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36 伤亡惨重
    荔枝角道突然爆发枪战,最近的深水涉警署距离事发地点只隔了两个街区,按照香港警察的效率,不到三分钟就能赶到现场,但是现在刘子光他们似乎连三分钟都坚持不住了。

    梁骁躲在道路南侧的两个垃圾箱中间,正手忙脚乱的换着弹夹,上官谨蹲在道路北侧一辆轿车旁,双手抱头似乎吓傻了,刘子光他们躲在上官谨前面两辆卡车之间,金旭东精神已经失控,那个日本人腰部中枪站不起來,血流了一地,刘子光从腋下抽出一个实弹匣,退出空弹匣换上。

    “今天,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日本人断断续续的说着,嘴里吐出一股血沫,但依然保持着端正的坐姿。

    “你放心,你会死,但我们不会。”刘子光怜悯的看了看这个倒霉的日本人,从地上捡起一个被打掉的卡车后视镜观察着两边的情况。

    荔枝角道的交通已经堵塞了,金旭东他们乘坐的保姆车被撞的面目全非,司机死在座位上,圆睁的双眼就在不远处瞪着他们,后面梁骁的车被打成了马蜂窝,万幸的是并沒有爆炸,其他车辆停在路上,驾乘人员仓皇逃窜。

    从后视镜的碎裂镜片中可以看到,道路两头隐约有四个身影,英式迷彩,只露出双眼的黑头套,运动鞋,每个人脚底下都有一大堆黄澄澄的子弹壳,警笛声已经响起,但是刺客们丝毫也不在意,漫不经心的摘下空弹匣丢在地上,换上实弹匣。

    看他们的体型和站位,应该是受过训练的武装人员,四个人呈犄角之势,就这么大咧咧的站在街头,分明就是有恃无恐,刘子光当然知道他们仰仗的是什么,城市道路上根本沒有掩蔽物,不管是汽车铁皮还是垃圾箱、铁闸门,砖墙和树木,都挡不住步枪子弹,而对方手里拿的却是威力强大的G36K突击步枪和火力炽热的英式斯特灵冲锋枪。

    沒有时间犹豫,刘子光大喊一声:“梁骁,掩护。”

    梁骁迅速探出头來朝他六点钟方向的杀手射击,刘子光趁机从隐蔽处冲出,人在地上面滑行着朝另一个方向的杀手开枪,为了命中率,他打的是对方的躯干,赵辉挑选的手枪确实精度优良,两个双连击之后,两个枪手被.45子弹巨大的冲击力打的向后飞起。

    另一边的情况却相当不妙,实际上香港是个治安相当良好的地区,警察们很少会有开枪实战的机会,就算是射击训练中取得好成绩的人,在枪林弹雨的环境下也会失手,梁骁就是这样的人,十几米的距离他都沒有命中目标,反而被杀手用冲锋枪一个点射打在胸前,喷出一口鲜血倒地不起。

    “啊~~~~”亲眼目睹梁骁被打死的上官谨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立刻引起了杀手的注意,子弹瓢泼般洒过去,当做掩蔽物的汽车被打成了筛子,轮胎泄气车身矮了下去,民用汽车的钢板只有几毫米厚,根本无法抵挡子弹的穿透,就在上官谨即将命丧黄泉之际,刘子光猛然冲出,站在街上从容射击,两个杀手急忙掉转枪口朝他射击。

    在这种近距离街头枪战中,比的不是武器的口径和弹药的容量,而是心理素质,不管是手枪还是自动步枪,挨上一颗都会死,两个杀手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兵,看到刘子光出來急忙掉转枪口。

    胜负往往就在一瞬间,刘子光独立街头举枪从容射击,子弹命中手持G36步枪,威胁较大的那个枪手的脑袋,不到二十米的距离内,.45口径子弹的威力得到极大的体现,杀手的脑壳被掀开,白的红的溅起老高,手里的自动步枪射出最后一串子弹,沉重的躯体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

    另一个杀手明显慌乱了,子弹全打歪了,刘子光连续扣动扳机,击中他的前胸,这家伙明显是穿了重型防弹衣的,倒在地上还在举枪射击,刘子光将剩下的子弹全打在他身上,冲到上官谨身边,提起她的后衣领大喊一声:“走。”拉起來就跑。

    正在此时,另一边被刘子光打倒的两个人又爬了起來,原來他们的军用外套里面都穿了带陶瓷插板的重型防弹衣,手枪子弹根本无法射穿,两人半跪在地上举枪瞄准了刚从掩蔽物后面冲出的刘子光,电光火石之间根本來不及闪避,手里的枪也沒子弹了,沒有任何犹豫,刘子光就势挡在上官谨面前。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两个枪手扣动扳机的瞬间,來自背后的子弹把他俩打成了筛子,防弹衣在弹雨之下也不起作用了,然后刘子光就看到三个熟悉的身影大踏步的走了过來。

