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秦皇 > 27.心机
    在你幸福的,成为人生赢家想和喜欢的人分享成功喜悦的日子里,却突然发现曾经与你海誓山盟、说一辈子只要你一个、其它都只是过客的人居然和前任勾搭到了一起,而且它们可能从来没有分开过,你是要怒而分手,还是大骂着小三贱人,去怒斩那对狗男男?

    秦王政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面临这种抉择的一天。

    一时间,被背叛的怒火直中胸肺,几乎将他气个倒仰,就想质问他骗了它多久。

    但秦王终是秦王,在看到对面那人理所当然的模样以及眼底的一丝嘲讽时,他没有再追问下去。

    和严江一样,他也是一名优秀的猎手,知道自己的优势和对方的猖狂恣意无法无天。

    直接掀开事实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可能让人弃鸟而去,徒然让那老虎上位。

    至于说强行拿下……

    别人不清楚严江的战斗力,他还不知道么,在山林野外,他们这十来个人再精锐也妥妥是一群送的,只能为花皮虎的晚餐添砖加瓦,哪怕不被杀光,他只要往山林中一躲,就别再想能把他揪出来。

    所以,这事还得先按下!

    心念电转,想及此处,于是他只是默然负手,凝视着那个骗人骗鸟都毫不心虚的仆人。

    枭鸟眼中无色,只有黑白,上次在黑夜里匆忙来去,也看得不清晰,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有颜色的他。

    他一如记忆中般的潇洒释然,身着胡服,劲装窄袖,持刀挂箭,眼中永远星光璀璨,相比之下,他那堪称君子如玉的容貌,反而被他的气势遮掩了。

    “你便是李崇所提严江?”秦王努力让自己声音平静,不去多看那蠢虎。

    几乎是一瞬间,严江便感觉到对方那宛若实质的摄人气息,那是属于根植于自身实力的自信,杀伐决断间的恐怖气魄,属于真正的王者之气,并不常见,会分大小,足够上普通人心惊胆战——和普通人看到老虎其实没什么本质区别,都是面临恐怖时本能的危险提示。

    但严江不会,他只是微微一笑,抚摸着老虎头颅:“是呢,严江上次不知轻重,怠慢大王,还望大王恕罪。”

    想倒这,他理了理衣角,就准备叩拜君王。

    仿佛惊醒了什么开关,对面的英武君王猛然回神,挥手阻止。

    他周身气势不减,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才缓缓舒了口气,负手道:“不必,李崇郡守对你多有推崇,寡人意好奇而见,果与常人大不相同。”

    他非常清楚,真被严江跪了,就等于是被他打了“冤大头不必客气”的标签,坑起人来不会给一点情面,反而是和他平等相待,会有些好结果。

    严江倒没有推迟,只是抱拳谢过大王,看他的面色倒有了几分喜欢——这秦王就很上道了。

    “你既有神仙机缘,便自按你的礼仪,不必拘泥。”秦王的目光缓缓移向那只大老虎,微微勾起唇角,只是眼底不见笑意分毫,“曾听李崇言你所学甚广,大秦向来不拒六国才俊,不如随孤回宫一谈,若却有真才实学,那西羌牛马,便尽归你处置。”

    这是送上门来了?

    这个秦王不错啊,严江简直挑不出拒绝的理由,悦然道:“谢大王赏识。只是我现在衣衫不整披头散发,还有小宠牵挂,甚是无礼,不如回去细心打理,明日再应您传召。”

    他又摸了一把老虎,花花也很给面子地低吼一声,表情超凶。

    秦王默然看了他半晌,这才缓缓道:“可。”

    说完,他牵马转身离开,阿黄有些呆,不愿意离去,驻蹄咬缰,冲着主人嘶鸣不已,让严江不得不给它打手势,让它跟着现任主人。

    阿黄只能委屈地被带走,这一人一马身上带着宛如实质的阴沉黑气,仿佛被遭遇了巨大的背叛。

    严江落在后边,随他们出了山林,走上官道,众人皆骑上马匹,为了带点逼格以及跟上马队,他是斜坐在花花身上,猫科动物脊椎在奔跑时会上下移动,并不合适乘骑,十分颠簸,李信十分够朋友地问江兄要不要和他共乘一骑?

    严江当然好呀好呀。

    只是刚刚坐到一起,秦王便以李信话多有失为名,让严江占了李信之马,而原主李信委屈地骑到蒙毅的马上。

    过了一会,李信看着跟着跑还背着装备袋的老虎,有些忍不住了:“江兄,这老虎既然是你养的,我是不是可以摸尾巴和屁股了?”

