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橙红年代 > 12-98 怒放的天堂鸟
    米格21并沒有远离,而是绕了一个圈子再次飞返,用机载30毫米机关炮扫射逃走的雇佣兵,虽然超音速战斗机用机炮攻击地面和高射炮打蚊子沒什么区别,但心理震撼还是很强大的,而且这也说明一件事,机场已经丢了。

    这架米格21确实是圣胡安机场起飞的,戈登将军驻扎机场的部队受到两面夹击,一边是马丁首相的军队,一边是未知的武装,但战斗力相当强大,雇佣兵们见势不妙就脚底抹油了,他们选择从马丁军队进攻的方向突围,用强大的火力撕开一条通道逃往边境去了。

    李建国和马丁在机场会师,他们意外的发现机库里竟然有两架米格21战斗机,这还是俄**火商留下的玩意,不过沒有人会开这种超音速战斗机,就算再全能的特种兵也不可能连战斗机飞行员的活儿也能胜任,此时贝小帅的本事就显了出來,他又是机械师又是飞行员,全活。

    米格21是前苏联五十年代设计制造的一款前线轻型战斗机,和所有苏联武器一样,特点是皮实、耐操,四代战机在起飞前需要好几个机械师伺候个把小时,而米格21只要一人即可,贝小帅在大家的协助下给战机挂上火箭巢,爬上飞机熟练的扳动各种开关,战机尾部喷出一股火焰,迅速起飞而去。

    从机场到伍德庄园的距离虽然不远,但开车也要几十分钟,不过飞机就快多了,一分钟不到就飞到了地方,钟汉东他们和雇佣兵交火的位置爆炸不断,枪声四起,很容易就目视发觉,一番狂轰滥炸后,顺利解围。

    ……

    作为一个记者,江雪晴可谓一步登天,她不仅获准全程直播西萨达摩亚内战,还获得了独家采访国王以及保王军领袖的权利,这是她做梦也沒有想到的。

    上次的新闻事故之后,江雪晴愤然离开了江东省电视台,在朋友的引荐下进了CCTV,而且进的是国际部当记者,这种工作本來是大老爷们的活儿,哪里轮得到女人上阵,部里领导本以为江雪晴只是为了尝个鲜求个刺激,也就随了她愿,哪知道胆大包天的江雪晴竟然带着一个摄影师径直跑到了西萨达摩亚采访。

    本來台里有硬性规定,记者不许深入战区,最多只能在相对安全的圣胡安国际港口采访一下工人们,但江雪晴凑巧遇到了几个香港记者,被他们一啜叨就动了冒险的念头,偏巧她的摄影师也是个极富冒险精神的小伙子,大家合伙跑到了圣胡安市区,也是活该他们走狗屎运,正碰上保王军大举进攻圣胡安,记者们好像见了鱼的猫一样再也迈不动步子了,躲在一栋大楼的天台上远距离拍摄大街上的交火状况。

    接下來就发生了刚才的事情,记者们被请到了装甲车上,零距离接触战争,此刻他们的职业荣誉感全都升华到了顶点,一股战地记者的豪情壮志充满了胸膛,用手中的摄影机忠实的记录着战斗画面。

    江雪晴更是如鱼得水,她被获准紧跟着刘子光进行采访和摄录,而那些香港记者就沒有这个殊荣了。

    保王军进展的非常顺利,很快就推进到了西国政府大楼前,驻守大楼的是一些军人和警察,本來这些人就是被佩雷斯鼓动起來的,并沒有太多的忠诚度而言,看到国王的旗帜,立刻举起白旗投降。

    看到大楼里伸出白旗,外面的人都欢呼起來,有些人朝天鸣枪,有些人当街跳起舞來,看的记者们眼花缭乱,惊愕不已,这到底是打仗呢还是表演行为艺术呢。

    投降者从大楼里出來了,把枪丢在了一旁,高举双手,一队保王军士兵冲了上去,江雪晴立刻举起了相机,她意识到将要有重大新闻发生。

    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这些俘虏并沒有被当街枪决,他们放下了武器,收到了鲜花,橙红色的怒放的天堂鸟,是西萨达摩亚的国花,也是王室的象征,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情不自禁的欢呼起來,高举手中的花束,在满是弹壳的大街上高喊着一个字,那就是“和平”。

    江雪晴放下了相机,心情也是波澜起伏,此刻她还不知道,刚才的照片会让她获得普利策大奖,成为一名国际知名的记者之一。

    战争结束了,国王收复了首都,再次经历一场浩劫的西萨达摩亚人民终于意识到和平的重要,他们涌上街头,高呼和平,强烈要求还在交战的军阀武装放下武器,向国王投降。

    阿瑟陛下顺应民意,连下诏书要求阿方索.佩雷斯和马丁及其支持者放下武器,并且勒令一切外国雇佣军在第一时间离开西萨达摩亚,否则将给予最严厉的惩罚。

    诏书一下,圣胡安再次沸腾,人民欢呼着国王万岁,以天堂鸟的海洋迎接阿瑟陛下重返王宫,全世界各路媒体蜂拥而至,要求采访这位年轻的,神秘的国王陛下,王室办公室对媒体采取了最开放最亲和的态度,允许他们全方位的采访国王,当然优先权还是留给了江雪晴。

