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六长老
    噺8中文網8哽噺繓赽捌1小説蛧

    刚进风府,风辰就看见了飞奔而来的雨萝。

    侍女手中还握着梳子,急匆匆的,显然之前还在帮雨寻霓梳头。

    见到风辰,雨萝眼睛一亮,有些讶异地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才行礼问候道:“雨萝见过辰少爷。”

    “箩儿姐姐。”风辰笑道,“可是越来越美了。”

    雨萝是雨寻霓的贴身侍女,从小丫头开始就跟着她,和风辰自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实则彼此之间情同姐弟。

    不管风辰在外面如何荒唐,但对雨萝却总是规规矩矩,敬爱有加,有什么心事也愿意同雨萝说。

    可以说,在这风府之内,除了雨寻霓之外,风辰最亲近的人就是雨萝了。

    此刻分别数月相见,都倍感喜悦。

    听风辰夸自己,雨萝抿嘴一笑,使劲冲他使了个眼色。

    风辰扭头看去,只见雨寻霓一脸冷笑:“这嘴是越来越甜了,可来了怎么没听你夸老娘几句?”

    这竟是吃醋了。

    “我老娘的美那还用夸么?”风辰笑嘻嘻地搂住母亲肩膀,“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用在我娘身上,那都是俗词。”

    雨寻霓被他逗得噗哧一笑,拧了拧他的脸蛋,笑骂一声:“小兔崽子!”

    说着,她喜滋滋地拉着风辰就走。

    过了前院,穿过走廊,风辰发现母亲拉着自己走向博云院。

    那是风商雪和雨夫人的居所。

    “娘,你不是在闭关么?”风辰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个小兔崽子都家了,老娘还闭个屁的关!”雨寻霓没好气地戳了他一手指头,“跟我见你爹去。”

    说着,她脸上浮现一丝又得意又不屑的表情:“你爹知道你今天来,一大早就起来了。哼,当年他娶我那天,也没见他这么不淡定。不过,听说你进城了,他倒是要端起架子了等你去见他呢。”

    风辰哑然失笑。

    一路说笑着,三人已然穿过前院,进入中院。

    风府主宅占地面积极大,前院是用于接待客人,以及私塾,账房,外议事厅,护卫队等所在地。

    中院则是风家的武堂,练功场,内议事厅,藏,府库等所在地。

    而后院,则是风家嫡长房的寝居,饮食,花园,房之所。

    另外还有左右旁院。

    左院是仆从居所,厨房,洗衣房等设施的所在地。而右院,则主要是风家客卿居住的小院。

    在经过中院练功场的时候,风辰扭头看去,只见练功场上,数十名风家子弟正在族中教头的指导下修炼。

    他们有的在互相练习搏击之术;有的在练功桩前拳打脚踢;还有些在修炼剑法或刀法。

    呼喝声,拳脚声,金铁交鸣声此起彼伏,一派热闹的景象。

    这场景,风辰以前也不知道看过多少次了。

    曾经风商雪也将年幼的他提溜过来,让他跟随修炼,最终却以他嚎啕大哭,雨寻霓怒气冲冲寻来护短,将他带走为结局。

    后来,风辰每次经过中院,都会避开练功场中央,而走旁边的走廊。

    于是,这个纨绔少年和风家修炼的子弟,就成了两幅永远也融合不到一起的风景,泾渭分明。

    风辰固然是走得目不斜视,而练功场上的子弟,也对他视若不见。

    只是偶尔恰逢休息时,看见他经过,也是有人指指点点,面露鄙夷,窃窃私语。对于这位嫡长房的二少,别说风家其他各房子弟,就算是一些远亲外戚或依附于风家的子弟,也都看不起。

