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天行战记 >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我信
    寂静的练功房里,风辰盘膝修炼。

    「天衍诀果然不愧是上古神功,先不说天衍棋的加成,就单单是功法本身形成的源力之强,就远超别的所有功法……之前在和吕翔,纪胥风二人交手的时候,对方的源力强度明显比我的源力弱很多……况且,我还没动用天衍棋呢。」

    风辰一边运转天衍诀,一边想着。微微有些得意。

    在几个追猎者的眼中,或许自己已经是竭尽全力了,甚至连鬼童这样的秘器就暴露出来了。可只有自己才知道,自己如今施展的实力,还不到真实实力的七成。

    「不,认真算的话,应该是不到五成!」风辰心里嘿了一声,「我还没把唤魔笛和绝阴之类算进去。这两样秘器我只是不想暴露而已,不然的话,就算是地境强者,一个不小心也会吃亏。」

    当然,这种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很快就被他抛开了。他知道,秘器只是提升战斗力而已,而真正的实力,还是取决于源力和武技。

    只有自身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才能把命运控制在自己手中。

    而那些依靠秘器的争游者,就算再厉害,一旦失去秘器或者秘器被人针对,就等于失去了战斗力,把性命交道别人的手上。

    「趁着时间难得,赶紧修炼!天衍诀一定要以最快地速度提升,不能懈怠!」

    风辰沉下心,体会着体内的源力。

    在晋升人境中阶之后,天衍诀也已经进入了第二层。

    相较于第一层天衍诀功法,这第二层天衍诀,在风辰的身体之中开辟了一个新的经脉周天。而这个周天,因为融合了功法第一层的周天路线,因此,源力运行的路线更多,空间更大。

    而随着修炼,风辰发现,源力的每一轮周天下来,吸纳的灵力都比第一层时要多得多,而且源力本身,也会变得更加凝练。

    虽然如今风辰对天衍诀第二层的修炼进度,只是入门而已。可即便如此,他也能明显感觉到,这几个周天的修炼下来,自己的源力提升了不少。

    而更重要的是,以第二层功法的周天运行源力,驱动灵台,灵台的力量变得更加充足,甚至说是更加暴躁。

    「如果把升级的灵台比喻成一台更强力的发动机的话,那么,天衍诀第二层就是发挥出发动机潜力的程序。」风辰想着。他完全能够想象,当自己将天衍诀第二层修炼到精通,乃至小成,大成的时候,爆发出的力量会是多么可怕。

    随着一个周天又一个周天的修炼,渐渐地,风辰再次进入了会神境。

    灵台在飞速运转着,无尽地灵力涌入风辰的身体,汇入到游走的源力之中。身体筋骨,气血,都随着源力的滋养而壮大。

    在某一刻,风辰感觉自己仿佛整个人都膨胀起来了一般。经脉传来一种被源力冲刷的胀痛感,肌肉酸疼,骨骼咔咔作响。而这些信息无一不再提醒他,天衍诀修炼到紧要关头。

    不过,在一个大周天结束之后,风辰收功,一张口,喷出一道白气。

    白气笔直,凝而不散。

    呼。风辰睁开眼,看着眼前这道白气,微微皱起了眉头。

    神识之中,天衍诀第二层的口诀早就滚瓜烂熟。

    这种被直接灌注神印的功法,原本就能让修炼者更多一些无法言传的领悟,比从功法书中去学习理解要更深刻,更何况,风辰还有记忆碎片的帮助。因此,对于天衍诀第二层的理解和修炼并无障碍。

    原本,在这次修炼中,风辰十个大周天下来,感觉第二层功法要有所突破,从入门晋级到粗通。

    可没想到,却功亏一篑。

    而刚刚喷出的这道气息,其实是体内源力散逸而出的。用争游者的行话来说,就是差一口气的那口气。

    「人境阶段,争游者的功法修炼的肉体,而天衍诀第二层口诀引导的周天路线,最大的作用也是如此……」

    风辰凝神思考着。

    「而在这层功法中,入门到粗通,就是一个实践的过程。光领悟不行,还得身体也达到相应的状态……就像是要吹爆一个气球,连续地周天运转,就是要让源力在壮大的同时,滋养筋骨气血,达到一个饱和的临界点……我原本有灵兵炼体,要修炼二层功法粗通并不困难,可是……」

    想到这里,风辰叹了口气,看了看四周。

    在最终没能撑下去,被迫将那口气吐出来的时候,他已然感受到了问题所在。

    灵力不足!

