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七百七十九章逃跑
    代善修建的府邸确实是用了心的,他甚至还考虑到了防御方面的事情,特地将府邸的墙壁修建成了能够容纳两三人平行的类似城墙的东西,但类似毕竟只是类似,这样的防御跟城墙比起来相差得实在太远。

    最重要的是代善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会有人用火炮来轰击自己的府邸,所以在他看来这么厚的墙壁已经足以抵挡绝大部分的弓弩,但是今天他却如此的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将自己府邸的墙壁修得跟城墙那么厚。

    “轰……”

    “哗啦……”

    在一阵漫天的尘土和沉闷声中,靠近正门的一大段墙壁坍塌了,将数十名躲在墙角的清兵和充当肉盾的老弱妇孺压在了下面。

    在府邸最高的一处阁楼里,代善看着尖叫着疯狂逃窜的妇孺和麾下的士卒,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嘴里喃喃道:“疯了……这些明军都疯了,他们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做?”

    一旁的岳托脸上满是无奈之色,其实当初他对多尔衮提出的这个用妇孺来充当肉盾的想法是嗤之以鼻的。

    在他看来,多尔衮此人虽然聪明,但心性阴狠毒辣,这种计策或许可以威胁一下孙承宗这样的读书人出身的官员,但他却忘了明军当中还有另一个杀神杨峰。

    杨峰的心狠手辣那可是世人皆知的,多尔衮和自己的父亲想要用这种办法来阻止明军却是打错了算盘,除了更激怒杨峰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只是岳托虽然对这个主意不以为然,但也没有多说什么,要知道自己虽然是代善的长子,但代善从小就不待见自己,前些年更是强行抢夺了自己的府邸,若不是爷爷努尔哈赤为自己主持公道,恐怕自己只能自认倒霉了。

    现在看到明军只是打了两轮炮,那道代善视为明军不可逾越的“肉盾防线”便宣告攻破,岳托再也忍不住了,赶紧说道:“阿玛,明军现在已经打了进来,咱们还是赶紧入地道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代善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天空,摇头道:“现在天色尚早,咱们的地道只挖到了城外不足一里的地方,现在逃走的话是逃不过明军追杀的。

    反正现在距离天黑只有不到一个时辰了,咱们再坚持一会,只要能坚持到天黑,到时候黑灯瞎火的明军就算人再多也休想找到咱们。”

    “阿玛……您……”

    岳托差点没被气死,表面上看代善的话是没错,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还能抵挡明军一个时辰吗?瞻前顾后迟疑不决,难怪褚英死后身为第一皇位的继承人却白白将位子让给了皇太极,表面上不得不装出一副心甘情愿的样子以换取皇太极的信任,将一副好牌打成了烂牌,这样的人也是没谁了。

    “你不用多说了。”代善一摆手,“你现在马上带人到前面,一定要坚持到天黑,我们全家人的性命能否保得住就看你的了。”

    “阿玛!”岳托身子就是一震,看着代善就要再说什么。

    不过代善却没有理会他,面色一沉:“这是军令,你想要违背么?”

    岳托深吸了口气,这才缓缓应了声:“嗻,孩儿这就前去!”

    一直看着岳托离开,代善立刻匆匆下了阁楼,来到了后院的一处密室里。

    这是一处宽敞的密室,里面聚集了代善的女眷和另外几个儿子,他们分别是次子硕托、三子萨哈璘、四子瓦克达、巴喇玛、玛占、满达海等剩下的七个儿子,最大的硕托二十多岁,最小的祜塞才三岁。

    代善匆匆走到密室后,对这些人道:“明军打过来了,我们现在马上进入密道逃出城去,你们要记住一旦出了城就不要停,赶紧前往赫图阿拉,速度一定要快,否则只有死路一条,明白吗?”

    “阿玛,大哥呢,他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代善的次子硕托打量了一下,没看到岳托,不由得问道。

    代善面色就是一沉:“你大哥另有事情,就不跟我们一起走了。”

    “什么?”

    硕拓不禁大惊,急声道。

    “阿玛,这怎么能行,咱们怎能将大哥扔下自己跑呢!”

    “蠢货!”

    代善眼中厉芒一闪,伸手就给了硕拓一记耳光。

    “明军已经打进来了,你大哥若是也和我们一起走,谁来领兵抵挡明军,谁来为咱们争取时间?还是你想让我们全家都死在这里?”

    说到这里时,代善依然是声色俱厉,右手也按在了腰间的刀柄上,恐怕只要硕拓再说一句废话他就要砍人了。

    这时,硕拓的母亲走了过来含着泪搂住了他,哭道:“儿啊,你阿妈说得对,与其全家死一块,还不如只死你大哥一个人,你就不要再说了。”

    硕拓最后还是屈服了,和全家人以及一众戈什哈等心腹一起进了密道……

    与此同时,岳托已经来到了外头指挥着一众兵马继续拼死抵抗,虽然面对明军的火铳他们死伤累累,但在岳托的指挥下依旧拼死抵抗着。

    清军的顽强抵抗也激起了明军的凶性,他们直接就将火炮推进了贝勒府,开始对贝勒府进行炮击。

    天空中炮声一阵接一阵,实心弹、霰弹、开花弹如同雨点般往对面倾泻,空中全都是炮弹划破空气的凄厉呼啸声。

    “轰……”

    一枚开花弹落在了距离岳托不远处的墙壁上,厚实的墙壁顿时破了一个大洞,大股大股的尘土飞溅过来,将岳托和他身边十多名戈什哈弄得灰头土脸咳嗽连连。

    “呸呸呸……”

    一名戈什哈吐出了嘴里的泥土,焦急的对岳托道:“爷,咱们实在是挡不住了,您还是赶紧进入地道走吧!”

    这名戈什哈是岳托的心腹,贝勒府有密道的事情他也是刚知道的,眼看着实在没法抵挡,他忍不住劝说岳托让他逃命。

    岳托苦笑了一声:“托尔泰,你以为现在的密道还能用么?”

    托尔泰不假思索道:“怎么不能用,二贝勒不是说了,要等到天黑才走么?”

    “呵呵……”

    岳托苦笑起来。

    “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我那位阿玛现在应该已经带着我的那几位兄弟和家眷进入密道逃出城去了吧。”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