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21 团队作战
    宝马X5在G2高速公路上疾驰着,上官谨裹着一件大衣躺在后座上熟睡,她似乎陷入了深度梦魇,嘴里时不时咕哝着什么,刘子光调整一下后视镜,看到她额上渗出的冷汗,转动方向盘驶入了服务区。

    随着车子的停下,上官谨一个激灵爬了起來:“到济南了。”

    “到镇江了。”刘子光抽出一张纸巾递过去。

    “谢谢。”上官谨擦擦额上的汗。

    “又做噩梦了。”刘子光不经意的问道。

    “是啊……”上官谨拿着纸巾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但是这个细节刘子光并沒有发现。

    “我去买早点,你再休息一会。”刘子光下车向服务区超市走去,上官谨看他走远,拿出了手机按了一个号码,迟疑着是不是拨出去,犹豫再三,还是放下了手机。

    五分钟后,刘子光拿着蛋糕和牛奶回來了:“只有这个,将就着吃点吧。”说着上车系上了安全带。

    “你不休息。”上官谨奇道。

    “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等咱们昭雪之日,我请你吃大餐。”刘子光启动了汽车,迎着漫天朝霞再次踏上征途。

    ……

    谭主任昨晚参加了一个涉外商务签字仪式,喝了一些红酒,早上起得晚了些,穿着睡衣在餐厅用早饭的时候,秘书提着公文包进來了,向谭主任汇报工作。

    “有小王的消息么。”谭主任打断秘书枯燥的汇报问道。

    秘书迟疑了一下,低声说:“江北警方还在紧密排查之中。”

    谭主任把餐刀和岔子重重的一放,冷哼了一声:“人在公安局里都能被抓了去,我看他们的忧患意识亟待提高。”

    秘书知道王茜是谭主任的爱将,为这事领导沒少发火,可是调查部的资源有限,这种事情必须依赖当地警方的支持,谭主任虽然满腹愤怒,但也无计可施。

    忽然秘书的手机震动起來,谭主任摆摆手,示意他出去接电话,拿起刀叉继续吃着早饭,不到一分钟,秘书又进來了:“谭主任,四金公司被窃,一部分文件和总经理室的电脑硬盘不见了。”

    “哦。”谭主任的眉头拧成一个川字。

    “刑警支队已经介入了,应该很快就能破案。”显然秘书对首都刑警的效率颇为相信。

    “有什么情况马上报告我。”谭主任打发走秘书,独自坐在餐桌旁沉思起來,五分钟后,他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王局长你好,我是老谭啊!有这么个情况……”

    不到中午,案件就有了眉目,刑警总队成立了一个专案组來调查此事,事发当日傍晚时分曾经有两对男女分别进入四金公司,前一组男女刻意遮挡面目,但可以确定并非四金公司员工,后一组男的是公司行政部部长,女的是新调來的行政专员,警方已经传讯了后一组男女,并且对前一组进行积极的追查。

    首都的摄像头的密集度已经到了全方位覆盖,警方调取世贸中心三公里范围内所有监控资料,调遣精兵强将进行侦破,无巧不成书,派出所接到一宗汽车失窃案,失主是个商人,在国外出差三个月刚回來就发现汽车丢了,专案组把这两宗案件结合起來有了新发现,根据路面监控显示,被盗的宝马SUV是被一男一女开走的。

    顺藤摸瓜,调取沿途所有监控,发现这辆宝马车先去了西郊某别墅区,然后直接上了G2高速,一路南下去也。

    谭主任的秘书将视频资料送到技术部门进行了比对,从身体轮廓、摆臂幅度,腿部肌肉群组运动等细小动作入手,确认第一组人中的女性,确系调查部一组组长上官谨。

    毋庸置疑,和上官谨在一起的男子定然是刘子光。

    ……

    江北市公安局,韩寺清接到省厅的电话后终于松了一口气,虽然案子沒破,但主战场已经转移了,这些天來江北警方连日奋战,疲劳至极,领导们的压力也很巨大,现在终于可以缓解一下了。

    当然韩寺清并沒有懈怠,他打电话把谢华东叫來做了一番指示,对刘子光的布控依然保持,电话监听,住所监视,这些措施不能放松,谁知道狡猾的敌人会不会來个回马枪呢。

    上次江滩公园缉捕工作很不成功,是谁把人放进公园,刘子光的手铐脚镣钥匙又是从何而來,基层干警心知肚明,领导也有数的很,但大家都默契的缄口不言。

    韩光是局里树立的英雄典型,脑子有伤至今尚未痊愈,每逢阴天下雨就要头疼请假,这样的角色谁敢招惹,万一旧病复发,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至于胡蓉,那可是胡市长的千金,啥也不说了,保护都來不及,又怎么能下黑手呢。

    ……

    上海浦东陆家嘴,黄浦江边某外国人经营的酒吧内,灯光朦胧,音乐悠长,一对情侣坐在角落里低声交谈着,不大工夫,一个戴眼镜的青年男子走了过來,在他们旁边坐下。

    “刘总,这位女士似乎在哪里见过。”东方恪警惕的看着上官谨,后者悠闲地搅着咖啡,并不说话。

    “我來介绍一下,上官谨小姐,中办调查部的处长,东方恪,我的助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必拘束。”刘子光介绍道。

