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江宁军
    “我日I你I姥姥,你们这些王八蛋赶紧出来给老子关成门啊!”

    城门官冲下了城门想要关闭城门,可是那重达上千斤的城门平日里都是十多名兵丁合力才能关得上,哪里是他一个人能推得动的,急得跳脚的他气得破口大骂。

    轰隆的马蹄声越来越大,那些躲在藏兵洞里赌钱的兵丁们听到后匆匆跑出来将城门关到一半时,一队全身都笼罩在铁甲里,背后红色的披风迎风飘扬的骑兵已经冲到了城门口,为首的一名身材高大的骑兵在冲到城门口那位城门官的面前一勒马缰,胯下的战马打了个长长的嘶鸣两条前蹄高高扬起,随后才重重的踏在了地上,马蹄扬起的尘土则是呛得城门官一脸打了好几个喷嚏。

    看着面前这些杀气腾腾的骑兵,吓得脸色发白的城门官还是鼓起了勇气战战兢兢的问:“诸位大人是什么人,此来绍兴府所为何事?”

    “你就是此处的城门官?”为首那名身材魁梧的骑兵低下头对他大声道:“本官乃是江宁军骑兵一营统领杨大牛,奉命前来绍兴公干,尔等赶紧将城门打开,迎接大军进城?”

    “江宁军?大军?”

    一听到这里,城门官的心理科咯噔了一下,心里立即想起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

    作为土生土长的绍兴人,城门官对于别的事情或许不是很清楚,但队友发生在本地的这么大的事情哪里有不知道的。堂堂锦衣卫指挥使以及麾下五百名锦衣卫,竟然在半夜里被人偷袭,差点把命都丢在绍兴,这么大的事情他要是不知道的话他也白活那么多年了。

    而且不止是他,许多人的心里都跟明镜似地,能做出这种事,又有动机做出这种事的人满打满算也就那么聊聊几家人,城门官用膝盖想都知道是谁下的黑手,不过这种事绝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城门官能够掺合的,不过他也知道这事绝对没完,锦衣卫死了这么多人,朝廷是一定会追究下来的,只是他也没想到才过了几天时间,对方的报复就来到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打开城门迎接大军进城,杵在这里找死吗?”杨大牛没有丝毫客气,一把将这位城门官推到了已经关了一半的城门旁大声道:“赶紧把城门推开,否则老子立刻就把你就地正法,听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小人立刻就开城门!”城门官心里暗暗叫苦,有心想要派人报信,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真这么做了,恐怕面前这位凶神恶煞般的瘟神会毫不犹豫的拧断自己的脖子。

    城门官不敢怠慢,喝令着十多名手下如同往日一般开始喊着号子将沉重的城门缓缓推开,在一阵“吱呀呀”的令人牙酸的声音中,原本关了一半的城门完全洞开。

    等到城门完全大开后,城门官这才一路小跑着跑到杨大牛的身边躬身陪笑道:“这位大人,城门已经打开了,您可以入城了。”

    “嗯……很好!”杨大牛点点头又问道:“听你的口音是本地人吧?”

    城门官点头哈腰道:“是……小人祖祖辈辈都是绍兴本地人。”

    杨大牛咧嘴笑了:“那你一定知道知府衙门在哪啰?”

    “当然知道了,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既然你知道就好!”杨大牛的话刚说完就一伸手将他如同拎小鸡一般上了战马,“既然如此,你今日就给咱们带一回路,等到了知府衙门后我们自然就会放你回来!”

    说完,杨大牛两腿一夹马肚子,战马便如同飞奔一般朝着城门跑去,一路上除了马蹄声外,就只听到城门官不断告饶的声音。

    “大人……大人,您放过小人吧,小人实在是不能过去啊……”

    不管城门官如何的不情愿,他也没有办法改变带路党的命运,毕竟自己的小命在人家手里捏着,如果不想死的话就得老老实实的给人家带路。

    杨大牛和他麾下的骑兵依旧以电掣风驰般的速度从北城门一路飞奔到了知府衙门,在衙门口当差的四名衙役还没来得及反映就被几名骑兵用手中的长枪抵住了喉咙,感受着脖子上传来的冰冷锋利的感觉,这几名衙役当场吓瘫在了地上。

    当杨大牛闯入知府衙门后堂的时候,绍兴知府喻山秋也已经得到了消息,只是这个时候想走已经迟了,看着大步走到他面前的那群杀气腾腾的骑兵,他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颤巍巍的伸出了右手指着杨大牛等人:“本官……本官可是朝廷命官,你们……你们休得无礼!”

