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二十二章 决战周昊
    走了几分钟,我来到了烂尾楼,这一片地带,四处杂草丛生,但是其中有个空地,算是楼区的广场,这里地面是水泥的,很宽广,地面上,还有不少干涸的血迹,这都是学生以前在这解决纠纷所留下的。

    此时此刻,空地的四周聚满了人,这些大多都是我们学校来看戏的学生,现在这个社会,永远不缺少看热闹的人。

    当我走到空地的时候,那些聚在这里的人,纷纷让开了道,我慢慢地从中穿过。

    我的出现,引发了全场人的关注,很多人不禁发出了议论之声:“这不是和周昊约战的陈小天吗?他怎么一个人就过来了?”

    “他本来就没有朋友,谁会帮他啊!”

    “也是,看他样子怪可怜的,听说他爸是个捡破烂的瘸子,他读书的钱都是他爸捡破烂赚的,他现在不好好学习,还惹上周昊,真是的。”

    “听说他被周昊吓得喷屎,这样的人是怎么有勇气去砸周昊的呢?”

    “别说了,他连周昊的脑袋都敢砸破,肯定是脑子不正常的,小心他砸破你的头!”

    “。。。”

    各种议论声,纷至沓来,但我置若罔闻,曾经,我的心敏感脆弱,别人的嘲笑和讽刺很容易伤害我,而今,我的心死灰一片,我已经不在乎这些风言风语了。

    穿过人群,来到空地里面,我看到了周昊,他戴着一顶鸭舌帽,穿着一身宽大的风衣,站在队伍的最前面,抽着烟,看起来威风凛凛,就跟将军一样。他的身后,起码有六七十人,这些人大部分是周昊的兄弟,其中掺杂了五六个成年人,这几人看着就是社会上不要命的狠角色。

    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家伙,有甩棍,有钢管,周昊的手里,甚至还拿了把锋利的砍刀。

    这样大的阵仗,只为对付我,显然,周昊就是要利用我来立威。

    我停下脚步,眼睛直视周昊,目光平静。面对这样一群魔鬼,我没有恐惧,没有害怕,相反,我还感觉到了一丝释然和畅快,仿佛,我终于要解脱了。

    周昊见我一个人过来,他眼底还现出了些失望之色,就连周昊的那群兄弟,也对我露出了轻视和失望的神色。

    在我停下脚步后,周昊扔掉烟头,向前走了两步,对我冷声道:“陈小天,为了不被人说我欺负你,我可是给过你一次机会,可你为什么一个人就来了,你是不是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面无表情地盯着周昊,反问了句:“你觉得我能叫来人吗?”

    周昊听完,脸色骤然一变,狠狠道:“在我看来,你很厉害,毕竟你敢砸破我的头,敢跟我作对。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有本事叫人的。”他的这话,充满了讽刺,还有对我强烈的恨意。

    我看着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说道:“我从来没想过和你作对,在以前,我遇到你,都会绕着走,是你,为了帮王诗琪出气,好端端打了我一顿,我爸只是袒护我,威胁了一下你,你就去我家,把我家房子给拆了,把我爸打成重伤!”

    “你出院以后,仅仅是因为怀疑我,就逼我下跪,逼我吃你踩烂的东西,在我班上肆意地打我,羞辱我,还连续几天把我叫到天台上殴打我。你知不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每次咳嗽,都能咳出血,我每天睡觉,都被伤痛折磨,我只要一闭眼,就是你打我羞辱我的场景,我真的是活得生不如死啊!”

    “没错,是我砸破了你的头,可你对我爸,对我,对我家造成的伤害少了吗?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这一长段话,我是一口气说完的,我以为我能平静自然地把它说出来,可说到最后,我的声音还是哽咽了,我的眼泪,还是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现场本来是挺嘈杂的,但在我说完这段话后,人群忽然就安静了,全场的人,都盯着我,神色复杂。

    就连周昊,都有一瞬间的愣神。

    说完这番话,我就迈开脚步,朝着周昊走了过去。我单瘦的背影,这一刻变得很豪迈,我的脚步,坚定而有力。我整个人宛如豁出去了一般,孤独而决然。

    周昊见我这样,脸色都不禁变了变,他扬起手中的砍刀,对准我,道了声:“你想干嘛?”

    我停在他面前,然后伸手,抓着他的刀刃,把他刀尖下移,顶在了我的心脏位置。接着,我发出了气盖云天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要我的命吗?你拿去吧!我只求你,别再去招惹我爸,他是无辜的!”

    这话,我说得豪壮,又绝望。今天,我不是来战斗的,我就是来赴死的!

    现场众人,瞬间发出了一片唏嘘声,惊叹声:“不会吧?真要搞出人命啊?”

    “陈小天不是一个窝囊废吗?怎么现在都不怕死了?”

    “被逼到绝境了吧,死了对他可能还是种解脱。”

    “唉,好好的一个尖子生,活活被人给逼死。”

    “这个陈小天,确实挺可怜的。”

    这里的人,都是来看戏的,很多人都是冷眼旁观,有同情心的人,也只能发出感叹。

    只有王诗琪,她见我这样,顿时吓坏了,她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大叫道:“周昊,你千万别乱来,不然我一定会告你的!”