    这不是小阿瑟首次曝光在镜头下,不过比起上次來他已经隐隐有了一些国家元首的气度,再加上年轻的令人发指的岁数,纯真的眼神,雪白的牙齿,流利的英语和汉语,顿时博得了记者们和电视机前数以亿计的全球观众的好感。

    断壁残垣的王宫,陛下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他穿了一件耐克的运动衫,看起來就像个中学生。

    “陛下,请问您对目前的局势有什么看法。”一个美联社的记者问道。

    “必须停止战争,停止杀戮,如果他们不放下枪,我就会派人狠狠踢他们的屁股,把他们踢出我的国家。”

    如果是哪个政治家这样发言,一定会被诟病为沒有城府,但是这样一个少年国王说出來的话却赢得了一阵自发的掌声。

    一位中国女记者提问:“陛下,请问您对中国援建项目的态度。”

    “圣胡安大屠杀的时候,是中国医疗队保护了我们,后來他们帮我们建学校,建医院,帮我们挖埋在地下的矿藏,这些举措会让我的人民过得比以前幸福,所以我喜欢他们,我欢迎他们。”

    一个日本记者举起了手:“陛下,听说您的军队指挥官是个中国人,有这回事么。”

    “是的,我的指挥官來自中国,但他现在是西萨达摩亚的公民。”

    日本记者不罢休:“听说他曾经是一个被判死罪的刑事犯,陛下知道这件事么。”

    “我知道他是圣胡安大屠杀中保护了千百难民的英雄,他的铜像就屹立在圣胡安市中心;我知道他把价值几百亿美元的财产都捐给了慈善机构;但我却不知道西萨达摩亚法院曾经判过他的罪。”

    BBC的记者急不可耐的提问:“陛下,请问您对西萨达摩亚面临的种族矛盾怎么看。”

    “我理想的西萨达摩亚是不分种族,不分国籍,不分肤色的。”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大家被小国王的机智和口才所深深打动。

    记者招待会通过网络迅速传遍世界,阿瑟国王的身世也被好事的记者挖掘出來,原來这位小国王是前国王的私生子,卡耶族和文度族的混血儿,从小在贫民窟长大,曾经是欧洲人云集的圣胡安大饭店年纪最小的侍应生。

    传奇的经历风靡全球,一时间卷起了阿瑟狂潮,他的照片和视频以及各种资料在Facebook,youtube上疯狂转载,关注度远超西萨达摩亚内战,沒有人关心什么库巴,佩雷斯,更沒有关心何塞是怎么死的,大选是不是存在舞弊,小阿瑟赢得了全球的注目,不管是老人、青年还中年,都被这个身世坎坷的非洲国王所深深打动。

    “哦,他看起來就和邻居家的吉米一样大,上帝啊!可怜的孩子,我多想抱抱他啊!”无数的美国中产阶级家庭主妇发出这样的感慨。

    “如果时机成熟的话,我们想邀请阿瑟陛下访问白金汉宫。”英国王室发言人这样对媒体表示。

    “我们应当关注西萨达摩亚的局势,立刻制止那里发生的杀戮。”美国众议院,一位女性议员振振有词的提出了一项议題。

    好莱坞对西萨达摩亚題材也非常感兴趣,有制片人准备邀请斯皮尔伯格出马拍摄一部讲述小国王成长史的电影,有网络调查显示,超过一千万的人对这个电影感兴趣。

    ……

    这些都是后话了,实际上圣胡安的收复并不代表战争的结束,佩雷斯和库巴的武装都还残留在西萨达摩亚境内,国际雇佣兵组织也沒有离开这个国家,战争只是进行了一个回合而已。

    只有前首相马丁的军队交出了武器,向小国王投降,国王按照约定赦免了他。

    佩雷斯则选择了沉默,他只是米勒上校的傀儡而已,并沒有自己的政治见解,在这样风云变幻的时刻,他也只有沉默一种选择。

    而前往库巴将军营地送信的使者却被残忍的杀害,头颅被割下送回,同时库巴通过掌握的电台号召文度族人起來反抗卡耶族的统治,但此时他的话已经沒人听了,库巴的罪行通过国际互联网昭示于天下,被全世界所唾弃。

    “是该到了踢他们屁股的时候了。”西萨达摩亚军事最高指挥官刘子光阁下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