    此刻,风辰正在青木城的洪家府邸之中。

    洪家主宅虽然在之前的战争中已经被摧毁了小半,但仍然是青木城最大最豪华的宅院,因此,也就自然成了如今聚集在青木城的各大世家武者的临时驻地。

    因为某种原因需要逗留一小段时间,因此,在来到这里之后,风辰便寻了这个练功房修炼。

    和在风家一样,这个练功房也有聚灵阵。虽然青木城的灵力比不上樊阳城,但总归来说,也差不了多少。可刚才风辰在关键时刻,却发现灵力始终差那么一点。

    不是灵力不够,而是灵力的强度不足。

    「其实这种说法也是错的……虽然从人境下阶晋升到人境中阶之后,我需要的灵力更多了,但跟地境或天境强者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别人都能修炼,我为什么不行?问题出在积累上……我对功法的领悟和理解足够深刻,有灵兵炼体做底子,再加上拥有会神境,导致我的速度太快了!」

    「如果是别的人,想要修炼天衍诀第二层,从入门到粗通至少需要数十天时间,运行无数个大周天,才能摸到门槛。而在这一过程中,他们的源力会增长不少。源力本身充实凝练,需要的灵力自然就少。但我这才几天就已经摸到临界点了,只是受限于源力,才无法冲过去……」

    想到这里,风辰打开芥子袋,拿出了一颗单法阵灵冰。

    既然明白问题所在,那就很好解决了。相较于其他修行者需要漫长的时间突破,源力不足这个问题就太简单了。

    「不就是堆资源么,少爷有得是!刚刚才从罗蟠阳身上发了一笔横财呢!」

    不过,看着手中的灵冰,风辰叹了口气。思绪,又在这一刻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几个小时之前,那个让人不堪回首的时刻。

    当时,秦正朗和李文濡二话不说,同时出手,凌空将申行云和周九知身上的东西都摄了上去。

    旋即他们就飞走了。

    飞走了……

    走了……

    风辰都懵了,只觉得胸口如同被大锤狠狠转撞了一下,憋得连气都喘不上了。

    「你们可是长辈啊,是赫赫有名的天境强者啊。不就是让晚辈占点小便宜么,用的着这么斤斤计较么?你们的胸怀呢,气度呢?同情心呢?」

    即便是现在,风辰想着当时的一幕,也是一肚子闷气。

    不过,有帐算不折。

    「少爷等着你们呢!」

    心里想着,风辰恶狠狠地握住灵冰,双手合拢,结了个引灵印,继续修炼。

    ……

    ……

    星神殿,变得冷清了许多。

    在燕然领着一帮世家子弟离开之后,许多宗门和世家的观察者也离开了。对于他们来说,最关心的是风家的这场战争。如今战争结束,自然就没有再呆在这里的必要。

    至于风辰能不能赢得赌斗,能不能进青仙宗,在外面也一样有渠道获取信息。

    所以,如今的星神殿,剩下的除了风家,晴家这赌斗双方之外,就只有樊阳城中,依附于风家的家族和一些看热闹的人了。

    晴时雨走到晴文彦身边,坐了下来。

    晴文彦扭头看看妹妹,又转头环顾四周,一时有些失神。

    就像一场大戏,在高潮过后,繁华散尽,让人空落落的。而之前发生的一切,还一遍又一遍地在脑海中回放着,让他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虽然因为温旭骞的原因,晴文彦对这个结果已经有些心理准备,但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所以,晴文彦不知道这几个小时自己是怎么过的。

    他看着水晶球里,三水镇的战斗结束,看着樊阳城外,被示众的燕弘随着大司马离去,也看着风辰悠悠然地进了青木城,熊律等三个追猎者,就跟在他的身后……

    但看了就只是看了,发生的一切,就像是流水一般的画面,不能在空白的脑海里留下半分印记。

    看着水晶球里的风辰,又把目光投向青木城某家客栈里相对沉默的熊律三人,晴文彦问道:“你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么?”

    晴时雨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了温旭骞:“温先生早料到了?”

    温旭骞苦笑一声,感慨道:“我只猜到风家有应对的后手,但没想到,这竟然是他们原本就布置好的。”

    兄妹二人都是一阵沉默。他们知道,应对是被动,而布置好则是主动,虽然结果一样,但意义却截然不同。所展现的东西,也不一样。

    片刻地之后,晴时雨把目光投向水晶球:“那么,温先生觉得,这家伙能进青仙宗么?”

    水晶球里,风辰正在青木城原洪家宅邸的房子里修炼。而熊律等三个追猎者,则在城中数百米外的客栈中。双方都默契地停下了逃亡和追逐。

    温旭骞想了想,开口问道:“你们相信风商雪说的那些话么?”

    “哪些?”晴文彦问道。

    晴时雨想起了什么,眼睛微眯,眸子中闪过一道异彩:“他说这一切都是风辰设计的?”

    温旭骞点点头,不等二人回答,便道:“我信!”

    这并不是晴时雨前一个问题的答案。但兄妹二人都知道,这就是答案。

    晴时雨回头看了雨夫人一眼,咬着嘴唇,眼波流动,不知在想些什么。而温旭骞不动神色地扫了她一眼,微微一笑,转开头去。

    「事情到这一步,自己的任务也应该算结束了吧?」温旭骞心里想着,「陛下此刻,又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呢?」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