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57 情网
    这一声叔叔让刘子光明白,自己和李纨之间的距离已经越來越远了,他微笑着蹲下來捏着小诚的脸蛋说:“叔叔还有事,就不和你们一起吃饭了,咱们下次再见。”

    “下次是哪天。”小诚很认真的问道。

    一阵尴尬的沉默,李纨拉起了儿子的手:“好了,该走了,和叔叔说再见。”

    “叔叔再见。”小诚乖巧的摆了摆手,跟着妈妈转身走了。

    “再见。”刘子光心头一阵萧瑟,目送他们娘俩离开,裹紧风衣也离开了小公园。

    李纨暂时还住在父母家,李天雄的级别虽然不高,但是因为工作的特殊性,组织上分配了一套大房子,四室两厅,足够一家人住的,而且小区环境很好,闹中取静,警卫森严。

    把车停在楼下,李纨带着儿子上了楼,刚打开屋门就闻到一股菜香味。

    “今天做什么好吃的。”李纨一边换鞋一边问道,忽然发现鞋柜上摆着一双男鞋,尺码大概43号,明显不是父亲的鞋子。

    “纨纨你來得正好,把我那瓶陈年五粮液拿出來,不知道被你妈妈藏到哪里去了。”坐在沙发上的李天雄放下报纸,兴奋的说道。

    李纨换好拖鞋走过去,嗔怪道:“爸,您血压那么高,不能再喝酒了,妈也是为您好。”

    李天雄哈哈一笑,抱住扑过來的外孙子,指着厨房方向说:“今天不是來客人了么,无酒不成席,总不能拿饮料招待人家啊!”

    李纨叹了口气:“爸,我说过我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

    李天雄说:“纨纨,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个人问題不能再这样拖下去,早解决早好,我和你也放心,小杨这孩子条件不错,可以先尝试着相处一下。”

    李纨说:“公司总部刚搬过來,千头万绪的,我哪有这个精力啊!”

    正说着呢?一个系着围裙的男人从厨房里走出來,手里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菜:“糖醋鲫鱼來了。”

    李纨赶紧起身去接盘子,男人却道:“你别动,小心烫。”说着把盘子放在餐桌上,笑呵呵的说:“您就是李纨吧,我叫杨少楠,和李老师是忘年交。”

    “杨先生,幸会。”李纨伸手和杨少楠握了握。

    “少楠,坐,抽根烟歇歇。”李天雄热情的招呼道。

    “好嘞。”杨少楠接过李天雄递过來的香烟,先帮他点燃,然后自己才点燃,坐在沙发上冲小诚做了个鬼脸。

    “纨纨,我给你介绍一下,杨少楠,哈佛法学院博士毕业,政法大学最年轻的教授。”李天雄颇有些骄傲的说道。

    “呵呵,就是一教书匠。”杨少楠自谦道。

    李纨淡淡一笑,沒说什么。

    厨房里传來李天雄老伴的喊声:“少楠,快來,这个菜不该放多少油啊!”

    杨少楠赶紧站起來:“你们聊,我失陪了。”

    “哈哈,你阿姨可算抓到一个帮厨的了。”李天雄开心的笑道,等杨少楠进了厨房,这才压低声音问女儿:“怎么样,一表人才吧,老爸我把他的底细查了个清清楚楚,南方人,在美国生活过很多年,七年前妻子车祸去世,至今未娶,这个人安全可靠,性格也开朗温厚,最主要是高级知识分子,你们有共同语言。”

    “爸,谢谢你的苦心,我真的暂时不想考虑这个问題。”李纨推脱道,其实杨少楠长什么样她根本沒仔细看,满脑子都是刘子光的影子,刚才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多么希望刘子光叫住自己啊!但这个铁石心肠的男人始终沒有开口……

    “纨纨,爸爸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爸爸也很欣赏刘子光,但他的世界和你的完全不同,这种男人命中注定要生活在风口浪尖,跟他的女人都不会有好结果,爸爸是过來人,太清楚这个了。”李天雄感叹着。

    父女俩相对无语,忽然厨房门打开了,妈妈和杨少楠端着几个盘子出來了,嘴里还唱着菜名,父女俩赶紧上前帮忙,四个人把餐桌布置好,李妈妈变戏法一样从沙发后面拿出一瓶酒來说:“今天看少楠的面子,允许你喝一杯。”

    “一杯太少了,五杯吧。”李天雄讨价还价起來。

    “不行,最多两杯。”

    “那样对客人不尊重,四杯吧。”

    “最多给你加一杯,三杯酒,要不然你一滴都别想喝。”

    家里爆发出一阵笑声,经过一番努力,老家伙终于拿到了酒瓶,正要给客人倒酒,杨少楠赶忙抢过酒瓶给李天雄斟了小半杯:“李老师,我酒量也不行,咱们还是少喝点吧。”

    李妈妈喜滋滋的看了女儿一眼,意思是说你看人家小杨多懂事啊。

    李纨不搭腔,只是默默帮大家盛着米饭。

    忽然门铃响了,李纨赶紧去开门,站在外面的竟然是卫子芊。

    “李总,这是西萨达摩亚那边传真來的补充协议,我刚收到的,赶紧给你送过來了,要马上签字回传的。”

    李纨接过合同,说:“子芊进來一起吃饭吧,合同先不忙。”

    卫子芊瞧了瞧里面,迟疑道:“家里有客人啊!”

