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19 中办调查部
    火车缓缓的开动了,春运返程高峰期还未到來,四个人的软卧车厢里只有刘子光和上官谨,两人面对面坐着,半晌无话,忽然上官谨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刘子光问。

    “本來我们是猎人和猎物的关系,现在却都变成了猎物,还伪装成小夫妻,难道这不可笑么。”上官谨说。

    说起來打扮成小夫妻的主意还是上官瑾出的,心战专家的思路就是和普通人不一般,不但在这种时候重回首都,还选择了最危险的路径,只凭着一双红皮鞋和镇定自若的表情就骗过了老练的车站民警。

    刘子光岔开话題问道:“对了,你到底隶属什么部门,我还不知道呢?”

    上官谨望着窗外,陷入了回忆之中:“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爸爸是海军军官,妈妈在军医院工作,所以我报考了第二军医大学,读临床精神卫生学,念硕士的时候主攻心理学,那时候的理想是做一个心理医生,专门给长期在潜艇上服役的官兵做心理辅导,沒想到毕业后又去了耶鲁念博士,导师是斯滕博格,书读多了反而是种负担,回国后竟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这时候谭主任找到了我,说他正在组建一个新的部门,需要我的加入。”

    “什么部门。”刘子光紧跟着问道。

    “这个部门对外的牌子是中办信息调查部,谭主任是负责人,谁也不知道这个部门有多少人员,多大权限,多少秘密。”

    刘子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怪不得你一会军装一会警服的,原來是东厂的人啊!”

    上官谨嘲讽的笑笑:“我们这个部门是新组建的,为了保证纯洁性,所有的人员都是沒有其他背景的,所以业务上并不精深,比如我,甚至连开枪都不会,却是组长级别的人物,我们的行动主要依靠第三方的支持,比如军队、地方公安等,所有的资源都可以使用,这才是调查部最强大之处。”

    “那么,谭主任对谁负责。”

    “据说是主管国家安全的副总理,必要的时候,可以接触最高级别的领导。”

    “谭主任什么來头。”

    “谭主任以前是XXX的秘书。”

    刘子光微微惊愕了一下,继续问:

    “那么你这次來江北,主要任务就是解决我。”

    “你已经影响到国家战略层面的安全,所以必须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刘子光道:“我本本分分的,怎么就影响到国家安全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个典故你都不知道么,西萨达摩亚几十亿吨的优质铁矿你握在手里就不觉得烫手么,真不知道你是太自信还是太傻,居然以为能保住这么一大笔财富,对于一个沒有背景的普通人來说,这不是财富,是催命符。”

    刘子光苦笑道:“这么说又是马峰峰在从中作怪。”

    上官谨摇摇头:“马峰峰虽然能量很大,但也沒大到这种地步,位居庙堂者谁也不是傻子,如此巨大的资源,只有国家层面才能掌控,马峰峰和他背后的势力最多只是跟着吃点残羹剩饭罢了。”

    “那么陈汝宁的事情。”

    “陈汝宁死的很是时候,到底是谁杀得他并不重要,关键是他死的太是时候了,而你恰恰是最佳的凶手。”

    “那如果陈汝宁沒死呢?”

    “陈汝宁沒死,还会有张汝宁,王汝宁,总之要让你背上一个洗脱不掉的杀人罪,让地方法院來审判你,判处你死刑,在适当的时候,我们会出面给你一个选择,献出你拥有的西萨达摩亚矿山股份,可以赦免你的死罪。”

    “真的会赦免么。”

    这回上官谨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觉得呢?”

    刘子光沒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題:“其实国家是一个很虚的概念,必须有一个单位來接受我捐献的股份,那么会是哪家公司呢?”

    “金银铜铁矿业公司,有了你的股份,四金就能全面掌控伍德铁矿。”

    “四金公司是谁的呢?”

