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天行战记 > 第三百零四章 绝阴之泪
    第三百零四章

    山林中,风辰跟在棉花糖的身后,一路走走停停,在绕过一处山崖,下到山崖底部之后,他忽然发现棉花糖竟然笔直地撞进了一处山壁中。

    “咦?”

    风辰走近了一看,惊讶地发现,在穿过密密麻麻的树木和藤蔓之后,山壁上赫然出现了一条可供一人前行的隐秘缝隙。

    风辰环顾四周,心下暗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黑林子山区的中央地带,而一路跟着棉花糖过来,地势基本都是向下,这个地方,已经是山谷深处。”

    风辰看着裂缝,一时好奇心大起,当下毫不犹豫地钻进缝隙,跟着棉花糖向深处走去。

    进了山缝,前行不过数十米,风辰就发现,原本有些狭窄的缝隙变得越来越开阔。到最后,已经成了一个差不多能够十人并行的小峡谷。只是头上不见天日而已。应该是在山腹之中。

    而这里的阴气,也是越来越重,越来越浓。

    意外的是,这里虽然一点都不通风,却没有毒瘴。而且从那阴气之中,风辰甚至还感觉到一种精纯的气息。

    山缝一路向下,十几分钟之后,风辰感觉自己已经深入地底。

    终于,在穿过一个溶洞,拐过一根黑色的石钟乳后,风辰眼前一亮,发现自己已经走出了山缝,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天坑之中。

    天坑深入地底数百米,四周是平滑如镜的黑色峭壁,没有半分可供攀爬借力的地方。而在头顶之上,是一个浑圆的洞口,站在下方看上去,就宛若身处于一个巨大的深井之中。

    让风辰惊讶的是,天坑的洞口上,仿佛有一层透明的光幕。而在光幕的上方,赫然流淌着火红的岩浆。

    风辰低下头,扭头四顾。

    通道的出口位于天坑底部二十米之上的地方,一眼看去,整个天坑底部呈圆形,非常大,直径足有数百米。而且底部的地面没有任何植物,就是和崖壁一样光滑的岩石。

    而在这块圆形平地的中央,有一个圆形的小水潭。

    水潭中的水呈黑色,一道阴寒的黑气,自水中席卷而上,宛若一道凝固的龙卷风一般,直接升到了熔岩所在的位置,异常壮观。

    “绝阴水脉!”一看到这潭黑水,风辰脑海中迅速闪过了这个词。

    就在风辰观察四周的时候,棉花糖已经向着水潭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它究竟发现了什么?”风辰目光闪烁,“难道是……”

    一个念头飞快地闪现,使得他心跳骤然加快。

    风辰从二十米高的洞口跳落天坑底部,向水潭走去。

    越接近水潭,寒气就越重,等走到距离水潭不过二十米位置的时候,哪怕之前服用了大佛手树的嫩芽,风辰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无尽的阴寒,不断地往身体里钻。

    虽然大佛手树的嫩芽所产生的阳气能够将阴寒抵挡在肌肉血脉之外,但皮肤还是在阴寒的侵蚀下感到一阵刺疼。

    更糟糕的是,嫩芽所产生的阳气,正在这种阴阳交战中不断地被消耗着。风辰估计,最多支撑一分钟,嫩芽产生的阳气就会被消耗得一干二净,而到时候,自己就会变成水潭边的一具阴尸!

    不过,到了这里,风辰也看清了水潭,并且不出意料地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那个东西。

    一颗白色的水滴!

    “是绝阴之泪!”

    这个声音,同时出现在风辰的脑海和星神殿观众的惊呼声中。

    众所周知,绝阴之水是一种极度阴寒的奇水,其中蕴藏着大量的阴寒之力。

    这种阴寒之力,非常宝贵。不但可以用于炼制一些清除火毒,激发潜能,或淬炼源力的丹药,还能用于淬炼铁器,打造武器铠甲,更可以为魂师的附灵增加冰寒属性。

    不过可惜的是,绝阴之水也蕴藏着大量的杂质和毒性。

    这些杂质和毒性将绝阴之水的价值,从宝贝,变成了废物。

    用于炼药的话,杂质和毒性能将一枚材料珍贵的丹药变成一枚毒丹。用于锻造武器铠甲的话,会使得包括玄铁,龙金在内的任何一种金属都变得脆弱。而用于炼魂的话,其杂质能让灵纹法阵崩溃,让阵中魂灵受到污染,让承载灵纹的符箓或灵器变成废品。

    因此,如何使用绝阴之水,一直都是天道大陆无数争游者面临的难题。

    千万年来,人们对此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提纯。

    然而,要将水中的杂质和毒性过滤掉,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其需要七七四十九个步骤,花费大量的时间,以及数百种材料。

    费时费力不说,最恼人的就是产量。

    像黑林子山周围的景家,宿家,以及木家和黄家,都有提纯绝阴之水的产业。但一个家族,一年下来能提出五六滴绝阴纯水就已经很厉害了。

    因此,高度提纯的绝阴之水基本不会出现在中游的市场上,都是还没生产出来,就被上游宗门或世家给包圆了。而且,因其数量稀少,也没办法用于耗水量大的炼药和锻造,只能让炼魂师在附灵的时候,为灵墨中加上那么一点。

    由此可见获取绝阴之水的难度。

    而这一切难题,如果拥有一颗绝阴之泪的话,就将迎刃而解!