    天道大陆,以强者为尊。

    而各大世家,之所以能够雄霸一方,享荣华富贵,就是因为传承延续,一代代人才辈出。

    家族子弟团结一心刻苦修炼,力量大,拳头大,才能打下这片天地来。

    如果族中子弟个个都像风辰一般,风家只怕早就垮台了。

    不过,此番再从这里经过时候,风辰跟着雨寻霓,自然不会专门绕开,再加之他自己也已经成为了争游者,因此,见众人练得热闹,便不禁放缓了脚步,多看了两眼。

    这一看,风辰不禁有些发愣。

    府中这个练功场,乃是整个家族十余个练功场中,最大最好的一个。

    风家势力范围内,但凡有子弟天赋出众,脱颖而出,都会被选拔成为内堂弟子,从而有资格来这个练功场,由风家的长老亲自教导。

    除了长老之外,父亲风商雪和风家奉养的客卿,也会不时前来指点。就连平常对练指导,配的也都是由风家高手充当的教头。

    因此,内堂弟子在风家子弟中,地位极高。

    只要被选入内堂,哪怕这个人不姓风,而是出身于风家的某个远亲外戚家族,甚至出身仆役,其在风家的地位权限也高于普通风家子弟。

    但凡发生争执,族中绝不会以血缘远近来论,而是毫不犹豫地偏向强者。

    这就是风家特殊的家风。

    风辰曾经见过,两个人各执一词,一时分不清谁是谁非,长老干脆让两人打一场,谁赢了谁就有理!

    虽然有些不讲理,不过,也正是风家的这个规矩,使得风家能在短短数十年时间里,就从下游一个普通世家,成长为中游大族。

    用风商雪的话来说:“在风家,你觉得你有道理,你可以委屈,可在外面,谁跟你讲道理?”

    拳头大才是真道理!

    在如此风气之下,内堂子弟自然成了风家受人追捧的对象。而在樊阳城中,那更是明星一般的人物。

    只要走出去,一听说是风家内堂子弟,那旁人眼睛都发光。

    以为奇货可居!

    以前风辰是废物,虽然和这些内堂弟子各不相干,但每每看见他们,也不免敬畏。在他眼里,这些人都很厉害。随便选一个出来,打自己一百个都够了。

    不过,此刻看来,他却发现,这里大部分人展现出来的实力,不过都人境下阶一、二层的水准。最强的,也不过三层。

    而且,境界虽然达到了,但他们的体魄力道,却显得弱了不少。

    别说如今的自己,就算是刚踏入人境一层时的自己,只怕也能更他们中的最强者打个势均力敌。

    这一发现,让风辰不禁有些感慨。

    很多东西在没有接触的时候,总觉得神秘莫测,难如登天。

    可一旦踏踏实实横下心来去学了,去做了,去拼了,一步步走过之后再头来看,却发现原来高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高,难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难。

    “怎么样?”见风辰脚下一缓,雨寻霓扭头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练功场,笑着问道。

    以前风辰受人鄙视,她这当娘的心里,也多少有些郁气。而今知道自己儿子是天才,那自然得意洋洋。这一问的言下之意,无非是“我的天才宝贝儿子,看看这帮家伙练得如何?”

    风辰哪里听不出她的意思,对这任性的娘,也是哭笑不得。

    “很不错!”风辰随口敷衍一句,拉着雨寻霓要走。

    可谁曾想就这么一句话,却引来了旁边的一个声音:“哟呵,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风辰你居然也敢点评内堂弟子了。稀奇啊,稀奇!”

    风辰扭头看去,只见六长老手里托着一个紫砂茶壶,施施然地走了过来,目光斜睨着自己,一脸的阴阳怪气。

    风家上一代兄弟七人。

    风家规矩,家族族长立强不立弱,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幼,兄终弟及。

    因此,风家老二,也就是风辰的爷爷,风商雪的父亲风元昊,成为了上一代族长。

    原本风元昊在一场大战中重伤,缠绵病榻多年,已经无力担任族长之职。按照风家的规矩,应该让出职位,由兄弟中的其他最强者继位。

    然而,那一代嫡子之中,只有老二和老五是嫡出,其他几个都是庶出,而老五的实力不行,偏偏,身为小字辈的风商雪却是天赋超凡,后来居上,实力不但胜过自己的五叔,还胜过其他几老。

