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拒绝
    “来人了?”

    杨峰微微一愣,随机点了点头。

    “把人带过来。”

    很快,家丁便将来人带了过来,而且这个人杨峰也认识,他不是别人,正是以前被江宁军俘虏过的昂科斯。

    “昂科斯少校,我们又见面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杨峰,昂科斯的心情十分复杂,脸上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对杨峰敬了一个军礼,“侯爵阁下,我又来见您了。”

    “你这次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杨峰意味深长的说:“我记得上次释放你的时候曾经说过,如果我们再次在战场上相见,我可不会再一次手下留情了。”

    “我当然知道。”昂科斯不由得吞了口唾沫:“我这次过来就是奉了总督阁下的命令,想要跟您好好谈一谈的。”

    “没什么好谈的。”

    杨峰摆了摆手。

    “自从你们的总督阁下前段时间拒绝了我的好意后,你们想要活下去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无条件投降!”

    听着杨峰铿锵有力的话语,昂科斯的脸愈发的白了:“侯爵阁下,我希望您能听一听我们总督阁下的条件后再做决定。”

    杨峰玩味的看了他一眼,这才点了点头:“你说!”

    昂科斯吞了口唾沫:“我们总督阁下愿意停止抵抗向贵部缴械投降,但是希望您能允许我们回到本土,并带走自己的财产和自卫的武器,否则我们宁愿抵抗到底。”

    “抵抗到底?”

    杨峰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就连周围的军官们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少校先生,我想您恐怕还没弄清楚您自己的处境吧?你们还有抵抗到底的能力么?”

    听到周围传来嘲笑的笑声,昂科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羞耻的神情,沉声道:“侯爵阁下,我知道您的部队已经攻下了第二道防线,但这并不代表整个热兰遮城已经完全陷落,我们还有两千誓死捍卫尊严的英勇士兵,就算您最后可以讲过我们全部杀死,但要付出的代价恐怕也不是您愿意付出的。”

    “是吗?”

    杨峰冷笑起来,很干脆的说:“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们在战场上用刺刀和火枪来决定这片土地的归属吧!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昂科斯回去了,他从杨峰的脸上看到了一种不容动摇的坚定。

    看着昂科斯离开时决绝的表情,杨峰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他才对身边的众将道:“传我的命令,一二三四营即刻发起强攻,务必要在今天占领整个热兰遮城!”

    “明白!”

    暂停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战斗又重新开始了,无数江宁军军士沿着被炸塌的城墙蜂拥着涌入了热兰遮城,但是在这里他们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明白已经没有了退路的荷兰人也进行了最后的抵抗。

    虽然大雨已经停止,但天色依旧很是阴沉,但是这样的天气下,火铳已经可以正常使用了。

    一队江宁军军士小心翼翼的沿着一条泥泞的街道搜索前进,当他们经过一栋院子时,突然从墙上冒出了一道火光。

    “碰……”

    随着一声沉闷的火铳声响起,一名走在最前面的军士突然栽倒在地。

    “前方有敌人!”

    听到火铳声后的军士们全都一哄而散,短短几秒钟之内便找好了各自的掩体,一名什长模样的军官大喊了一声:“投万人敌!”

    “轰……轰轰……”

    三枚枚万人敌先后在房子旁边爆炸,随着爆炸声的响起,一股股浓烟也蔓延开来,两名军士立刻上前将那名倒在地上的军士拖了回来。

    经过检查,这名军士被一枚铅弹打中了胸口,幸好他穿了防刺服,铅弹没有击穿身体,但巨大的冲击力还是打断了他的肋骨,此刻整个人脸色苍白的躺在地上,看情形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派俩人把他送下去,其他人给我把这栋房子拿下来!”

    “你们几个,先仍几个万人敌进去,炸死那几个狗娘养的,其他准备跟我冲!”

    “轰轰轰……”

    连续好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这栋院子的大门轰然倒塌,数十名军士端着上了刺刀的火铳冲进了这栋建筑里。

    在这里,他们也遭到了异常顽强的抵抗,军士们每前进一步都遭到了非常顽强的抵抗,最后他们付出了两死三伤的代价才占领了这栋院子。

    很快随着阵阵枪声枪声响起,五六名最后抵抗的荷军士兵倒在了血泊里,原本响彻着的枪声消失了,周围也变得安静起来,军士们依然不敢大意,依旧小心翼翼的沿着建筑逐栋搜索,这里是战场,就算是新兵蛋子也知道任何的疏忽都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头……你们快来看!”

    突然,一个紧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是小张……”

    众人一听就知道是那名入伍不到三个月来自泉州的的新兵蛋子,这小子嘴巴甜,性子也好,平日里还是挺遭大伙喜欢的,听到他的喊声后,众人都不假思索的冲了过去,只是当众人来到小张所在的地方一看,不少人都惊呆了。

    在这栋房子里,数十名金发碧眼的女人和四五个孩子,这些人正挤成了一团瑟瑟发抖的看着这些突然闯进来的荷枪实弹的异国大兵。

    一名军士失声道:“头,这里怎……怎么全都是娘们和小孩?”

    “我们应该怎么办?”

    一名胆大的军士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头……横竖这里没人,要不我们把她们给……”

    虽然这名军士没说完,但话中的意思只要是个男人都听得出来。

    “虎子,你疯了!”这名什长的脸色就是一变,不假思索的训斥道:“你忘了咱们第三条军规了,还是你想试试军法处那些司马手中的刀是否锋利?你想死也莫要拖着兄弟们一起下水!”

    被称为虎子的军士反驳道:“头,我怎么可能忘了。但是您可别忘了,军法上说的只是不可奸I淫咱们大明的妇孺,可没说不许咱干那些红毛鬼子的娘们啊,咱们又没有违反军规,司马再横也管不到咱们头上来啊!”

    什长一听,神情也是一动,但随后又摇了摇头,“不行,咱们还是不能冒险,这样吧,咱们先把这些娘们看押起来,等打完这场仗后请大人将这些娘们赏赐给咱们,到时候你想怎么干都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