    绝阴之泪,又名绝阴之心,乃是绝阴水脉经历数万年,乃至数十万年,才在特定的情况下,偶然从绝阴水脉的阴寒精华中汇聚形成的。

    和隐灵一样,绝阴之泪,也是一种天地灵物。

    自诞生的那一刻起,绝阴之泪的身上,就汇集了整片水脉最精纯最庞大的阴寒之力。拥有一颗绝阴之泪,就跟拥有一片没有杂质和毒性的绝阴水脉没有区别。而且,绝阴之泪本身还是一种强大的魂灵,有着威力恐怖的特异属性,其本身就是一种秘器。

    不过多年来,这种天地至宝在天道大陆人们的心中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大家都只是从上古时代的传说中听说过,谁也没在现实中亲眼见过。

    据说,这种灵物心智极高,平常都隐藏在地底深处,从不显露踪迹。而一旦发现危险,更是会飞快地遁入地下水脉之中游走逃遁,别说普通人,就是天境,乃至道境强者,都很难发现他,更别提捕捉到它了。

    可如今……

    看着眼前一片漆黑的世界中,出现的这颗洁白水滴,且不说星神殿里的观众们如何震惊嫉妒,就连站在水潭边的风辰自己,也能听到自己心脏快速跳动的砰砰声。

    他做梦也没想到,棉花糖领着自己过来,竟然找到了绝阴之泪!

    如今这传说中的灵物,跟自己只有咫尺之遥!

    激动过后,风辰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这最后二十米,可不是那么轻轻松松就能跨越的。而绝阴之泪,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捕获的。

    越是靠近水潭,自己所面临的阴寒之力就越是恐怖。哪怕再多往前跨一步,危险都将呈几何数字地增加,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行。

    “难怪棉花糖如此迫不及待,”风辰观察着水潭上方的绝阴之泪,心道:“同为天地魂灵,绝阴之泪对棉花糖有着天然的吸引力。而且,棉花糖这家伙,对任何充满灵力的东西都有着强大的执念。老谢辛辛苦苦找来的灵笋,就被这家伙吃了个一干二净……”

    “……而绝阴之泪身上的阴寒之力,几乎无穷无尽。这种力量,也是灵力的一种。对于棉花糖来说,简直就像是一个装满灵力的仓库一般,它不着急才怪了!”

    “当然,对我来说绝阴之泪也是至宝。别的不说,就单单日后在水中作战,我就会占非常大的便宜。到时候往水里一躲,只要谁敢追进来,我用绝阴之泪就能将整片水域变成绝阴水域。拥有绝阴之泪的我不但不受影响,反倒能大量补充灵力,相反,对手就惨了……”

    “另外,我还可以用绝阴之泪转化的精纯绝阴之水,不管是炼药,炼器还是炼魂都有用。哪怕只是卖上那么一两滴出去,也能换上不少灵冰。”

    想到这里,风辰已然坚定了冒上风险得到绝阴之泪的决心。

    而现在要考虑的,就是怎么才能抓住它。

    “按理来说,绝阴之泪灵智极高,一旦遭遇危险,立刻就会逃遁。我连看都看不到它。可如今,我距离它不过二十多米,它却始终呆在原地,这就有些奇怪了……”

    “而且,它显然是发现了我的。且不说这些疯狂攻击我的阴寒之气,就单单说我刚刚接近,水潭上方的这道龙卷风一般的阴寒黑气,竟然就分出了一小缕过来,想要阻止我继续前行。正是这缕黑气,使得我从大佛手树的嫩芽中获取的阳气,飞快消耗……”

    “可它为什么不直接用这黑气攻击我呢?如果是全部黑气扫过来,我根本就无法抵抗!”

    “是因为棉花糖的原因?”

    风辰看到,对于阴寒之气毫不在意的棉花糖,正在那黑气中飞进飞出,兴奋地围着绝阴之泪打转。那感觉,活像一只发情的泰迪。

    而绝阴之泪,并没有爆发出什么愤怒或抗拒的情绪。

    从风辰的感知中,分明觉得它似乎对棉花糖有些好奇,传达的情绪是一种带着些微畏惧的试探。

    “棉花糖是秘境诞生的守护者,负责保护引灵。这也就意味着,它不但能对其他魂灵产生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天然压制,而且还能引发这些魂灵的亲近。”

    风辰想通了这一点,但还是不认为这是绝阴之泪乖乖呆在这里的原因。

    他的目光,顺着那股黑气,落到了上方那透明光幕和光幕上流淌的火红岩浆。

    。

    。

    。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