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七百章 想干什么
    厦门城外东南二十多里有一处数十里宽的平原,这里原本是一块盐咸地,根本不出产什么作物,所以往年就这么荒废在那里,无论是官府还是民间的百姓也不重视,不过如今这原本荒凉的盐咸地却变得热闹起来。

    从十二月底开始,便陆续有山西以及陕西的百姓在官差的看护下来到了这里,人数也从几千人很快增长到了几万人。

    为了安置这批移民,杨峰不仅从现代社会购买了三万顶帐篷,更是通过江东门外贸公司以出口的名义收购了数千吨的粮食等生活物资以及数百名民壮来帮助迁徙百姓进行安置。

    这还不算,生怕出乱子的杨峰又从江宁军里紧急抽调了上千名军士维持秩序,一直忙碌了好七八天这才将这些百姓安置好。

    不过随着迁徙来的百姓越来越多,杨峰又下令福建水师开始将迁徙的百姓分批送往台湾。

    而为了能让数十万百姓的迁徙能顺利进行,朝廷也紧急空降了一批官员赶赴台湾任职,这些官员包括了台湾巡抚、布政使、按察使等数百名官员以及近千名官差。

    今天,杨峰和夏大言等福建省官员正在酒楼宴请这些远道而来的巡抚和一众官员。

    朝廷这次委任的台湾巡抚叫毕自严,原为南京都察院右都御史,以公正廉直,识大体、顾大局而著称,但因为跟东林党走得较近,所以一直以来都不被魏忠贤等人喜欢,所以在南京一呆就是三年。

    这次之所以能被调来也纯属偶然,这些年来,东林党被杨峰和魏忠贤的默契联手打压,加上高攀龙、黄立极这两位东林党党魁的死去,如今的东林党声势已经大不如前。

    对于这件事,朱由校自然是看在眼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别看台湾是一块新打下来的地方,居民不过数万,但台湾巡抚这个新出来的空位可是一个香窝窝,很多人都在惦记着呢。

    这些日子关于台湾巡抚的人选朝堂上可谓是争论不休,几乎每个自认为有资格争这个位子的人和势力都在摩拳擦掌拼命活动,可最终却落到了已经在南京呆了三年的默默无闻几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毕自严的头上。

    这个结果却是震碎了一地的眼镜,不过当杨峰接到这份通知时他立刻明白了朱由校的用意,对东林党的的打压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

    对此杨峰有些遗憾的同时也有些感慨,遗憾的是不能将东林党彻底打趴,恐怕日后会留下后患,感慨的是朱由校的帝王心术又加深了一层。

    毕竟任何上位者和帝王都不会坐视自己麾下有人一家独大,总得让好几家势力相互牵制才行。

    毕自严今年正好六十岁,按照这个时代的说法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但只有中等个头的他看起来依旧神采奕奕精神十足。

    此刻,他便和夏大言、丁友文等人和杨峰坐在同一张桌子上。

    毕自严端起了酒杯,对杨峰道:“侯爷,这一杯酒是下官代表台湾的百姓和那些即将迁到台湾的百姓敬你的。虽然朝廷不少人对您擅自出兵台湾还有非议,但下官以为此功劳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就为这下官便要敬您一杯。”

    杨峰有些意外的看了毕自严一眼,这个老头自打来到厦门后,总是端着一张严肃的脸,让人以为这是个不好接触的人,没想到他竟然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给了自己那么高的评价。

    人家给自己脸,杨峰自然得兜着,他也端起了酒杯笑道:“毕大人客气了,四年前杨某不过一南洋来的小商贾,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曹大忠公公的赏识,担任了南京江东门的千户。

    随后侥幸打了几场胜仗,又得陛下错爱,这才有了今天。实不敢当毕大人如此赞誉。”

    毕自严却是神情严肃的摇摇头,“侯爷初战以数百军户大破倭寇,随后又转战辽东,轰死了贼酋努尔哈赤,更是数败满清鞑子,缴获首级数万,打得鞑子至今不敢窥探我大明辽东。

    这岂是能用侥幸二字来形容的?如今更是为大明拿下了台湾,开疆扩土,这杯酒下官敬得心甘情愿。”

    饶是杨峰脸皮颇厚,也感到有些发烫起来,他没有在说话,一仰脖子便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其实不仅是杨峰感到奇怪,就连在场的官员们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大家都知道,毕自严虽然不是东林党人,但往日里他的立场却是偏向东林党的,否则也不会被魏忠贤压制这么些年了。

    而杨峰跟东林党的恩怨更是全大明的人都知道,没想到今天他竟然主动向杨峰敬酒,并表示出了钦佩之意,这可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了。

    不过很快杨峰和众人便知道今天这位素来颇有清名的家伙为什么一上来就对杨峰说好话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毕自严放下筷子对着杨峰笑道:“侯爷,此番陛下命下官担任台湾巡抚,并将数十万百姓托付给了下官。

    下官在不胜惶恐的同时也感到如履薄冰啊,因此今日趁着这个酒宴和诸位同僚的面,想向侯爷求件事。”

    听到这里,杨峰心里就是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这个毕自严表面看起来一脸的正派,没想到竟然也会刷花招了,竟然当着这么多官员的面向自己求援,这是要把自己架到火上烤的节奏啊。

    杨峰放下了筷子,轻咳了一声这才说道:“毕大人言重了,皇上任命本侯贵为征南大都督,只是负责剿灭海寇组建水师。

    若是毕大人说的事跟兵事有关,本侯自然是责无旁贷,若是民事的话,恐怕您却是找错人了,别忘了夏大人就坐在这里呢。”

    “啧啧……”

    旁边的官员一阵啧啧称奇,毕自严是一个老狐狸,可江宁侯不是个善茬,这个推手使得可真熟练啊。

    而夏大言却感到一阵蛋疼,自己不过是坐在旁边看热闹而已,怎么也中枪了。

    毕自严却没有气馁,依旧面带微笑道:“侯爷太谦虚了,下官所说的这件事还真是跟侯爷有关的,譬如那个大明皇家商行。”

    “我草……”

    众人这次不是吃惊而是震惊了,这位老毕想干什么呢,连大明皇家商行的主意都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