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和事佬
    黄佑隆苦笑一声,默不作声的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酒是上好的飞天茅台,香气幽雅,酒味丰满、醇厚。

    自从来到华夏做生意后,黄佑隆就喜欢上了这种酒,但此刻黄佑隆却没有品酒的心情。

    砸吧了一下嘴巴,黄佑隆才缓缓说道:“杨总,说实话。兰总是我来到华夏后才认识的,我们相识的时间还不到两年。

    但这一年多来承蒙他的关照,我的生意才能这么顺利的展开,所以我必须承他的这个人情,您明白吗?”

    “可以理解!”

    杨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但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么?”

    “你……”

    黄佑隆闻言脸色就是一沉,自打他来华夏后,也结交了不少的生意伙伴,生意人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

    平日里大家不管私下里有什么矛盾,表面上都是一团和气,说话也很委婉,象杨峰这样**直接顶回来的他还是头一次碰到。

    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变得僵硬起来,小燕子见状刚想打个圆场缓和一下气氛,却被闫丹晨使眼色给阻止了。

    看到黄佑隆不悦的神情,杨峰晒然一笑。

    “黄先生,我不知道你跟兰总有什么交情,我也不想知道。

    但是我素来相信一件事,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我只是想弄清楚原因而已,难道也不行么?”

    “这……”

    黄佑隆沉默了,杨峰的要求非常正当。

    已经有人摆明了对自己露出了恶意,如果他还故作不知的话那才是白痴呢。

    看着默不作声的黄佑隆,杨峰悠然道。

    “黄先生,咱们也明说了吧。

    昨天晚上之前,我跟您算是素昧平生。

    如果不是因为燕子,我们恐怕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相逢即是缘分,所以我不希望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影响这份交情。”

    杨峰的话说得轻飘飘的,但无论是黄佑隆还是小燕子立刻秒懂了他的意思。

    哥们,我跟你昨晚才认识,咱俩压根就没有那份交情,你哪来的自信架这个梁子。

    黄佑隆的脸色从白到红,又从红到青。

    这一刻他几乎想将手中的酒杯摔在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但很快他就忍住了,作为富二代出身的他或许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他的智商绝对在合格线以上,不会做出这种不智的事情。

    这时候闫丹晨说话了。

    只见她用手拍了拍杨峰的手臂,给了他一个白眼。

    “阿峰,你看看你说的都是什么话,有你这么呛人的吗?”

    说完,闫丹晨对黄佑隆歉意的一笑。

    “黄先生,我们家阿峰以前脾气不好,为了这个这些年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还请您多多包涵。

    还有燕子,你也别介意,阿峰这个人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他就这个臭脾气。”

    被闫丹晨这么一说,黄佑隆这才将火气压了下来,他转头看了看小燕子,发现自己的这位女朋友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色。

    虽然他很想发作,但实则他也知道今天这个事情确实是自己鲁莽了。

    没有那个本事就不要架这个梁子,杨峰好歹也是资产数十亿的有钱人。

    自己这个外来人连地盘都没踩熟呢就想当和事佬,人家凭什么给自己这个面子?

    新加坡是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均收入是远超华夏的。

    作为新加坡一个颇为有名的家族出来的人,黄佑隆其实是颇为骄傲的,这两年在大陆遇到的人又很给他面子,这更增长了他的傲气。

    昨天晚上的事情发生之后,兰小营找到了他,请求他替自己在杨峰面前美言几句。

    一开始黄佑隆是不愿意的,事情是你惹出来的,凭什么要我替你擦屁股。

    但随后禁不住兰小营苦苦哀求的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毕竟在他看来,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杨峰应该会看在自己和小燕子的份上给自己一个面子,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但事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

    这时候黄佑隆这才想起从新加坡出来的时候,父亲嘱咐自己的话。

    “大陆人杰众多,不要小看了天下英雄,到了那里以后更是要谨言慎行。”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果然是膨胀了呀。

    黄佑隆也很干脆,想明白了之后他两手一摊。

    “杨总,这件事确实是我鲁莽了。是我的不对,昨晚那件事我再也不管了,这杯酒算是我向您赔罪的。”

    说完,他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发出了“吱”的一声,随后将酒杯倒转过来向杨峰示意。

    凝视着喝完酒后将酒杯倒过来的黄佑隆,杨峰缓缓点了点头,脸上这才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黄先生严重了,这件事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当不得您的赔罪。”

    说完,杨峰也举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看到双方的举动,闫丹晨和小燕子对视了一眼,眼中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脸上也重新露出了笑容。

    刚才的事情实在让她们很担心,自己的丈夫(男朋友)一旦发生冲突或是决裂,夹在中间的她们才是最难做的。

    把事情说开后,屋里的气氛便开始活跃起来。

    在双方有意无意瞎,双方都刻意不提昨天晚上的事情。

    几杯酒下肚后,脸色有些微微发红的黄佑隆接着酒劲问道:“杨总,我听燕子说过,您如今在珠宝行业和古玩行业弄得是风生水起,不知您有没有兴趣往金融行业发展呢?”

    “金融行业?”

    杨峰微微一怔,随即摇摇头。

    “杨先生,实不相瞒。我对金融这行那是七窍通了六桥,还有一窍不通。

    而且这行的水太深,贸然下水的话恐怕连怎么淹死的都不知道。”

    黄佑隆点点头,“也是,生意人讲究的是做熟不做生,您有顾虑也是正常的。

    不过我看华夏这些年经济发展得非常好,金融行业的回报率那是相当的高,不做却是可惜了。”

    杨峰呵呵一笑:“我这个人天生胆小,还是卖我的翡翠珠宝比较稳妥一点。”

    黄佑隆和小燕子无奈一笑,你还天生胆小?哄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