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八百二十章 打劫进行时(五)
    两架警用直升机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被重机枪得成了两团火球,而这一幕也被十多台摄影机给拍了下来。

    由于是直播,所以几乎同一时间被全日本乃至全世界此时此刻还关注着这件事的观众看到了。

    “哦……上帝啊……”

    “天照大神啊!”

    一时间,所有电视机前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惊呆了,不少人捂着嘴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朝日新闻电视台,一名三十多岁的模样靓丽的女主持人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只见她带着哭腔说了句:“这简直就是一场战争,也是自二战以来日本最大的灾难!”

    这名主持人说得没有错,这确实像是一场战争。

    警视厅出动了包括特殊急袭部队在内的数百名警员、两架直升机去围捕一名劫匪,可结果却被人家打死打伤多人,现在甚至连警用直升机都被人家给打了下来,这已经跟一场小型战争没有什么区别了。

    在现场指挥的鬼冢英吉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看到这一幕后他很清楚,无论今天晚上的结果如何,他这个警示监的位子绝对是保不住了,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调到别的清水衙门去度过余生,运气不好的话恐怕连身上这身皮也保不住。

    野藤吉利也没有了刚才的哦咄咄逼人,此时的他呆滞的看着窗外外那两团直升机坠毁后升腾而起的冲天火光,只觉得整个人都在发软,

    他做梦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地步。而不管后面的结果如何,静嘉堂文库这一会恐怕要在全世界面前出名了,只是这种出名却不是他想要的。

    虽然外面依旧传来救护车、消防车乃至警车的传来的警笛声交织在一起,但这两个人却一点都没有察觉,直到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响了好一会,这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鬼冢英吉这才慢慢的拿起电话看了一下,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原本他是不想接的,但鬼使神差治下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莫西莫西,我是鬼冢英吉。”

    “我是鸠山由纪夫!”

    电话里传来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声音。

    听到电话里的声音,鬼冢英吉吓得差点把手里的电话给摔了出去,他怎么也没想到身为首相的鸠山由纪夫居然会亲自打电话给他。

    要是换在平时,能接到这个电话他做梦都能笑出来,可现在他却只想把电话扔掉。

    他不由自主的一个立正挺直了身子大声道:“首相阁下您好,请您下达指示!”

    “指示就不用下来了,我只是代表内阁通知你一声,从现在开始你的职务被解除了,二十分钟后警示总监米村敏朗就会赶到你那里,你把指挥权交给他,然后即刻返回警视厅,明白吗?”

    “嗨!”

    该来的还是会来的,早已有了心里准备的鬼冢英吉心里一阵苦涩,只是没想到的是居然会是首相阁下亲自下令解除自己的职务。

    而来接替自己的米村敏朗更不简单,他不但是日本的警示总监(相当于华夏的公安部长),更是内阁危机管理监,由此可见首相阁下和内阁此时此刻是多门的愤怒和急迫。

    尽管心里一片黯然,但他还是强打起精神道:“首相阁下,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坚守最后的二十分钟,尽好自己的职责。”

    或许是察觉到自己刚才的语气过于严厉和残忍,鸠山由纪夫缓和了一下语气:“你要记住,在米村敏朗到来之前,一定要不能让局势再恶化了,我……”

    “咚咚咚……”

    鸠山由纪夫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又传了一阵低沉的枪声,伴随的是一阵阵惊慌和惨叫。

    “莫西莫西……发生了什么事了。”

    这阵枪声就连鸠山由纪夫也听到了,他赶紧询问起来。

    这时,一名警官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急声道:“警示监阁下,不好了,那名劫匪正对附近的建筑物射击,我们布置在那里的狙击手已经被他们打死了好几名。”

    “纳尼?”

    这名警官说得没错,在将两架直升机击落后,一不做二不休的杨峰又将枪口对准了附近的建筑物的扣动了扳机。

    虽然一般来说,狙击手只要进入作战位置隐蔽起来后,想要将他们找出来是非常困难的,但对于已经将心神散发开来的杨峰来说,那些隐蔽在高处的狙击手就像黑夜中的火把那样醒目。

    刚才差点被狙击手爆头的杨峰对那些狙击手的恨意也是如同滔天般大,于是在打爆了两架直升机后立刻将枪口对准了早就被他查探到的狙击手的藏身之处扣动了扳机。

    “咚咚咚……咚咚咚……”

    第一个目标是一处房顶,两名由狙击手和观察手组成的小组正藏身一个墙角里,在他们的前面是一堵由墙砖砌成的墙壁。

    但即便如此,他们的下场依旧很是凄惨,12.7毫米口径子弹的威力可不是盖的,这堵由墙砖砌成的墙壁在12.7毫米子弹面前跟纸张没有任何区别。

    子弹轻而易举的将这面墙给打烂,并将躲藏在后面的两个人打成了两堆烂肉,将这两人打死后,杨峰又调转了枪口朝下一个目标射击。

    “咚咚咚……咚咚咚……”

