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八百零四章 讨债
    啊,你们……你们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娇柔的惊呼声响了起来。

    “今天才六号,往常不是十二号才到期的么?”

    沙哑的声音哈哈笑了一声,只是却显得很是粗鲁:“那是以前,从这个月起要提前了。”

    “咣当。”

    那位长相清纯的少女手中的酒瓶跌落在了桌子上,她来不及收拾,急匆匆的对杨峰微微鞠了一躬,说了句对不起便匆匆跑了出去。

    “哗啦……”

    由于跑得太急,一旁的屏风都被撞到了一边,将外面的场景露了出来。

    只见几名身穿短袖,浑身都是纹身,留着短发的男子正站在客厅里,一名穿着厨师服的女子正不停的对他们鞠躬,由于她背对着杨峰,是以看不清她的长相。

    而在店内进餐的几名客人看到这样的情形,也顾不上吃饭,纷纷溜了出去。

    “实在对不起,由于你们来的太过突然,那些钱我还没准备好,请您宽限几天,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们的!”

    “绝对不行!”为首的那名身材魁梧,留着一个平头的男子摇头道:“这是能讨价还价的事情吗?我实话告诉你,今天如果不能把钱还给我们,这间店铺我们就要收回了!”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这时候,少女再也忍无可忍的冲了出去,对着那几个人大声道:“你们还讲不讲规矩了,哪有随意提前收钱的。”

    店内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她。

    “八嘎呀路!”

    为首的魁梧男子缓缓转过了身子,将凶狠的目光望向了少女。

    “你这是在指责我吗?”

    在男子说话的时候,他周围的四五名纹身的男子全都面露狞笑,上前一步将她们围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背对着杨峰的女厨师吓得声音都变了,她上前一步将少女护在了身后,自己不听的向那几名男子鞠躬。

    “尤佳不懂事,给诸位添麻烦了,我替她向您们道歉。”

    看着一群黑涩会模样的男人围着两个女人,杨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隐隐听出来应该是这家店铺的老板欠了人家的钱,现在这些男人是来讨债了。

    不过杨峰却没有任何替二女出头的意思,脸上反而露出了饶有兴致的神色,拿起了桌上的那杯清酒品了一口。

    嗯……味道有些淡淡的,但口感却非常柔顺平滑,虽然这是杨峰第一次喝清酒,但也能分辨的出来这种清酒一般市面上应该是很难买得到的。

    杨峰将这杯酒一饮而尽,一股清淡的味道顺着喉咙流淌,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稻米的芳香在唇齿中流动。

    “好酒!”

    放下酒杯的杨峰不由自主的用汉语赞了一句。

    杨峰这么一称赞不打紧,却将饭馆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只见为首的那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凶悍的目光瞪向了杨峰,不善的问道:“你是支那人?”

    “嗯!”

    一听到“支那”两个字,原本神情悠闲的杨峰脸色立刻沉了下来,他缓缓抬起了头看向了说话的男子。

    这时,距离在明朝时空的盛京之战过去还不到半个月,杨峰那一身在沙场上沾染上的煞气何等浓郁,虽然平日里在徐、闫二女的抚慰下已经消散了大半,加上他又可以掩饰隐藏,所以平时旁人一般看不出什么,但现在被这个黑涩会模样的家伙一声“支那人”给激怒后,杨峰立刻站了起来,那一身的煞气便再也掩饰不住散发了出来。

    学过近代史的人都知道,支那一词首先在近代日本民间先兴起,后官方用得越来越多。

    刚开始的时候,它只是时髦的音译词,不带感**彩。

    甲午战争前,日本对华夏文化历史仍然尊崇,称华夏为“支那帝国”。

    但到了后来,随着***主义的走火入魔,日本对华夏的侵略步步深入,提到“支那”一词时,附着了越来越多的侮蔑意味。支那事变、北支、中支等给中国带来无尽灾难,惨绝人寰罄竹难书……

    这种情况引起了几乎所有华夏人的强烈愤慨和反对,是以到了1946年,日本政府发出《关于回避使用支那称呼之事宜》的通告,要求“支那”一词彻底从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书、报刊杂志中消失。

    现在这名小头目模样的男子居然又在杨峰面前提起了“支那”这个带有侮辱性的词汇,立刻就把杨峰给激怒了。

    杨峰这一动怒不打紧,那名头目模样的男子立刻就察觉到到周围一阵阴冷。

    按理说,他作为一名混社会的小头目,平日里也常常跟人争狠斗勇,手里头也是见过血的,但现在被杨峰这么一瞪,他仿佛就感觉到自己被一头凶猛老虎给死死盯住了,伴随着阵阵阴风吹向了自己。

    看着这名身上全都是纹身的小头目,杨峰阴森森的道:“小子,你最好收回你刚才的话,并向我道歉,否则我不介意给你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你……”

    被杨峰的气势吓了一跳男子先是后退了两步,随后或许是觉得自己在这么多手下面前这么做实在是太丢面子了,加上看到杨峰只有一个人,他的胆子渐渐的又回到了身上。

    想到自己刚才居然被一个华夏人给吓得后退,一股又羞又怒的情绪涌上了心头,恼羞成怒的他骂出声来,“巴嘎,你这个支那人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我要……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这名头目的左脸就像发了酵馒头般肿了起来。

    “啪……”

    随后又一记清脆的声音响起,头目的右脸也步了左脸的后尘,这下两边的脸终于变得对称起来。

    头目挨了两记耳光后,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恍惚起来,他摇摇摆摆了好一会,弯下了腰哇的吐出了一口混杂了唾沫和血的液体,中间还夹杂着七八颗有些发黄的牙齿。

    看到自家老大挨了打,周围的四五名小弟刚开始还有些发呆,仿佛不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幕,但随后醒悟过来后他们全都被激怒了,一个个哇呀呀的朝着杨峰冲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