來到指挥中心大厅,谢支队长正要向上官处长汇报经过,扫视一圈却沒发现人影。

    等了几分钟,还是沒见人,谢支队急了,问道:“有人看见上官处长了么,就是首都來的那个女的。”

    一个女警说:“刚才有人把她叫出去了。”

    “谁。”

    “好像是省厅的人,挺面熟的,一时想不起名字了。”

    谢支队点点头,坐了下來,忽然又站了起來大吼一声:“不对。”拔枪冲出大厅,茫然四顾,走廊里哪有人影。

    干警们被谢支队的行为惊呆了,有些人反应过來,也拔枪冲了出來,在谢支队的指挥下四处搜索,深夜的指挥中心大楼,灯光陆续亮了起來,大门也紧紧关闭,一队特警把守住所有出入口和,所有值班人员奉命到大厅集合,特警们穿上防弹衣,在各处楼道、走廊里搜索着。

    省厅反恐中队的战士们负责搜索四楼走廊,他们四人一组,握枪在手,以标准CQB队形前进着,最前面的战士手持防弹钢盾和手枪,后面紧跟着霰弹枪和冲锋枪,搜索到电梯口附近的时候,忽然旁边储物间里传出一串音乐声。

    战士们立即瞄准储物间的门,喝令里面的人投降,半天沒有动静,于是在掩护下,一名战士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

    万处长肥胖的躯体随着一堆拖把和扫帚从里面滚了出來

    谢支队得到报告迅速赶到现场,韩局长回去休息了,他就是现场总指挥,重任在肩,谢支队感到压力很大,责任也很大,他当机立断,亲自打电话向韩局长汇报情况,同时命令全市各卡点加强戒备,并且调取了市局前一个小时内的监控录像。

    根据监控显示,就在特警队出动不久后,一辆警车驶入了市局大院,车上下來一个穿警服的人,大摇大摆上了楼,请人将上官处长叫了出去,然后竟然把人直接带走了。

    录像很清晰,屏幕中的人虽然是张陌生面孔,但谢支队可以断定,那就是刘子光,因为这个人以前经常出入市局,对指挥中心的地形相当熟悉,人头也熟悉,比如门卫,他肯定能叫出名字來。

    “这个人真是胆大包天。”谢支队一拳砸在桌子上,同时又不得不赞叹,目标的心理素质确实惊人,遇上这样难缠的对手,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悲哀。

    睡梦中的韩局长被惊醒,立刻赶到市局主持工作,事情太大,他一个区区局长根本担不起责任,只好又惊动了胡市长,老刑警胡跃进赶到现场,详细询问了情况。

    万处长仍在昏迷之中,法医从他脖子上取下一枚木刺,经化验上面涂有某种可以致人昏迷的生物碱,又在地下车库发现了上官处长的外套和手机。

    万幸的是,陪同上官处长同來江北的工作人员表示,领导身上藏有无线电追踪系统,可以据此寻踪,抓到罪犯。

    于是警方立即行动起來,迅速进行定位,特警队再度出击,在一处荒废的烂尾楼工地包围了目标,小心翼翼的杀进去之后,搜遍所有角落依然一无所获。

    向指挥中心反馈了现场情况之后,中心却说信号依然在烂尾楼中,并且再度告知了确切方位,于是特警们再度杀回去,这回终于有了收获,在墙角里抓到了一只惊恐万状的野猫,猫脖子上挂着无线电追踪器。

    半小时后,装在铁笼子的野猫被放到了胡市长的桌子上,瘦骨嶙峋的野猫喵呜喵呜的叫着,几位忙乎了一夜的特警尴尬的站在一旁,胡市长摆摆手说:“放了吧,问題很严重,我们江北市已经承担不起这个责任,有关部门会來接手的。”说完转身离去。

    胡跃进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五点半,小心翼翼的打开家门,就看到宝贝女儿坐在沙发上。

    “蓉蓉,怎么这么早就起來了。”胡跃进一边换拖鞋一边故作轻松的问道。

    “抓到他了。”胡蓉反问。

    “沒有,可以说毫无线索。”

    胡蓉面无表情的哦了一声,起身回屋去了。

    卧室的门轻轻关上了,胡市长无声的叹了口气。

    ……

    江北市城乡结合部某条街上,遍布着铁艺作坊和计生用品专卖店以及小网吧、发廊等营业场所,路上电线杆拉着乱七八糟的电线,临街门面后,是杂乱无章的村民自建出租屋,到处张贴着治疗性病和出租房屋的小广告。

    天沒亮的时候,一辆摩托车轰鸣着开进了街里,沒人在意,因为乡下经常有些地痞流氓开着大排量的摩托车在半夜或者凌晨呼啸來去,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摩托车停在一处出租屋旁,车手摘下头盔,从后座上拿下一个绳子捆扎结实的蛇皮袋,走进院子打开房门,掀开床铺露出坑道口,扛着口袋一步步走下去,來到一间地下室,把口袋往地上一丢,口袋竟然蠕动了一下。

    刘子光点燃一支烟,沉思了一会,站起來关上盖子,拉开电灯,拔出匕首割开蛇皮袋,捆成粽子的上官处长露了出來,嘴上贴着胶带,眼睛蒙着黑布,房子里沒有暖气,沒有空调,外套被剥掉的处长大人已经冻得浑身鸡皮疙瘩。

    刘子光摘掉黑布,上官处长一双美目惊慌失措,嘴里咕哝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