    橘红色的火焰在黑夜里是显得那么的狰狞,死神的狞笑在夜空中回荡,子弹在空中划过扑向了目标,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和哀嚎,这一刻这挺由老毛子发明并制造出来的nsv重机枪将它凶残的本性显露无疑。

    日本共部署了六组的狙击小组,在短短不到三分钟的时间里就被杨峰摧毁了四组。

    听着耳麦里同伴传来的哀嚎声,剩下的两组狙击小组虽然不知道对方是怎么发现他们的,但在生死关头他们再也顾不上隐蔽,赶紧连滚带爬的从制高点跑了下来。

    “咚咚……咔咔咔……”

    机枪传来了撞针击空的声音,杨峰打开盖子,随手将打空的弹链扔到一旁,弯腰从脚下的布袋里掏出了一条新的弹链重新装上,当他想要再度开火时,这才发现原本被他锁定的两组狙击小组已经跑了。

    看着外面那些吓得失声尖叫连滚带爬的电视台的记者、摄像师,杨峰冷哼了一声,对于这些普通人杨峰并不想理会,只要不妨碍自己拿东西,让他们拍摄又如何?

    转头看了看身后,这里已经摆满了不少的古董,这已经是整个展厅近半的东西东西,少说也有上万件东西。

    换做一般人恐怕累死也没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搬完这么多东西,但对于拥有金手指的杨峰来说却不是什么大问题。

    杨峰想了想,他估计被自己这么一弄,段时间内日本人应该不会再对自己发起新的攻击,不如趁着这个时间先把这些古董弄走。

    说干就干,在日本人的混乱中,一道不起眼的蓝光闪过,杨峰开始了他的搬运大业,展厅里的古董一批批的消失,三十多分钟后,整个展厅里的古董已经被他搬运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些角落或是比较偏僻的东西没有被拿走。

    当杨峰第三次回到展厅时,看着已经变得空荡荡的展厅,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的打劫行动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只要再把那些犄角旮旯里的东西弄走,这次的行动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他将心神外放了一下,发现在他搬货的这段时间里,周围的警察已经达到了上千人,不过由于畏惧他那挺nsv重机枪的威力,他们暂时还不敢发起新的攻击。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干活吧,这一次杨峰是打算将三光政策执行到底,连一点残渣也不留给日本人。

    而在距离展厅不远的那栋建筑里,一名带着眼睛头发花白容貌清瘦,穿着警服的警察正坐在椅子上,在他的面前

    鬼冢英吉正毕恭毕敬的站着,一五一十的向他汇报情况,而这个老人正是匆匆赶来的警示总监米村敏朗。

    “阁下,情况就是这样,那名歹徒占据了展厅,依仗地利,用重机枪对我们展开疯狂的扫射,我方已经牺牲了十多名警员重伤若干。”

    米村敏朗眉头皱了皱:“这么说,直到现在你们都没有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办法咯?”

    “是的,给您添麻烦了。”鬼冢英吉羞愧的低下了头,而一旁的长泽永信更是一改刚才在鬼冢英吉面前的嚣张,低着头不语,就像一只在老虎面前瑟瑟发抖的小白兔。

    对面的这位老头可是全日本二十六万警察的执掌者,自己虽然也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但跟人家比起来无疑是兔子和老虎的区别,一旦人家看自己不顺眼,只要一个眼神就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米村敏朗是个颇有学者风度的人,看着羞愧难当的鬼冢英吉,他沉吟了片刻才道:“现在时间紧急,责任的事情等以后再说,现在你先留在这里协助我处理事务。”

    “嗨!”

    鬼冢英吉应了一声,随后才迟疑道:“总监阁下,刚才首相阁下给我的命令是等到您到来后立即返回警视厅接受调查,我现在留在这里会不会给您添麻烦?”

    “特殊时期特殊办理嘛。”

    米村敏朗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首相阁下那里由我去解释,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将周围两公里内的居民马上疏散,我已经上报了内阁,调动自卫队前来协助。”

    “上报自卫队?”

    鬼冢英吉不禁吃了一惊,总监阁下,这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真要出动自卫队的话恐怕会引发国际舆论关注啊。

    米村敏朗轻哼了一声:“你以为现在就没有引发国际舆论关注了吗?你知不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已经传遍了全世界,我们东京警视厅的脸快被丢光了,如果再不能尽快把那个歹徒抓捕归案或是击毙,别说我们了,恐怕就连首相阁下都得引咎辞职,你明白吗?”

    “纳尼,居然会这么严重?”