    见到王诗琪过来,不用周昊开口,他的兄弟就冲了过去,直接把王诗琪给架到了一边。

    而周昊,似乎没料到我会做出这么惊人的举动,他的眼底都闪过了一抹惊色,他从没想过,我这个怂包,竟然还敢送死,他紧紧地咬着牙,盯着我,没有动手,也没有说话。

    见周昊不动,我面目一凛,说道:“你不敢动手吗?那我自己来!”说着,我两只手一起抓住了周昊的刀刃,然后身子往前用力一顶。

    周昊见状,双眼倏然瞪大,他条件反射一般,猛地伸出脚,一脚踹向了我,并对我怒吼道:“操,你想死就给老子死的远一点,还想让我成为杀人犯?”

    这一脚,很重,很及时,就在刀尖刚刺进我皮肤的一瞬,我整个人,被他给踹飞了出去,最后重重摔在地上。

    落地的瞬间,我心中的堡垒,也轰然倒塌了,我所有的坚持和勇气,顷刻毁灭。我能够支撑着自己,一路走到这一步,真的非常不容易,我真的是把自己所有的勇气都用上了,我孤身一人,奔赴战场,就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我不想每天遭受折磨和痛苦,我累了,太累了,我到这来,就是来寻求解脱。

    我以为,周昊一定会杀了我才解气,可是,他根本就没想杀死我,甚至还阻止了我自杀,他这一脚,让我回归了现实,我的眼神,又变得灰暗,我哭着对周昊说道:“你到底想干嘛呀?你就不能给我一个痛快吗?”

    此刻的周昊,也很生气,他对我愤愤道:“想要死?想要痛快?你得罪了我,还想这样简单的一死了之?做梦!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会让你死,但我会让你活着比死更痛苦,我要你像你爸一样,成为一个残废,我要你每天受尽折磨!”

    越说,周昊的火气越大,话音一落,他就带着滔天怒火冲到了我身旁,然后毫不留情用脚踹在我身上,一脚接一脚,他越踹越用力,越踹越疯狂,我单薄的身子,都被他给踹虚脱了,我的喉咙一甜,嘴里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

    在我被打得几乎快晕厥的时候,周昊突然停止了踹我,随即,他用刀刃拍了拍我的脸,对我居高临下地问道:“陈小天,你刚才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爸只是威胁了下我,我却要打伤他,还要拆了你家。而你之前只是被我怀疑,我就要每天侮辱你,殴打折磨你。所以你很委屈,很痛苦?”

    我本来都被打迷糊了,但周昊又把我拍醒了,我虚弱地看着他,无比痛苦道:“是啊,为什么?”

    周昊狠狠盯着我,猖狂道:“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老子的命金贵,而你和你爸就是贱命一条,老子家的一条狗,都比你们吃得好,老子吃一顿饭,足够你爸捡一个月垃圾,老子的一根汗毛,都比你们的命重要,你们父子在我面前,就跟蛆虫一样,你们就算稍微惹到我,就是对我极大的侮辱,你们完全是自讨苦吃!”

    在周昊的眼里,他的命,就是价值连城,而我和我爸的命,就是一文不值。

    他的话,宛如一个最恶毒的诅咒,侵蚀着我的心,让我坠入了万丈深渊。

    我想开口反驳,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反驳。

    在我语塞之时,周昊突然一脚踩在我胸口上,厉声道:“就你这样的蛆虫,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告诉你,这是一个适者生存,强者为王的社会,我家有钱有势,所以我有一帮兄弟,我可以为所欲为,我要开战,兄弟们就来为我赴汤蹈火!而你呢?你爸就是一个捡破烂的残废,你家没钱没势,所以你兄弟都没一个,你来应战,没有一个人过来帮你,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所以,你就不应该惹我,更没资格惹我,知道吗?”

    周昊这话,说得十分豪迈,声音响彻云霄,震荡在每个人的心间。

    而我,更是被他戳中了命门,我的心,被彻底击碎,他当着所有人的面,道出了最残忍的事实,事实就是,他为王,我为蝼蚁,他有兄弟,而我,孤单一人。我惹到了他,就注定要灭亡。

    这一刻,我忽然笑了,那是对这个世界充满绝望的笑。

    就在我最绝望的这瞬,一道声音突然飘了过来:“他有资格!”

    这声音轻飘飘的,音量不大,却在这空旷的烂尾楼区域,显得格外震耳。

    顿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了声音来源处。

    只见,一个烫着一头波浪卷发的大美女,从入口走了过来,她身形高挑,穿着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衣,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长筒靴子,她的头发上,还顶着一个太阳墨镜。

    她,就像是一个霸气的女战神,她的身后,跟着一大群人,这些人,统一的黑色西装,统一的黑色皮鞋,手里还统一拿着棒球棍。

    这一大批西装男,就像是训练有素的战士,整整齐齐地跟在卷发美女身后,带出了无尽的威风。

    当我看清最前面的女人时,我灰暗的眼,瞬间发出了亮光。

    是林青竹,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