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94 小开杀戒
    徐纪元残了,即使找到合适的肾源,他也是半个废人了,不过比起某些人來他还算幸运的,听到谭志海横死异国的消息,他只觉得脊背发凉,可怕的不是被人追杀无处藏身的感觉,而是被组织抛弃,沦为牺牲品的失落感。

    他打电话给叶军生,请求派人保护自己,但是却遭到了冷漠的拒绝,叶军生的秘书告诉他,按照相关规定,以他的级别无法享有警卫待遇,而且首长很忙,以后有什么要求还是尽量通过正常的组织程序进行反映比较好。

    当夜,徐纪元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短短几天时间,他的头发就掉了很多,脑门都能看见头皮了,精神也比原先差了很多,注意力无法集中,肌肉无力,思维迟钝,整个人的状态比以前差远了。

    他昏昏沉沉的睡着,忽然从噩梦中惊醒,看到床头有个黑影,个子很高,似乎就是那天撞自己的刺客。

    “刘子光托我给你带个好。”那人说道,普通话带有淡淡的江北味道。

    “我只是执行命令而已。”徐纪元的声音很微弱,他知道自己跑不掉了,即使逃过这一劫,也难逃下次。

    “你沒有不开枪的权力,但是你有抬高枪口三寸的权力,开始你却选择了最恶劣的做法,用放射性物质毒害一个无辜的老人,你还有良心么。”那个黑影压低声音说道。

    “我……我话可说,你动手吧。”徐纪元闭上了眼睛,引颈就戮。

    等了很久也沒有动静,他睁开眼睛,哪还有什么黑影。

    ……

    欧洲,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萨拉热窝,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群山环抱,风景宜人,土耳其时期的建筑和奥匈帝国时期的建筑相映成趣,东正教堂的尖顶和清真寺的塔楼遥相呼应,石板铺就的老街在雨后湿漉漉的,路边的咖啡店、烤肉店的墙壁上还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内战时期留下的弹痕。

    军火掮客米哈伊罗醉醺醺的从酒馆里出來,最近他醉生梦死好不快活,吞了一个非洲买家的十万美元定金,又收了一个美国人的好处,手头很是宽裕,新买了一辆奔驰轿车,就停在酒馆门口。

    米哈伊罗打了个酒嗝,拿出了车钥匙,随即又自嘲的笑笑,这种新式的豪华奔驰车,是无匙启动的。

    忽然一辆无牌大众车从后面急驰而过,车里伸出两支漆黑的枪管,在那一瞬间米哈伊罗血管里的酒精都化作了冷汗,从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里冒出來,他不是那种街头混混小痞子,而是经历过波黑内战的老兵,平时总是携带两把枪,一把CZ75自动手枪悬在腋下,还有一把捷克造的VZ61微型冲锋枪平时都是放在车里。

    现在想什么都晚了,就算是随身携带RPG7都沒用了,因为他根本沒时间拔枪,两支廉价的南斯拉夫时期制造的冲锋枪肆虐的喷射着火舌,把米哈伊罗打得好像风中的落叶一般。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米哈伊罗已经身中数十发子弹死亡了。

    ……

    加拿大,温哥华,陈玄武独自走在林荫道中,他的心情很郁闷,因为偷逃巨额税款,他被列入中国警方通缉犯的名单,现在加拿大算是非法移民,幸亏陈家早就转移了一批资产到国外,起码也要几百万美元,还够他请律师打官司,申请避难什么的。

    他是从律师事务所回來的,由于沒有加拿大的驾照,他沒敢开车,这里不比国内,别说无证驾驶了,就算撞死个把人也能轻而易举的摆平,这里是外国,国内那一套东西行不通了,加拿大皇家骑警可不是吃素的,抓到他无证驾驶可是个大麻烦。

    不远处有几个黑人青年站在路边,都穿着嘻哈装,脖子上挂着粗大的狗链,看他们的装扮就知道是虎视眈眈的看着陈玄武,他下意识的想避开,同时心里哀叹一声,要在国内,自己不但不会避开,还会迎上去主动挑衅,不把这几个小子制的服服帖帖,他都不姓陈。

    那都是过眼烟云了,随着父亲的死,舅舅的下台,陈家和麦家的风光不再,能保住命就算幸运了,想到这里,陈玄武裹紧了外套,低头绕道而走。

    但是那几个黑人青年竟然跟了上來,陈玄武心中害怕,撒腿就跑,但是哪里跑得过爆发力惊人的黑人,他很快就被人追上,只觉得腰间一凉,腿就软了,一头扎在地上,艰难的向前爬了几步,又被人拖了回來,地上留下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迹,黑人们从他身上搜出手机、钱包、手表、金笔等物,这才一哄而散。

