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七百二十五章 谁在强行军?
    经过杨峰的安慰,哲哲和大玉儿俩人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杨峰依旧忙碌着,直到二月初一的那天,杨峰率领两万五千大军登上了早就等候在码头上百艘由货船和战舰组成的舰队,浩浩荡荡的朝着辽东方向驶去……

    距离盛京城一百二十多里有个叫做黑屯子的地方,这里原本是满人的一个聚集地,居住着一百多户人家。

    不过自十多天前传来了明军要向盛京发起进攻后,这个地方的满人便全都搬到了上头指定的另外一个大型聚集点,这个屯子便空了下来。

    一支三十多人,穿着皮甲的明军龟缩在屯子里的一所大房子里,一堆篝火正熊熊燃烧着,这些明军正分别做着各自的事情,他们有的在烤火有的在检查兵器,更多的则是在抽烟聊天。

    赵老黑坐在靠近窗户的一个凳子上,不住的打量着窗外,眼中露出一丝焦虑之色。

    这场大雪下了好几天,他们这支夜不收也被困在这个地方已经整整两天,虽然他们的食物还够吃,但一想到没法完成上峰吩咐的任务,他就有些心急如焚。

    原本是辽东军夜不收的赵老黑是两年前投靠的江宁军,两年时间里,原本只是一个普通什长的他如今已经当上了百总。

    在江宁军里,一名百总的待遇可不低,每年光是饷银就有一百多两,是以早在一年前赵老黑就在媒人的介绍下成了家。

    虽然媳妇只是一名普通的农户人家的女儿,但赵老黑却已经心满意足。

    换做几年前,连自己都养不活的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有成家立业的那天,尤其是两个月前,当他得知自己的媳妇居然有了身孕后,他更是觉得自己这辈子已经别无所求了。

    即便如此,半个月前,当赵老黑得知江宁侯已经下令部队重新集结,准备再次远征辽东后,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向他的上官报名了。

    作为一名老兵,赵老黑当然知道战场的凶险,尤其是夜不收更是如此,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报名了,因为赵老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他一直认为做人要讲良心,自己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全都是江宁侯给的,如今江宁侯要远征辽东,自己作为一个在辽东多年的夜不收怎么可能不去呢,于是告别了已经怀有身孕媳妇的他再次踏上了征程。

    夜不收作为最精锐的兵种,历来担任的也是最危险的任务,这次赵老黑的任务是率领着三十多名兄弟,前出数百里为大部队侦探敌军动向。

    两天前,赵老黑带着三十多名兄弟来到这个屯子时,遇上了大雪,进退两难的他们被困在了这个空无一人的屯子里。

    好在屯子里的人走得比较匆忙,贵重的东西和粮食等物资虽然被他们全部带走,但诸如柴火等一些较为笨重的生活物资却留了下来,这才使得他们撑过了这两天的低温。

    一名年轻的夜不收将吊在篝火上的一个铝制饭盒取了下来,戴上了一副胶皮手套后打开了盖子,露出了里面黑乎乎的液体。

    年轻的夜不收将液体到了一部分在一个瓷缸子里,递给了坐在床边的赵老黑。

    “头……你已经看了半天了,先喝点东西暖暖肚子吧。”

    赵老黑接过瓷缸子,吹了几下后喝了一口,他的眉头先是一皱,随后便舒展开来。转过头笑着对年轻的夜不收道:“你还别说,这玩意刚喝的时候觉得它又酸又苦,但是喝惯之后倒也觉得挺好喝的,尤其是它还能帮咱们提神,这就更难得了。对了,这玩意叫……叫什么来着?”

    “咖啡!”年轻夜不收在一旁补充。

    赵老黑眯起了眼睛端起茶缸子狠狠灌了一口咖啡,长长舒了口气后:“对,咖啡。你看啊,在这种天寒地冻的鬼天气里,喝上一杯咖啡,整个人都觉得缓和起来,确实是个好东西。”

    年轻的夜不收有些好奇的问:“赵头,听说您以前是在辽东军那里当的差,比起咱们江宁军如何啊?”

    “如何?”

    赵老黑翻了个白眼,轻哼了一声:“根本就没得比,我跟你说,当年我在辽东军的时候……”

    正当赵老黑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脸色微微一变,几乎是跳了起来,整个人一个虎扑趴在了下来,只见他将整张脸都贴在了地上,若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他的脸色也在不断变化。

    而此时屋子里的夜不收们也停止说话,一众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赵老黑。

    赵老黑一边倾听一边说道:“三里外有大队骑兵朝咱们这边而来,数量至少在一千以上。”

    “一千?”

    众人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夜不收固然是精锐中的精锐,但他们毕竟也只是凡人,若是遇上了占据绝对数量优势的敌军,他们的下场也可想而知,更别提遇上的是以速度著称的骑兵了。

    “不对……不止一千人……至少是两千……三千人……”

    说到最后,赵老黑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而此时,屋子里的的夜不收们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们这些人满打满算也才三十五人,真要跟外面的三千人对上了,恐怕连个渣都不剩。

    “头……咱们现在怎么办?”年轻的夜不收低声问道,若是细心听的话便会发现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赵老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想了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不对啊,是哪个家伙胆子这么大,在这样的鬼天气里行军的?他们就不怕死吗?”

    “对啊!”

    被赵老黑这么一说,众夜不收也回过味来了。

    外面下着大雪,气温至少令下十几度,地上的积雪至少有淹没了脚脖子,在这样的天气里长途行军,就算是人受得了,战马也受不了啊。

    赵老黑之所以被困在这里两天,不是他们走不了,而是他们的战马受不了,真要强行行军的话,恐怕走不到一天,他们的战马就得倒下一小半。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外面的那支骑兵这么不爱惜战马的强行行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