    “您好。”上官谨落落大方的伸手和东方恪握了一下。

    东方恪做贼一样四下里看了看,幽静的酒吧里只有几桌金发碧眼的外国客人在低语着。

    上官谨说:“不用担心,谭主任在首都比较有能量,但在上海就要大打折扣。”

    东方恪这才放下心來,说:“刘总,上官处长,我做过调查,金瓯投资公司的地址是陆家嘴银城中路汇丰大厦,常驻员工只有五个人,前台、司机、翻译,助理,总裁。”

    刘子光说:“这位总裁什么背景。”

    东方恪说:“总裁叫金旭东,祖籍安徽,中科大毕业后在美国麻省理工就读硕士,后进入国际铁矿业巨头雷拓工作,担任中国区高级职员,并入澳大利亚国籍,胡士泰事件后,金旭东离开雷拓,赋闲一段时间后自己开了这家投资公司。”

    刘子光打了个响指:“越來越接近真相了,明天我们就去金瓯投资会会这个金旭东。”

    上官谨说:“我感觉公司里不会藏有重要资料。”

    “不试试怎么知道。”刘子光信心满满。

    东方恪说:“准备工作交给我就行。”

    刘子光点点头:“你去吧。”

    东方恪欲言又止,上官谨很配合的说道:“我去下洗手间。”

    上官谨离开之后,东方恪才说:“赵经理和胡总都知道您的事情了,但目前他们很难直接插手,一切要靠我们自己,临來的时候赵经理说需要什么情报可以找他。”

    说完这些,他起身离去,一分钟后,邻桌的两个身材彪悍的外籍男子也结账离开。

    上官谨走了过來:“太高调了吧,把整个团队都拉过來了。”

    刘子光说:“那当然,我不是一个人在作战。”

    ……

    过了两日,大年初七,年假结束,陆家嘴再度喧嚣起來,无数白领从地铁站涌出,匆匆行走在中国金融核心地带。

    汇丰大厦21层金瓯投资公司迎來了两位气质不凡的客人,前台小姐彬彬有礼的接待了他们,并且很抱歉的告诉他们,金总目前不在国内。

    女访客表示不满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我们提前预约过的。”

    总裁助理闻讯出來,将客人请进办公室,奉上咖啡款待,查了电子邮件后很抱歉的说:“真是不好意思,这段时间国内放假,一直沒有时间处理邮件,金总目前在法国洽谈一个项目,大概要一周左右才能回來,等他回來我们再约时间,您看可以么。”

    两人又和女助理聊了一会才离去。

    从汇丰大厦出來之后,上官谨说:“你注意到沒有,前台和助理有个共同的特点。”

    刘子光说:“我注意到了,两人都是36D。”

    上官谨说:“你的观察很仔细,但不止这些,前台小姐暂且不论,金旭东的助理英文水平很低,不符合她的职务,办公室收拾的井井有条,但似乎有一种沒有烟火气的感觉,换句话说,这家公司只是个摆设而已,所以我们沒必要继续调查金瓯投资,而是要把重点放在金旭东这个人身上。”

    “他不是出国了么。”

    “对,但是他家在上海,我想应该可以查到一些东西。”

    刘子光拿出手机:“东方,我需要知道金旭东的家庭住址以及所有能查到的资料。”

    数小时后,金旭东的详细档案已经放在刘子光的案头,包括他在澳大利亚的家庭住址,前妻供职的公司,儿子就读的学校,还有在上海古北新区的家庭住址,以及和金旭东保持暧昧关系的四个女人的简单介绍。

    “这家伙离婚之后沒有再娶,但是有一个长期同居的情妇,这个女人还帮他生了一个女儿,今年五岁,另外他在外面又包养了一个女人,金瓯投资里那两个女人也和他有着不正常的关系。”刘子光弹了弹传真纸,说道:“就从他的首席情妇入手。”

    上官谨说:“你哪里來的这么详细的资料。”

    刘子光说:“胡士泰事件后,金旭东就是国安部门一直关注的对象,这只是最基本的资料而已,肯定还有更加详细的版本,只不过我接触不到而已。”

    档案上的女人年轻漂亮气质出众,依稀有些李纨的影子。

    ……

    明天上午十点半,徐州淮海西路凤凰书城,就是老新华书店一楼,举行橙红签售仪式,届时将有贝小帅、赵辉、王志军、一中陈老师等重要角色原型出场,欢迎徐州读者前往参观,积极互动者有小礼品赠送。

    明天下午即奔赴山东临沂,十二日上午十点在临沂书城举办签售,欢迎山东读者光临。

    十三日,周一上午在山东济南蓝翔技校举办讲座,有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参加一下。

    另:欢迎收听我的微博,新浪:骁骑校17K,腾讯:骁骑校,都是认证用户,可以获得关于书籍和签售方面的第一手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