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九百八十九章 应允他了
    从御书房出来后,杨峰回到了府里,将众女召集起来,向她们说了自己明日便要返回金陵调集部队准备出征的事情。

    听到自家男人刚回京城没两天就又要出征,府里的诸女们自然很不开心,尤其是海兰珠,随着临盆日子的接近,她的情绪也愈发的很不稳定,听到杨峰又要出征后,情绪有些波动的她突然呕吐起来,吓得杨大官人赶紧请来了大夫,见过一番鸡飞狗跳后大夫开了安胎药,服用后这才好了些。

    好不容易安抚好海兰珠,等到她睡着后杨峰这才走出了屋子。

    刚一推开门,一股冷风就迎面而来,我们的杨大官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喷嚏。

    这京城的气候比起福建可是差多了,又干燥又冷,而且这个年代已经开始有沙尘天气的兆头,真不明白为毛后世的人这么喜欢往京城里钻,宁愿睡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也不愿意在家乡发展,真吃饱了撑的。

    杨峰摇了摇头,喃喃了两句,正准备回房间,就看到大玉儿、哲哲、郑妥娘、线娘甚至米莉亚母女几女正齐齐站在前面不远处看着自己,只是她们的俏脸虽然面带微笑,但杨峰却感到一股淡淡的寒意从后背冒起。

    这是看到哥们明天要走,准备开一个送别联欢会么?

    哲哲微笑着走到他旁边挽住了他的胳膊柔声道:“相公,适才为了照顾海兰珠,你连饭都没吃几口,现在好不容易吃完了,就到妾身房里再吃点吧。而且妾身的房间可宽敞了,一帮子姐妹都能挤得下。”

    “啊……这个……挤得下?”

    看着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媳妇,杨峰咽了咽口水……

    “诶……还好哥们天赋异禀,否则可就糟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这才起了床的杨峰发出了由衷的感慨。

    人家都是一日三餐就可以了,可他却不行,一日三餐只是基础,一日多餐才是常态,看来这女人一旦有了目标就会变得很疯狂,就连原本很谨小慎微的米莉亚母女也不例外。

    不过有些事情直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象大玉儿、线娘、米莉亚娘俩这样的也就罢了,为毛连哲哲、郑妥娘也这么积极,居然抱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心态来划水,真以为爷治不了你们么?

    也幸亏杨大爷的身体被时空能量洗礼过,否则还真要让某些人看了笑话。

    翻身起床,洗漱完毕后杨峰便让人喊来了宋烨。

    当宋烨报道的时候杨峰正在餐桌旁跟一根猪蹄奋斗。

    看到宋烨到来后他放下了手中的猪蹄,用餐巾擦了擦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吧!”

    宋烨肃然道:“公爷面前哪有小人坐的位子!”

    “随你了!”

    杨峰也不勉强,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规矩,在这个时代跟人家讨论人人平等那就是个笑话。

    “宋烨,明儿我就要去金陵了,府中的护卫你都安排好了吗?”

    宋烨肃然道:“都安排好了,按照公爷的吩咐小人带两百人跟随公爷前往金陵,剩下的三百人全都留下来护卫诸位夫人,这些人每天分为三班轮流值守,只要不是大军来攻,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到诸位夫人!”

    宋烨说的不错,经过这次刺杀时间,可谓是京城震动,这些日子五城兵马司和京营就像是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般满大街的乱窜。

    那些三教九流的人可是倒了大霉,被朱由校骂得狗血喷头的兵马司和京营也发了狠,只是两三天的时间,京城的大牢里已经塞满了人,以至于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不得不上了道折子,请求小朱同志暂停下令抓人,否则大牢可就真的被挤破了。

    不过也正是因为三教九流的人被抓了大半,剩下的也全都躲在家里瑟瑟发抖,这几天京城的风气变得好了许多,不敢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公然收保护费调戏良家妇女这种事却已经绝了迹。

    杨峰缓缓点了点头:“唔……这些本公倒是不担心,但是内部人员还是得注意,否则别光守住外头,却让内鬼钻了空子那才是笑话呢。”

    “是,小人一定会交待下去的。”宋烨对于杨峰的话向来是无条件服从,别说加强护卫了,哪怕杨峰让他去死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皱眉头,这也是他为什么能这么些年来一直能在杨峰身边当家丁头子的原因。

    “咦……对了。”杨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五城兵马司的人和杨国柱不是抱怨牢房已经满了吗,你马上派个人告诉他们,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把这些日子抓起来的那些人全都给我送到天津去,让福建水师的人把这些人全都给送到吕宋开荒去。”

    “什么……这……合适吗?”

    御书房里的朱由校听到魏忠贤报告的这个这个消息时差点没把嘴里的茶水给喷出来。

    魏忠贤恭敬的说:“回陛下的话,这是信国公刚派人送进宫的折子,内阁收到后不但怠慢,派人送到了司礼监,奴婢不敢怠慢,紧赶慢赶的就给您送来了。”

    说罢,他将一份折子恭敬的放在书桌上,然后退到了一旁。

    朱由校拿起折子看了看,依旧是熟悉的折子(A4纸折叠而成)熟悉的残体字(简体字),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杨爱卿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这字写得也太那个了……罢了,毕竟人无完人嘛,只是他把京城里的这些人罪犯全都拿走到底有何用意。”

    他一边说一边打开了折子,这份折子写得很简单,全篇下来也就五百来字,上面只是简单的说由于吕宋刚拿下来,非常缺人,所以要求将这些人全都发配到吕宋去干活,而且这厮还给这种行为起了个很形象的名称,叫做劳动改造。

    魏忠贤强忍着笑:“陛下,奴婢也听说了,吕宋那些土著大都愚昧无知、懒惰成性,很难用圣人之道去约束他们压根就没用,所以奴婢以为信国公这步棋走得正好,用这些三教九流的人去那里正好管管那些人,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嘿……还有这种说法。”

    朱由校也笑了起来:“罢了罢了,既然如此朕就应允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