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23 似乎水落石出
    简单吃过午饭之后,安琪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她第一次感到等待也是一种幸福,时不时的跑到卧室的化妆间里补妆,咪咪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粉雕玉琢,摆在沙发上就像个洋娃娃,每隔几分钟就仰头问:“妈妈,叔叔怎么还沒來。”

    安琪说:“叔叔很快就來了。”同时留意一下保姆的动向,家里的保姆是金旭东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怕是都要汇报过去的,但是安琪问心无愧,对方对咪咪有恩,再说又是夫妇同來,社会地位也不低于金旭东,就算保姆打了小报告她也不怕。

    三点五十左右,安琪也有些坐立不安起來,怎么还沒來,难道说对方临时有变,拿起手机想打过去问问,又觉得太唐突,还是放了下來。

    三点五十九分的时候,门铃终于响了,安琪暗暗感叹这位刘先生果然是英伦绅士风范,赴约分秒不差,她赶忙吩咐保姆:“露露,去开下门。”

    來的果然是刘先生和刘太,他们带了一大束鲜花和一盒精美的瑞士手工巧克力,安琪将客人迎进客厅,简单寒暄之后分宾主落座,她便不由自主的打量起刘太來。

    刘太大约二十七八岁,气质不俗,一看就是上流社会人士,安琪看了半天也沒看出对方的服装品牌來,估计是在欧洲私人裁缝店手工定做的衣服。

    “您先生不在。”刘太问道。

    “哦,咪咪的爸爸去欧洲了,要一段时间才能回來,他是做投资银行的,经常飞來飞去,挺忙的,对了,刘太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在外交部工作。”刘太的语音柔和,让人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安琪肃然起敬,对方竟然是女外交官,怪不得气质这么好。

    双方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品尝了安琪亲自煮的咖啡后,又在女主人的带领下参观了房间,金旭东在古北新区的这个家是独栋别墅,有车库和花园,光汽车就三辆,保姆车、小跑车,以及金旭东的奔驰轿车,室内装潢奢华,可见主人实力雄厚,参观过程中,刘子光注意到壁炉上放着一排镜框,其中一张照片里有个自己认识的人。

    照片上有三个人,依偎在一个猥琐男人怀里笑的有些局促的正是安琪,那时候的她眼神中有着更多的清纯,站在旁边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女孩,眉眼间依稀像是曾在法国和刘子光有过激情一夜的黛米.索普。

    安琪注意到刘子光在观察这张照片,便介绍道:“这是我以前的邻居,美国人,她爸爸在上海外资企业工作,小姑娘很可爱,不过现在已经回美国了,真希望能再见到她。”

    刘子光不动声色:“你们真是好客啊!”

    安琪说:“咪咪爸爸喜欢交朋友,天南海北的朋友都有,等他回來我给你们介绍一下,你们肯定能成为好朋友。”

    “那太荣幸了。”刘子光彬彬有礼的说道。

    聊了两个钟头后,刘太看了看手表,一个眼神递过去,示意刘先生可以告辞了,安琪察言观色,哪能沒注意到这个细节,不等刘子光说话,撒娇般的挽留道:“今天都不许走,尝尝我的厨艺。”

    刘太客气道:“就不麻烦了。”

    安琪悄悄对女儿使了个眼色,咪咪很配合的闹起來:“叔叔别走~~”

    刘子光笑了:“好吧,既然咱们这么有缘,又是邻居,这顿饭我请,咱们找个饭店吧。”

    安琪说:“现在就算再高档的饭店也不放心,食物安全很成问題,我买的都是无公害蔬菜,进口的橄榄油,不图别的,吃个放心,刘先生是不是对我的厨艺有怀疑啊!”

    这么一说,大家都笑了,刘先生夫妇不再坚持,留在客厅陪咪咪玩,安琪亲自下了厨房,食材都是现成的,又有保姆打下手,不大工夫就做了满满一桌精美的饭菜,又从酒窖里拿了一瓶拉菲庄园出品的红酒,宾主在餐厅落座,开始愉快的晚餐。

    安琪受过高等教育,刚跟了金旭东的那几年,每年都要去国外旅游,香港更是常去,见识也算不俗了,但是和刘先生夫妇比起來,安琪简直觉得自己像个沒见过世面的乡下人。

    刘先生夫妇的谈吐优雅,不经意间提起一些大人物的名字,也都是安琪耳熟能详的,丈夫的社交圈子她接触的不多,但也略微认识几个首都的红色后代。

    “华夏矿业的邹总和我们家老金很熟,每次去首都我们都要去他们家拜访,邹总的夫人很喜欢咪咪,上次说要认作干女儿呢?”安琪很适时的插了一句,显示自家和上流社会的关系也不浅。

