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截教次徒 > 第392章 新的交易
    “你在害怕?”走远后乌巢看着谛听道。

    谛听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最后谛听道:“太子,我不希望别人说我是不详之兽。”

    乌巢明白了谛听的意思,乌巢笑道:“你是怕我像你前主人一般故去,但是放心,本太子没这么傻。”

    “我也知道你想劝我再等等,本太子乃是太阳太阴之子,做妖本太子可号令日月,做佛本太子也有资格开宗立派,若是就这般平稳的修炼下去,准圣巅峰也不算困难,但是!”

    “我等得起,妖族却等不起了,诸多势力纷纷在妖族落子,我这位妖族太子总要站出来做点什么。”

    不过乌巢脸上并未显得那般凝重,乌巢笑道:“与那鲲鹏有仇的又不止我一妖,而且相比起本太子以后要做的事,这斩杀鲲鹏也许是其中最简单的了。”

    乌巢不再往下说,但是谛听知道岁月流转,妖不成族,想要再建天庭,难如登天。

    但乌巢的脸上却始终是平静如水,因为这是深埋在他心中无数万年的梦想。

    前面不一定有无上荣耀,但是退一步,等着乌巢的必是无底深渊!

    无路可退便无所畏惧!

    ···

    金鳌岛上,徐思远和镇元子正登高而望。

    镇元子开口道:“每次到金鳌岛都有别样的感悟,如今天地灵气大都聚在天庭,唯有金鳌岛仍然灵气充沛,以齐真的尸身布阵,再与蓬莱,瀛台等仙岛连为一体,金鳌岛的灵气至少还可支持数万年,小友多年前似已在为今日做准备?”

    “不过是多想了一点,而且谁能谋定千古,如今我也是越发看不清未来格局了。”徐思远看向远方,目光悠然。

    “遍数天地,不过人、仙、妖、佛这几方争斗不休,天庭,截教与佛教便可主宰未来格局。”镇元子道,镇元子没说巫族,那是巫族血脉早已融入人族,纵然后土走出地府怕也难以再现巫族荣光。

    “那大仙觉得未来谁可主宰这世间?”徐思远问道。

    镇元子指了指天道:“一切还得看那道祖!”

    徐思远点头,留给截教的时间其实也不多了,通天老子在混沌中筹谋,他在地仙界也得有所动作了。

    这时那白狗前来道:“教主,你要我等的人来了,不过我按照教主你的吩咐告诉他,问他有什么可以与截教交换的。”

    “他是怎么回答的?”

    “他说他是来找镇元子大仙的,当然若我截教愿意帮忙自是最好,若能成功,到时所有战利品他分毫不取,全部归我截教。”

    镇元子对白狗道:“你告诉他,就说截教教主的意思也是我镇元子的意思。”

    白狗记下了镇元子说的话,不过白狗却有些不敢去见乌巢。

    白狗本是由狼而来,狼族也曾在招妖幡前立誓,血脉流传,誓言永存,面对执掌了招妖幡的乌巢,白狗天生便有些畏惧。

    徐思远开口道:“曾经的誓言早已随风远去,即便还有束缚也不敢能困住你才对你,若连这都不敢面对,你这一生也就只能修到这里了。

    “去不去由你决定,你若要去,便告诉他,想要踏上金鳌岛,只需拿出周天星辰阵的布阵之法便可。”

    白狗犹豫了片刻后决定道:“教主你瞧好了,我这就去见那妖族太子!”

    “洪荒三大杀阵小友你掌握了几个了?”白狗走后镇元子开口问道。

    “只掌握了诛仙阵,但是今日过后怕是又要多一阵法了。”徐思远开口道:“没有什么能敌过岁月的流转,无人敢相信大仙你对红云前辈的情谊,所以他不敢相信大仙你愿白白出手。而且要杀那鲲鹏不易,我截教愿意帮忙自是最好,所以我肯定乌巢愿意与我做交换,那周天星辰阵毕竟已经废了,在乌巢手中难以发挥大用。”

    镇元子道:“我也觉得他会交换,毕竟乌巢没有在五庄观等我而是来到了金鳌岛,不过让我惊讶的是没想到这么快乌巢便找到了鲲鹏的踪迹。”

    “能做妖族太子自有不凡之处,而且大仙你等这一天也已经等了太久了,早一点解决掉那鲲鹏也是好事。”徐思远道。

    镇元子点头,他的确等这天等了太久了,顿了顿镇元子又问道:“人教的两仪微尘阵小友怕是也早已学会了?”

    徐思远点头道:“大师伯西出函谷关时教了我不少太清奥义,再配合我以前学过的炼丹术,我要学那两仪微尘阵不难,而且玄都师兄也无意藏私,两仪微尘阵我已学会,若能斩了鲲鹏正好可借鲲鹏之血炼制太清神符以布阵。”

    镇元子道:“小友与巫族的关系人尽皆知,小友比巫族更可称作盘古正宗,小友要学那十二都天神煞阵真心不难,如此洪荒最有名的四大阵全在小友掌握之中,小友要布阵对付谁?”

    四阵皆有莫大威能,得一阵便可纵横天下,但是徐思远很明显是想要集齐四阵,徐思远的野心甚大,要对付的自也不是一般人。

    镇元子轻声问道:“可是那天庭之上的存在?”

    徐思远笑道:“大阵未立,此时言之尚早,只是到了那日,大仙可有兴趣入阵看看?”

    镇元子笑道:“若到那一日,我这把老骨头还未寻到前路,我愿入阵,拼死一搏!”

    ···

    最终乌巢还是答应了徐思远的交换要求,白狗将乌巢引到徐思远和镇元子面前。

    “见过教主!”乌巢首先对徐思远行礼,乌巢道:“此礼只为拜见故旧,你我曾在天庭相见,如今金乌已长,道长你也做了一教之主。”

    乌巢脸上满是感慨,当然徐思远明白乌巢此举不乏和自己套近乎的可能,但徐思远还是笑道:“太子所言甚是,我第一见太子还是在伏羲尊者的花园中,回想往昔,不甚感慨。”

    乌巢看着徐思远恭维道:“当时教主不过一大罗,到了今日却是一教之主,修为更是还在我之上。”

    “太子也不差,如今天下也无多少人能是太子的对手。”

    乌巢笑道:“你我都在成长,今能重逢自当浮一大白。”

    乌巢取出佳酿,乌巢敬徐思远和镇元子:“我敬二位一杯,”

    徐思远一饮而尽,徐思远自己给自己满上,徐思远回敬乌巢,“此杯是否可以敬你我再次合作愉快?”

    乌巢递给徐思远一玉简,乌巢笑道:“我与教主不是第一次交易了,和教主交易,我还是信得过的。”

    “合作愉快!”两人碰杯后一饮而尽,乌巢来到这里后便明白徐思远可以代镇元子做决定,因此他只需与截教交易便可。

    “玉简中的便是那周天星辰阵的炼制方法,而且鲲鹏死后,我只需要一些鲲鹏血液,其他的任凭两位处置。”

    徐思远点了点头,鲲鹏尸体与周天星辰阵都算是无上宝物,截教出手也不亏,当然乌巢更不亏,鲲鹏弟子来寻乌巢,虽然未曾言明,但是乌巢知道自己杀了鲲鹏多半便可得太一传承。

    和太一传承比起来其他的宝物都变得普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