    看着瘫坐在地上却还想摆架子的喻山秋,杨大牛脸上闪过浓浓的鄙夷之色,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扭头对身后说道:“你们过来两个人,将他压到一旁去,侯爷马上就到,可别让他死啰!剩下的人马上将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搜查一遍!”

    “明白!”

    两名军士走了过来象拖死狗一般将喻山秋拖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杨峰率领着大队人马一路来到知府衙门的时候,杨大牛已经将整个知府衙门都搜查了一边,整个后院都堆满了搬出来的东西,而在这些东西的旁边则是瘫坐在地上的喻山秋。

    杨大牛看到杨峰到来,大步走了过来“啪”的行了个军礼大声道:“启禀侯爷,骑兵一营已经顺利控制绍兴城四门,并抓获绍兴知府喻山秋,请侯爷训示!”

    “嗯!”

    杨峰回过头对身后的田尔耕指着地上的喻山秋道:“田大人,此人就是绍兴知府吗?”

    看到喻山秋后,田尔耕的眼睛都红了,咬着牙道:“启禀侯爷,正是此人,他就是化成灰下官也认得他!下官想跟侯爷求件事,还望侯爷成全?”

    杨峰一听立马明白对方的意思,斜眼看了他一眼:“你想让本侯把这个喻山秋交给你处置?”

    “正是!”田尔耕一拱手,噗通一声跪在了杨峰的面前:“请侯爷成全!”

    “混账!”

    看到田尔耕又跪下来,杨峰立刻就火了,一腿就把他踢得翻了个跟斗,“田尔耕,你他娘还若是还不起来,信不信本侯立刻把你给绑了送到京城去?”

    田尔耕这一跪立刻就意识到自己又犯了杨峰的忌讳,赶紧跳了起来,不过依旧固执的重复道:“请侯爷成全!”

    “你……”

    杨峰有些气乐了,不过他也能理解对方的心情,换做自己差点被眼前这个家伙给害死估计也会爆炸的,想了想才没好气的说:“好了,这事后面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撬开他的嘴巴。我听说锦衣卫可是刑名方面的行家,想必你不会让本侯失望吧。”

    听到这里,田尔耕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侯爷放心好了,抡起别的本事下官十个绑起来也不如侯爷,但若是抡起刑名来,锦衣卫还从来没怕过任何人。下官只需要半个时辰,就能让这杂碎乖乖的开口!”

    杨峰微微颔首表示赞同,锦衣卫若是连这点本事也没有的话他田尔耕也该辞官回家养老了:“那本侯就将喻山秋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让本侯失望。”

    田尔耕一摆手,站在他身后的几名穿着飞鱼服的锦衣卫上前一步,将喻山秋架了起来拖到了后院,不一会后院便传来了一阵阵的惨叫声。

    事实上,根本用不着半个时辰,三刻钟后,田尔耕便将一份详尽的口供交给了杨峰。

    “侯爷,喻山秋全都交待了。上次下官被偷袭之事果然跟他有关,不过他也只是个办事的,背后主使的是绍兴府的陈、池、章三家,以及十五家盐商所为,上次递给陛下的万民书里就有这些人的名字。没曾想这些人竟然如此丧心病狂,犯下了如此十恶不赦的大罪!”

    杨峰看着口供上那一排排的名字,忍不住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一排排的名字背后代表的就是一连串的杀戮,不过他也只是有些叹息而已,对这些人他的心里没有半分的同情,既然当初有胆子做下了这种事情,那就要有承受这种后果的心里准备。

    “好了,既然已经问清楚了,那就按照口供上的名单去抓人吧!”杨峰随手将手中的递给了杨大牛,自己则是朝着后院缓步走去。

    在一阵隆隆的马蹄声中,杨峰来到了后院,看到了十多名丫鬟仆役以及喻山秋的家眷,最后在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喻山秋。

    当杨峰看到可以称之为血肉模糊的喻山秋后不禁摇了摇头,田尔耕下手还真是狠啊,还不到半个时辰呢,喻山秋的身上几乎就没有一块好肉了。

    躺在地上的喻山秋看到杨峰走过来,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他不知哪来的力气,挣扎着往前爬了几步哀求道:“侯爷,侯爷……求求您救救下官吧,下官不想死啊!”

    “救你?”杨峰不禁嗤笑了一声:“你不想死,难道前些日子因为你而丧命的锦衣卫就想死?喻山秋,你也是在官场浸淫了十多年的老人了,这点难道还需要本侯来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