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吓了一跳
    城门聚集的百姓越来越多,到了酉时的时候,绍兴城四个城门口附近已经聚集了数万百姓。

    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这种情况就如同在城门口处堆积了无数的干柴,只要有一个火星落下这些干柴就会变成冲天烈焰将所有人都烧成灰烬。

    一名穿着半旧布衣的老头眯着眼睛站在一颗槐树下,望着城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脸色冷淡不知道在想写什么,在他的旁边十多名穿着普通的壮汉正有意无意的护卫在他身边。

    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陈家的家主陈福阳,望着眼前乱成一团的人群以及正满头大汗将百姓阻拦在城门处的官兵,陈福阳原本冷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情。

    在死亡的压迫下,他们三家海上和十多家盐商的行动变得前所未有的快速,这年头不管是出海的还是贩卖私盐的手里都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诸如盐商的盐丁、海上的水手护院,那都是各家商贾圈养的打手,不仅如此不少人更是暗地里养了不少死士,这些死士平日里好吃好喝的供,过的是醉生梦死的生活,不过最后这不是没有代价的,雇主一旦有了需要一声令下,他们就得毫无犹豫的去赴死,这就是死士的悲哀。

    这次为了脱身,各家几乎把自己手里的死士全都派了出去,这些死士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绍兴城里杀人放火,用尽一切手段让真个绍兴城乱起来,只有这样才能引起全城的恐慌,人一旦发生恐慌自然而然的就要逃离危险的环境,这是人的天性,只要有大量的百姓要离开绍兴城,那么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说起来这个计策并没有多么高明,甚至可以说很简单,但恰恰就是简单的计策却打到了杨峰和田尔耕的死穴上。

    别看现在城门依旧紧闭,但陈福阳等人却吃定了杨峰绝对不敢硬压着不开城门,否则一旦引起百姓哗变,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看着城门口的百姓情绪越来越激动,陈福阳心里一阵冷笑,暗想:“闹吧……闹吧,这些贱民闹得越凶约好,最好再死上几十上百人就最好了,如此朝廷一旦追究下来杨峰肯定会倒霉。”

    “老爷,火候差不多了。”一名中年汉子快步走到陈福阳身边轻声道:“章家和池家的人来问,是不是让咱们的人再给他们添把火?”

    “不急……不急……”陈福阳摇了摇头:“如今的火候正好,既可以给官府以压力,又不过火,咱们的人若是掺合进去的话弄不好就会适得其反。事到如今,杨峰肯定已经猜到了这事是咱们弄出来的,若是引发了大规模的践踏或是冲突,那杨峰把心一横硬是拼着两败俱伤也不开城门,咱们可就危险了。你明白老夫的意思吗?”

    “是……小人明白!”中年人眼中露出钦佩之色,恭敬的离开了。

    北城门楼

    依旧是那名姓赵的城门官,只是此刻他的旁边多了数十名全身披甲的江宁军官兵。

    看着城墙下如同潮水般的百姓,城门官额头上不断的渗出汗水,他指着城墙下的百姓对身边站着的一名百总用哀求的口吻说道:“军爷,您看看,如今城下聚集的百姓越来越多,咱们若是还不开城门是要出大事的。”

    这名百总是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军官,他看着城下的百姓,淡淡的说道:“上头给咱们的命令是紧闭城门,不许放任何人出城,在没接到新的命令之前,决不能放任何人出去!”

    城门官也急了,顾不上害怕的也提高了声音:“可是你也不看看,如今下面至少聚集了上万百姓,若是一旦闹腾起来,那可是会死人的!死的人一旦多了,别说咱们俩人了,就连你们的侯爷也担待不了这个责任!”

    年轻的百总沉默了,这位城门官说得没错。不管任何朝代,官府最害怕的就是大规模的群I体I事件,一旦发生了这种骚乱,不管最后结局怎么样,为了安抚百姓朝廷一定会那几个替罪羊出来,或是革职查问或是打入大牢甚至杀头,这种惯例即便是到了号称民主社会的几百年后也是如此!

    虽然百总接到的是不许任何一个人出城,但一想到如果城门发生骚乱,造成百姓大规模的伤亡,年轻的百户后背也开始冒出了冷汗。

    “军爷,放我们出城吧,我们不想死在这里!”

    “放我们出城,我们要出城!”

    “再不开城门,老子就要把城门砸了!”

