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七百六十一章 生存还是死亡
    南城门的炮战打得如火如荼,但其余三个城门却一丝动静也无,闲得几乎可以打瞌睡了。

    西门的城门楼上,上百名身披白色重甲的巴牙喇兵将城门楼看守得严严实实,没有任何人能进出。

    在城门楼的二楼楼阁里,多尔衮、多铎和阿济格三人正端坐在凳子上。

    一脸严肃的多尔衮看着自己的两位兄弟说道:“十二哥、老十五,如今的形势已经很明了,明军势大,南城门的失陷是迟早的事情,咱们兄弟几个却是要早做准备才是。”

    阿济格冷哼了一声:“话虽然是这么说,可瞧着如今的架势,咱们走得了吗?要知道那位可是派出了正黄、镶黄两旗的人将整个盛京的大街小巷巡逻得水泄不通。

    就连咱们这里也布满了他的探哨,恐怕咱们还没走他就知道了。”

    “哼!”

    多铎发出了一声冷哼,大手在桌子上用力拍了一下,震得桌上的茶杯一阵乒乓乱想。

    “前日若非十二哥拦着我,我早就带兵冲出去将代善的脑袋给砍了。枉额娘以前那么关照他,没想到他居然恩将仇报。”

    “老十五,你住嘴!”

    多尔衮瞪了多铎一眼。

    “他不管怎么说也是咱们的二哥,你这般直呼他的名字算怎么回事?若是父汗还在的话,光是听到你这么称呼他,至少也得把你圈禁一年。”

    看到多尔衮骂自己,多铎有些讪讪的笑了笑不敢吭声了。

    多尔衮骂了多铎一句后也就不说了,沉吟了一下后他抬头道:“十二哥,老十五,如今宫里那位不惜派出正黄、镶黄两旗人马将盛京封锁,为的就是控制城中的家眷来威胁咱们跟明军拼命,只是如今明军势大,咱们大清明面上有十多万大军,但最后鹿死谁手却是尚未可知啊!”

    阿济格和多铎不做声,他们又不傻,当然知道今时不同往日。

    随着江宁军的崛起,大清以往那种气吞山河横扫无敌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个人的勇武在江宁军的火铳火炮面前只是个笑话。

    满人虽然悍勇,但也不是傻子,明知是死还往前冲的那不叫勇武,而是头铁。

    而且经过江宁军数次毫不留情的打击,满清上下早就意识到江宁军的火器绝不可力敌,至少在满清拥有同等武器之前是这样的。

    虽然从来没有人在公开场合说过这样的话,但这却是大部人的共识。

    阿济格有些忧虑的说:“话虽是这么说,但咱们的额娘和家眷现在还在府里,名义上咱们看守着西城门,但只要额娘还在他手中一日,咱们就什么也做不了。”

    听到这里,多尔衮也没有了办法。虽然他们三兄弟阴险者有之,残暴者有之,善战者有之,但对于从小把他抚养成人的阿巴亥却是真心的敬服,扔下母亲自己跑路这种事他们是做不出来的。

    多铎咬了咬牙,发了狠道:“他娘的,惹恼了我。今天晚上我就带人去将母亲和家小全都接到这里来,谁敢拦着我就砍了他!”

    “老十五可别犯糊涂!”

    阿济格吓了一跳,赶紧叱喝道。

    “如今满大街都是正黄、镶黄两旗的人,你若是带兵过去岂不是要跟他们起了内讧。如今大敌当前,这种自相残杀的事咱们却是万万不能做的。”

    多铎也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只是嘴里却依旧不服的嘀咕道:“你是担心起了内讧,可咱们这位陛下却不怕啊,他就是算准了这点,所以才敢这么对咱们的,十四哥你说是不是?十四哥?”

    多铎说完后没有得到多尔衮的回应,这才好奇的看向了他。

    只见多尔衮低着头愣愣出身,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才看到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老十五,今天晚上你带上人,到府里将咱们额娘和所有家眷都接出来,若是有人敢阻拦,杀无赦!”

    “好!”

    多铎一听便是大喜过望:“早就该如此了,这两日我可是憋坏了,依着我的脾气早就干他娘了,还用得着受那家伙的鸟气!”

    “老十四,你可要想好了。”阿济格却是大惊,“真要起了内讧,到时候得利的可是明军啊!”

    多尔衮冷笑道:“十二哥,你真以为只有咱们会这么做么。”

    “老十四,你的意思是?”阿济格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我的意思是,你以为只有咱们三兄弟想跑么,我可以打赌,今天晚上的盛京城一定很热闹?”多尔衮年轻的脸上露出了和他年龄不相符的阴沉笑容。

    这时候,阿济格和多铎若是再不明白多尔衮话里的意思他们也白活那么大了。

    他们也立刻意识到,皇太极固然是将所有王公大臣的家眷都圈禁在盛京城里,以此来胁迫众人跟明军拼命,但他却过高的估计了自己的威望,同时也忘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跟着他这个皇帝陪葬的,尤其是这个皇帝看起来已经没多少日子可活的情况下。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死,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些人肯定舍不得把自己的家眷搭上,眼看着城破在即,肯定会有不少人愿意铤而走险,冒着哪怕跟正黄、镶黄旗起冲突的危险也要将家眷送出城去,这样一来他们的机会就来了。

    一想到这里,多铎便兴奋得脸冒红光。

    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乐极生悲。

    就在兄弟三人下了决心的时候,一声轰隆的巨响在远处响起,随后一声声惊叹声也随之响起。

    当传到西城门的时候,声音已经变得很小了,只是听到这个声音后,多尔衮三兄弟的脸却在一瞬间变得铁青。

    “不好了,城破了了……南面的城墙塌了!”

    所有听到这个消息的人都是心中一沉,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打惯了仗的他们如何不明白,失去了城墙的保护,面对着拥有厚重铁甲和犀利火器的明军,清军根本挡不住。

    此时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立刻调兵赶赴南城门跟阿巴泰一起跟明军拼了,要么赶紧趁乱赶紧带人赶到自家府邸将家眷接出来然后赶紧跑路。

    就像西方某个哲学家说的那样,生存还是死亡,这个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