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从垃圾堆走出的强者 > 第七十一章 王诗琪的吻
    我爸,来了!

    每个周五,我爸都会多捡一点破烂,晚点回家,这周,我基本没在家,他肯定更是没日没夜的在外捡垃圾,现在是周五晚上八点多,我爸在外面也正常。可是好巧不巧,偏偏在这个地方,他遇到了我。

    我在这一瞬,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刚刚差点被踩断手臂,我真的是被恐惧吞噬了,而关键一刻,我爸及时救了我,我应该感到庆幸和高兴的,但是,看到我爸怒气冲冲,一副要找人拼命的样子,我又高兴不起来。

    围观的人,此时也全部盯向了我爸,大家神色各异,表情丰富。

    我爸在全场的瞩目中,来到了我的身边,看我趴在地上,一脸惨样,他是又气急又心疼,他带着满腔的愤怒,对着杨子逸和黑虎大叫道:“为什么要打我儿子?”

    我爸的声音很大,语气特狠,完全不像他平时老实巴交的样子,反正只要看到我被打,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我爸这形象,这气质,再加上他握着刀怒发冲冠的气势,让他看起来就像一个发了狂的疯子,杨子逸都有点吓到了,他连忙看了眼从地上爬起来的黑虎,问道:“怎么回事?”

    黑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很淡然地说道:“刚才没注意他丢东西过来,放心,他不是我的对手。”黑虎的语气,充满了自信。

    一听这话,杨子逸顿时就来了底气,他对着我爸不客气道:“打了一个小叫花子,又来了一个老叫花,真是晦气啊!”

    我爸本来就怒火旺盛,被杨子逸这么一说,他瞬间就爆发了,他吼了句:“我砍死你!”说着,他提起菜刀就朝杨子逸砍了去。

    杨子逸赶紧后退,黑虎立马挡了过来,顿时间,我爸就和黑虎战了起来。说是对战,其实就是乱打,我爸不懂功夫,腿脚不便,只有一股子蛮力,他就是挥着菜刀,胡砍乱砍,很是疯狂。他这种样子,会把普通人吓到,却吓不到黑虎,因为这人是一个绝对的练家子,他赤手空拳应付我爸,都绰绰有余。

    我趁着我爸和黑虎打起来的机会,飞快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焦急,我疼痛虚弱的身体都好似充满了力气,一站起身,我就快速朝奔驰车跑去,跑到车边,我立即打开车门,把王诗琪从车里扶了出来。

    一旁的杨子逸看到了,立马就要过来阻止我,我连忙扶着王诗琪走到我爸这边来,我爸拿着一把菜刀,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杨子逸生怕自己被砍了,不敢过来。

    这一刻的杨子逸,真是憋屈又愤怒,他想不到,一个没注意,竟然让我把王诗琪给弄走了,他当然不会就此罢休,立即,他就对着黑虎下令道:“黑虎,别跟他玩了,赶紧把他打趴下。”

    黑虎的确是没有用全力,他就是在跟我爸周旋,听了杨子逸的话,他的气势才倏然一变,他没再客气,身影忽然加快,一个闪身,他便躲避掉了我爸的菜刀,然后在电光火石间,他一拳打在了我爸的胸口上。

    我爸被打得踉跄倒退,黑虎又趁此之际,来了一个霸气的回旋踢,一下就把我爸给踹飞了。

    最后,我爸重重跌落在地。我见状,立马让王诗琪扶在墙边,而后我飞快跑到我爸身边,蹲下身,扶着他的头,紧张道:“爸,你没事吧?”我很着急,很痛心,一直以来,我最害怕的,就是连累我爸,可是今天,我还是连累到了他,我害得他被打了啊!

    我爸推开了我,从地上站起身,说了句:“我没事,我跟他拼了。”说话间,他又冲了过去。

    我想拉都拉不住。

    我爸提着菜刀,气势很猛,然而,对于黑虎来说,我爸就是一个十足的弱者,他都还没靠进黑虎,就被再次踹飞了,这一次,黑虎的脚力明显重了很多,我爸都被踹得翻了个跟头摔下,他手上的菜刀,都脱落了,掉在地上。他的人更是狠狠摔在地上,震起了一地的灰尘。

    这次,我爸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他想再爬起来,都变得很艰难。而黑虎,竟然还没打算放过我爸,他又朝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看到我爸伤成那样,心里顿时滋生了无限怒火,我很痛苦很愤怒,在黑虎走过来之际,我顺手捡起了地上的菜刀,对着黑虎大叫道:“你别过来!”一句话,我是嘶吼着叫出来的,我的怒火,也喷发了出来。

    可是,黑虎哪里会在乎我,他依旧是迈着步子朝我这里走了过来。

    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厉害的练家子,我就算拿了刀,也对他产生不了丁点威胁力,我很焦急很无力,眼看他步步逼近,我猛然抬起了刀,将菜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然后对着黑虎嘶吼道:“你要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我的状态很癫狂,我已经走投无路,只能以死相逼了。

