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阴阳师 >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继续砍,别累着
    “这是自然。”穆倧微微点头。

    罗刹门虽然是开平郡最为庞大的势力之一,但开支也是巨大无比。

    若是有人中了罗刹门之毒,耗费巨资的话,罗刹门也会愿意出手治疗。

    罗刹门和其他修行势力有些不同。

    其他修行势力,要么是培养俗世势力给自己赚钱。

    要么是投靠一些庞大的俗世势力,由这些俗世势力养着他们。

    再低级一点的,就是帮别人杀个人,或者人家需要修士保护,花多少钱,租他们门下的弟子一段时间。

    总之五花八门。

    但罗刹门却不同,他们门中,有着无数奇门毒药。

    整个燕国,玩毒,没有人能玩得过他们。

    所以罗刹门便公开售卖一些毒药,当然,一些东西寻常人是买不到的。

    比如煞魔针就是其中之一。

    不过罗刹门还有一个骚操作。

    那就是若是有人中了罗刹门的毒,走投无路,耗费巨资,也是可以找他们解毒的。

    这就相当于一份毒药,卖了两分钱。

    当然,这种行为,也被不少人给诟病。

    老子花钱买一份毒药,准备毒死仇家,结果你特么一转眼,又给他治好了。

    这算特么什么事?

    玩我呢?

    可谁让罗刹门家大业大,也没有多少人敢抱怨。

    不过后来找罗刹门买毒药的人,大多数都是买烈性毒药,最好是几秒钟让人给暴毙的。

    免得又让罗刹门赚一笔。

    林凡笑眯眯的说道:“忠义伯,并非在下不识抬举,只不过,这花钱就能办到的事,我需要如此么?”

    随后,林凡忍不住看了一眼魏弦旻。

    这家伙,花钱都能办的事,之钱还想骗自己去做太监?

    魏弦旻自然也是感受到了林凡的目光,他微微开口,但是只有林凡能听到他的声音:“这罗刹门虽卖解药,但也分等级的,无权无势之人,花再多钱,也只能购买最低级的解药。”

    “你这煞魔针几乎是罗刹门最顶尖的东西,就算是忠义伯出面,也要耗费不少功夫。”魏弦旻道:“不过我可以帮你。”

    顿了顿,魏弦旻道:“之前的条件,不然你再考虑考虑?要是你舍不得这命根子,那切一半,给你留一半挂着作纪念也行。”

    林凡黑着脸,特么,还有这种操作吗?

    他是不知道,净身能给他留半条命根子,也就是魏弦旻身份奇高才能办到。

    寻常人,根本就别想谈条件。

    魏弦旻是越发欣赏林凡,特别是刚才林凡那一掌。

    魏弦旻眼界奇高,这绝对是最为顶尖的功法之一。

    就是不知道这林凡的师父是哪位老怪物了。

    “这就是没得谈了?”穆倧面色冰冷,他目光扫了一眼这大堂内的人,哈哈笑道:“很好,老狗,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做,我保你家人富贵九代!”

    杨明奎泪流满面,他是真的不想死。

    但他身为穆家大总管,太清楚穆倧的做法了。

    若是自己不死,恐怕他就要杀自己全家。

    穆倧虽然残忍,但也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说到做到。

    自己一条命,换自己子孙九代富贵,值了!

    他清楚,自己已经不可能有活路了,而且这把年纪,该享受的,也都享受过了。

    想清楚这些,他抓起了地上,穆奇被打落的剑,一剑捅进了自己的胸口。

    杨明奎如此果决,倒是让大堂内的众人万万没有想到。

    “很好,我说到做到。”

    穆倧直接转身离去,并未做太多停留。

    一个大总管而已。

    以穆家的身份地位,不知道多少有能力,有才华的人想要做这个位置。

    对于穆倧而言,杨明奎死了也就死了,只不过今天这件事,他面子大损!

    这笔账,是要算的。

    穆奇紧跟在他身后离去。

    “啊!”

    突然,王狗子宛如哭丧一样的惨叫了起来。

    倒是让众人吓了一跳,心想,这家伙发什么疯。

    “杨明奎,你别断气啊。”王狗子冲到杨明奎身旁,他急忙摇着杨明奎说:“你挺住,挺住啊,千万别断气,让我再捅两刀再死啊,否则我怎么算报仇。“

    说着,王狗子拔出了杨明奎体内插着的剑,他看着地上杨明奎的尸体。

    有些犹豫。

    他毕竟是个读书人。

    不过。

    去特么的读书人,这家伙害了自己全家,还跟他讲什么?

    他一剑剑的朝杨明奎尸体上劈砍而去。

    “我捅死你这老鳖孙。”

    “我砍死你这王八蛋。”

    “行了,鞭尸之举,有违常伦。”刘正阳大声的说道:“这公堂之上,成何体统。”

    “你死过爹妈没?”王狗子抬头看向刘正阳。

    “胡闹,我父母尚在。”刘正阳道。

    “若是有人杀你爹妈呢?”

    刘正阳黑着脸,心想,那当然是砍死那个王八蛋碎尸万段啊,不碎尸万段还留着干啥。

    不过自己是钦差大人,说话做事得有度量,他道:“那也不可轻易毁尸。”

    “这王狗子的父母被杨明奎害死的。”一旁的贺嘉言小声提醒。

    刘正阳一听,咳嗽了一声:“那谁,给他倒一杯水,继续砍,别累着。”

    自己虽暗中收了忠义伯的好处,但也不能明面上太袒护,怕被看出破绽。

    他心中也有些无奈。

    原本以为是个美差。

    这到外面当钦差,随便转一圈,就能捞一大笔钱,还能到处借着皇上陛下装逼。

    这多爽的差事啊,不知道多少人羡慕自己。

    人家忠义伯堂堂伯爷,都送礼给自己。

    这要是换在京城,以自己一个吏部郎中,人家有爵位的,能捏死自己,都不一定拿睁眼瞧的。

    但这件事,却是有些糟糕了啊。

    忠义伯给自己送了四箱黄金,如今大管家还被弄死了。

    而且明面上,自己还掺和在这里面。

    想想都头疼。

    他忍不住暗想,要不然还一箱黄金给忠义伯?

    算了,自己贪点钱财不容易,人家忠义伯大门大户的,也肯定不在意这点黄金了。

    “知府大人,在下建议,立马带兵搜查忠义伯封地。”林凡说道:“被抓的人,极有可能在他封地之中。”

    足足五千人,也就忠义伯的封地能关押得下,且如此多人,也只有在他自己封地中,才能严加看管,不怕被外人给发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