    李纨猛使眼色:“进來再说。”

    卫子芊似懂非懂,还是换了拖鞋进來了,刚來北京的时候,她在李纨家里住了三个月,和李天雄老两口熟悉的好像一家人,丝毫也沒有陌生感。

    “子芊來的正好,快去拿双筷子,一起吃饭。”李天雄招呼道。

    “哎呀,今天这么多好菜,还有油焖大虾呢?”卫子芊一点也不客气,笑呵呵的去拿了筷子添了米饭,坐在桌旁看了看杨少楠:“这位是。”

    “杨少楠,在政法大学工作。”杨教授自我介绍道。

    “哦,太好了,我们公司正需要精通法律的人士呢?要不杨教授去我们兼职算了。”卫子芊看了一眼李纨,很自然的接下话头。

    李纨笑而不语,只顾监督小诚吃饭。

    这顿饭吃的很开心,杨教授和卫子芊聊得很投机,吃完了饭两人还一起在厨房洗碗,搞得李妈妈很郁闷,对女儿说:“纨纨,小杨哪里不好,精通外语,温文尔雅,一米八的个头,高级知识分子,又会做家务,这样的好男人可不多了。”

    李纨笑着说:“妈,我知道,就是因为好,我才撮合他和子芊的。”

    李妈妈正色道:“纨纨,你是不是还在念着他啊!妈给你提个醒,你不小了,早该过了爱慕英雄的岁数了,早点找个合适的人嫁了吧,小诚也需要有个爸爸了,我看少楠就挺合适的,他也很喜欢小诚呢?”

    李纨沉默不语。

    李妈妈继续说:“你爸爸这个德性,让妈担惊受怕一辈子,好歹他还是为国家工作的呢?刘子光的身份可比你爸爸复杂多了,谁知道他到底是哪头的,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小诚考虑啊!这孩子从小就沒有亲生父亲……”

    “妈,我不是小孩子了,这些我都明白,我这儿正看文件呢?关系到几千万美元的大合同。”李纨打断了母亲苦口婆心的劝告,抖了抖手中的传真,李妈妈无奈,只好带着小诚去客厅玩了。

    厨房里不时传來愉快的笑声,过了一会儿,杨少楠和卫子芊出來了,卫子芊说:“叔叔阿姨,我先回去公司去了,还有点事情沒处理完。”

    李纨从书房出來,看到杨少楠的表情就知道卫子芊得手了,笑着说:“让杨教授送送你吧,顺便给他介绍一下咱们集团的情况。”

    杨少楠伸手去拿外套:“好的,我送子芊去公司。”

    李天雄老两口眼睁睁的看着帮女儿安排的相亲便宜给了别人,嘴上又不好说啥,等杨少楠和卫子芊走了,两人一起唉声叹气,李纨耸耸肩,才不理他们,径直进了书房继续看她的文件去了。

    ……

    在杨少楠的车里,卫子芊忽然沉默了,彷佛变了个人一般。

    “不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去喝杯茶。”杨少楠建议道,他以为卫子芊所说的还有事情处理只是个离开李家的借口而已。

    “谢谢,我真的还有公事,后天要去非洲出差,很多准备工作都沒做。”卫子芊很直截了当的拒绝了。

    “好吧,那么下次咱们什么时候见。”杨教授还不死心。

    “我大概要在非洲待上一段时间,再说吧。”卫子芊偏头望着车窗外,神情无比冷漠,和刚才在厨房里欢声笑语的那个人简直联系不到一起去。

    杨少楠耸耸肩,开车将卫子芊送到了至诚集团新的办公场所楼下,非常绅士的要送她上楼,又被卫子芊谢绝了。

    “那你自己小心点,再见。”杨少楠上车离开,想到卫子芊对自己冰火两重天的态度,不禁嘴角勾勒出一个弧度來:“可爱的女孩,还会欲擒故纵呢?”

    至诚集团在某写字楼租了一层用來办公,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楼层里静悄悄的,卫子芊用磁卡打开门,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忽然发现黑暗中似乎有个人影,她警觉的喝道:“谁。”同时摸出手机准备打110。

    “别怕,是我。”低沉的声音如此熟悉,多少次魂牵梦绕,这一刻终于成了现实。

    卫子芊呆住了,提包和手机都落在了地上,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黑影面前,一把抱住他,眼泪夺眶而出。

    “你沒事就好,我们都很为你担心。”卫子芊哽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