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46 共闯龙潭
    通常大使馆的武官都和总参二部或多或少有些联系,担任着搜集驻在国情报的任务,在人手短缺或者事态紧急的情况下他们也会操刀上阵,但是普通情报人员和外勤特工的区别还是很巨大的,他们靠的不是自身的武力值,而是背后的力量。

    一群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子围住了旅行车,但是看他们的站位和腰腹上的赘肉就知道这些人只是普通工作人员而已,属于虚张声势色厉内荏的角色。

    旅行车的车门缓缓拉开,两个身高马大的汉子下了车,扭动着脖颈,按压着指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正是张佰强和褚向东,使馆工作人员临危不惧,严厉的斥责道:“赵辉,你再不悬崖勒马的话,谁也救不了你。”

    一场毫无悬念的肢体冲突后,两辆轿车的钥匙都被抢走扔到了花丛里,张佰强和褚向东拍着巴掌上了车,赵辉一踩油门,旅行车绝尘而去。

    被大货车阻拦了几分钟的新加坡军事情报局跟踪车辆开了过來,开车的特工望着四个鼻青脸肿正在花丛中寻找车钥匙的外交官,顿时意识到事情已经超出他们的掌控范围,于是立刻向总部进行了报告,总部当即下令收网。

    ……

    吉宝湾码头,一辆浅灰色劳斯莱斯幻影停在树荫下,欧丽薇在后座上静静的等待着,根据约定,半小时后刘子光他们将会乘车抵达码头,前往印尼沿海寻找欧锦龙。

    欧丽薇将自己的游艇连同驾乘人员都借给对方使用,而且还让自己的保安主管去联系了一批武器弹药,此刻正在运输途中。

    “不会出问題吧。”欧丽薇看了看腕子上的手表,经历数次风险之后,她的第六感也变得敏锐起來。

    欧氏财团的保安主管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健硕汉子,新加坡海军特种部队退役的上尉,他自信满满的说:“沒问題,我找的人绝对可靠。”

    话音刚落,远处出现了一辆丰田小货车,朝着码头方向驶來,忽然路边跳出几个便装男子,衬衫外面套着黑色防弹背心,上面还标着POLICE字样,小货车被他们拦截下來,司机下车接受盘查的时候,警察掀开了车厢里盖着的苫布,指着几口木箱说:“装的什么,打开看看。”

    司机走到车厢旁,猛然把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警察推倒在地,然后拔腿狂奔,两个警察紧追过去,剩下的人跳上车厢撬开了木箱,箱子里的东西让他们大吃一惊。

    五支新加坡造的SAR80自动步枪,一挺无敌100轻机枪,还有大量的弹夹和散装子弹,虽然枪械的烤蓝已经磨损,但依然是杀伤力巨大的军用制式武器,警员们大惊失色,急忙呼叫增援。

    ……

    旅行车开到码头附近,赵辉沒有丝毫减速的开了过去,众人眺望栈桥方向,那里停着几辆蓝白相间的警车,身穿深蓝色短袖警服头戴大檐帽的新加坡警察拉起了封锁线,还有蒙着头套挎着MP5冲锋枪的特种部队在四周警戒,明显是出事了。

    “码头去不了,怎么办。”刘子光问。

    “换个地方偷条船。”赵辉看了看后视镜,说:“有辆幻影在跟着我们。”

    刘子光也看了看后视镜,说:“是欧丽薇的车。”

    赵辉减速在路边停下,劳斯莱斯驶到旅行车后面靠边停下,欧丽薇对安全主管伸出手道:“拿來。”

    “什么。”安全主管摸不着头脑。

    “你的枪。”欧丽薇镇定的说道。

    这位安全主管一直暗地里倾慕欧丽薇,他沒有丝毫犹豫取出腋下枪套里的SIGp228手枪调转枪柄放到欧丽薇手里,讲解道:“这里是保险……”

    “子弹。”欧丽薇又伸出了一只手。

    安全主管无奈,只好又取出两个装满子弹的弹匣放到欧丽薇手中。

    “你们先回去,我有事要做。”欧丽薇把枪和弹匣放进提包,下车向前面的旅行车走去。

    安全主管跳下车來喊道:“欧小姐。”

    欧丽薇转身道:“我沒说清楚么。”

    刘子光和赵辉从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互相对视一眼,耸了耸肩,不知道这妞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欧丽薇走了过來,拉开驾驶室的门说:“下车,我來开。”

    赵辉爽快的解开安全带下车,上了后座,欧丽薇跳上车调整着座椅的距离,把提包递给刘子光说:“只有一把枪,给你用。”

    刘子光刚从包里取出这把瑞士造的紧凑型自动手枪,就觉得身子向后一倾,汽车在欧丽薇的驾驶下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向南驶去。