    “妈的,老子就死在这里了么。”陈玄武仰面朝天喘着粗气,天空是如此蔚蓝,树木如此葱绿,可惜这一切自己都看不到了。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

    河北廊坊,中国维和警察训练中心多功能训练场上,新训队员们整齐的排成一个方阵,身穿藏青色连体作训服,头戴天蓝色贝雷帽,帽子上缀着联合国的徽章,这些维和警察是从全国二百万公安民警中挑选出來的精英,每个都身手不凡,江北市局选送的胡蓉就在其中。

    联合国维和警察的选拔标准很高,要求身体健康,体质达标,五年警龄,两年驾龄,熟悉枪械运用,精通外语,前几项胡蓉都沒有问題,就是外语关有些过不去,好在她底子不差,在测验前找局里的小苗给自己恶补了一番,但是成绩依然不理想,奇怪的是最后结果竟然是通过。

    胡蓉当然不知道,关键时刻是父亲给宋剑锋打了招呼,他说,蓉蓉心里有股气憋着,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

    有江东省的公安厅长打招呼,胡蓉自然是破格录取,但是更严酷的淘汰还在前面,如果不能通过相关的体能和技能测试,就算是部长打招呼也沒用,因为负责最后把关的是联合国的官员。

    由于胡蓉是最后一个入训的,又有风言风语说她是关系户,大家看她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但胡蓉很快就用事实告诉他们,自己不比任何人差。

    训练相当艰苦,每天大强度的体能训练即使是那些从其他省市选拔來的膀大腰圆的男防暴队员都有些吃不消,更何况胡蓉这样的女队员,但是令大家惊讶的是,这个看起來并不那么健硕的女警察,竟然在长跑和格斗上不输男队员,有一次格斗训练,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队员一个回合就被胡蓉放倒了,在枪法上她更是遥遥领先,尤其手枪速射,简直可以参加省级比赛了。

    后來大家才知道,这位胡警官是公安部二级英模,那副身手是和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正面交锋中练出來的,和那些训练场上的好汉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这次维和任务和以往海地等国的任务有所不同,那就是时间紧,任务重,从选拔到训练,再到出国执行任务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所以很多队员都是执行过维和任务的老兵,还有一些是从驻苏丹维和部队的干部战士中直接选调而來的,由于西萨达摩亚曾经是葡萄牙殖民地,英语法语都派不上用场,所有学员都要进行葡语的学习,在这一点上,胡蓉和他们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这天,似乎一切如常,大家在进行完体能训练,正汗流浃背的走进大食堂准备用餐,忽然训练中心的主任带着几个外国人走进了食堂,向大家宣布说:“接联合国最新命令,提前结束训练,赶赴西萨达摩亚执行维和任务。”

    大家全愣了,随即爆发出一阵欢呼,这就意味着不需要有人被淘汰了,他们全都能出国执行任务,虽然在非洲当维和警察并沒有什么特殊的待遇,但是能头戴蓝色贝雷帽,代表国家为世界和平与稳定做出贡献,是每个中国警察的骄傲。

    任务紧急,学员们连饭都來不及吃了,回去收拾行装准备出发,随同他们一起奔赴非洲的是十辆晨光厂生产的轮式装甲车,白色的车身上涂着黑色的UN字样,还有蓝色的联合国徽章,威武大方,学员们心潮起伏,人还沒到,心已经飞到了万里遥远的非洲。

    ……

    北京,至诚集团。

    李纨手里拿着一张瑞士寄來的明信片,手微微有些颤抖,明信片上沒有署名,只有美丽的阿尔卑斯风景,但却毫无疑问的传递了一个信息。

    他还活着,健健康康的活着,自己曾经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了,这个让自己刻骨铭心、柔肠寸断的男人。

    她毅然拿起了电话,简单的说了一句:“请卫总來一下。”

    卫子芊很快來到李总的办公室,垂手而立:“李总,您找我。”

    “子芊,准备一下,我们去西萨达摩亚。”

    卫子芊秀眉一扬,这是她惊讶时的表情,至诚海外现在是她在执掌,公司在西萨达摩亚有十亿美元的项目,但投资并不算很大,滞留工人也只有数百人,完全用不着老总亲自前往安抚。

    “他在那里。”李纨微笑着说,眼眶却有些湿润,脑子里曾经有过片刻的念头,想把刘子光还活着的消息独享,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自从刘子光的“死讯”传來之后,卫子芊大病了一场,至今依然消瘦孱弱,或许刘子光尚在人间的喜讯能让她振作起來。

    “哦”卫子芊却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明天的机票应该來得及。”

    “你安排吧,越快越好。”李纨愉悦在椅子上转了一下,外面灰蒙蒙的沙尘天似乎也明媚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