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九百一十三章 误中副车
    夜不收作为一把集侦查、破坏、暗杀于一身的尖刀,自然是江宁军中的精锐,而赵老黑作为夜不收的千户,他的实力自然毋庸置疑。

    他的实力不仅体现在战斗力上,更体现在其侦查的能力上,来到吕宋仅仅三个多月,当其他夜不收还在为学习吕宋当地语言而愁眉不展的时候,他的一口塔加洛语已经说得像模像样了。

    仗着一口已经可以糊弄人的塔加洛语,赵老黑大着胆子带着一名夜不收混到了圣佩特罗堡附近搜集情报。

    原本圣佩特罗堡是不允许除了西班牙人意外的其他人进入的,而且这些天台风的肆虐也让赵老黑俩人吃尽了苦头,饥一餐包一餐不说,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收集不到有用的情报。

    但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随着台风的消失,为了对圣佩特罗堡进行修补和加固,菲尔德总督下令将周围的吕宋土著强行迁进圣佩特罗堡充当苦力修筑城堡和工事,赵老黑和侯老六就这样得以大摇大摆的混进了圣佩特罗堡。

    原本西班牙人对于这些吕宋土著是从来没什么好脸色的,平日里让他们干活别说是给工钱了,能给口饭吃就不错了。但这次为了激发土著们的动力,菲尔德不但让这些土著吃上饭,更是开出了每天两枚铜比索的“高价”。

    嗯,确实算是高价了,每天的工钱够吕宋土著们在酒馆里喝上两杯最劣质的朗姆酒。

    不过尽管如此,有钱拿总比不给钱要好十倍。

    今天歇息后,赵老黑和侯老六俩人揣着这几日赚的十几枚铜比索来到了这件不知名的小酒馆碰头。

    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朗姆酒,侯老六朝着地面吐了口唾沫低声骂道:“他娘的,这馊水一样的东西也敢跟老子收一个铜板一杯,换做在大明,这种酒只配用来喂猪!”

    赵老黑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是你现在正捧着这种馊水喝得津津有味。”

    被赵老黑这么一说,侯老六讪讪的轻哼了一声。

    “对了。”赵老黑又问道:“你在西区干活这些天,那里的地形和布防图画好了没有?”

    “画好了。”

    侯老六低声道,“但唯独红毛鬼子的总督府我没法靠近,所以只能画了一个粗略的地形图。”

    “已经不错了。”

    赵老黑点点头,“咱们只有两个人,几天能划出一个大概就差不多了。我估摸着就算再呆下去恐怕也弄不到更多有用的东西,所以我打算明天就找机会溜出去,把这几天画的布防图送出去。”

    “溜出去?”

    侯老六皱眉道:“头,红毛鬼子现在戒备非常严,咱们几乎很难溜出去呢。”

    “嗯,这确实是个问题。”

    赵老黑眉头皱了起来,虽然这次他和侯老六混进来的时候偷偷带进来了一部小型的步话机,联络范围可以覆盖方圆数十公里,但有些情报如果只是用嘴说是很难说清楚的,只能以书面的形式表达,可看如今的这可架势,他们想要偷偷溜出城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就在赵老黑冥思苦想的时候,酒馆里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赵老黑和侯老六循声望去,发现一名喝得醉醺醺的西班牙士兵搂住了那名身材火辣的女招待。

    那名女招待拼命挣脱了这名西班牙士兵的咸猪手后随即朝着后台,她一边跑一边用西班牙语叫喊着什么,似乎在象站在吧台后面的老板求救,只是那名老板面露无奈之色的看着她摇了摇头,他甚至还堵住了通往后台的那条通道。

    看到通道被堵,女招待的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还没等她说什么,身后的那名西班牙士兵已经冲了过去来将她抱在了起来,身材高大的他将这名女招待扛在身上。

    一时间,酒吧里无数口哨声和喝彩声响成了一片。

    “草……这群畜生!”

    看到这个情景,赵老黑情不自禁的骂出声来。

    “蛮夷就是蛮夷,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发生这种如此伤风败俗之事!”

    赵老黑实在是想不明白,从相貌和穿戴上看,那名女招待分明也是西班牙人,对自己的同胞他们居然也能做出这种事来,要是换做在江宁军,这种犯事的军士恐怕早就被抓起来砍了脑袋了,可这些西班牙士兵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位那个女招待说一句话,那名酒馆的老板站一旁甚至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摇了摇头,赵老黑转过身子,端起面前的酒杯狠狠的灌了一口。虽然他很看不惯这种事情,但这种闲事他并不想管,毕竟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只是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巧,尽管赵老黑不想惹事,但禁不住事情它自己找上门来。

    被扛在肩膀上的女招待估计意识到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情急之下她低下头在那名士兵的耳朵上狠狠咬了一口。

    “啊……”

    只听到一声惨叫,那名西班牙士兵原本扛着女招待的双手松开,随后捂住了自己的右耳。

    “砰!”的一声闷响,重获自由的女招待被摔在了地上。

    女招待尽管被摔得头昏眼花,但她却依然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试图冲出酒馆,只是情急之下的她却没看清路,居然朝着赵老黑他们所在的方向冲了过来。

    而在她的身后也随即响起了一声愤怒的吼声,那名西班牙士兵犹如一只暴怒的狮子朝着这名女招待冲了过来。

    顺着昏暗的灯光,赵老黑看到这名西班牙士兵哪只鲜血淋淋的右耳居然缺了一半。

    “我草……这娘们实在是够狠的!”

    看到这里,赵老黑不禁倒吸了口气凉气。

    还没等到赵老黑感慨玩,他就看到那名慌不择路的女招待居然冲到了他跟前,只是当这名女招待看到这个位于死角的地方时,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

    随着一声怒吼,这名西班牙士兵已经从腰间掏出了一把匕首朝女招待刺了过去,只是女招待正好朝右边跑躲过了,而此时匕首已经收不回来了,于是刺的方向好巧不巧的正好是赵老黑所在的方向。

    “该死……”

    赵老黑冷哼了嗯一声,侧身躲了过去,手中那个铁制的杯子朝着握着匕首刺来的那只手狠狠的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