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阴阳师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解药
    这时,一个弟子来到门口敲门,说道:“师父,有人登门拜访。”

    “是刘老板和刘公子来了吗?”秦逸脸上带着笑容问道。

    “不是,是一个老者和王狗子。”

    “王狗子怎么来了。”秦逸心头一颤,他可是知道,王狗子被抓入了忠义伯府,按理说,是绝不可能活着出来的。

    难道是他从忠义伯府逃了出来?

    想到这,他心中顿时大惊,这个王八蛋,自己死就算了,还想将他们秦家给拖下水?

    他沉着脸,指着秦霜儿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待着,不许出来。”

    说完,他便大步跟着弟子来到了武馆的门口。

    魏正背着手,穿得一身锦服,看起来像是一个富硕的商人,而王狗子如今也穿着一身锦衣。

    原本还给他准备了许多玉佩啊之类的东西,但王狗子懒得佩戴,就这样来了。

    魏正神色平静的站在这秦逸武馆门口,他们暗中,有不知道多少西厂高手暗中潜伏着。

    这些潜伏的高手,心中都惊讶,这燕国上下,就算是皇宫,魏正的身份,也可以直接进入其中。

    这时,秦逸大步来到门口,他看了一眼魏正,不过很快,目光却是看到王狗子身上,他说道:“王狗子,你什么意思?你之前不是被抓进忠义伯府了吗?你竟敢私逃出来,也好,就让我抓了你,给忠义伯送回去,也好证明我跟你没关系。”

    秦逸生怕被王狗子的事情给连累上,说话间,他一招手,四五个壮汉便要走出来抓王狗子。

    王狗子一听,下意识的就往魏正身后躲。

    “这位就是秦逸先生吧?”魏正和气的说道:“我是代表王狗子家,来和你商量他和秦霜儿姑娘大婚一事的。”

    “没什么好商量的。”秦逸摆手:“当初的比武招亲,不算数,你最好给我滚开,否则你这老胳膊老腿,可经不起折腾。”

    说着,那几个弟子就要冲上来绑王狗子,手上还拿着绳索。

    就在这一刹那,原本街上随意散步逛街的几个人,突然冲了上来。

    瞬间便将秦逸的几个弟子给制住。

    秦逸吓了一跳,他是练家子,看得出,出手的这些人,可不是什么武功高手,而是修士。

    “咱们进去说吧。”

    魏正背着手,对王狗子点了点头。

    王狗子深吸了一口气,率先走进武馆大门。

    随后,街上乔装打扮的那些西厂高手,纷纷进入了这武馆内,还将武馆的大门紧闭。

    秦逸此时彻底懵了,他站在练武场中间,看着自己的弟子被这群修士给制住。

    他粗略一数,最起码有三十多个修士。

    至于这些修士的实力如何,他却是看不出来。

    “秦霜儿姑娘在哪呢?”魏正笑着问道。

    “不说?”魏正问。

    秦逸冷哼了一声:“这是庆隆府的府城,我就不相信你们敢杀人害命,就算你们是修士,官府也会追查到底。”

    秦逸这话看似是在威胁他们,实则是在宽慰自己。

    “王公子。”

    这时,秦霜儿脸上戴着紫色面纱,跑了出来。

    她之前便偷偷跟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父亲的德行,担心王国才出事。

    结果她躲在角落中,却是看到有许许多多的高手将父亲的弟子全部制住了。

    秦霜儿此时急忙跑到了王狗子身旁,说道:“王公子,这些人是?”

    “这位就是……”魏正犹豫了片刻,说道:“就是秦姑娘吧?”

    按理说,若是王狗子从小在皇室长大,如今被封王,那么便可称秦霜儿为王妃。

    若王狗子当初能成为太子,秦霜儿便是太子妃。

    但现在,却是不太好称呼。

    毕竟王狗子虽然是大皇子,但并无任何的封赏。

    “我来娶你了。”王狗子看着秦霜儿,郑重的说道:“当初说过,若是我出人头地时,便来娶你。”

    秦逸皱眉起来,却是没有敢再多说什么,他也搞不清楚跟着王狗子来的这些修士究竟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是?”秦霜儿指着这些修士问道。

    一旁的魏正答道:“我们是王狗子家里来的人,是来接王狗子回家的,秦姑娘既然是王狗子的未婚妻,便跟随我们一起回去。”

    秦逸一听,这可不干了,急忙说道:“这可不行,你们来这么多人,说要将我女儿带走就带走?”

    魏正笑了一下,随后说道:“秦先生,我想秦姑娘能嫁给王狗子,你应该感到庆幸。”

    “走。”魏正却是懒得多言,转身便离去。

    “霜儿。”秦逸急忙喊道:“咱们都不知道这些人是做什么的,你就这样贸然离去……”

    “对不起父亲。”秦霜儿说道:“我们走吧,王公子。”

    秦霜儿心中虽也惊讶,但她对自己决定的事情,会坚持下去。

    她当初比武招亲输给王狗子后,决定了王狗子是自己未来的丈夫后,便再也没有任何改变的念头。

    ……

    府衙内。

    林凡坐在院中,躺在一张椅子上休息,脑海中也在思索着接下来要怎么做。

    这时,魏弦旻走来,他穿着一身西厂服饰,问道:“林凡,你的事,我之前和义父提了一下,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殊为不易,考虑一下?加入我们西厂?”

    “哎呦,魏弦旻,你这家伙。”林凡忍不住笑了起来,道:“你这家伙,还喜欢拉皮条呢?”

    “拉皮条?”魏弦旻显然不理解这三个字的意思。

    林凡说道:“我可不想做太监。”

    “那真是可惜了。”魏弦旻说。

    林凡黑着脸,这有什么可惜的。

    他颇为无语,问:“找我什么事?只是找我聊天?”

    “煞魔针的解药,我三哥已经帮你取回。”魏弦旻说:“你跟我过去一趟,他帮你解毒便可。”

    林凡点头说道:“多谢。”

    没想到煞魔针的问题,这么轻易的就解决了。

    魏弦旻说:“你还是好好谢谢大皇子吧,跟我来。”

    说完,魏弦旻便带路,林凡跟了上去,很快便来到了一个院子中。

    那个前往罗刹门取解药的太监正坐在石椅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