    “当然是国家的。”

    “这个我知道,我是说具体是谁來掌控,四金的董事会成员名单你掌握么,这些人都有什么背景你清楚么,谁來监督伍德铁矿的股份真的归国家所有。”

    上官谨豁然开朗:“四金很可能是谭志海之流侵吞资产的工具。”

    “对,只有从政治上扳倒谭主任,我们才能生存,否则即使杀死他,我们也只有亡命天涯一条路可走。”

    ……

    次日凌晨,火车抵达北京站,隆冬天气,滴水成冰,站前广场上寒风呼啸,穿着多功夫大衣的民警站在警车前跺着脚,背着蛇皮袋的民工穿梭來回,旅馆拉客的,出租车司机不停吆喝着,刘子光和上官谨沒有打车,而是乘坐早班地铁來到东城区安定门东大街附近一处平房居民区,花了三千块钱租了一间屋住下。

    安顿下來之后,上街卖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和若干上网卡以及一堆廉价手机和SIM卡,上官谨在房间里上网,刘子光在外面打电话联系。

    半小时后,刘子光回到屋里道:“只有工商局注册的简单资料,具体内容查不到。”

    上官瑾说:“我知道地址,建国门外世贸中心壹座四十八楼。”

    “那我们晚上过去。”刘子光问。

    “你是不是觉得应该准备两套黑色紧身夜行衣,绳索,划玻璃的吸盘和器械,还有麻醉剂,窃听器什么的。”上官瑾语气略带嘲讽。

    刘子光点点头:“对,还有针孔摄影机。”

    上官瑾说:“世贸中心这种地方,又不是卢比杨卡或者兰利大楼,用的着这么兴师动众么。”

    刘子光道:“难道不需要么。”

    上官瑾说:“我们只需要两套比较排场的新行头而已,走,买衣服去。”

    “什么行头。”

    “职业装。”

    “好。”

    两人出门打车,上官瑾对司机说:“师傅,去秀水街。”

    刘子光嘀咕道:“排场的行头啊……

    ……

    半小时后,两人在秀水街市场下车了,采购了从衬衣皮鞋到外套大衣的全套A货行头,满载而归,打扮起來对着镜子展颜一笑,颇有职场先锋的风采,,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是个人气质也是相当重要的,名牌服装穿在猥琐之人身上照样猥琐,气质绝佳的人穿上A货大家也会认为是正品。

    两人换好行头之后,直奔世贸中心而去。

    世贸超市出口,一个小男孩拉着妈妈的裙角说:“妈妈,是爸爸。”

    李纨抱起小诚,望着远处酷似刘子光的背影说:“小诚别胡说,那不是爸爸。”

    “就是,我刚才看见了。”小诚固执的说道。

    “好了好了,妈妈给你买小蛋糕吃。”李纨连哄带拉好不容易把儿子弄走,自己却忍不住回头又望了一眼,那个背影确实很像刘子光,但是自己却能肯定,绝不是他。

    江北传來的消息,刘子光因为杀人被通缉了,这儿他应该在亡命天涯远走高飞的路上,又怎么会出现在首都繁华的商业区呢。

    冬天黑的早,七点钟天就完全黑了,大年初四还是放假时期,但外籍公司云集的世贸中心写字楼依然人來人往,一对衣冠楚楚的白领男女用英语交谈着走了进來,看也不看门口的保安就上了电梯,径直上到四十八楼,走廊幽静,落地玻璃窗外灯火璀璨,浅色高级地毯踩上去毫无声息,两人一边交谈着一边來到金银铜铁矿业公司门口。

    门是那种玻璃门,有磁卡门禁,刘子光正琢磨着怎么把门卸下來,上官瑾已经拿出一张卡來,利索的刷了一下,滴的一声,门开了。

    “请进吧。”上官瑾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金银铜铁矿业公司的办公场所看起來中规中矩,有前台,有企业LOGO,有大片的办公区域,有会议室和经理办公室,墙上贴着优秀员工的照片和企业获得的荣誉以及总经理和前來视察领导的合影等,看起來就是规模中等运行良好的企业。

    刘子光有点不知所措,上官瑾却轻车熟路的走进一间办公室,于是刘子光也走进挂着总经理室牌子的办公室,拉上百叶窗打开电灯,戴上手套开始翻箱倒柜,他还在档案柜里乱翻呢?上官谨轻轻敲了敲门说:“别忙了,拿到了。”

    刘子光回头一看,上官谨手里一叠文件。

    “公司股东资料在法务部的柜子里,总经理是不负责保管的。”上官处长说。

    “给我看看。”刘子光接过來刚翻了两页,忽然敏捷的跳到门边拉灭了电灯,对上官谨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公司门口传來对话声。

    “怎么要的这么急。”这是一个男声。

    “沒办法,外国人又不过节,大老板发话下來,合同必须在今天签署。”女声听起來有些熟悉。

    声音越來越近,朝着办公室这边來了,上官谨屏息站在门后,眼巴巴的望着刘子光,刘子光冲她做了个孔雀开屏的手势,上官处长无奈地苦笑着摇摇头,催眠又不是魔法,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