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都市阴阳师 > 第两千二十三章 如果是我,会用什么样的办法?
    看着面前的黄腾宇和程广汇,赵令行又看了一眼城墙下的二十万大军。

    难道是阴谋?

    不对,这方进的人头是真的!这二人真的杀了方进,再什么阴谋,也不可能将方进给杀了吧。

    更何况,里面已经缺粮到了极限,这种时候,方进恐怕也压不下下面的各位将领。

    “陈宣主,你怎么看?”赵令行有些拿不定主意。

    陈平义目光闪烁了一下,本想说些什么,不过还是忍住了,道:“赵将军,这里是战场之上,你是主帅,我主要是负责你的安危,决策你来定便是。”

    事情其实很明显了,二人杀了方进作为投名状,只是想要粮食和苟活下去的机会。

    若是收下二人,将他们安置在城墙之下,若是里面剩下的周国大军想要冲出来,必然都会和这二十万大军碰撞。

    更何况,只要让自己手下的人时时刻刻的严密防守,这群周国大军也难以从城墙下冲上来。

    要知道,虽是仓促修建的,但这座城墙也高达足足七米,寻常士兵,根本就不可能爬上来。

    “二位将军,你们二位既然都带着方进的人头过来了,那么我就暂时收下你们,不过我丑话先放在前头,一旦周国大军想要从这里突围,你们得让手下的二十万人马先顶上去。”

    “另外,我们每日只会发放刚好足够你们这些大军一日的口粮。”

    赵令行毕竟是警惕之人,说出了这些条件。

    程广汇和黄腾宇自然是答应了下来,他们现在也没有什么讲条件的资格。

    收下二人后,赵令行说道:“两位将军先去下面,吩咐下面的这些将士安营扎寨,然后就到我军中吧,我那里准备好了酒肉款待二位将军,此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们也都留在我齐军大营中。”

    “是。”

    黄腾宇和程广汇一一点头。

    回到中军大营后。

    赵令行皱着眉毛,说道:“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说不上来究竟哪里有问题。”

    旁边的陈平义手中提着方进的人头,仔细的打量揣摩,心情颇为不错。

    陈平义毕竟是圣殿宣主之一,这人头是真是假,骗不过他,他哈哈笑道:“赵老弟,你恐怕多虑了,我刚才手下的修士也传来了消息,昨天夜里,里面大厮杀了一番,光是第五大军和第九大军,便近乎死了二十万人,第一大军也近乎全军覆没。”

    “加起来,死了四十万人,这四十万人还能是假的不成?”陈平义呵呵笑道。

    赵令行也是微微松了一口气,点头说道:“也是,恐怕就是我太多虑了。”

    ……

    盖世侯府内,林凡手中拿着一份齐国前线传来的快报。

    他脸上也是流露出了喜色,来到钟柔静的宅院中,说道:“钟姑娘,看样子周国已经完蛋了,齐国那边传来消息。”

    钟柔静坐在院子中正在看兵法,她头都没有抬,说道:“是不是方进死了?周国有将领拿着方进的人头,去投靠了赵令行?”

    “没错,咦,你提前得到消息了?”林凡一愣,心想,这消息是第一手,先送到自己这的啊,没道理钟柔静先知道啊。

    钟柔静头也没抬,说道:“齐国已经完了。”

    “什么意思?”林凡一愣,问道:“难道方进是诈死?”

    “不,方进是诈死,是骗不了赵令行的,唯有真死,才能骗得到。”钟柔静说道:“这就是我之前给你说过的,周国能取胜的办法。”

    林凡仔细一细想,瞳孔微微一缩,说道:“也就是说,程广汇和黄腾宇有问题?”

    钟柔静笑着点了点头:“恩。”

    林凡脸上带着震惊之色:“周国死的四十万大军,也都是演戏?”

    钟柔静放下手中的书籍,脸上带着感慨之色:“方进是个枭雄,用自己的命,加上四十万大军的性命,换来赵令行的信任,不出意外,明天,就要出事了。”

    “我马上派人去提醒……”林凡说完,却是停了下来,随后苦笑了一下,他此刻却是明白,为何之前钟柔静告诉自己,即便是提前将这些告诉赵令行也没用是为何了。

    黄腾宇和程广汇那边,是方进的人头加上四十万大军。

    而自己这边,空口无凭,只是推测。

    即便自己当时派人去传信,提醒赵令行说周国有隐秘,赵令行就会相信自己吗?

    林凡心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却也明白,想不上这个当,太难了,人家方进拿自己的命做诱饵,还真是够狠的。

    这也是林凡感觉自己第一次真正的认识到了方进这个人,不过,以后也没机会交手了。

    ……

    齐国五十万大军的军营中,黄腾宇和程广汇已经来到齐国的军营之中,被暂扣了下来,很显然,是要将他们二人给当成人质。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但赵令行还是有些睡不着,他来到城墙之上,看着下方,延绵十几里的二十多万大军。

    当然,这些大军并没有贴着墙驻扎,赵令行也不会同意让他们这样做。

    第五大军和第九大军,都距离这座城墙有着半公里的距离。

    “睡不着吗?”

    此刻,旁边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赵令行看了过去,却是陈平义。

    陈平义笑呵呵的,手中还拿着一壶酒,问道:“赵将军喝一点吧?”

    赵令行随手接过酒,说道:“总感觉有些诡异,但说不上究竟是哪里有问题。”

    “周国这些大军,已经彻底没有任何的胜算,但我总感觉,好像疏忽了什么地方。”赵令行皱着眉毛,喝了一口酒水。

    陈平义站到城墙边,看着远处,啤山县的方向,道:“有时候你们这样带兵打仗也真是够累的,脑海里全都是这些阴谋诡计的东西,各种算计。”

    “赵将军不要多想了,过不了几天,这上百万大军,就会彻底饿死光了。”

    赵令行目光紧紧的盯着黑暗之中,沉声道:“我在想,如果是我,会用什么样的办法,带领周国大军走出面前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