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七百一十二章 摊牌
    农历十二月二十九南京雨夹雪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绝大部分的公司和企事业单位都放了假。

    人们都在忙碌的采购着年货,一眼望去,满大街都是忙碌的人群。

    原本杨峰是打算起床就出去购买年货的,只是被一些事情给拖住了。

    尽管窗外是近乎零度的低温,但在空调作用下,卧室里却依旧是温暖如春。

    “呜呜……”

    一阵压抑中却透尽欢愉的呜咽声,伴随着席梦思的轻摇,一双原本笔挺朝着天空伸直的纤细玉足不断的晃动着,最后伴随着一声天鹅般的哀鸣声重重的摔在了床上。

    急促而细细的喘息声在屋内回荡,已经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的徐梓晴犹如八爪鱼一般整个人缠在了杨峰身上,美丽成熟的面容上满是欢好后的妩媚和满足。

    过了好一会,喘息声这才慢慢平息下来,徐梓晴这才从爱郎的身上翻到了一旁,但依旧将皓首压在杨峰的胸前,纤纤玉指不停的在他的胸前画圈圈。

    过了好一会,徐梓晴拿过手机一看,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

    “诶呀,都九点半了,原本还打算买年货的,现在肯定满大街都是人了,怕是没法开车去了。”

    “那就坐公交啰!”

    “坐公交?那么多东西怎么拿?”徐梓晴不悦的朝他的胸口轻轻咬了一口。

    “那怎么办?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咱们的年货可是一点都没买呢,都怪你啦,一大早就折腾人家!”徐梓晴嘟着嘴埋怨着。

    杨峰却是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也不知道是谁一大早要当骑士的,偏偏自己的骑术又不精,害得我不上不下的,这能怪我吗?”

    “你还说你还说!”

    徐梓晴闻言大嗔,翻了个身子一下就坐在了杨峰的身上,一双杏目恶狠狠的瞪着杨峰,只是在杨峰看来这双几乎要滴出水来的美眸杀伤力基本为零。

    有心想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但想到她确实已经是不堪再战,若是强行要的话对她的身体也不好,所以他只能瞪了她一下佯怒道:“赶紧下来,今晚我再教训你。”

    兰心蕙质的徐梓晴当然知道爱郎是在心疼自己,低头给了爱郎一个甜蜜的微笑,这才翻身下马。

    随后俩人又腻歪了好一阵这才起了床,心情愉悦的徐梓晴就是在洗漱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也停不下来,嘴里在哼着歌曲,这个时候杨峰的电话响了。

    “喂……丹晨,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什么……飞机已经起飞,一个小时候就抵达机场,好的,待会我就去接你。”

    挂断电话后,杨峰抬眼便看到了徐梓晴脸上的笑容慢慢黯淡了下来,轻声问了一句。

    “她回来了吗?”

    “是的!”

    “那……那你去接她吧,待会我和王妈一起去买年货就好,我就是想问问明晚……不……过两天你还能过来吗?”

    看着徐梓晴那掩饰不住的失望而又渴望的神情,杨峰突然感到心中一疼,他一把搂住了她。

    闻着徐梓晴身上传来的成熟妇人特有的沁人心脾的芬芳,杨峰突然说道:“梓晴姐,你和我一起去接丹晨吧?”

    “什么?”徐梓晴就是一愣。

    杨峰温柔的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我说,你和我一起去接机吧,我们是一家人啊,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呢?”

    “不是……我我……她她……”徐梓晴一下子有些懵了,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

    现在是去迎接你的老婆啊,你带上我这个小三一起去迎接大房,你这是想在机场挑起战争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杨峰沉声道:“你是担心丹晨会不会生气,是吗?”

    徐梓晴苦笑起来:“何止是生气啊,简直会爆炸的好不好?”

    “我问你,你和我的事情丹晨知不知道?”

    “知道?”徐梓晴点点头。

    “你们是否也见过面了?”

    “见过。”

    “那不就得了?”杨峰一摆手,“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对方的存在,也见过了面,那么就应该知道,你们两个人全都是我最心爱的女人,虽然你没有和我领那本证书,但在我心里,你同样是我的女人。

    所以我认为是做出改变的时候,如果这样下去的话无论对你还是对丹晨都是不公平的。”

    “我……这个……”

    徐梓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懵懵懂懂之中,她就被杨峰给拉出了门……

    三个小时后,新买的锦江别墅的客厅里,杨峰、闫丹晨和徐梓晴全都坐在沙发上。

    闫丹晨和徐梓晴分别坐在沙发的两端神情平淡一言不发,杨峰则坐在中间,三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极为尴尬。

    过了一会杨峰轻咳了一声说道:“丹晨……”

    “等等……”闫丹晨打断了他的话,“你先别说话,我想问一下,今天一起去机场接我的主意是谁出的,是你还是她?”

    “是我的主意!”

    杨峰坦然承认了下来。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我也很贪心,贪婪的想同时拥有你们,但这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这两年来,我一直周旋在你们中间。

    而你们虽然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但又从不提起对方,仿佛从来不认识对方一样,你们不觉得这样带着面具生活很累吗?”

    “阿峰,既然你知道我们明知道对方的存在,却从来不在你面前提起是为什么吗?”

    闫丹晨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看着杨峰的美目中露出激动的神色。

    “那是我们不想让你为难。”

    “我曾经和徐姐见过面,谈过话,也默认了她的存在,可是你为什么要打破这种默契,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伤害吗?”

    “我不这么觉得。”杨峰摇了摇头:“恰恰相反,我认为装聋作哑,在你们中间左右逢源才是对你们最大的伤害,还是把事情挑开了为好。”

    “呵呵……你以为自己是韦小宝么,可以娶七个老婆啊。”闫丹晨被杨峰的话给气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