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王者时刻 > 第五十四章 太难了
    当职业选手?

    这从来不是柳柳的目的,哪怕在报名青训赛,跟她的粉丝交待时,也仅仅在谈想证明和挑战自己,至于对于职业圈的憧憬和梦想,那是极其谨慎地连一个字都不敢沾,这是一早就给自己铺着退路呢。

    而今天这场比赛,在柳柳和她的团队看来是绝佳的一次机会,当她们在青训赛的三百勇士中看到薛定谔的猫这个ID时,就一直在期待这一刻得到来,这将是她们对今夏柳柳遭遇的那次翻车危机最有力的回击。这场比赛的意义,甚至可以说超过了整个青训赛。

    可是现在……回击,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雪上加霜,火上烧油。柳柳已经离开了直播间,可是弹幕依然在疯狂,各大流媒体也接连不断地有消息和评论涌现。

    比翻车更惨的,是在同一个地方又翻了一次,这已经没得解释。

    所以,只能行动,只能用青训赛的表现来洗。先前柳柳和团队考虑地是在只打线上赛,之后不管有没有进入线下赛部分,都会找理由退出。可是现在看来,线上赛已经不够了,更重头的线下赛部分大概才足以让柳柳度过危机。毕竟线下赛部分较为公开,并且会有职业战队的教练进场,参与指点和评论,在这里得到的好评将是整个王者圈最具说服力的。

    但是,柳柳一开始就不准备参加线上赛,那也是跟团队商量之后做出的决定,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一是柳柳的实力够不够进到线上赛首先就很难说,假设进了,又要被职业级的眼光打好评,说实话,这事大家心里都没底。

    可是现在,却是完全没底的事也要拼命去做了,柳柳看向伙伴们的眼神里满是哀怨,最后也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到时看吧。”

    柳柳这边的气氛沉重到了极点,何遇这呢,在看到柳柳一方最终惨败后,开始还是开心地,不过细看了看柳柳关闭直播后依旧持续的字幕后,不由地也有点同情柳柳了。

    “惨呐。”何遇和祝佳音说道。

    “惨不忍睹。”祝佳音同意。

    “何必直播呢。”何遇发了个连连摇头的表情。

    “原因我好像已经分析过了?”祝佳音回。

    “不是疑问,就是感叹。”何遇说。

    “那你有没有问莫羡是不是针对人家?”祝佳音问。

    “正要问。”何遇看着很多无脑黑柳柳的弹幕也是有点同情柳柳了,然而八卦之魂依旧在燃,点开了莫羡小窗。

    “刚一局的对手知道是谁吗?”何遇问。

    “听说是个职业选手。”莫羡回得挺快,比赛刚结束,也是还没放下手机。

    “你注意到的就这个?”何遇问。

    “还有值得注意的?”莫羡问。

    “那个打野兰陵王呀。”何遇说。

    “那个,不行呀。”莫羡说。

    “你注意到她是谁了吗?”何遇说。

    “听说了,柳柳,你和祝佳音撞过的那个主播吧?”莫羡答。

    “对对对,你这是怎么听说的?”何遇有点奇怪这个。

    “队友说的。”莫羡说。

    “好吧。”何遇发现自己也是蠢了。这比赛中队友都很多交流,莫羡话少不代表他听到的少,对面是柳柳这样的名主播,莫羡不认识,队友哪会不说起。同理职业选手什么的八成也是这样听来的,莫羡哪知道这些呀。在莫羡眼中就是纯技术实力来分析人家,是男是女可能都没有太关心,最终柳柳得到的评语只是不行,职业选手倒是从莫羡的字里行间可以听出是“值得注意”的。

    不过就冲莫羡这没有感情的评价来说,柳柳被黑得满屏确实也有点委屈。毕竟在莫羡眼里她已经算是“不行”了,这个“不行”,以何遇对莫羡的了解肯定是拿这些天比赛遇到的队友或对手横向对比得出来的。而在这些人中“不行”,那妥妥也是广大玩家中的顶尖高手了。至于真正不行的那种,莫羡给出的评价通常是“不会”,对此深有感触的当属赵进然。跟着浪7玩了这许久,也有进步,打个低端局也是威风八面的,可在莫羡眼里赵进然就属于“不会”的。柳柳比赵进然那不知要高出多少了,再就当下这满屏的嘲讽,柳柳的实力仿佛都不配给赵进然提鞋。

    这些话何遇也就没跟莫羡去说了,他知道莫羡也不会关心。跟祝佳音感叹了两句后,得到了只是“啧啧啧”的回应。祝佳音也是做主播,深知在直播镜头前好与坏都是会被放大无数倍,好的地方被会喜欢的人吹上天,稍有的瑕疵则会被嘲进泥。人气越高越容易如此,这是做这行都需要面对和承受的。祝佳音虽然没有柳柳那么高的人气没经历这么深,但这个道理却是早已想明白的。

    此时看着柳柳输了局比赛就仿佛过街老鼠一般的,不由地也有些照进自己。

    她是挺喜欢在直播中跟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游戏过程和体验的,可假设有一天自己也到了柳柳这样的位置,恐怕也没办法做到只受人待见而无人反感。就像她直播时不开镜头这件事,不少人就会揣度不开镜头背后的小姐姐一定长得没法看。可她若是开了呢?说漂亮小姐姐只是花瓶其实技术不咋滴的声音就会对她网开一面吗?

    正被群嘲的柳柳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明明技术实力已经不错,至少绝对比她直播间中的绝大多数观众要强,可结果呢,就有那么多人愿意挑她的失误,挑她难堪的场面,以此来证明柳柳是个技术一般的花瓶。

    这又都是何必呢?

    祝佳音无心追究这些观众各自是什么心态,只是在想假设自己置身于这样的漩涡时会如何自处。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想柳柳这么多心计这样多手段,可是那种迫切想证明自己的心态她觉得自己也一定会有。那么最终呢?大概只会一直疲于奔命下去吧。那些无脑黑祝佳音觉得就是拿了KPL的总冠军怕都不能堵了他们的嘴。说到底他们真正在意的并不是主播,只是自己看法的正确。

    主播这件事,自己还要不要做下去呢?

    在卷与跟柳柳的纠纷,导致直播间被暂停后,期间也有一些小平台不知是否有蹭事件热度的心态,有联系到祝佳音邀请她过去。祝佳音不是签约主播,来去倒是自由,可那时起的祝佳音,在生气之余也一直在想自己该如何继续,直至今天也没有答案。身边浪7的几个伙伴都去追寻职业选手的梦想了,祝佳音却觉得职业太残酷,那不是她游戏想要追寻的。可是直播也不再是单纯的分享与快乐,也有这么多复杂的东西在里面。比起当职业选手,也有别样的不轻松在里面呀!

    做什么真的都太难了。祝佳音心下叹息着,何遇这边消息却又来了。

    “我去比赛了啊,回头聊。”何遇跟她打着招呼。

    这家伙怎么就能这样没心没肺的啊?!

    看着何遇发得那个眉飞色舞飞奔离去的表情,祝佳音心下感慨万千。如此艰难的比赛,如此激烈的竞争,可在何遇这里她却感觉不到压力。哪怕他愁眉苦脸抱怨自己输了败了时,祝佳音却从没看到他因此有什么负担,总是转身就又干劲十足地下一场去了。

    “加油。”祝佳音只能给予鼓励了。

    “那必须的。”急急离去的何遇却又回了她一条。

    更新来了。之前都是设的自动,春节前跟两家作者朋友一起出去休息了一下。最近疫情严重,大家多保重身体,祝大家健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