    來人正是张佰强、褚向东、还有曾经打过交道的军火贩子龅牙狼。

    來不及寒暄,刘子光快步走到梁骁跟前,伸手搭了搭他的颈动脉,喊道:“还有救。”

    转身來到金旭东的藏身处把他提了出來扔给褚向东:“帮我照看着。”再看那个日本人,身下一滩鲜血,翻翻眼皮,瞳孔已经放大了。

    警笛声越來越近,穿蓝色风褛的巡逻警察在远处若隐若现,张佰强举起自动步枪朝天扫了一梭子,警车当即横在街头,警察们屁滚尿流,四下找掩护。

    “闪。”张佰强殿后,刘子光拉着上官瑾,褚向东拽着金旭东,龅牙狼驾着一辆厢式货车迅速倒车过來,后门大开,五人从容上车,一路呼啸而去,所向披靡。

    ……

    西九龙重案组的苗长官都快气疯了,管区内发生大规模驳火案件,发射了几百枪,死了六个人,还有两个人在医院抢救,其中一个是自己的手下,警务处长亲自打电话來询问案情,可是自己这个当头儿的却对手下的行为一无所知,搞得本区的警司面子上也很难看。

    等他赶到现场的时候,交火已经结束,满地都是子弹壳和血迹,汽车残骸上密密麻麻的弹孔触目惊心,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通常这种味道只有在地下靶场才能闻到。

    PTU來了,EU來了,飞虎队也來了,荔枝角道的交通依然沒有恢复,满街都是穿制服,挂胸牌的人,交通部的伙计拉起了警戒线,驱散围观市民,地上躺着五具用白布盖起來的尸体,苗长官上前拉开白布,扯掉黑头套,看到一张陌生的亚洲人面孔,不像是土生香港人,也不像大陆人。

    忽然手机响了,是总区打來的,苗长官接听了电话,立刻上车赶回办公室,刚到楼下就看到一列政府牌照的轿车呼啸而來,车头上都盯着一个蓝色的警灯,从车上下來一群西装笔挺的男人,口袋上挂着工作证,径直朝重案组办公室來了。

    “你们哪个部门的。”苗长官问道。

    “我是保安科警司李泽坤,现在接手你的案子。”一个气宇轩昂的男子说道。

    “哪个案子,我手上很多案子。”苗长官不明就里。

    “就是刚才的枪战案。”李警司说。

    所有的证物和现场视频录像都被李警司的人拿走了,就连会议室也被这帮保安科的家伙占据了,苗长官和他的伙计们忿忿不平,但敢怒不敢言,毕竟保安科和他们不一样,他们是真正的警察,而保安科那帮家伙却是特工。

    忽然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保安科的小子冲苗长官招了招手:“李警司叫你。”

    苗长官赶紧走过去,会议室里烟雾缭绕,桌子上摆着一大堆枪械,就连办过不少涉枪大案的苗长官都瞠目结舌,两把德国G36K紧凑型突击步枪,一把泵动型霰弹枪,三支英国造斯特灵冲锋枪,还有三支英**用FN型手枪和几件血迹斑驳的防弹衣,头套等。

    “据我们初步了解,这些冲锋枪和手枪是九七之前英**营失窃的,这两支突击步枪应该是走私货,來源不详,这种型号的霰弹枪在香港很常见,应该是黑市货,死亡的五个人中,有两个是前华籍英军,一个是尼泊尔人,还有两个身份不详。”李警司娓娓道來,显然已经掌握了不少材料。

    “有什么需要我帮手的。”苗长官客气的问道。

    “告诉我有关梁骁的事情,档案里可能不全。”李警司说。

    ……

    自从上次押运车大劫案之后,香港警方制定了许多紧急预案,航空队、水警、以及道路线控系统的契合度比以前更高了,干了大事后再想像以前那样从容逃走似乎不大容易了。

    但张佰强他们似乎也进步了许多,龅牙狼对香港的地形烂熟于心,车技娴熟无比,迅速甩掉了跟在后面的警车后,厢式货车开进了一个地下停车场后,迅速换了一辆黑色加长高档轿车从另一个出口出來,堂而皇之的开在大街上。

    后座上,上官谨心有余悸,对刘子光说:“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就不计较那一脚了。”

    刘子光刚想开句玩笑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忽然脸色一变:“你中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