    饭后,保姆奉上茶点,刘太看到客厅中摆着一架钢琴,就问这是谁用的,安琪很骄傲的说自己是音乐学院毕业,这架钢琴是用來教女儿的,说着即兴弹奏了一首《蓝色多瑙河》,一曲终了,大家纷纷鼓掌,刘子光忍不住技痒起來,说:“我也献丑一下吧。”

    “刘太”大惊,在计划中可沒有这个环节,而且在资料中刘子光从小到大的音乐课成绩都是及格而已,可以说毫无音乐方面的天赋,忽然要弹钢琴那可真成了献丑了。

    阻拦已经來不及了,刘子光坐在了琴凳上,开始酝酿感情,上官瑾只好微笑着对安琪说:“他很久沒摸钢琴了,有些生疏。”

    安琪搂过女儿,笑吟吟的看着刘子光,显然对他充满信心。

    刘子光开始弹奏了,如同上官瑾说的那样,动作很是生疏,大家都报以宽容的微笑,对一个古文学史专家來说,钢琴完全属于副业。

    但是刘子光的动作却慢慢变得熟练起來,钢琴声舒缓悠扬,颇有古韵,到后來竟然变得悲壮激昂,而刘子光也完全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中,每一个动作似乎都饱含了深情,听到最后,感情丰富的安琪竟然热泪满眶,而上官瑾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古怪。

    “刘先生,您弹得太好了,这首曲子应该是《满江红》吧。”安琪再看刘子光的眼神已经有些崇拜的色彩了。

    刘子光点头说:“是啊!我一直觉得用西洋乐器演绎出的中国古典音乐有一种独特的韵味,所以做过一些这方面的研究。”

    看到安琪一脸神往的样子,似乎还想就这个问題深入探讨,上官瑾赶紧插嘴:“时间不早了,我们不要打扰咪咪休息了。”

    刘子光就坡下驴:“好吧,非常感谢您的晚餐,我们先告辞了,等金先生回來,我们再约时间一起聚聚好么。”

    “好的,我送送你们。”安琪牵着咪咪将他们送出了大门。

    ……

    汽车上,上官瑾讥讽道:“如果我阻拦的话,我看你都不打算走了。”

    刘子光一边开车一边反驳:“这个计划好像是您定的吧,我只是认真执行而已。”

    上官瑾说:“临时加戏可不是我定的,如果你的钢琴曲演砸的话,完美形象就会破灭,计划就要变更,我不希望有下次。”

    刘子光说:“难道我演奏的不好么。”

    “我并不否认你的钢琴演奏水平,但问題是事先并未和我沟通,我们两人现在是一个行动小组,我并不是想争主导权,而是认为搭档最重要的是默契。”

    刘子光耸耸肩,不再争辩。

    上官瑾停顿了一下,换了和缓的语气说:“你弹的真的很好,我仿佛看到金戈铁马、儿女情长,似乎有一幅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在面前缓缓打开。”

    说到这里,上官瑾偷眼观察刘子光,他的眼神比平日更加深邃了,似乎埋藏着无尽的故事。

    这一刻上官瑾断定,《满江红》才是真正能开启这个男人灵魂深处的钥匙。

    过了片刻,刘子光缓缓说道:“我已经猜到幕后黑手是谁了。”

    “谁。”

    “一个叫理查德.索普的美国人,我们交手不止一个回合了,不过每次都是我赢,这次也不例外。”

    上官谨有些惊讶:“你从哪里得出的结论。”

    刘子光直言不讳道:“金旭东和索普曾经是同事,索普为了西萨达摩亚的铁矿不惜动用雇佣军和捕食者无人机,但仍功亏一篑,这种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战场上拿不到的东西,他们会从别的地方下手,我怀疑索普和马峰峰同流合污,想借着国家的名义侵吞属于别人的财产,而金旭东就是买办的角色,从中奔走撮合,期待大亨们从指甲缝里剔出点碎屑给他。”

    “听起來很符合逻辑,可是我们需要的是证据而不是推理,而且是确凿的证据,我们的对手等级高到什么地步,我想不用再提醒你了吧。”上官谨说。

    “这种威胁到国家战略安全层面的事情,绝不是谭主任马峰峰之辈可以任意胡为的。”刘子光冷笑道。

    “那你准备怎么做。”

    “把这件事捅出去,直接报给总参罗克功将军,军方付出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可不是为了给别人做嫁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