    城门口处,百姓们的情绪越来越焦躁,声浪也越来越高,城门下上百名组成人墙的军士在百姓的推搡下就如同一道脆弱的堤坝,在巨浪的冲击下摇摇欲坠,即便是再笨的人也看得出来,如果守城的官兵再不采取措施,这些百姓就要失控了。

    “大人,您想想法子吧,若是再这样下去,下面的弟兄们就要顶不住了!”城门官苦苦的哀求着。

    “来人啊,传我命令,让兄弟们给火铳上刺刀!”内心挣扎了许久的百总终于下达了命令。

    “大人,万万不可啊!”以为百总要下令对百姓开火的城门官大惊失色,大声喊了出来,“他们可都是陛下的子民大明的百姓啊,您一旦下令开火,这个责任咱们谁也担待不起啊!”

    “老子又有什么法子!”百总也吼了出来,他也只是一名而是出头的年轻军官,虽然也上过战场打过满清鞑子,算是一名老兵,但象今天这样的情况他也是头一次遇到。

    不过就在俩人左右为难的时候,一匹战马从远处疾驰而来,一名背后背着一面红色小旗的骑士一边在人群中艰难的穿行一边大声吆喝:“侯爷有令……打开城门让百姓出城!侯爷有令,打开城门让百姓出城!”

    骑士的声音很大,甚至压过了周围的喧哗声以至于当他一路喊过来的时候,周围方圆数十米的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原本喧哗的城门口突然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突然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可以出城了……咱们可以出城了……”

    “出城去!”

    城门楼上的年轻百总视力很好,远远便看到了那名骑士背后的小旗以及他高举在半空中在阳光下散发着光芒的令牌,他甚至认出了那名骑士就是平日里杨峰的贴身护卫之一。

    城门官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来今天这个难关算是度过了,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站在他旁边的那名百总心里也是暗自吁了口气。

    只见这名百总高声喝道:“听我命令,打开城门!”

    “打开城门!”

    “吱呀呀”

    在一阵肉酸的声音中,重达数千斤的城门被缓缓推开,

    就在城门打开的莎娜,一阵更大的欢呼是声在城门口爆发了出来,被堵在城门口的百姓立刻朝着城外涌了出去,看着那滚滚洪流般的人群,城门官和百总在倒吸凉气的同时也在庆幸刚才没有爆发更大的冲突,否则仅凭城门口那几百名官兵若真的跟这些逃命心切的百姓怼起来恐怕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这股洪流给淹没……

    知府衙门的后院有一座不大的后花园,也不知道是哪任的知府修建的,不过这座后花园的景致却颇为压制,此刻杨峰正坐在后花园的亭子里静静的看着花圃里正在盛开的玉兰花,粉红色的玉兰花花瓣微微张开,在风中轻轻的摇摆,看上去美丽异常。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宋烨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启禀侯爷,城门已经大开,许多百姓都出了城,如今城里空档了许多。还有,杨大牛禀报,当他们赶到的时候陈、池、章以及那些盐商们的府邸早已人去楼空,除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佣人之外其他人都不见了踪影”

    “嘿……”杨峰冷笑道:“那些人溜得倒是挺快的,不愧是地头蛇啊!”

    宋烨试探着问道:“侯爷,小人以为那些人即便是出了城也肯定跑不快,要不要下令让杨大人率领骑兵一营出城追击,说不定还能将人抓到呢。”

    “这个倒是可以,不过嘛……”杨峰摇了摇头:“本侯认为那些人想到在城中制造骚乱好掩护自己出城,又怎么不想好逃走的路线呢,所以本侯以为杨大牛即便是出城追击恐怕也追不到什么人了。罢了,你还是告诉杨大牛,让他老老实实的抄家吧,本侯倒想看看,绍兴府的商贾比起厦门的商贾有什么不同?”

    事实上,杨峰还是小瞧了江南的士绅了,由于走得太过匆忙,除了一些易于携带的金银细软以及银票之外,其余的贵重物品他们根本就来不及拿走,所以那些被紧急调来抄家的大明皇家商行的掌柜、帐房一众人等整整忙活了一个星期这才算是初步统计出了一个结果。

    “启禀侯爷,这是我等这几日统计出来的账册,请您过目!”大明皇家商行驻绍兴的大掌柜恭敬的将一本账簿递给了杨峰。

    杨峰没有看前面,而是直接将账簿翻到了最后一页,当他看到最后总计的数字式,饶是他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也不禁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