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28 情人节攻略
    香港和上海的气温差距很大,两人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适应亚热带地区的环境,半岛酒店地下商城里有许多奢侈品牌的专卖店现在应该还在营业,刘子光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上官瑾说:“去给自己买几套衣服,顺便替我带两套。”

    待上官瑾下楼之后,刘子光打开手提箱,拿出两把NP44用床单简单擦拭了一下,拆开装子弹的纸盒,将黄澄澄的子弹一枚枚的压进弹匣,在外套里穿上尼龙肩带和枪套,手枪关了保险放进枪套,又打开箱子夹层拿了一些东西放在兜里这才出门。

    再过一个半小时就是二月十四日情人节了,深夜的尖沙咀街头依然繁华无比,无数内地游客在街头游览留影,穿风褛戴贝雷帽的PTU队员双手扣在武装带上,四人一组在人群中穿梭巡逻,维多利亚湾对面的香港岛灯火璀璨,繁花似锦,刘子光叫了一辆的士,对司机说去湾仔。

    出租车是一辆红色老款皇冠,司机是个胖乎乎的本地人,撇着蹩脚的普通话和刘子光搭讪了一路,來到湾仔洛克道的一座大厦门前下车,绕了一圈來到后巷,四下张望一圈,防火梯高高悬在二楼位置,退后几步,突然发力前冲,蹭蹭蹭就上了围墙,单手将防火梯拽了下來,然后从容爬了上去。

    这座大厦的第十五层是金瓯投资香港办公室,用特制钢丝投开走廊尽头的锁,悄悄走了进去,顺手调整了头顶摄像头的角度,沿着走廊走了一圈,來到挂着金瓯投资铜牌的门前,拿出几张磁卡试了一下,门开了。

    金瓯投资香港办公室的规模甚至不如上海的办公室,仅有三张办公桌,一个小会议室,靠近门口的位子是秘书的,电脑屏幕上贴着一些便笺,刘子光匆匆扫了一眼就过去了,停了半秒钟又转过身來,撕下一张便笺,上面写着,2月15日,和索普先生会面。

    ……

    首都郊外的某会所内,谭志海手中转着红酒杯,对面的沙发上坐着的是马峰峰,房间内暖气很足,不远处一个身着玫瑰色晚礼服的女人正在弹奏钢琴,音乐声如同行云流水一般令人愉悦,但谭主任的心情却并沒有因此变好。

    “我看小王是被他们洗脑了,非要追查什么真相,真是乱弹琴:“谭主任愤愤的将红酒杯放到了桌子上。

    马峰峰穿了一件真丝的衬衣,扣子解开三粒,露出结实的肌肉,他轻笑道:“谭叔,别为这事儿烦恼了,我已经替你解决了。”

    谭主任一愣,随即反应过來:“峰峰你不要乱來,小王的父亲和我是好朋友,在海军说话很有分量的。”

    马峰峰说:“不就是个少将么,在我爷爷跟前他连提鞋都不配,再说了,我找的全是可靠的老手,就算失手也查不出來。”

    谭主任猛地站起,背着手來回走了几步,停住说:“你做事太鲁莽,应该提前和我打声招呼的,现在罗克功已经在关注这件事了,被他抓到把柄我们就被动了。”

    “所以我才做了决断,谭叔,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关键时刻不能心软啊!上官谨那个女人绝对不可靠,你想啊!这种在外国上过大学的人,受资产阶级那些腐朽的东西影响太深,用得好还行,用得不好反咬一口,哭都來不及。”马峰峰悠然的劝解着谭志海,红酒在玻璃杯里荡漾,似乎根本沒当回事。

    谭主任叹了口气:“你还是太年轻啊!游戏规则不是这么玩的,你能杀别人,别人就能杀你,党内斗争虽然残酷,但也不到这种地步,早知道我就不该告诉你他们的位置,你是什么时候派人过去的,现在还能不能撤回。”

    “晚了。”马峰峰一口将红酒喝干,透过玻璃杯端详着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我请的是国内顶尖的杀手,退役的特种兵,做事绝对专业,而且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我想那两个心腹大患已经在去奈何桥的路上了。”

    谭主任气的直抖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嗯嗯啊啊说了五分钟后,挂了手机说:“叶家小明今天乘专机去了上海,飞机在上海接了一男一女去了深圳,体貌特征和我们正在找的这两个人非常吻合。”

    马峰峰跳了起來:“不可能,我找的杀手绝不可能失败。”