    简直不能抵抗,好想摸一下那耳朵。

    “不,”严江果断拒绝,“不熟的会爬起来咬你的。”

    “如果它吃饱了呢?”李信不想放弃,“可以摸吗?”

    “不行,”严江还是拒绝:“常规操作就是把你咬死丢一边,咬完还嫌弃你骨头多肉还酸。”

    “那它怎么不咬你的鸟?”李信指着他背上的猫头鹰,抗议道,“你家鸟那么肥,他都没咬,也一定不会吃我吧?”

    秦王闻言,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漠然转回去。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严江又头痛了,唉,要天黑了,该怎么给陛下交待啊?他叹息道,“你回头帮我找些黑色染料来,我给它画个妆。”

    “干嘛?”李信不解。

    “我得告诉家里的宝贝,说这是新找来的黑豹,至少把这几天过了。”严江无奈道。

    秦王握紧的缰绳,几乎把手掌掐出印子。

    回城之后,严江回到先前居住的地方,秦王则在禁卫的簇拥下回到寝宫。

    他听了一会下属汇报的各种事情,便让他们退下,自己则独自一人来到寝殿,沉默许久,支在榻上,准备小憩入梦,却又听到殿外呼喊着政儿的大哭之声。

    熟悉的声音让他烦躁而又愤怒,成王败寇,既已选了不要骨肉之情,又有什么资格再来求饶?

    他愤然地闭上眼,自然地入梦。

    -

    天还没黑,严江正在调涂料呢,万万没想到,陛下竟然醒了!

    那时花花正在细细舔着他的手指,仿佛想吮走上边的每一丝肉味,就这样被逮个正着。

    向来威严陛下愤怒地都叫出声了,鸟爪就要去抓花花的眼睛,被他挡住后更愤怒了,几乎瞬间挠了他的脸,抵抗的手臂更是见了血,那是怎一个鸟飞虎跳,根本控制不了局面!

    花花仿佛想起了某些回忆,更是要出尽恶气一般要一口咬死这坏鸟,要不是严江不顾陛下反抗将它紧紧抱住,花花分分钟就能给晚上加餐——老虎近身作战是有最强大的种族碾压的,更何况陛下这小身板,花花哪用碾压啊,一个大爪子就能拍平它。

    好不容易把花花赶到卧房,严江这才努力安慰陛下。

    但没想到的是,陛下居然直接气吐血了,瘫在他怀里,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样。

    “我只说鹦鹉会得忧郁症,怎么你也会啊,我保证,只是用花花骗骗秦王,等用完了就赶它走好不好?”严江吓得手都不会放了,险些给自己的爱宠磕头求饶了。

    陛下扭过头,不愿再相信他了,生无可念了……

    “我错了好不好,花花是自己追过来的,你知道它最会追人了,”严江苦口婆心地劝道,“只要你不生气了,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好吧?”

    陛下转身看他,目光怀疑。

    “真的,我都答应你。”严江面不改色地保证。

    陛下简直想要呵出声了,你的保证都是假的!它更愤怒了,钻出严江的怀抱,就愤然地飞出窗外。

    严江担心它,拿起夜视仪就翻上房顶,想看它飞哪去了。

    只见陛下在向旁边的禁宫飞了过去,在最高的殿屋檐上停了一下,居然直接滚了下去。

    陛下!

    严江真慌了,飞快下房去跑了过去。

    但却被禁卫拦住,称王上正在休息,任何人不得进入后殿。

    严江转身就走,准备去换身衣服,再潜进来。

    就在这时,听到身后有一个略沙哑的声音响起:“你是来找它的么?”

    严江猛然转身,就见远方秦王一身白衣长袍,长发随意一束,正倒提着一只猫头鹰!正是他家陛下。

    “多谢陛下,我便是来找它的!”严江着急地把陛下接过来,仔细检查,发现只是睡着了——也许是气晕了,并无外伤,就是不知道内伤有无……

    “说来也巧,它正落我怀里,”秦王微微勾唇,淡然道,“我那烛火通明如昼,却那看看吧。”

    严江着急爱鸟,也没多想,便感谢着同意了。

    这时,他好像听到远方有花花委屈的咆哮声,只能叹息了一声,心中对花花说了声抱歉,便随秦王去了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