    鬼冢英吉不禁吓了一大跳,就连长泽永信也睁大了眼睛,他们没想到今天晚上的事情居然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

    “你们要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是自二战以来发生在本土的最大规模的枪击事件,一下子死伤了十多名警员和两架直升机,这件事情首相阁下不负起责任难道要让你们负责吗?”

    鬼冢英吉不说话了,米村敏朗的言下之意就是你的肩膀太小,扛不起这么大的事情。

    就在他沉默不语的时候,米村敏朗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淡淡的说道:“自卫队的飞机应该到了。”

    他的话音刚落,一阵呼啸声便隐隐从天空中传来,和直升机的轰鸣声不同,这股呼啸声犹如闷雷一般充满了急促和压迫感。

    在地面上的记者们听到呼啸声后纷纷让摄影师将摄影机对准天空。

    麻生理慧指着天空说道:“各位观众,请大家随着镜头往天上看,我们得到了最新的消息。据悉,首相已经下令自卫队的飞机出动,只是我不明白,难道首相阁下要用炸弹把这里炸平吗,这也太可怕了吧?”

    随着麻生理慧的话音落下,一阵隆隆的马达声也从外面传了过来,伴随着探照灯的照射,一队车辆也从不远处开了过来。

    麻生理慧顺着声音望过去,看到为首的车辆上悬挂的旭日旗后不禁捂住了嘴巴惊呼起来:“天啊,陆上自卫队也来了,大家请等一下,我要询问一下这些是什么装甲车。”

    这边的麻生理慧还在询问身边的人,不远处的东京电视台的记者桂木绫乃已经对着镜头大声道:“各位观众,大家请看一下,这一次来的是自卫队的装甲车辆,打头的是三两lav轻型装甲车,后面的则是96式装甲运输车,这些装甲车都是自卫队现役的主力装备。

    天啊,难道这里真的要爆发一场战争吗,连装甲车都开来了。”

    是的,日本人这次是真急了,虽然事情仅仅发生了一个多小时,但如今的世界已经跟上个世纪大不一样,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如今的地球越来越像个村子,只要是热点消息,用不了半个小时全世界都会知道。

    日本作为世界上的发达国家,互联网络自然是极其发达的,于是乎不到半个小时里,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很快就随着互联网传遍全世界,再加上多家电视台进行直播,整个世界都变得热闹起来。

    作为和日本仅有一水之隔的华夏,无数原本已经睡着的网民纷纷被电话给吵醒了,原本火气十足的他们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消息后,立刻睡意全消,一个个用最快的速度启动了电脑,当他们看到有网友自发传上来的视频后,一个个都惊呼出声。

    当然,被惊呆的不仅仅是华夏的网民,那些位于南半球的国家此时还是正直中午,无数人看着电视或是电脑里出现的画面一个个都发出了惊叹。

    “上帝啊,那两架直升机居然被打下来了。”

    “快看啊,日本警察被打得太惨了!”

    “那个歹徒实在是太坏了,怎么能够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来!”

    和大部分口诛笔伐的西方人不同,同为黄种人的亚洲国家态度却很耐人寻味。

    号称宇宙大国的大韩民国和华夏的网民们看着那劲爆的画面却显得很兴奋。

    “不知道为什么,按道理说我应该要对那名残忍的凶手表示谴责怒骂的,可我想了很久却怎么也骂不出来,兄弟们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已经变成一个坏孩纸了吗?”

    “同上,楼上的我跟你也有同样的想法。而且我可能比你还严重,我居然涌起了一种想要喝酒的冲动,我是不是没救了?”

    “二楼的兄弟,你家在哪,我也想喝酒呢,同喝!”

    “楼上的全都是坏人,鄙视之,不过我已经喝上了!”

    网络上几乎是炸开了锅,作为日本首相的鸠山由纪夫的压力也是最大的。

    能当上首相的他自然不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他当即下令自卫队立即出动,无论如何也要将那个歹徒逮捕甚至击毙,他甚至给米村敏朗下了指示,必要时甚至可以将静嘉堂文库炸毁也在所不惜。

    随着自卫队的到来,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凝重了。

    一名名荷枪实弹的自卫队员从96式装甲运输车里跳了出来,十多辆lav轻型装甲车也将整个展厅团团围住,黑洞洞的枪口也全都对准了展厅。

    lav轻型装甲车作为自卫队的侦查力量,主武器为一挺了m2重机枪,副武器是87式反坦克导弹,它们的到来也使得原本很是紧张的日本警员们大大的松了口气,有了自卫队的到来,展厅里面的歹徒肯定死定了。

    一名自卫队的军官站在一辆lav轻型装甲车后面举着喇叭大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我们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的,你已经被包围了,限你在一分钟内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将采取断然措施……该死……”

    这名军官的话还没说完,伴随着一道火光和浓烟,一枚黑乎乎的东西就从展厅里窜了出来。

    此时此刻,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一事件的观众也全都惊呼出声。

    “上帝……是r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