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九百九十七章 雨夜避雨
    “咔嚓……”

    一道雪亮的闪电划破夜空,雨水犹如银河倒泄般倾盆而下,大风裹挟着大雨肆无忌惮的吹打着漆黑的世界。

    看着仿佛全都被暴雨肆虐的大地,全身瞬间被淋湿的杨峰不禁骂出声来,“他娘的,这个季节居然还有这种大雨,搞什么鬼。”

    看着距离自己尚有差不多两里路的江东门千户所和已经变得漆黑的大地,杨峰无奈的叹了口气。当初将这里定为穿越点是因为距离偏僻,不容易被人发现,可现在看来太过偏僻也不大好啊。

    而且来的时候居然忘了拿手电筒了,不过象这种天气即便有手电筒估计也不好使,而且从这里到千户所的路可不大好走,真要硬着头皮跑过去的话指不定要摔多少跤呢,搞不好掉到沟里就麻烦了。

    “看来得找个地方暂时避避雨了。”

    杨峰记得附近应该有个农场距离挺近的,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朝周围用力眺望,终于发现东南边好像有几个微弱的火光,那里应该就是农场的所在地了。

    确定了方向后,杨峰便朝着农场所在方向走了过去……

    马老汉顶着大风将横闩插到了插槽里,听着外面的大风将窗户打得啪啪作响,又是欢喜又是忧虑的叹了口气。按理说这场大雨对于已经干旱了好几个月的金陵来说确实是一场及时雨,可看这规模却是有些大了,若是从旱灾编成涝灾那就不好了。

    “吱呀!”

    里面的屋门被推开,一名少女拿着一盏油灯走了过来,原本漆黑的屋子立刻变得明亮了不少,看到马老汉站在窗边发呆,她不禁惊讶道:“爹……您怎么还不睡呀?您莫不是忘了明儿还得出工呢。”

    马老汉没好气的看了少女一眼:“爹还没老糊涂,当然知道要出工,只是看着这场雨爹有些担心啊,若是这场雨下得太久了把外头的庄稼给淹了就不好了。”

    少女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爹啊,这是场长应该担心的事,您一个普通的庄丁操这份闲心干嘛?”

    “你知道什么?”马老汉轻哼了一声:“农场若是没了收成,咱们吃啥喝啥?还是你愿意再去挖野菜啃树皮?”

    少女愤愤道:“怕什么,那也是上头应该考虑的事。真要没了饭吃,咱们就去闹,若是能将侯爷他老人家惊动了那才好呢!”

    少女不说还好,说了之后马老汉无奈的叹了口气:“唉……侯爷……都已经两年没回来了,我上次听人说,他老人家估计是要留在福建,再也不回来了。”

    “不会的,侯爷怎么可能不回来呢?这里可是他老人家发家的地方啊!”少女先是吃了一惊,随即激动起来,大声道:“爹你可别听信了别人的谣言,侯爷不过是去福建打海寇了,怎么可能不回来呢,这里可是他的家啊!”

    看着激动的女儿,马老汉苦笑起来,侯爷是何等人物,又怎么可能一辈子窝在小小的江宁卫。

    “好了,丫头你也别多想了,还是回去歇息吧,这场雨一时半会看来是不会停的,若是明天……”

    “等等……”少女突然打断了自家老爹的话,“爹……你听,外头有人在敲门。”

    “嗯……”

    马老汉仔细一听,除了敲门声,好像还有人在外头大喊呢。

    俩人又听了一会,脸色微微就变了,少女有些疑惑道:“爹……这么晚了到底是什么人?”

    “去把门打开看看就知道了,这么晚还来敲门,肯定是有什么急事。”马老汉摆了摆手,示意少女去开门。

    少女嘟着嘴从墙上拿了一副油衣和斗笠便出了门。

    至于外面会不会是歹人之类的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要知道这里是可是江宁卫的农场,光是青壮就有数百人,更何况这些日子准备出征,附近就驻扎着数万大军,那得是多脑残的歹人才会跑到这里来干坏事啊。

    很快,出去开门的少女领着一个人推开门走了进来。

    “爹……刚才就是这位大哥在外头敲的门。”

    “丫头,赶紧把们关上。”

    等少女将门关上,接着灯光父女俩这才看清了来人的面貌。

    这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年轻人,看模样约莫二十来岁,身上的衣裳早已被雨水打湿,脸上也全都是雨水。

    年轻人进来后笑着朝马老汉拱手道:“老人家实在是对不住了,晚生深更半夜的过来打搅您实在是迫不得已,原本晚生是想去千户所的,没想到碰上了这场大雨,不得已过来避一避,您老人家请放心,待会等到雨停了晚生这就离开,不会打搅您太长时间的。”

    听到年轻人言语之间条理分明且彬彬有礼,马老汉原本审视的目光这才缓和了不少,颔首道:“后生客气了,出门在外谁没碰到点难事啊,大家相互帮忙是应该的。只是不知道你这么晚了为何还在外头晃荡啊?须知这段时间江宁卫可是集结了数万大军,若是让大军碰到了把你当奸细抓起来就麻烦了。”

    年轻人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老人家放心,晚生虽然不才,但也决不是什么奸细,只是有事要去千户所走一趟,所以才不得已在夜间赶路,这点您老人家尽管放心。”

    “唔!”

    马老汉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扭头对站在自己身后怔怔看着年轻人有点拔不出来的少女喝道:“丫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客人去烧点热水,让客人洗漱一下。”

    “啊……哦……哦……”

    被自家老爹这么一喝,原本看得有些出神的少女这才清醒过来,脸蛋顿时就是一红,赶紧一拧结实的小腰朝着一旁的伙房跑去。

    看到自家闺女进了伙房,马老汉这才从桌上拿起了旱烟,又从腰上挂着的烟袋拿出了一小搓烟丝放进旱烟嘴里准备就着桌上的油灯点着。

    年轻人看到后说道:“老人家,您别急,晚生这里也有烟,您试着抽这个。”

    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被一包透明的东西包裹着的巴掌大的纸盒,打开后拿出了一根长条状的东西递了过去。

    马老汉一看笑了:“哦,原来是卷烟啊,这玩意不错,确实比老汉的好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