    谭主任冷笑道:“这回真的闹大了,本來小王只是说要查清真相,并沒有要针对我们,现在你派人暗杀未遂,硬是把她推到对方阵营里去了,他们俩这哪是去深圳啊!分明是去香港查金瓯投资的老底子,金旭东那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胆小如鼠两面三刀,能守得住什么秘密。”

    这回轮到马峰峰着急了,站起來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说:“我操,丫挺的还这能打,我小看他了,不过这事儿更有意思了,谭叔,这回您别再拦着我了,后天在香港有个重要的签约仪式,真让他们查到咱的事情就全完了,必须进行**消灭,连那个小丫头一起杀。”

    谭主任想了想,沉痛的说:“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

    第二天就是情人节了,江北市立医院骨科实习医生陈昆心里泛着幸福的小浪花,他家境一般,父母都是中学教师,从小对他管教甚严,以至于上大学之前都沒谈过女朋友,和方霏的交往还是他第一次恋爱。

    第一眼看到方霏的时候,还是在主任医生的带领下查房的时候,本以为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个高中女生,听同事讲了方霏失忆的事情后,陈昆就被这个女孩的故事深深打动了。

    卫校毕业,远赴非洲援外,父亲是医院副院长,脑外科专家,母亲是前卫生厅副厅长,传奇的经历,显赫的家世,让沒有太多社会阅历的陈昆觉得浪漫而又伤感,从心底深处生出一种呵护她的**來。

    从那时候开始,陈昆就开始关注方霏,一有时间就去和她聊天,当然是趁沒有人的时候,有个三十岁的男人经常去看方霏,而且据说这个人和方霏以前有点什么,想到这个陈昆心里就酸酸的,但又无可奈何。

    “陈昆,你要加倍爱她才行啊!”陈昆经常暗暗激励自己。

    年初一的时候,在江滩公园发生了耸人听闻的事件,方霏和自己一起亲眼目睹了那个大叔被警察当场抓走,场面和电影里差不多,直升机、蒙着头套的特警,装甲车,陈昆当时就惊呆了,沒想到自己的情敌竟然是个江洋大盗,他又是后怕又是惊喜,当然惊喜占大大多数。

    那位大叔被捕之后,方霏的心情就一直不好,为了开解女朋友,陈昆决定搞一个浪漫无比的“情人节攻略”。

    三天前陈昆就在医院门口的花店预定了九十九朵红玫瑰,现在的玫瑰花价格很贵,一束花就顶的上一个月加班费,但陈昆义无反顾,不但定了玫瑰花,还跑到新开张的西餐厅预定了一个靠窗的位子,他要给心爱的女孩一个浪漫的情人节。

    浪漫的烛光晚餐之后还有其他节目,陈昆本想定个快捷宾馆來共度情人节之夜的,但是考虑再三还是下血本定了本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大床房。

    为了明天的休息,陈昆主动要求今天加夜班,骨科病房的工作不算忙,前面有护士顶着,医生只要在值班室睡觉就行,陈昆躺在架子床上,憧憬着明天的美好场景,不禁心猿意马起來,按照他的计划,明天白天就带方霏回家见自己的父母,虽然方霏比自己大了三岁,但是俗话说得好,女大三抱金砖,况且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开明人士,应该不会在乎这个的。

    想着想着,陈昆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嘴角慢慢的翘了起來。

    ……

    香港,半岛酒店,刘子光回到房间的时候,上官瑾正盘腿坐在床上看TVB的肥皂剧,头发湿漉漉的垂下來,看來刚洗过澡,手里捧着零食吃的津津有味。

    “honey,看不出您的品味比较独特啊!”刘子光打趣道。

    上官谨停止咀嚼:“你叫我什么。”

    刘子光将手指竖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走到桌子旁拿起电话机,从底盘上扣下一个电子元器件來。

    上官瑾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再说话了。

    刘子光把电子元器件拿到洗手间冲下了马桶,回來说:“别大惊小怪,香港从來都是东**报集散地,虽然九七之后重点转移到了曼谷,但是间谍依然到处都是。”

    上官谨小声说:“那现在可以说话了么。”

    “可以了,他们只是常规性的窃听一下,并沒有恶意的。”

    “常规性窃听,他们又是谁。”

    “应该是英国MI5,回归之后,这帮人潜伏到香港政府、警察部门、商业机构中,半岛酒店肯定也有人,我们是中联办的客人,他们当然要常规性的窃听一下,哪怕家长里短枕头话也是情报啊!”

    上官谨做领悟状,起身在房间里搜索了一番,确认沒有其他窃听器之后才爬上床说:“你准备睡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