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九百六十四章 一体当差一体纳粮
    听到杨峰发问,朱由校放下了筷子,拿起一张黄帕子擦了擦嘴巴。

    他的动作很慢,似乎是在寻思着如何组织语言,过了一会才说道:“陕、山两地素来贫瘠,粮食出产较少。以往遇上灾年的时候便有逃荒的传统,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那里的土地价格一直都比较便宜。

    不过自从爱卿从海外带来的土豆、红薯等高产种子后情况发生了改变,随着土豆、红薯等农作物的大面积推广,那里的士绅开始加剧了对土地的兼并,这两年朝廷从山西、陕西两地收到的赋税也越来越少。

    当朕察觉到这一情况时却发现早已积重难返,总不能让那些人把已经到手的土地吐出来吧?”

    杨峰不解的问:“即便土地兼并严重,但再怎么样那些地主总得雇人干活种地吧,既然如此那些百姓总是有口吃的,怎么会弄到遍地烽烟的地步?”

    听到这里,朱由校恨恨道:“杨爱卿,你知道陕西一地的租子是多少吗?三七开,那些佃农累死累活一年后,需要上交给地主士绅七成的租子,自己只能留下三成,有些心狠的人甚至要二八开,你说说,那些佃户如何不反?”

    “三七?二八?他们疯了吗?”

    饶是杨峰见惯了世面,也不禁被这番话震得目瞪口呆?

    古代地主收租子是多少呢?

    在明朝,无论南方还是地主收的租子都是五五分成左右,当然了根据实际情况田地分为上、中、下三等。

    一般来说平均亩产约为两石左右,太平年景的时候,一石粮食的价格为六分银子,假设一户佃户家中有五口人三个劳力来算,租了十五亩地,以五五分来计算,这户佃户每年可以收获粮食十五石也就是1800斤粮食。

    这些粮食也刚好够一家五口人吃的,但是请记住,这只是在太平年景的时候,一旦发生天灾或是人祸,那些抗风险能力几乎为零的佃户瞬间很快就会沦落为灾民甚至饿死。

    五五分的租子是一般的行情,四六分已经是比较黑心的地主了,可现在杨峰居然听到居然有人要三七分甚至二八分,这简直就是大明开国以来都未有之事啊!

    震惊之下的杨峰连连摇头:“这不是瞎胡闹嘛,他们怎么敢,怎么会如此愚蠢?”

    “有什么不敢的?”

    朱由校一脸怒容道:“以陕西为例子,在高产的土豆、红薯传入西北之前,陕西一带的主要农作物为小麦、大麦豌豆和扁豆等作物,亩产只有一石左右。

    当时的租子大部分为五五分,那些士绅地主也不傻,若是给得太少的话,佃户全都饿死了就没人给他们干活了。可自打几年前土豆、红薯等高产作物传入陕西后,亩产一下就激增到了六七石甚至八九石,那些士绅哪里还坐得住?很快就有人尝试着将租子提高到了六成,随后又提高到了七成甚至八成,如此一来很快便激起了民变,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这场民变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难以控制,最终才酿成了大祸。”

    “臣明白了,原来这场战祸还跟微臣有关啊!”

    杨峰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说起来,这场流民之变还真是跟他有关系啊。

    人心都是贪婪的,以前亩产低的时候,地主们自然可以接受五五分的租子,但是有了高产的粮食种子之后就不同了。

    依旧是以五口之家三个劳力,租了十五亩地为例。

    原本每亩只能出产一百多斤的地,现在居然达到了上千甚至一千多斤,这样一来如果还是五五分租子的话,那么佃户每年就可以收入七八千甚至上万斤的粮食。

    这意味着什么?

    这么多的粮食五口之家是无论如何也吃不完的,农民一旦有了吃不完的粮食,他们第一件事就是要将这些粮食卖掉换取别的生活物资。

    然后那些有了钱的佃户就会寻求购买别的物品,比如说房子、土地,这样一来这些佃户自然而然的就会跟地主。士绅们形成了竞争关系。

    还有另一件事,那就是以往佃户以往一旦遇到灾年,就得向地主借粮借钱才能度过去,而这也给地主们提供了控制佃户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印子钱在陕西那么盛行的原因。

    现在佃户们一个个吃饱穿暖之后谁还会向地主们借钱啊,这无疑又减少地主们盘剥佃户的一个手段,如此一来地主们自然就坐不住了。

    资本都是贪婪的,地主们发现自家的佃户有可能会翻身做主把歌唱之后,立刻就想到了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那就是加租。

    既然那些泥腿子吃得太饱了,那么把租子提高到六成吧,六成还是太少那就七成甚至八成,这样一来泥腿子们就老实了。

    可是他们却忘了,即便是泥腿子也是有脾气的。

    老子以前过得辛苦也就罢了,毕竟祖祖辈辈就是这么过下来的。可现在好不容易过上了两天好日子,你们居然要加租子,这绝逼不能忍啊。

    在农耕文明时代,对于农民来说,加租子可是比娶媳妇还要大的事情。哪个人要是敢加租子那就是黑心地主老财,是要被骂一辈子的。

    在近代,为什么减租减息的口号一喊出来就得到了无数农民的拥护和赞同,因为这是关系到无数农民生计的大事。

    由于土地兼并严重,陕西原本的流民就很多,加上又摊上了这种事,暴乱自然而然的就发生了。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后,杨峰极度无语,自己每年花费了大量的钱财将现代社会的高产种子弄到了这个时空,原本是想帮助这个时空的大明度过这段困难的小冰河时期,没曾想避过了天灾却躲不过人祸,陕西的流民暴动终于还是发生了,而且居然还是以这种奇葩的方式发生的。

    时间一点点过去,直到桌上的菜开始凉了之后,杨峰才回过神来。

    朱由校问道:“爱卿,此事你以为应当如何处置啊?”

    “还能如何?”杨峰冷笑起来,“陛下,如今西北大乱,正是朝廷介入的好时机。是时候在陕西、山西两地实行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策略了。而且这次咱们还要重新丈量土地,有谁敢不配合的,通通拿下,微臣倒要看看,是他的脖子硬还是朝廷的刀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