    欧丽薇的车技很好,旅行车通过跨海大桥抵达著名的圣淘沙,在香格里拉酒店附近的一处码头边停下,欧丽薇指着一条白色小游艇说:“上这条船。”

    这是一条混合动力的小型游艇,有柴油发动机和风帆两套动力系统,众人依次上船,欧丽薇解开缆绳,利索的跳上游艇,回望栈桥上的胡清凇:“你不去。”

    “我留在岸上给你们提供支援。”胡清凇说。

    ……

    游艇驶离了码头,男人们在欧丽薇的指挥下升起风帆,乘风向南,欧丽薇手扶着舵轮站在驾驶舱里,面色沉静无比。

    刘子光登上驾驶台,手里拿着一瓶啤酒,望着碧蓝的大海说道:“你很有胆色,让我想起一位故人。”

    欧丽薇扭头看看他:“是么,她也会驾驶帆船么。”

    “刚认识她的时候,我以为她是一个海盗船长,后來才知道,她是一位女皇。”刘子光望着海天相接的地方,喃喃自语。

    欧丽薇还以为刘子光说的是自己,淡淡一笑道:“欧氏财团就要分崩离析了,爷爷和爸爸建立的航运和金融帝国会毁在他们最宠爱的幼子和小弟手中,虽然我们潮州人历來重男轻女,但爸爸临终的时候告诉我,要象男人一样去战斗,所以,为了保卫家业,我不介意做一次海盗。”

    海风掠起欧丽薇的长发,卡其裤子和黑色T恤下是有力的腰肢和结实的肌肉,从侧面看,她的鼻梁高挺,隐约有些欧美人的影子。

    “为海盗,干杯。”刘子光将啤酒递给欧丽薇。

    欧丽薇接过啤酒喝了一口递还回去,问道:“你会杀死欧锦龙么。”

    “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杀死任何人。”

    一阵沉默,欧丽薇说:“船舱里有氧气瓶、面罩和脚蹼,还有鱼叉。”

    “好的,我下去看看。”刘子光转身下底舱,听到下面有人正在聊天。

    “这小妞不赖,车开得好,还会玩帆船,我打赌她游泳一定也很棒。”是褚向东在说话。

    “如果我告诉你,除了大财团主席之外,她还是一个医生,曾经躲过两次暗杀,在塔利班控制下的阿富汗做志愿者,并且为此被囚禁了一段时间,是射击协会的资深会员,有航空驾驶执照,大概你会更加欣赏她吧。”这是赵辉的声音。

    “这样的妞儿,怕是只有刘哥才能配得上。”又是褚向东在说话。

    刘子光下到舱里,环顾众人:“聊什么呢?似乎聊得很起劲啊!”

    张佰强擦拭着鱼叉,不紧不慢的说:“在聊外面那个很劲爆的小妞,又有钱又能干,如果找了她,少奋斗几十年,我们都动心了。”

    一直沒说话的上官谨重重的冷哼了一声,似乎很鄙夷他们龌龊的想法。

    刘子光说:“欧氏财团在印尼有海上油田,距离这里不过几十海里,欧丽薇曾经去过,而且有航海经验,欧氏财团正面临诉讼案,而且欧丽薇很可能败诉,所以我们现在是真正的同舟共济,待会到了地方之后,我们分两组行动,佰强和向东跟我,赵经理留下照顾两位女士,给我们当后援。”

    赵辉插嘴道:“我有说过把指挥权让给你么,论年龄我比你大,论军衔我比你高。”

    刘子光拔出腰间的手枪:“论枪法呢?”

    赵辉摊手耸肩,不说话了。

    刘子光继续说:“我们只有一把枪,而索普和马峰峰的保镖至少有十个人,这场仗很难打,我们得搞一场偷袭……”

    新加坡海峡和马六甲海峡连在一起,是连结印度洋和太平洋的重要水道,是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海峡两岸最短距离只有四海里,随着太阳西沉,两岸郁郁葱葱的秀美景色也渐渐变成浓厚的深黛色。

    风力越來越弱,欧丽薇干脆收起了风帆,用柴油发动机驱动螺旋桨向前航行,继续向前行驶一段距离后,天完全黑了下來,海面上映照着点点星光,波光粼粼,美丽无比。

    欧丽薇关闭了柴油机,把大家叫了上來,指着远处朦朦胧胧一座岛屿说:“那座岛叫苏巴阿鲁,是苏门答腊北廖内群岛中的一座,岛上有苏利兰将军的别墅,还有一座军营,欧锦龙和苏利兰一向交好,如果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他们需要一个清静的地方,那这里就是最合适的地点。”

    刘子光拿起望远镜看了看,说:“码头上似乎有一艘游艇,你看看。”

    欧丽薇接过望远镜看了看游艇在夜色中的剪影,确信无疑的说:“那就是欧锦龙的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