    因此,最终是风商雪继任了族长。

    被自己的侄子当了家族,发号施令,身为长辈的几老自然不会太舒服。不过,大长老性子谦和淡泊,三长老是个糊涂软性子,五长老是个顽童性子,七长老是个风流随性的性子,都还好相处。

    唯独四长老和六长老,对风商雪是诸多不满。

    在风家,这两人什么都要争一下,心胸狭隘,性子霸道,跟风商雪尚且随时拍桌子瞪眼,摆长辈威风,更别提风辰这个废物三代了。

    以前,风辰见到四长老和六长老,就躲着走,却没想到,这才家就遇上了其中一个。

    不过,风辰也不像一家就跟人发生什么争执,当下淡淡地招呼一声:“六爷爷。”

    说完,他拉着如同猫一般炸了毛的雨寻霓就准比离开。

    可没想到,这六长老却是大声冲训练场吆喝了一声:“小子们,加油练,人家辰少评价你们练得不错呢。”

    这一句话,里外的阴阳怪气,白痴都能听出来。

    正在修炼的风家子弟,早就看到了风辰。

    一听到这话,顿时就炸了锅。

    风家内堂子弟,都是天之骄子,而且再过几天,他们中的一些人,就会更进一步,成为长河门的弟子。

    而风辰虽然是族长的儿子,但在风家,无论是老辈眼里,还是小辈眼里,都是个废物。连屁都算不上。

    大家虽然不至于轻贱羞辱他,但也没几个正眼瞧他。

    可没想到,他居然还敢点评自己。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冷冷地看着这边,其中几个还狠狠地冲地上啐了口唾沫,以示不屑。

    六长老一脸冷笑地看着风辰:“看起来大家都不怎么领情啊,似乎是觉得风辰你没这个资格,怎么,你不给大家也露两手?”

    “六长老”雨寻霓当场发作,却被风辰拉住。

    他知道六长老想干什么,自然不会蠢到闭着眼睛就跳进去。况且,以前总是母亲为自己出头,可这一次,他决定自己来。

    既然是纨绔,那就得有纨绔的样子!

    “六爷爷今年七十了吧?还玩这些,不觉得低级了些?你这是痰迷心窍了?”风辰看着六长老,脸色冷了下来。

    六长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这风家,哪个小字辈见了自己不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从来没有人敢跟自己这样说话。

    “风辰,你放肆!”六长老怒斥道。

    “放肆?”风辰冷笑道,“那得分什么人了。六爷爷倚老卖老,挑拨小辈都不觉得丢人,我这纨绔放肆一下也没什么怎么,是准备亲自动手教训我呢,还是找我爹告状去?”

    说着,风辰悠悠道,“你要是亲自动手呢,不用太麻烦,你摆个姿势我就躺下,正好过些日子的赌斗我也能偷个懒。至于找我爹告状,我爹真不一定搭理你。怎么,正好我要去见我爹,六爷爷要不要一起?”

    “你”六长老气得脸色发青。

    他不过是仗着长辈的身份摆个威风,可对风辰这个混不吝的混世魔王,却是真没什么办法。

    更何况,雨寻霓就站在旁边。

    这个护子狂魔一旦发起怒来,就是他也要怵三分。

    “六爷爷不去的话,那我们可就先走了,您老刚才从哪儿来,还是哪儿去歇着吧。”说完,风辰挽住惊喜交加的雨寻霓的手,“娘,我们走。”

    直到走远,还隐隐听到母子俩的声音:“辰儿,给我看看,果然这嘴长得随我,嘻嘻”

    身后,六长老站在原地,微微眯起了眼睛,脸色阴晴不定。

    。

    。

    。

    。五

    佰度搜索噺八中文網无广告词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