    我爸见状,神色立马大变,他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对我大喊道:“小天,你千万别做傻事啊!”我爸吓坏了,声音都颤抖了,他真怕我出事。

    一直目空一切的黑虎,见到这一幕,脸色也微变,他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

    围观的群众,也不禁吓了一跳,谁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一步。

    全场,静谧。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

    片刻后,杨子逸走了出来,他对着黑虎说道:“黑虎,你上,他死就让他死,帮我把王诗琪带过来。”杨子逸就是一个色迷心窍的花花公子,为了女人,就算闹出人命,他都不在乎。

    听到杨子逸这么说,我瞬间就慌了,这一次我拿刀以自杀威胁,但其实我根本就没想着死,我只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要是黑虎真冲了过来,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幸而,黑虎并没有盲目听从杨子逸的吩咐,他对着杨子逸,低声说了句:“三少,别把事情搞大了,你别忘了,这些天你惹的事够多了,杨老大都有点不高兴了。今天真要是闹出人命了,这事就不是小事了,而且这里还是新城区,收敛点吧!”

    一番话,让杨子逸沉默了下来,他从来不怕事,不过今天确实有点闹得太张扬,周围聚拢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引起的关注自然也会越来越大,如果他真把我给逼死了,他就算是得到了王诗琪,这事也会搞出很大影响,他肯定也会惹上麻烦,所以,他在纠结,在犹豫。

    沉默了须臾,杨子逸咬了咬牙,不爽道:“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对杨子逸来说,目前最重要的事,就是立刻占有王诗琪,他已经迫不及待了,他真的不想就这样离开。

    黑虎对着他点了点头。

    杨子逸还是不甘心,他做不到就这么放弃,就在他极度纠结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杨子逸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似乎说了什么紧急的事,杨子逸的脸色速变,他好像要马上离开这,所以挂断电话后,他就对着我说了句:“算你走运。”

    说完,他又对着黑虎说道:“我们走。”

    随后,杨子逸便行色匆匆地走到他的奔驰车边,坐了上去。

    黑虎也立马上了车,接着,车子突破人群,快速离去。

    围观的人,也渐渐散开。

    这一场闹剧,终于慢慢落下了帷幕。

    看着奔驰车彻底消失在我眼前,我才终于长长松了一口气,这一回,我算是赌对了,杨子逸真的走了,我们逃过了这一劫。

    慢慢地,我放下了手中的刀,立即,我爸就冲了过来,他一把抢走了我手上的菜刀,满面焦急道:“小天,你以后可不能做这样的傻事,你要爱惜自己的命。”

    这个瞬间,我的情绪忽然满溢,我不在乎什么颜面自尊,我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孩,扑通一下,钻到了我爸的怀里,我深深地抱住了他,哽咽着道:“爸,对不起,我又连累你了。”我真的痛恨我自己。

    我爸搂着我,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没事,是爸没用,没能力保护好你。”

    宽慰了我几下,我爸就松开了我,随即,他走到他的麻袋边,扛起麻袋背在肩膀上,对我说道:“我们回家吧!”

    我看向了王诗琪,说道:“我现在不能回家,我同学在这,我得先送她回去。”王诗琪现在一点自理能力都没有,我肯定不能丢下她不管。

    我爸理解我,他对我说了句:“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回去了。”

    说着,他就背着麻袋,缓步离开。

    我爸本来就是个瘸子,再加上他刚才受了不小的伤,现在身上还要背这么重的麻袋,他根本难以扛住,他走起路来都有点摇晃了。他的脚步蹒跚,背影沧桑,岁月和苦难在他身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记。

    我看着我爸的背影,眼睛都湿润了。

    站了一会儿,我就转身,快速向王诗琪跑去,此时的王诗琪,站都站不住了,她完全是蹲在墙角边的,她的脸上,还布满了汗,我来到她跟前,对她问道:“王诗琪,你没事吧?”

    王诗琪抬起眼,眼神迷离地看着我,虚弱道:“我好难受。”

    我摸了摸她的额头,很烫,她的脸也很红,就连她呼出的气,都很烫,我立即把她扶了起来,紧张道:“我送你去医院。”

    王诗琪似乎还有点意识,她喘着香气对我说道:“我不去医院,带我去酒店,我包里有钱。”这一刻的王诗琪,好像有一种狂暴的冲动,但是,她一直在竭力地克制自己。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酒店,但既然她这样说了,我只能听从,于是,我立马从她肩上拿下了她的LV包,然后扶着她去了餐厅附近的一家星级酒店。

    到了酒店,我用王诗琪的身份证开了房,之后,我就扶着王诗琪去了房间。

    进到房间,刚关好房门,王诗琪突然跟疯了一样,把我扑倒在了床上,不等我有所反应,她就用她的唇,吻上了我的嘴。

    这个吻,霸道又狂野。